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狐仙 > 024章 灵珠
    火势如龙,瞬间卷遍莫有春全身,烧得他满地打滚。

    莫宁生这回却不会厚道的让对方脱衣服了,看到他有一条腿没有起火,又补了一张火雷符。用力烧!先烧熟他再说,省得这****的再打自己主意。

    看着莫有春惨叫连连,莫宁生心里也不禁感慨起来:到底还是这火雷符管用,难怪古人打仗喜欢用火攻,一烧定乾坤。

    莫有春浑身皮肤无处不焦,衣服被烧个精光以后,才逐渐止了火势。莫宁生见他还能动弹,又往袖袋里摸,可惜已经摸不出任何东西来,仅有的二十来张符纸,已经在这一场战斗中尽数用光了。见莫有春还想站起来,莫宁生也不迟疑,一个虎扑,骑在莫有春身上,抡起拳头就打。

    此时的莫有春,已经没有多大的反抗之力,被莫宁生劈头盖脸一顿痛殴,直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莫宁生狠了个心,先把他四肢掰折,然后又照着他胸脯捶:“说,还要不要我命!说,还抢不抢我东西!”

    可怜那莫有春被打得只剩出的气了,哪里还能回答得了他。

    莫宁生打了一顿,掏出柴刀,照着莫有春脖子就剁。莫有春一看那明晃晃的刀锋,瞪了瞪眼,直接被吓晕过去。

    莫宁生把柴刀举了半晌,最终没有剁下去。撇了刀,倚在大树边喘息。看着已经晕过去的莫有春,心里交战起来。

    “杀,还是不杀?”

    “他都想要自己命了。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可惜原话是无度不丈夫。唉,算了吧,反正他也没把自己杀成,现在自己也把他废得够呛,量他也没别的能耐再找自己的茬,何况,这要一刀下去,那恶心场面,估计自己也得跟着晕。”

    莫宁生扭头欲走,却又踟蹰了脚步。

    “不过,扔他在这林子里却也不妥,他要么给野兽啃了,这倒是与自己无关,是他该。但他要是自己醒来,然后给他哥莫有鸿报信,那我的麻烦就无穷无尽了。得找个地方把他藏起来。唔,藏起来好,这样自己也多了张底牌。对了,困在那兽坑底下去。”

    莫宁生又坐下歇了一番气,解了肌肉疲乏。然后便就近砍了一条老藤,绑在莫有春两只肩膀上。倒着将他拖出树林。

    莫宁生将莫有春拖到那兽坑旁,提将起来正要往下扔,却发现莫有春已经被自己一顿折腾,给折腾醒了。

    莫有春满脸惊惧,他四肢已折,已无法挣扎,艰难地问道:“你要干嘛?”

    莫宁生道:“留你一条狗命,没忍心杀你。”

    莫有春道:“那你干嘛把我提起来!”

    莫宁生道:“前面你不是推了我一把么,把我推到坑里去了。礼尚往来,现在也该到我推你一把了。不过你推我的时候,下面有一只活豹子,现在我推你,下面却只有一只死豹子,算起来,还是你占了便宜。不过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这点小事了。不然我也逮一只活虎活熊什么的,扔下去陪你。”

    莫有春哀求道:“别,你饶了我吧,我手脚被你弄断,扔下去我就起不来了。”

    “笨蛋,我就是不想让你起得来!”

    莫宁生根本不听他的啰嗦,撒手往坑里一扔,道:“莫有春,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造化了。别怕,饿了有豹肉吃,不会饿死你。”洞底里一声哀嚎传了上来。

    暂时留着莫有春一条狗命,莫宁生也是计算好了的。现在只有自己知道莫有春的困身之处,若是在山里再遇上莫有鸿,他若是仗着武力跟自己为难,自己就可以拿莫有春的性命要挟,他敢杀自己,就没人知道去哪救莫有春,到时也得跟着饿死。除非他不顾他亲弟的小命。

    想到这些,莫宁生心情大美,走去一边远远坐了。闲暇下来,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这一番以弱对强的打斗,伤得可不算轻,若非自己有出其不意的底牌,估计现在就该自己去找阎王爷报道了。可以想见,若是自己被那莫有春打败,连被扔兽坑里的待遇都将没有。

    然后又是打坐,运行丹道小周天,吸引天地灵气入体,来调理内伤,又把之前与齐小英一起摘的那株火灵芝吃了炼化,加强了效力。这样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才把一身精力基本恢复。

    莫宁生收拾了行囊,准备起身赶路之前,特意去瞭了一眼那兽坑,见坑口张得大大的,实在太明显,这样极容易被经过的人发现,继而知道底下有人,得找东西来掩盖一下才行。另外,要是再掉个不长眼的虎豹豺狼下去,就把自己的底牌给吃了。

    莫宁生四处寻找,在兽坑三四十丈外寻着了一块扁平的大石板,用手随便量了量,正合那坑口的规格,想要是能把这块大石板盖上去,任谁都不能发现脚底下有个大坑。

    可接下来让莫宁生犯难的是,这块石板有一千多斤重,他只身一人,根本抬不动。而且这石板又近似四方的形状,想滚着走也不行。

    莫宁生皱了半天眉头,挠了半天腮。突然灵光一闪,他记得,在那本符书中,记载着一种巨力神符,这枚符,可以让施符者在短时间内拥有本身双倍以上的力量。

    于是立马行动,坐在大石板上,取出黄纸朱砂,铺开符书,找到那张巨力神符,照着来画。

    只是一连画了好些张,完全无法成功,连一点成功的迹象都没有。想不到这枚符,吃力非常,画了这几张,已经是虚汗直流,一身灵力,十分用了七八分,这与之前画隐身符与五行雷符时的轻松写意,可大相庭径。

    莫宁生不得不停下笔来,抹着额头上的汗,细思原因。

    “看来是这巨力神符高了一阶的缘故。已经不是我筑基期的这点灵力能画的了的。要画出来,恐怕得需要化气期以上的灵力才办得到,呃,听宁希这小妞说,化气期的,应该改叫灵气了,筑基期是吸收天地灵气,凝结为力。化气期则是将灵力炼化成五行之气。灵力与灵气,这性质与等级是不一样的,难怪我打不过莫有春这****的,原来人家的灵气比我高一个等级呢。”

    莫宁生画符不成,坐在那百无聊赖。又从鹿皮袋中摸出一粒赤火灵珠来看。他将这粒小小的明珠托在掌心上,凝神注视。

    “都说这珠子是好宝贝,可到底有什么作用呢?到现在我是好处一点也没得到,倒因此差点把小命丢掉。就这么一颗**的石头子,吃又不能吃,放嘴里咬也怕它嘣了牙。唉,鸡肋一块。”

    “且看看用手能不能把它捏爆。”莫宁生穷极无聊,捡起赤火灵珠,两指用力一捏。

    骤然间,一股浑厚的似灵气的东西,以他两指为接触点,瞬间冲入他全身,直把他震得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