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之虎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夜袭出城,集束烧营
    李啸说到这里,目光灼灼,神情坚定:“只要这城外的清军一灭,那些前来救援的顺军,极可能会在极度的惊恐中自我溃散,我军再乘胜追击,追亡逐北,将这帮乌合之众全部消灭,则金汤城之围必解,整个宣府北路便全部盘活了!”

    李啸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欣然之色,又道:“为了配合金汤城的破围行动,本王还将令西川的第十镇兵马,作出向西进佯攻的态势,从而加剧敌人的误判。让李自成心下恐慌,将金汤城的围城兵马,全部尽快派往汉中,以便我金汤城兵马得以尽快突围。”

    陈子龙与姜曰广站起身来,齐齐道:“唐王英明,我等皆听唐王安排。”

    三天后,金汤城中主将段时收到了唐王李啸的飞鸽传书,得到消息的他大喜过望,立即开始按李啸的吩咐开始行动。

    金汤城中,成立新编第十二镇兵马,人员调配,组织构建,招募新兵,吸纳先前降兵,疏通地道之类工作,皆是有条不紊地展开,整个城池一片忙碌。

    与此同时,段时密令城头的守兵,严密观测城外敌军动向,一旦有变,立即禀报。

    二十天后,有城头守兵来报,说现在城外的敌兵,已是多为生疏面孔,每日操练的阵伍也参差不齐,完全没有先前那股久战之旅的悍锐之气。

    金汤城主将段时,心下不由得暗叹李啸对时局的精准把握,不过,他依然谨遵李啸的叮嘱,又耐心地等待了整整一个多月。

    此时,以唐军第四镇选调官兵为骨干,以当日祖大寿部与吴三桂部降兵为主力兵员,以及少数新募的城中新兵所组成的唐军第十二镇,也已初步练编完成。

    守城主将的唐军第四镇镇长段时知道,一直忍耐沉默到现在,机会终于到来了。

    他迅速下令,全军按当日唐王所定计划,准备出城攻击。

    整个计划为,全军于子时,两镇兵马一齐出城,其中,作为攻击主力的唐军第四镇兵马,从地道潜出城外,一路杀向正在酣睡中的清军,力求将清军一举击溃。

    而作为辅助攻击的唐军第十二镇兵马,则是打开北门,全军尽从北门突出,作为预备队投入战斗,他们的主要任务,并不是直接与清军交战,而是防备在唐军第四镇兵马全力攻打城外清军时,能尽力挡住后面包抄而来的顺军士兵。

    计划既定,唐军立即开始秘密而迅速地准备,到了子时,那通往北门的三条地下隧道中,已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唐军军兵,很多人手中高举火把,把整个地道照得一片通红。

    全身甲胄,一脸严肃的唐军第四镇段时,在向全体唐军第四镇军兵,讲完一大通激励话语后,见时辰已到,立即喝令全军突出,一齐从隧道中杀出城去。

    唐军第四镇从隧道出击时,第军第十二镇兵马,亦同时做好了准备,由镇长刘文秀与副镇长吴桂统领,齐集在北门之处,准备一到城外开始交战后,便打开城门,乘着夜色向清军全军突击。

    说来也巧,现在这初秋天气,塞北之处,本是天干物燥,天气愈发清冷的时节,现在深夜时节,竟是难得地飘起了细雨。

    天时作美,让唐军的这番进击,更具突然性。而远处的清军营地,更是一片寂静。

    城外的清军,总共分为三处营地,互为犄角,呈品字形,以为互援之势,三处营地中,中营兵马最多,约近两万,其余两营,则分别驻屯了一万余人。其中前突的中营,由主帅阿巴泰据守,左营主将为其子固山额真岳乐,右营主将为老将一等甲喇额真图尔格。

    城外的清军,原本有五万之众,但因为清廷在见到这样的围城之战,堪称遥遥无期,故决定,将其中最为精锐的的一万余满洲军兵撤回国内。只留言了约五千余名满洲兵,五千余名蒙古兵,两万余名汉军,总共四万余人继续围城,保持对金汤城的高压态势。

