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成男主师尊了 > 221、番外一
    作者有话要说:  ※ 其实师徒没什么番外可写,毕竟不能开车233

    ※ 下一章番外比较重要些,是肇月和混沌之子的(暗燚送走的两个珠子还记得吗)

    ※ 下下章是一个小天使要求的另一个版本,掌门师兄x魏凌,不会发在晋江,到时候发微博,免得触雷。有兴趣的就去微博看,雷的千万不要看!我不想触到宝贝们的雷区失去宝宝们!

    ※ 宝宝们如果还有其他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告诉我,只要我有时间肯定会写!

    ※ 《《新书-第一法神黑历史手札,已经开坑,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 顺便吐槽下:西幻超级难写,这本书绝对是我唯一一本西幻!写完我绝对不会再碰西幻了!暴风哭泣!我修改了不知道多少遍才像点样儿的呜呜呜

    最后一战之后, 仙神两分, 华夏大陆重新焕发生机。各地凡人与修仙之人不分彼此, 开始一起重建大陆。

    而魏凌与陆无尘两人的合籍礼, 在魏凌重塑身躯之后,也终于被提上了日程。

    容止道尊觉得两人都是万宗门弟子, 自当在万宗门完成合籍礼;匆匆赶来万宗门的陆老岛主据理力争,这是他家孙子啊!他家孙子娶媳妇, 怎么能不在自家岛上举办合籍礼呢?

    容止道尊闻听“媳妇”俩字的时候眼中的冷光就嗖嗖地往陆老岛主身上招呼,等到对方说要在方丈岛举行合籍礼时, 那脸上的寒霜几乎能把周遭的空气都浸成寒冬。

    “我坐忘峰的首座娶妻, 怎么能去方丈岛?况且魏凌是师、是长、是尊,陆无尘是徒、是幼、是卑, 合籍礼自当以魏凌为主, 陆无尘为次!”

    “容止道友真会开玩笑。无尘母亲尚在,老夫这做爷爷的也在,怎么能不回家合籍?师门虽是贵重,但也要顾及我等血亲。”

    “岛主提及血亲,那本尊倒要问上一句,本尊徒儿对陆无尘既有教导之恩, 又有养育之恩,比不比得上你们所谓的生恩?”

    陆老岛主就要接话反驳,结果容止道尊双目一阖,声音冷硬无比:“这门亲事本尊并不想应允,如果岛主还要胡乱阻挠, 那这亲事不结也罢!”

    陆老岛主当下惊得一身冷汗。自家孙子对那位魏峰主的执着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初女儿说起孙子迷恋万宗门坐忘峰峰主时,他也并不是没有生出过阻挠之心,可最后结果怎么样?陆无尘根本不在意他这所谓的爷爷,对什么少岛主之位更是没有一点在乎,如果自己真的要阻止对方与魏凌在一起,那么他与孙子之间最后的那一点羁绊恐怕也会被自家孙子亲手斩断。

    如今他倒是不阻止了,只是想让孙子回家成亲而已,谁想竟也如此艰难。

    陆老岛主一下子憋屈无比:“容止道友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容止道尊不为所动,依然阖着眼不说话。

    陆老岛主一咬牙:“容止道友,怎么说咱们以后也是一家人了,你看老夫这一把年纪……”

    “本尊也是一把年纪。岛主身边尚有女儿儿媳相伴,本尊身边唯有一徒,如此比较,是谁更该被体谅?”

    “……”陆老岛主。

    你帅你有理行了吧!

    几番争论下来,陆老岛主也总算看明白了。容止道尊这哪儿是跟他谈合籍礼啊,分明是给他找不痛快来了。

    喜服,万宗门负责。

    喜酒,万宗门负责。

    喜宴,万宗门负责

    喜帖,万宗门负责。

    就连选个黄道吉日,也是万宗门负责。

    陆老岛主说他可以提供一些东海特产做喜宴,容止道尊一口回绝。

    最后的结果,魏凌二人的合籍礼从头到尾,方丈岛没有半点掺和。知道的人也就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就是万宗门两个弟子合籍,而不是方丈岛小少岛主与万宗门坐忘峰首座合籍来着!

