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进城(二)
    周温韦、陈正卿以及其他天鹤宗的御禽弟子,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最终的决定,竟然是进沧棱城!

    不要说极可能还有四五十万精锐魔兵,正从九原打开的缺口快速南下,就眼前这部由大魔君巫真所统领的万余青鳞魔近卫,就不是他们能正面抗衡的,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仗着跨下灵禽的速度能够在外围较为从容的机动、周旋。

    他们却没有想到,陈海仅仅想阻止魔兵拿沧棱城中凡民布下血炼魔阵,就要率领他们进入沧棱城,难道阻止魔兵布下血炼魔阵,他们就有实力跟眼前这部青鳞魔近卫精锐正面抗衡吗?

    不过主将勇则兵卒勇,陈海无意跟众人解释太多,与苍遗直接凌空往沧棱城飞去,周温韦、陈正卿等人也只是稍稍一怔,也是只能硬着头皮,御禽往沧棱城方向飞去,即便大部分人又惊又疑又惧,此时却还没有谁敢直接临阵脱逃。

    沧棱城位于大湖的北岸,南濒千里湖域,西面崇山峻岭、山高万仞,北面、东面地势相对平坦一些,即便也是丘山连绵起伏,但也就千米高矮,谷道纵横交错,利于车马进出。

    不管人族这部精锐有何意图,大魔君巫真将手下精锐魔兵集结于在沧棱城的北面,实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上策,但也没有想到陈海敢先率千余御禽精锐杀入沧棱城中!

    陈海自然也不会率部从魔兵集结的北面飞入沧棱城,而是绕到南面沧棱湖的上空,令魔兵误以为他们心生畏惧,占到便宜要飞离此地之时,突然折向,往沧棱城中飞去。

    “真是不知死活的人族臭虫啊!”巫真瓮声吼道,它刚才还遗撼这部人族精锐可能占到便宜就要溜走,没想到竟然还敢杀入沧棱城中,兴奋的浑身魔血都要沸腾起来。

    强行吸噬两三万凡民血肉精华,巫真魔躯有一种膨胀得要爆炸开来的感觉,看着陈海即将越过南城楼飞入城中,它古铜魔柱一般的四臂,持魔皇戟、血骨魔刃在身前交叉一斩,就见一道无形的波动,从赤沧棱的上空掠过,往陈海身前斩来。

    陈海也始终盯着巫真老魔的动静,看到它四臂普通之极的交叉一斩,但转瞬间,就有一股杀戮魔威袭面而来,几欲在极瞬间先将他的神魂给碾灭掉!

    好强!

    即便相隔一百余里,这一斩也是陈海踏入修行以来所面临的最强一击。

    桃源江一战,闫莨老魔虽然不惜自损百年修为、以秘术身化血肉巨兽,战力堪比天魔上三境的存在,但当时陈海身后是百万精锐,闫莨老魔没有办法将攻势集中到一人的身上,但这一刻却不一样。

    陈海明显感觉到身后天鹤宗千余弟子,虽然一个个都能称得上精英战将,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什么斗志,只是看到他身为主将率先飞往沧棱城,不敢临阵脱逃罢了。

    没有斗志,士气涣散,将卒个体的实力再强,也无法凝聚杀伐兵气,陈海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借杀伐兵气去硬挡这一招。

    这也是姬江野、奚同光不放心陈海从天鹤宗抽调人手东逃的一个原因。

    要是忠于自己的嫡系精锐,在这一刻不惜牺牲自身性命,都会不顾一切的出手替陈海抵挡或者共同承担如此暴烈的攻势,但陈海此时身边除了苍遗之外,正式启用周温韦、陈正卿甚至才半天的时间,甚至就连周温韦、陈正卿心里都还忐忑着,根本就没有建立起真正的信任。

    当然,大魔君巫真这一斩看似平常,从沧棱城上空中掠过,平静得就像是不曾发生过什么似的,但这一斩没有一丝力量的外溢,就足以证明大魔君存在的强者,已经不是周温韦他们所能揣度的了。

    下一刻,周温韦、陈正卿眼睁睁的就看到陈海眼前的虚空荡漾了一下,可能是气机相激,令大魔君这一斩斩到陈海眼前,力量才外溢,而且是直接在虚空中荡出两道透明的冰裂纹,似乎在极瞬之间,斩及陈海跟前的这道绝强力量,已经强到近乎能斩碎空间的程度。

    不对,这两道冰裂纹就是空间玄壁在绝强力量的冲击下显形之相!