    清军悄悄地削减围城兵马,看似略占便宜,但他们绝不会想到,调走这一万余名久经战阵的满洲精锐兵马,会给即将到来的战斗,带来怎样不可估量的影响。清廷的最高统治者摄政王多尔衮,若是知道这个细雨蒙蒙的深夜,唐军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出城来袭,一定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虽然这历时大半年的长期围城,均是无事,但为稳妥起见,阿巴泰传令,诸如军械粮草等后勤重要物资,皆驻屯在后面的左营与右营,中营则为纯粹的战斗部队,每个营间隔约二里,以保持充足的活动空间。

    清军统帅阿巴泰满以为,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已只要就地屯驻,一直这样保持围城状态,便可安然无事。只要待到城中粮尽,便可与顺军一道,三面合力围攻金汤城了。

    阿巴泰万万没有想知道,他的这般算计,自以为安稳无差,结果却是在这样一个他根本想不到的时间里,唐军竟然出城进攻,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被雨水濡湿的斑秃草地,突然有了动静,一块块草皮被悄悄掀开,一群群有如鬼魅一般的唐军辅兵,率先从隧道出口钻了出来。

    出得隧道,他们利用微弱的夜光为照明,凭着这段时间里,早已演练多遍的拆装训练,迅速而准确地组装拆成散件的小型投石机。同样,那随身带来的单兵震天雷,也早已每十个为一组,捆绑成束,准备投掷使用。

    二十余架紧急组装好的小型投石机,在昏沉夜色间距排开,随即吱吱地绞拉盘弦,直到最紧绷之处,作好了投放的准备。

    然后,立刻就有辅兵快步上前,将一捆捆集束震天雷,置放于拉下来的投盒之上。

    “点火!”

    滋滋的连声轻响,二十余根引火火绳,被立即点燃,随即,这些辅兵复用引火火绳,一齐点着了集束震天雷那拧成一股的引火线。

    滋滋燃烧的引线,冒着幽蓝色的光焰,闪着细小的火花,有如魔鬼的獠牙在闪光。

    “放!”

    随着辅兵头领一声怒喝,二十余架投石机那被绞压到极致的绞盘,几乎同时松开,只听得喀喇喇一阵松弦声,那下压到水平位的投杆,嘎嘎地剧烈弹起,那引线烧了一半的集束震天雷,带着微弱的啸音,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向远处的阿巴泰中营,直扑而去,

    暗夜之中,远处凭空出现的点点蓝火,虽在细雨中看不太清,其实已迅速引起了远处巡游的大顺军骑兵注意,只不过,惊讶至极的他们,才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哨声,那二十多枚集束震天雷,已然一齐投出。

    “砰砰砰砰!……”

    一枚枚集束震天雷,有如死亡之鸟从天而降,呼啸着直扑清军营地,这首轮齐射,因为暗夜之中无法很好瞄准,又有烟雨为阻碍,只有不到一半的震天雷击中的敌军营地。

    饶是如此,这每十颗绑成一束的集束震天雷,爆炸威力依然极其可观,给了毫无准备的清军中营,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与震撼。

    刺目的金黄色火光,震耳欲聋的爆炸,血肉横飞的清军军兵,四下响起的连绵惨叫,熊熊燃烧的帐篷与营中仓库,让阿巴泰的中军营地,瞬间变成一片混乱又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

    说来也巧,其中一枚集束震天雷,正好击中了中军大帐的桅杆,喀嚓一声,将中军大帐上那高高飘扬的大顺军旗帜,给当中打断了。

    也幸得是打在这旗杆上,那集束震天雷才没有刚好砸在帐篷上爆炸,从而让正在酣睡的阿巴泰,得以侥幸保住小命。

    最终这枚震天雷,骨碌碌地滚到离帐篷不远处,才猛地炸响,那弹头中密集的铁弹珠,制造成了一个范围极广的死亡区域,且把厚实的牛皮帐篷,击出一个个可怕的弹眼,而爆炸产生的余焰与高温,立即把阿巴泰所住的中军大帐,给迅速引燃了。

    饶是如此厚实的牛皮帐篷,依然难挡唐军的集束震天雷爆炸威力,犹有多枚铁弹,顽强地透过厚厚的牛皮帐篷,尖啸着钻入帐内,立刻把一面正挡在阿巴泰的面前的护卫,击杀得血肉模糊。

    刚刚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还未来得及起身的阿巴泰,被这名嚎叫着倒下的护卫,给溅了一脸的污血,骇得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立即厉声大声喊叫起来:“怎么回事?外面是什么情况?!那么多巡游哨骑,怎么不来禀报,都他娘的是吃屎的么?!”

