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超次元战争游戏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胜利的好与坏
    胜利是一件好事,没人会讨厌胜利,连续的胜利会让人积攒起强大的自信,也能因此与队友产生更加牢固的信任感。

    但若是站在另一个角度上来看,胜利又是一件坏事,或者说是连续的胜利是一件坏事,过度的胜利会让人心中的自信在无形中演变成自负和自大。

    之前和月满西楼的那场战斗,应该是他和皑皑血衣第一次亲身体会九级王者的恐怖战力,但这么说,其实又有点不对。

    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月满西楼对他们的轻视是来自于骨子里的,压根就没拿出真本事,更谈不上施展出全力。

    之后由于战局的变化,对方虽然是稍微认真了起来,但也因为罗澈一环扣一环的精密布置,导致月满西楼状态一直不佳,这也使得那场战斗中,他们几个八级巅峰玩家在罗澈的指挥下,一直和月满西楼斗的难分胜负。

    而等到月满西楼真正爆发出全力的时候,南方王小萝莉已经及时赶到,接手了接下来的战斗,真正的暴风雨并没有落到他们的身上。

    当然,他们无法否认战斗过程的惊险,稍有不慎,都有可能丢掉小命,但事后再想起这场战斗的时候,恐怕不止是皑皑血衣,估计就连随风的风和剑圣,都会产生这样一种错觉,那就是‘原来我们和九级王者的实力差距也没想象中那么大,这不是还能打吗?’

    而罗澈却不同,当时亲眼目睹过南方王小萝莉和月满西楼交战区域内的那一片惨状的他,完全能够想象的到,那一场战斗,这两大王者打的有多惨烈,期间又是产生了何等的破坏力,之后伴随等级和实力的提升,这种感触就变得更加清晰了。

    罗澈的这种感触是好的,因为这能够使他更加理智的去正视自己与九级王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反观皑皑血衣,却是向坏的方向发展了……

    感受着胸口微微传来的疼痛感,虽说罗澈的红色爆裂卡牌来的及时,但达克甩出的那支漆黑长矛依旧破开了他的铠甲,刺破了他胸前的皮肤,这种贯穿力令回过神来的皑皑血衣惊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还怀着你那自大的想法,那么,那边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说话间,罗澈瞥了一眼远处正在上演着激烈攻防战的ind边防线,“这边不适合你。”

    感受着罗澈那夹杂在言语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皑皑血衣感觉既是熟悉,又是陌生,罗澈身上的这种压迫感他曾经体会过一次,而现在,变得比当时更强、更恐怖了!

    皑皑血衣知道,罗澈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他更加清楚的意识到九级王者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

    这一刻,头脑稍稍冷静下来的皑皑血衣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蠢事,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羞愧,这一整个过程,他可能是无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无形中变得有些自大了,直到罗澈凭借这蛮横的做法令他清醒过来。

    “抱歉,我……”

    话还没有说完,站在面前的罗澈猛地一个发力,一把将他推了出去,也就是在这同时,两人原先所站的位置瞬间就被一把无形刀刃划开了一道平整的切口。

    “你以往一贯的打法对达克没用,注意到弥漫在他身体周围的暗能量没?那些暗能量组成了一张感知网,他能精准的捕捉并感知你的攻击轨迹,太直接的攻击,会被他一眼看穿!”罗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没有犹豫,只见皑皑血衣猛吸一口气,趁着身上的强化buff和大招buff还在,整个人再一次杀了上去。

    双方再一次对上,瞥了一眼弥漫在达克身体周围的暗能量,皑皑血衣脸色微微凝重,按照罗澈的说法,这应该就是导致他频频失手的主要原因。

    他的打法虽说向来讲究一个一力破十会,战斗招式亦是大开大合,刚猛到了极点,但更富有技巧性的招式他也是懂得,毕竟h国的游戏世界还没天真到让一个只会凭借蛮力挥动武器的莽夫升到八级的地步。

    只不过,当皑皑血衣升到八级,并在拥有两个真理技能之后,很多战斗都简单化了,在你发现自己的实力已经强到只需要凭借蛮力挥动武器,就能解决掉眼前的对手时,你还会多此一举的去施展什么高难度招式或者秀操作吗?谁那么无聊啊?

    而在之前与月满西楼的战斗中,面对化身青龙之后,体积如此庞大的敌人,一般技巧性的招式也基本用不太到,然后一直到现在为止。

    脑海中无数念头闪过,皑皑血衣锁定眼前的达克,手中方天画戟快速挥出,作为九级玩家,达克很明确的感受到了,皑皑血衣的这一击的威力,远没有之前来的刚猛。

    不过根本就无所谓,在自己暗能量的感知之下,他可不觉得自己会被一个八级玩家打中,总之见招拆招就是了。

    只见达克故技重施,暗能量一阵扩散之下,皑皑血衣方天画戟的攻击轨迹快速的反馈到了他的脑海中,随后,一步踏出,再一次轻松的躲开那挥来的攻击。

    谁知就在这时,意外状态突然发生,几乎要与达克擦身而过的方天画戟诡异的一个变招,侧面得月牙刃竟是直接向着他的脖颈抹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达克神色一惊,不过好在暗能量的情报反馈还在继续,没有时间多想,达克再一次的捕捉了方天画戟的攻击轨迹,在最后关头凭借一个挪步,避免了自己被抹喉的下场,“是刚才的那次爆炸?魔术师那家伙趁着爆炸声音的干扰,对这个皑皑血衣说了什么吗?攻击突然变得棘手起来了……”

    相比起达克的心惊,攻击再一次被对方化解的皑皑血衣,心中不禁发出一阵自嘲,太久没用了,连手法都变得生疏了,这一刻,他无法否认的是,在自己成为八级巅峰的玩家之后,他真的是懈怠了。

    (ps: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支持创世或的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