    巫真老魔这一斩威力竟然强到这一步!

    周温韦、陈正卿满心绝望,他们就算想不顾一切的出手,或者想着将随身携带的所有防御道符都激发去,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替陈海挡住这必杀一斩,也不可能了。

    大魔君存在的出手之速,是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

    除非他们进入战场之前就做好万全准备,要不然等到大魔君出手之手,他们这些道丹境的弟子,想出手补救,怎么可能来得及?

    而大魔君这一斩的力量之强,也是令他们瞠目结舌。

    斩碎空间,可以说是天位境强者最极致的力量才能做到,巫真老魔不过天魔第五境的修为,这一斩,怎么可能竟然无限接近天位境极致力量的层次?

    难道说是大魔君巫真,将刚才所吸噬的两三万凡民的血肉精华,都化入这一斩之中了。

    周温韦、陈正卿绝望得都要闭上眼睛,只是眼前形势发展快到令他们都来不及闭上眼睛。

    他们怎么都无法想象,传言在魔獐岭北部战场上刚刚踏入天位初境的北陵侯陈海,能够硬接这一斩。

    他们这一刻也只是看到陈海起剑斜刺之前,苍遗才来得及将雷芒珠祭到他跟前,先挡住了一下,但仅仅是准道器层次的雷芒珠悄无声息的粉碎,甚至都没能将两侧空间裂纹的延伸稍稍迟缓一瞬。

    当然,陈海起剑这一刺,极瞬间给周温韦也有一种妙巅之极的明悟,但两者相当太大,下一刻,周温韦、陈正卿就看到陈海刺出苍雷剑的剑尖荡起一圈涟漪般的黑色幽光,化为一道魔刀虚影,直接震碎刚凝聚一抹金芒的苍雷剑,往陈海当胸斩来,下一刻将陈海的衣甲震碎。

    周温韦、陈正卿就看到陈海的左腋被直接斩透。

    陈海虽然避开大椎等要害,没有被直接斩断,身形也在沦棱南城楼的上空勉强稳住,没有直接栽落下来,但周温韦、陈正卿却没有半分的欣慰。

    陈海没有被大魔君巫成一斩毙命,但为了抵挡这一斩,苍雷剑、破邪灵甲两件一品道器以及准道器雷芒珠直接被摧毁。

    而他们眼前的陈海伤势太恐怖、太严重了,左腋被斩透不说,浑身肌骨都还被震破裂,血线激射而出,几乎瞬时就让陈海成为血人,想必体内连五脏六肺都被震碎,如此严重的伤势,他们都能感受到陈海身体散发出来的死气,伤势严重到随时都会命丧黄泉,接下去,他们还要怎么打?

    他们此时不转身而走,还要硬着头皮进入沧棱城中,还能有什么活路?

    “陈侯!”即便有慷慨赴死之意的周温韦,这一刻与陈正卿等人冲到陈海身前的同时,也忍不住大叫起来。

    他们即便注定要为御魔而死,但也不能死这么没有意义,他们此时转身而走,与魔兵周旋,即便不能救下沧棱城中的数百万凡民,但也绝对能让北廷境内其他地方的凡民多逃几百万、甚至几千万越过紫柏山,进入西北域境内。

    “……”陈海看了周温韦他们一眼,眼神从容,完全没有猝然间遭受重创的慌乱跟惊惧,也完全没有临死前的觉悟,他这时候可没有时间跟周温韦他们解释什么,抹去嘴角带有脏器碎片的血沫,跟苍遗笑道,“我真是有些托大了,差一点就没能避开要害,不过吸噬两三万凡民血肉精华、实力达到天魔上三境层次的截天一斩也不过如此啊!”