    阿巴泰抹了一把满脸的血垢,冲着帐中离他最近的那名惊魂甫定的护卫,一迭声地厉声大吼。

    那名护卫面无血色,一脸惊骇,他迎着阿巴泰凶暴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道:“禀,禀贝勒,是有唐军出城袭营,他们在金汤城北门之外,投掷震天雷远程攻打我军,我军猝不及防,才这般被动……”

    “他娘的!你们难道是死人么?那还愣着干什么,立刻灭火,同时组织兵力,去把这些该死的投掷震天雷的唐军,给老子全部宰了!”

    阿巴泰一脸暴怒,一边急急穿衣着甲,一边咬牙切齿地厉声大吼。

    未等那名护卫说话,迅速穿好衣甲的阿巴泰,又一把抄起随身宝剑,快步离开火势越来越大的帐篷,急急向帐外跑去。

    就在这时,又是二十余枚集束震天雷,呼啸着从天而降。

    第二轮射击,唐军根据第一轮试射效果,及时调整了投射方位,故这第二轮齐射,那呼啸而出的集束震天雷,有如长了眼睛一般,基本全部投中在阿巴泰的中营。

    连绵响起的爆炸声,几乎爆破阿巴泰耳膜,刺目的火光与腾空的烈焰,更有如魔鬼之花,开遍整个营地之中。

    眼前的可怕景象,更是立刻让他呆住了。

    他惊恐地看到,地面上,那些被炸得皮开肉绽的军兵尸首,横七竖八触目惊心,更有许多受伤的军兵,肢体不全地在地上打滚哀嚎。更有一些军兵,恰巧被阿巴泰看到,他们被震天雷击中,瞬间血肉横飞,只剩残肢碎骸,根本不成人形,浑身上下,更是烧得有如焦炭,一眼看去,惨不忍睹。

    而再看远处,那一排排齐齐挨着的帐篷,已被熊熊的火势,烧成有如一条火龙一般,大批的军兵,正有如无头苍蝇一般,四下急急救火,却根本于事无补。

    眼见得主将阿巴泰,一脸发怔地站在已熊熊燃烧的中军帐外,一名脸上胡子烧得焦黑的牛录额真,急急上前,跪地请命。

    “饶余贝勒!敌军接连火弹袭营,我军营地损失惨重。我军接下来要如何行事,还望大帅速速下令啊!”

    阿巴泰听到他这般哀切急问,心下有如油煎,他强自镇静,立即大声喝道:“传我军令,着营中全体作战兵马立即出动,以狮子搏兔之势,全力扑杀那些胆敢偷袭我军的唐军士兵,一定要将他们全部斩成碎块!”

    “得令!”

    “其余辅助杂役人等,立即做好防备,已烧着的帐篷尽力扑灭,将未燃的帐篷全部收起,军兵散开退远,及时闪避,尽可能躲开火弹的攻击范围。”

    “得令!”

    “另外,紧急派人去通知左右两营,令他们尽快来援,同时做好防备,以免唐军偷袭!”

    “得令!”

    清军到底是久战之旅,在这般大火熊熊的营地里,经过了早期的慌乱后,已开始回过神来,全军士卒开始披挂整齐迅速集结,一齐吼叫着杀出营去。

    在清军阵伍中,两千余名骑兵一马当先,率先从已然急急搬开了拒马,收走了尖刺的军营中,疾速而出,立即向那些投放震天雷的唐军辅兵,疾扑而去。

    就在这时,又是二十余枚震天雷呼啸着从天而降,准确地砸中了阿巴泰的中营。

    更有一枚震天雷,十分凑巧地在营门口位置爆炸,将最后冲出营门,还来不及躲避的数十名骑兵,以及押尾后行的一名骑兵拔什库,给活活炸毙。

    被唐军追尾轰炸,还未出营门就先折了许多骑兵,让原本意气昂扬的一众清军,立刻陷入了一阵小小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