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马前卒 > 1678:幸灾乐祸
    一家人吃过了晚饭,舒宛便又进宫了。

    自从秦风因为楚地的那几个女子而翘家去了西地之后,闵若兮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想要让秦风纳妃,似乎是不大可能了。这让她又是苦恼,又是甜蜜。甜蜜的是自己的丈夫对自己矢志不渝,甚至于心中容不下第二个女人,并为此不惜做出一些出格的抗争。苦恼的是,一个悍妻如虎的名声,自己恐怕是跑不掉了。对于一国之母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不过总体来说,仍然是甜蜜多过于苦恼。在秦风跑了之后,闵若兮便开始找舒宛进宫来为自己调理身体,毕竟三十出头的人了,想生孩子,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舒宛放下随身带着的一大票东西坐下来之后,一双眼睛便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直看得闵若兮晕生双郏,看得秦风尴尬不已连连咳嗽,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这才对嘛!”舒宛一脸的医者面前无秘密的表情:“生孩子这种事情,身体的调理固然十分重要,但两情相悦才是最主要的。这段时间,陛下要多辛苦一下,我觉得啊皇后现在正是受孕的好时机。”

    听到这话,闵若兮的脸更红,秦风打着哈哈连连点头,一脸暧昧地看着闵若兮。

    “陛下先请出去吧,我要给娘娘调理身体了。”舒宛站了起来,开始整便她带进来的零碎,秦风赶紧站了起来,“辛苦辛苦。”然后一溜烟儿地走了出去。

    眼前这位女子醉心于医学研究,于人情世故并不十分懂,天知道她下一句嘴里会冒出来些什么,两个女人在一起说一说或者并不碍事,要是自己也在场,不免尴尬。闵若兮的性子又是那种内敛的,到时候必然含羞带愤地全出到自己身上,还是远远避开为佳。

    在外面百无聊赖地等了大约半个时辰,舒宛才提溜着东西走了出来。瑛姑也不知道带着小文小武去了哪里,看起来是可心地给分别已久的自己和闵若兮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了。

    “舒院长,请坐。”舒宛是大明医学院的副院长,秦风便以官职相称。“兮儿的身体还好吧?”

    “好,好得不得了。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要调理调事。”舒宛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接过秦风递过来的茶盏,喝了一口道。

    “啥?”秦风一口茶险些喷出来,这是什么道理。

    “皇后娘娘的武道修为太高了。”舒宛摇头道:“武功高了,对打架来说自然是好事,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生儿育女就有些麻烦了。气血太旺啊!”

    舒宛说到这里,秦风算是明白了,什么气血太旺啊,无非就是说闵若兮体内的雄性激素因为武力值太高而爆表了呗,所谓的调理身体,就是要让闵若兮的雌性激素占上风,如此而已。

    “那我是不是也需要调理一下?”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舒宛道。

    舒宛一脸嫌弃外行人的表情:“陛下,你是男人,气血自然是越旺越好嘛!”

    秦风彻底无语。好半晌才缓过气来:“舒院长,徐来还好吗?是不是还是像以前一样经常不着家?”

    一说起徐来,舒宛的脸顿时塌了下来。

    “陛下,我正想问问您呢。在上京城的时候,您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回到越京城之后就一直失魂落魄的,先是好长一段时间盯着煮水的茶壶痴痴呆呆地看个不停,然后就将自己关在工具房里,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不出来,偶尔出来一次,也是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怕他有什么毛病,想给他诊治一番,他居然要揍我。”舒宛一脸的愤怒,“您说说,那个烧水的茶壶究竟有什么好看的,整天咕嘟咕嘟地冒着白气将盖子顶得啪啪作响,他偏偏还就将火烧得旺旺的专门盯着它看,似乎能看出花儿一样来。”

    秦风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当初自己在上京城清醒过来之后,曾将徐来找去谈了很长时间,说了很多东西,现在看起来,徐来对这个玩意儿是最感兴趣了。

    “舒院长,你说得不错,那玩意儿啊,还真能看出花儿来。”秦风笑咪咪地道。

    瓦特蒸汽机啊!

