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欺
    “配合大唐,大唐需要可汗做什么,那可汗就做什么,千万不要拒绝大唐。”刘萼低声说道:“这人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情,看看,以前的赵构,前不久的完颜亮,他们都死了,人死了,那什么都做不了。”

    “先生说的有道理,只是,这要等多久?”合不勒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他的年纪不小了,在草原上,自己距离见神灵的日子不远了,所以他等不了多久。

    “要不了多长时间了,西方的盟军正在进攻西北,西北的大军人数远在敌人之下,这个时候,需要草原一臂之力,以前还有伯颜的十万草原铁骑,进攻金人,伯颜的草原铁骑损失惨重,草原经过肆虐之后,也唯独你们孛儿只斤氏获得了飞快的发展,大唐需要你。”刘萼分析道。

    合不勒连连点头,若不是大唐在草原上的实力出了问题,哪里还有他孛儿只斤氏的事情,现在大唐草原上的实力还没有恢复,而西北大军又需要人手,这是绝佳的好机会。正如同刘萼所说的,面对这种情况,大唐只能是默认自己的实力缓缓增长。

    “西北战争就是一个泥潭,只要西北联军不败,朝廷就要将粮草源源不断的运到西北去,这对朝廷的压力很大,大唐皇帝迟早会亲征,一举解决西北问题。”刘萼双目闪烁着精光,金国已经被李消灭,这只能是怪运气不好,若金国还能支撑的更长一些,未必没有生存的机会,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刘萼正在迷茫的时候,合不勒出现在他面前,这个是一个奇怪的人物,小小的部落首领现在居然成为一个数万人的庞大部落首领,而且周围还有不少的部落都遵从他的意志,这可是一个很强大的势力。或许可以帮助自己实现梦想。

    “西北。”合不勒目光闪烁,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大唐正在西北进行战争,而且战争越来越大,大唐还占据了下风,处在防守的位置。

    “不错,正在西北,想要解决西北的战事,除掉大唐皇帝亲自出征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如何解决西北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的,大汗出兵也是必然,只是大汗的数万人马,在有的时候,能起到决定战局的事情。”刘萼笑呵呵的说道。

    合不勒听了双眼圆睁,死死的望着刘萼,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黑瘦的读书人,居然如此胆大,敢算计大唐皇帝,这可是必死的罪行,就算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念头。

    “大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你孛儿只斤氏崛起的好机会,大汗难道想放过不成?”刘萼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说道:“大汗,想想,只要大唐天子战败,西方的联军就会攻入西北,大唐损失惨重,若是能灭掉李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中原王朝群龙无首,大汗的兵马从北方而下,就能攻占中原,这中原如画江山,不就是成为大汗的吗?”

    合不勒脸上顿时露出激动之色,从草原到中原,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曾经走过不少地方,这些地方的繁华程度远在草原之上,他对中原富饶土地也充斥着觊觎。

    “能行吗?”合不勒有些紧张,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谋算天子,这可是大罪,合不勒顿时吞了口吐沫,这样的大事,合不勒心中还是有点拿不定主意。

    “不行吗?”刘萼笑呵呵的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这件事情,学生认为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只要算计得当,我们肯定是能成功的。”

    合不勒点点头,思索了片刻,方说道:“这件事情我要认真考虑一番,然后才能回答先生,这段时间先生若是无事,可以跟在某身边,如何?”合不勒目光闪烁,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他不能现在就做出决定,但像刘萼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放出去的,谁知道,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会给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弄不好,事情还没有发生,大唐就已经灭掉自己了。

    “那是自然。”刘萼不在意的笑了笑,能跟在合不勒身边,事情就等于成功了一大半了,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口才,肯定能够说动合不勒,加入反抗大唐的阵营中,而且这位是大唐自己人,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改变战场上的局势。

    “大汗,朝廷礼部主事来人了,请大汗前往一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就见一个牙帐亲兵闯了进来,脸上还露出一丝慌乱之色。这些草原百姓,哪里见过大唐上官,心中自然慌乱。

    “大汗手握控弦数万人,精兵猛将无数,好歹也是一方诸侯,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来到朝廷,来到燕京,居然只是一个主事,嘿嘿,最起码应该是一个侍郎,依照学生看,就算是礼部尚书来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刘萼忍不住冷笑道。

    “哼!”果然,合不勒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不悦之色,他并不知道礼部尚书张择端的身份,他不仅仅是一个礼部尚书,更是政事堂大学士,这个自从虞允文父亲虞祺病逝之后,从燕京知府走马上任的张择端,莫说是合不勒,就算是其他人见到张择端,也是小心翼翼,合不勒是个什么东西,焉能见到张择端。

    “不过也是,大唐现在是高高在上,哪里会将诸位放在眼中。”刘萼继续说道。

    合不勒听了脸色更差了,这种事情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他心里面就感觉到一阵羞辱,瞬间他的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一张丑脸变的通红,拳头捏的紧紧。

    “哎!走吧!”合不勒终于化成了一声长叹,正是如同刘萼所说,遭遇这种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忍着,唯独忍着,才能让自己活的更久一些,才会让自己有更多的机会。

    刘萼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也站起身来,紧随其后,下了酒楼。他知道,自己已经在合不勒的心里种下了一粒种子。这粒种子迟早会生根发芽,然后成长为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