    陆老岛主捂着心口颤巍巍地离开,魏凌在弟子们的谈论中也知道了这事儿。

    他琢磨了又琢磨,想着要不去找容止道尊说说情,毕竟这是他与陆无尘两人的合籍礼,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总不能真落了方丈岛的面子,结果人还没到门口,就被扶摇半道截住劝了回来。

    “容止师伯正气儿不顺,师兄过去岂不是火上浇油?”

    这是扶摇原话。

    容止道尊不乐意魏凌跟陆无尘在一块儿是整个万宗门弟子都知道的事儿,现在这两人不但在一起了,还大张旗鼓要合籍,他能高兴得了才怪!

    陆无尘也委屈啊。

    他是不在意方丈岛小少岛主的身份,但他在意合籍礼啊。

    听说凡界的合籍礼是双方府邸都要过一遍的,容止道尊现在是铁了心不让魏凌跟着陆无尘回方丈岛。

    他能怎么办?只能憋着了。

    时间过得很快,黄道吉日果然是黄道吉日,万里无云,和风送暖。再加上正是冬末春初生机复苏之时,连吸口气都是满满的清爽。

    来的人很多。

    甚至以绿萝仙子为首的几位鸿蒙仙灵也来了。

    其中还有哟哟祖和虎丫。

    至于万宗门这边,差不多会喘气的都到了。就算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也被安排了席位。虽然那席位几乎排到了山下。

    诸位长老、供奉、以及上一代的七峰首座统统到场。

    战野幻化了形貌跟着凑热闹,魏凌和陆无尘认出了他,他还不让说出来。

    陆无尘跟这位祖师爷待过一段时间,比较了解对方性子,便和魏凌解释了一下,让魏凌不用在意,随对方高兴就是。

    新人拜堂的地方安排在守缺殿前的广场之上。

    吉时一到,两位新人一拜天地。腰还没弯下去,天地之间就惊雷一片,天地摇晃。

    负责司仪的万宗门弟子目瞪口呆,心神巨震:“这……这是怎么回事?”

    魏凌和陆无尘对视一眼,直起腰,不拜了。

    于是天朗气清,世间再次一片和谐。

    一众的宾客糊里糊涂,心下忐忑,想问不敢问,欲走不敢走,只能看着上方的诸位大佬无语凝噎。

    而绿萝仙子也是蹙眉不解。

    谁想第一个想明白的人竟是容止道尊。

    只见容止道尊缓缓起身,面向一众宾客,声灌灵力:“凌儿与陆无尘都是有无量功德之人,想来天地也不敢受他们这一拜。”

    他这话一落,所有人心中立时便有了一丝难以名状的明悟。这是天道给的示意,代表着容止道尊所言正确。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心了,激动了。

    连天地都不能受其一拜的人!连天道都庇护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

    这种事可以拿出来吹一辈子有没有!

    于是这个插曲就这么揭过了。所有人都双眼放光的等着二人二拜高堂。

    结果司仪抖着嘴唇,死活喊不出二拜高堂。

    陆老岛主也有点忐忑,又见自家儿媳妇和容止道尊老神在在地都不说话,只能厚着脸皮询问:“容止道友,这二拜高堂……要不就算了吧?”