    要是徐来关在屋里能将这玩意儿琢磨出来,那对于大明,或者说对于这整个世界来说,都将是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工业化时代将会到来。

    想象着如今的轨道车,不再是由驼马来拉动,而是由蒸汽机为主的车头,冒着黑烟在无垠的原野之上奔驰,想想大海之上,铁甲战舰带着巨大的轰鸣之声乘风破浪,想想工厂里,机器的巨大轰鸣之声带着动生产力的巨大革命。

    哈哈哈,秦风不由乐得笑出了声。

    “陛下,陛下!”舒宛看着自得其乐的秦风,不由得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告辞了。”

    “好好好,明天,明天我去看看徐来。”秦风笑道。

    “陛下是该去教训教训他。”舒宛眉开眼笑地道:“师兄也说明天要去揍他一顿呢!不过我有些担心师兄打不过他。”

    “嗯,我去帮忙,我去帮忙。”秦风哈哈大笑,舒宛这样的女子,受了委屈,居然也会跑回娘家去喊人啊,不过就舒畅那点子武功,在徐来面前,貌似只有挨揍的份儿吧。自己稍晚一点过去,也好有热闹可看。

    想着想着,便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一段时间一直被国事所困挠,数不清的难题需要他一个一个的来解决,有一个放松一下的机会,倒也是很难得。

    而且,他真得十分关心徐来的研究有了一点什么成果没有。这位可是机关大家,在秦风看来,徐来已经将机关消息运用到了极致,手下又有一大帮能工巧匠,要是连他也没有办法,自己也就只能慢慢地等了。

    有时候科学发明,差的就是那么一点点思路和一点点运气,在秦风看来,徐来已经具备了所有的条件,差的,就是那么一点点思路而已,自己替他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就看他有没有那个运气将其变成现实了。成,是他的运气,也是大明的运气,不成,也没什么,慢慢等待吧,种子种到了地里,终有发芽的那一天。听说齐国人现在已经在冶钢练铁方面有了极大的进步,发明创造寸出不穷,曹云的改革已经初见成效了,哈哈,等你们雄心勃勃地认为自己能跟我大明较量一番的时候,看到了这些钢铁怪物喷吐着黑烟的时候,又是一副什么表情呢?

    捧着茶杯,喝了几口,又嘿嘿地笑了起来。

    闵若兮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一脸傻笑地秦风,好奇地问道:“舒宛跟你说什么了,这么可乐?”

    “她在家里受委屈了,徐来醉心研窟,不理她,还乱发脾气,舒宛准略去找舒畅给她出头,听说是要揍徐来一顿。”秦风笑吟吟地答道。“我正在脑补舒畅与徐来打架,舒宛在一边拍手鼓劲的场景。不知他是盼望师兄胜呢,还是盼望丈夫赢?”

    闵若兮瞪大了眼睛,“这有什么可笑的,舒畅也好,徐来也好,都是国家重臣,当真打起来,还要不要体统了,或者打伤任意一个,都是大明的大损失。”

    “放心啦,他们会有分寸的,徐来家也是深宅大院的,关起门来打,外人谁能看得见,明天我准备去看热闹,你去不去?咱们两人悄悄地潜入他家,躲在暗处,在他们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再出面去打架,你觉得好不好?”

    “不去。”闵若兮没好气地道。“臣子打架呕气,君主在一边看笑话,成何体统?”

    “舒畅不仅是我的臣子,还是我的兄弟,哈哈哈,能看到兄弟出糗,那是人生一大乐事啊!那家伙,每次看到我出糗的时候那副幸灾乐祸得德性,想想就生气啊!”秦风似乎看到舒畅一脸鼻青脸肿被徐来揍得满地找牙的模样,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懒得理你!”闵若兮没好气地道。“小文小武两个去哪里了?真是的,你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一个个乖乖地,你一回来,就皮得没影子了,自觉找到了靠山了是吧?慈父多败儿。”

    “我记得好像是慈母多败儿!”

    “在我们家,就得调过来,你觉得你算是一个严父吗?”闵若兮气哼哼地道:“大姑,大姑!”

    秦风慢条斯理地道:“叫吧叫吧,这个时候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理你。瑛姑带着小文小武早就离开了。”

    “什么意思?”闵若兮问道。

    秦风站了起来:“能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把时间和空间留给我们啊!舒宛刚刚说了,要让我辛苦一点,我也就勉为其难,多多辛苦一番了。”

    上去一把抓了闵若兮便扛在肩上向内屋走去。

    “中午才刚刚要过了,现在又毛手毛脚,你怎么欲求不满啊?”闵若兮扎手扎脚地挣扎着。

    “这是欲求不满吗,这是为了子嗣后代而辛苦耕耘。”秦风大笑着将闵若兮丢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