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狐仙 > 025章 真元
    莫宁生像被蜇了似的,直吓一跳,想都没想就把手中的赤火灵珠扔了出去。

    “什么玩意?”

    扔掉灵珠以后,他反倒冷静了下来:刚才那股力道,好凶狠,震得自己浑身发麻!

    莫宁生闭上眼睛,凝心去感受,却见自己身体里的那股酸麻感,很快就渐渐消失,恢复如初了。于是判断并无大碍,便又去将那粒灵珠捡了起来。瞪着它研究。

    “有古怪!这珠子里面肯定藏着东西。但是什么呢?”

    莫宁生仔细往回想,这赤火灵珠是那红线使当聘礼赠给自己的,当时只知其稀罕,却没有被告知有什么功用。后来还是自己去询问那莫家老祖,那老古董却也只懂得了个大概,当时是这样跟自己说的,说此珠取自天地灵石,走工序炼制而成,是种十分难得的宝物,里面储藏有修为高深之人的真元。

    真元?难道刚才冲入自己身体里的,就是所谓的真元?

    莫宁生非常有心再试探一番。便再次将那粒赤火灵珠捏了起来。这回不敢再像刚才那么鲁莽了,只是用拇指与食指缓缓加力挤压,随时准备着不对劲就撒手。

    当用到一分力之后,原本没有丝毫反应的灵珠,开始出现排斥的现象。在灵珠内部,涌出一道元力,在对抗着莫宁生的挤压。

    莫宁生心里暗暗叫奇。继续施力,当用到二分力时,灵珠中往外涌出的元力,已经超越了他向灵珠施加的力量,开始反扑。莫宁生强忍住手指上的酥麻,继续加压。

    当用到三分力时,灵珠中的元力,猛地像喷吐似的反涌进莫宁生的身体。莫宁生身子一震,差点又想把灵珠扔掉。还好他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两指一松,那股反扑之力,就瞬间消失。

    “神奇!神奇!”

    但让莫宁生难以理解的是:“可里面的能量好像无法使用啊,灌进身体,一转眼又消失了,那不相当于没有一样。那它有什么用?就拿来吓人?遇到对手中,扔一颗灵珠过去,请对手用力捏,趁对方被震懵的时候,再杀一刀过去?这成效恐怕不见得好,哪个对手会傻到去捏你扔过去的东西?”

    莫宁生反复将灵珠挤压,让其中的真元反哺给自己,实验多次后,确实验证了自己上面的看法,真元进虽进了自己的身体,但自己身体根本没办法储存这些东西。就好比自己身体是个瓶子,可惜这个瓶子是漏底的,从口上倒进去多少,底下就漏掉多少,对自身完全没有任何裨益。

    难道是境界的问题?记得莫宁希那小妞说过,筑基期只能化天地灵气为灵力,化气期则可以化灵力为五行之气。一个修士在筑基期,体内是绝对不可能拥有五行之气的,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储存五行之气的条件,这也是筑基期与化气期的区别所在。

    而这灵珠里的真元呢?五行之气朝元,才能化为真元,那可是在化气期之上,到了聚元期的事。

    难怪自己不行!才是筑基期的身体,就想容纳聚元期的才有的东西,这简直不可能!人家聚元期的身体是高级瓶子,才有资格装真元,自己筑基期的身体是低级瓶子,只配装灵力……

    想通了这个关节后,莫宁生眉头是又展又皱,展是因为终于搞明白了原因。皱是因为,这破珠子要聚元期才能用。可要自己修炼到聚元期,那得到猴年马月才行啊,听宁希小妞说,那老古董爷爷活了一百六十多岁,才是聚元期,难道自己也要等到胡子花白的时候,才用得上这破珠子?那也得老天保佑自己能活那么长才行。

    看来的确是鸡肋。估计就只有拿来卖,才能换点实际收益了。嘿,早知道就卖给那莫士雄了,起码能换两栋大宅子。

    不对,莫士雄?莫有鸿?莫有春?妈了个壁的,这一家子,原来合着伙来害我!真不是东西。肯定是那天莫士雄讨不到自己这几粒赤火灵珠,还给老古董训了,然后就唆使自己儿子,在这大荒山里对付我。他娘的,真狠啊!回去再找他晦气去。

    莫宁生将手中那粒赤火灵珠捏来捏去,不时地用力挤着,感受着那股真元反哺自己身体感觉,老实说,刚开始他被震得发麻,可是连续捏了一顿时间,适应之后,反觉得舒服起来了。只要捏着不放,那股真元就会连绵不绝地灌入自己身体,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十分充沛。只可惜,一停下来,这股力量就又荡然无存。

    掠眼看了一下身边的黄纸朱笔,莫宁生突然生了个奇思妙想:我身体既然不能储存这股真元,不知将它导入朱笔中,用来画符,不知道可不可行?

    实践出真知!

    莫宁生想好了办法,然后左手捏灵珠,右手执笔。左手用力捏灵珠,让灵珠里的真元反灌进自己的身体,然后再通过右手,导入朱笔之中,画符!

    还是那张巨力神符。

    下笔,成符,一气呵成。

    只见黄纸上的符字金光一闪,以示符成。

    莫宁生松了灵珠,搁下朱笔。很为自己的想法叫绝,状元郎就是状元郎,脑筋就是堪用,这样的方法都给自己折磨出来,简直不服都不行。

    他有些迫不急待,想试试这张巨力神符的效果。便将大石板上的物件撤掉。然后将巨力神符片自己腰上一贴,念动咒语。

    感觉上好像没什么变化呀,且试试看。莫宁生将那块一千多斤重的大石板扶立起来,然后张开双臂去揽往两个边,嘿地一声,发力一抱,竟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

    “这么轻松?我记得我筑基期的力量,顶多就抱个四百多斤的东西,这巨力神符不是效果翻倍而已么,那顶多也只能抱个八百多斤呀,我还怕抱不动这一千多斤的呢。怎知这么简单。”

    “噢!是了,画这张巨力神符用的是灵珠里的真元,不是我本身的灵力,天晓得原本的真元有多强大!反正应该不差,因为抱这么个大石块,全无压力!”

    莫宁生抱着大石板走回那兽坑边上,把石板往坑口上一盖,堵得严丝密缝的。底下的莫有春以为莫宁生要扔大石头砸他,惊恐得大嚷大叫。结果石板一盖,立刻把他的叫嚷声给封往了。

    莫宁生站在大石板上,用力踏了两脚,道:“有这一千多斤重的东西盖着,四周也没着脚点,即使你完好无损,你也未必掀得开它。你还是保佑我好好活着,不着你哥的道吧,不然你就等着给我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