    容止道尊扫了对方一眼,眼神无比轻淡,好似没注意到陆老岛主的在意一般,徐徐开口:“本尊受得起。袁道友身为陆无尘生母,想来也受得起,至于陆岛主,随意就是。”

    此话一出,陆老岛主只感觉这些时日憋的心口血一下子冲到了喉咙口。

    袁宁在陆鸿陨落之后本就性情大变,对人冷淡得很,这次就算是自己儿子的合籍礼,也是冷冷清清的不怎么表态,所以最后还是魏凌出声打圆场。

    “师尊养我长大,授我法术,教我学问,是徒儿这一生至亲至敬之人,自然受得这一拜;陆老岛主身为无尘血亲,没有您就没有无尘的父亲,没有无尘的父亲自然也就没有他,此恩远大于天,自然能够受这一拜。袁前辈更是不用说了,您是母亲,自是当得。”

    陆无尘对于自家爷爷临时怯场有些郁闷,对于自己母亲感情更是复杂难辨,直到魏凌伸手碰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接话道:“阿凌说得对。生恩养恩大于天,自是可以拜的。”

    他这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自家爷爷说的,倒是让陆老岛主尴尬一笑,连忙岔开话题道:“那还等什么,快快,快开始,吉时都要过了!”

    所幸二拜高堂确实没再出什么岔子。

    夫夫对拜也是完成的顺利漂亮。

    接下来是修仙界合籍礼最重要的一部分,灵魂结契。

    灵魂结契是生生世世无法解除、永世牵连的,这也是修仙界道侣很多,但举行合籍礼者却不足三分之一的原因。

    哪怕是修仙之人,也无法确定相互之间的感情能够永生不变。

    一向是合则来,不合则去。

    当然也有一部分修仙者在举行合籍礼时跳过了结契这一步骤,为的就是好聚好散。

    如果今日举办合籍礼的不是魏凌和陆无尘,而是魏凌和沈凌雪的话,相信万宗门也不会加上结契这一环节。

    毕竟沈凌雪不像陆无尘这么强势无赖,缠着魏凌死活要结契。

    结契的过程很简单,就是用浸染了两人鲜血的红线结成死契,烙印进灵魂之上。两人完成的很顺利,再加上同心契的存在,一时间魏凌只觉得陆无尘的一呼一吸都响应在自己的脑海耳畔,好像此时的自己已经不是一个独立的人,而是……一个拥有双生灵魂的人。

    真正的不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是不是要送入洞房了?”下面有人起哄。

    “入什么洞房,酒还没喝呢!魏峰主,陆小少岛主,快下来敬酒!敬酒!”

    下面的人一个个叫嚷起来,魏凌早料到会有如此情况,倒也不害羞,对着坐在上首的师尊、陆老岛主、袁宁、诸位师伯、师叔一礼,就拉着陆无尘下去敬酒。

    而在他们下去敬酒之后,坐在上首的容止道尊、袁宁一时间俱是目光复杂;前者是“儿女成家”的那种复杂;后者则加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情绪。

    一旁的陆老岛主察觉到儿媳妇的情绪,也是哀叹一声,小声劝解:“今日是无尘大喜之日,高兴些吧。”

    “如果……”袁宁终于开口,可惜只说了两个字就垂目不语。

    陆老岛主道:“你想说当年鸿儿不与你结契之事?”陆老岛主叹息,“如果真的结契,你又怎么还能坐在这里,无尘又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这灵魂之契,可不仅仅是永生相伴那么简单。陆鸿当年形神俱灭,若袁宁与他灵魂结契,必定也要跟着对方形神俱灭的。

    这也是陆鸿始终不肯与袁宁缔结契约的原因。

    可惜啊可惜。

    陆鸿又怎料到袁宁对他感情如此之深。这么多年以来,若不是为了亲眼看着仇人覆灭,她恐怕不会活到今日。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找到了属于他的幸福,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

    观礼的熟人很多,只是没有肇月。

    因为两人进一步结契的原因,魏凌的心思再也无法藏起,陆无尘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他的情绪变化。

    恰好他们敬酒敬到白影。

    魏凌被对方三两句怼到笑容挂不住。陆无尘实在听不下去,直接拽着魏凌往下一桌走去,白影在后面叫嚷:“陆无尘你看,蓬莱岛的那位也在呢!”