    雷芒珠乃苍遗祭炼二三十年的本命法宝,被斩为齑粉,苍遗也难免受到反噬,受创不轻,嘴角溢出一抹血沫,但此时也拿以身试招的陈海没撤,只是祭出在桃源江一战之后才接手祭炼三四十天的殛天雷印,防备巫真老魔接连攻来。

    陈海见堪比天魔上三境层次的一斩,竟然都没能激活众生愿力自动化为紫金气芒护身,看来想直接借用众生愿力还真苛刻啊。

    不过,陈海相隔百余里硬接巫真老魔这一斩,倒不是纯粹托大,或者想要进一步验证众生愿力的借用之法,更主要的还是要周温韦、陈正卿他们明白,大魔君层次的存在并不足畏。

    这一斩虽然避开要害,但除了直接将陈海左腋斩开半尺深、前后通透的创口外,陈海所穿的破邪灵甲被震碎的一刻,他浑身肌骨以及五脏六肺其实也是同时被震碎。

    也仅仅是破邪灵甲还是够强,替他承受住大部分的冲击,没有直接让他的肉身化成齑粉而已。

    照常理来说,即便是天位初境的强者,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即便不一头栽落下去,也绝不会有再战之力,这也是周温韦他们绝望的原因。

    才接战,主将就像是被打断脊柱的死狗一般,接下来还要怎么打?

    然而周温韦紧接着就发现他错了,他们很快就感受到陈海伤势并没有急剧恶化,反倒有一股难言磅礴的生机汹涌而出,他们几乎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感受到陈海体内的伤势在迅速的好转……

    这是怎么回事?

    大魔君巫真一次吸噬两万多凡民的血肉精华,一斩就消耗掉一半多,还想稍稍缓和一下,再将人族另一位天位境强者重创,再去从容收拾这部人族精锐,但没想到人族的主将伤势竟然如此快速的好转。

    天位第三境!

    怎么可能?

    大魔君巫真没想到自己有看走眼的时候,它刚开始还以为这部人族精锐的主将仅仅是天位初境的真君,竟然没有想到是天位第三境的强者。

    真君级人族强者,哪怕修炼到天位上三境,都无法直接借用大道本源力量化入攻防之势中,但随着对道的参悟以及修炼的深入,差不多到第三境时,在肉身伤势严重时,则能自动将一部分大道本源力量转化生命纯阳精元,以便快速的恢复伤势。

    这便是天位真君的肉身不坏境。

    人族强者达到这一境界,通常说来,只要不当场战死,肉身伤势差不多都能不药而愈。

    这也是人族武修强者,到了这一境界,会更强大的关键所在,强大的自愈能力,令他们在近身搏杀中能发挥出更强的优势来。

    不过,眼前这人似乎比肉身不坏境的三境真君还要更强大一些。

    要知道它刚才那一斩,将它从截天魔诀所悟的杀戮魔意都化入其中,足以对天位境强者的神魂也造成重创。

    他刚才也是想着刻意逞威,想着一举将沧棱城数百万人族蝼蚁这一刻观欣膜拜、视为天神求星的存在打灭掉,它就能享受到沧棱城这数百万人族蝼蚁从生之狂喜瞬息间跌入绝望地狱所产生的那种气息。

    它直觉这样的气息,对它进一步参悟截天魔诀,或者直接提升它的修为,有着绝大帮助。

    很显然眼前这人族主将的神魂并没有受到重创,而肉身伤势恢复的速度,也快得未免太惊人了一些,只是这时候上百人族将卒御禽已经将陈海挡在身后,大魔君巫真相隔百里,不能贴身杀过来,也没有再次直接斩及陈海的可能。

    而周温韦、陈正卿他们修行虽然才道丹中后期,但他们之前拜入天位第四境陶星洲门下修行,见识绝对不低,看到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瞬时间也明白过来,带着他们东逃的北陵侯陈海,不是天位初境的真君,而是天位第三境、不比他们师尊弱多少的存在!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可能,明明北陵侯陈海踏入天位境才三四十天的时间,怎么会拥有天位第三境的强悍修为,但他们能感受到陈海体内那汹涌而起的旺盛生机,已经将伤势压下去,甚至能肉眼看到陈海裸露在外的后背、左腋、四肢,恐怖的创口在一点点的缩小,甚至收缩之快,比他们所了解的肉身不坏境界还要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