    魏凌跟着抬头,一看果然,颉英尊者正在下一桌看着他,手中端着一整壶酒,对着他举了举,之后就往嘴里灌。

    陆无尘仿佛什么都没看见,带着魏凌依次敬了酒,略过颉英就往下一桌走。颉英尊者嗤笑一声也没拦着,只是重新取了一壶酒继续喝。

    慈恩寺那边不饮酒,玄相以茶代酒祝福二人,让陆无尘听得脸色变好不少。

    等到所有人都敬完,陆无尘附到魏凌耳边道:“瀛洲岛、无情谷、天钵城虽然来了人,但也未必都怀着交好之意。师尊还是让掌门他们多多注意些。”

    如今仙神大战已过去近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里陆无尘在鸿蒙灵地开辟出新空间,使新空间时间加速到百倍,用看似短短一年、实则上百年的时间为魏凌重塑了身躯。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但也让这几方势力联合到了一处。

    瀛洲岛、蓬莱岛、巫族,三方势力都与陆无尘父亲陆鸿之死有脱不开的关系;而无情谷张晚鱼、沈凌雪等人与魏凌关系匪浅,又有天外之境谋害同族之罪;至于天钵城,钟离离乃是钟离风之独女,虽然陆无尘杀人时只有魏凌和落羽在场,但以钟离风的手段,想要知道杀女凶手是谁,并非不可能。

    所以这些人直至今日,都没有真的与万宗门、方丈岛和谐相处,此次前来观礼,陆无尘也一早提醒魏凌小心防范。

    “以你我现在的实力,他们应该不会乱来,否则那就是真的没脑子。”所谓一力降十会,这几方势力再大,到底对付不了已经超脱仙身的魏凌与陆无尘。

    若是避开魏凌与陆无尘对付万宗门和方丈岛,那更是往死路走。

    毕竟没人能够承受他们二人的报复。

    “况且张晚鱼和沈……沈凌雪她们失踪了这么久,早就与无情谷断了联系,那林墨不会为了两个弟子与你我作对。”

    “失踪?”陆无尘似笑非笑地看向魏凌。

    魏凌讪笑:“除了你我,没人知道,这跟失踪有什么区别?”

    陆无尘凑近魏凌耳畔,光明正大地吃豆腐:“师尊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现在,师尊,咱们该入洞房了。”

    说是要入洞房,但长辈还是要拜一下的。

    两人重新回到长辈们面前。

    “天澜师伯、清澜师伯、赵师伯、云澜师伯、师尊、万暻师叔、云想师叔……”将面前的长辈一一拜过,到了陆尧岛主面前时,魏凌卡了一下,迟疑道,“袁前辈、陆老岛主……”

    陆老岛主胸口一噎,正想让魏凌改口,忽地背上一凉,意识到一旁坐着的诸位大佬正在看着,一时间当真是求生欲爆表,连忙把目光转到了自家孙子身上,笑眯眯道:“好好好,总算是成家了。”

    陆无尘含笑看了陆老岛主一眼,随后才看向魏凌道:“阿凌,你该改口了。”

    魏凌一阵尴尬。

    陆无尘附到魏凌耳边,小声道:“师尊害羞什么,现在还只是个称呼呢。”

    魏凌立刻瞪了他一眼,抱拳行礼:“师尊、诸位师伯、师叔、陆爷爷……母亲。”

    陆老岛主立刻哎哟哎哟叫了起来,又连道了几声好,最后才催促道:“年轻人要入洞房,去吧去吧,我们这群老不死的就不耽误你们了。”

    魏凌:“……”

    容止道尊等老不死的:“……”

    察觉到氛围不太对劲,陆无尘立刻机智地带着自家师尊跑路,留下笑容逐渐消失的陆老岛主……

    容止道尊:“陆岛主,咱们谈谈。”^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