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狐仙 > 180章 李神医
    接下数天,莫宁生便将心思放在炼化地火之精上面去。

    因那地火之精搁在体内,也不好耽误太久。

    这颗由地火孕育而成的天然精丹,其内储存有丰沛的火性精元,相对于莫宁生来说,几乎是一口源源不竭的泉眼,不断地冒出纯正的天然精元供他炼化。炼化之后,转为真元,藏之于丹田,以为己有。

    这样日夜不歇,两天后,体内真元达到极限,一举突破进入聚元圆满。

    一颗地火之精,却只炼化了三分之一。

    然而莫宁生不得不暂时停止下来,他得调整几天,转而锤炼起自己的经脉与丹田。身体短时间内接受过多的真元,他的经脉与丹田都出现了不堪重负的现象。这就是这种急速提升境界的捷径法门的弊端,根基薄弱,吃不消,身体的底子跟不上,到底没有循序渐进的基础打得夯实。莫宁生也就是仗着体内之前有阴阳两性真元所拓展出来的好基础,经穴比一般人要结实得多,才敢这样在三四天内急剧拉升一个小分界,换作常人,恐怕要被撑坏,到头来非但没有任何受益,反而落一身不可治愈的顽疾。

    一般而言,一颗地火之精要完全炼化掉,起码需要两个月时间,当然这是一般人的标准。这也是为什么王秀在藏兵谷中得到这两粒地火之精时,并不急于炼化的原因。

    不过莫宁生就算条件好,那顶多也只能打个对折,最快也要一个来月。

    莫宁生根据自身的情况,只是量力而行,倒也不敢贪功冒进。

    能在几天时间内从原本的聚元大成进入聚元圆满,他也很满足了。

    锤炼经脉的过程比较轻松,每日只须花小半天的工夫。

    得以闲暇的时候,莫宁生又想起七月十五那件要事。

    怎么能让狐离儿苏醒过来,并在与白千裳剥离的过程中保持足够清醒,最好是让白千裳不捣乱,这个问题得好好考虑。

    白千裳身上倒是一直都携带着一种叫‘定心丸’的药物,这种药物能安神定心,护持自己心神不被侵犯。白千裳每次睡觉时,便要服一粒这种定心丸,护着自己心神,便也抑制住狐离儿的反过来夺取身体的控制权。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来莫宁生一直没机会唤醒狐离儿出来透气的原因。

    要是莫宁生能向白千裳要到这种药丸,给狐离儿在施法之时服用,那倒是妙极。当然了,直接向白千裳问,未必可行。要让她知道问药的目的,不仅不会给,恐怕还把她鼻子给气歪。

    至于让狐离儿苏醒这个步骤!

    莫宁生一连想了好几种方案,最后又都自己排除了。以前用过的老招,什么强吻醉酒,都没有可行之条件。直接让白千裳妥协吧,凭她与狐离儿之间的敌对关系,更加不要妄想。

    还要再想一个万全之策。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若是有一种与定心丸性质相反的药丸的话,那就好了。

    对了,就找这种药!

    莫宁生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

    走出门去。与外面的展风通了一声招呼,问道:“展风哥,府上有没有什么特别高明的炼药师,若是没有,那阳城的其他地方,哪里能找到?”

    展风摇头道:“白府外肯定没有,要有什么好的炼药师,那也绝对是在白府。姑爷想找炼药师炼药吗?”

    莫宁生点了点头。

    展风道:“府上倒是有几位御用的炼药师,不过说到高明……只有一个最高明。”

    莫宁生听他说得神秘:“哦?”

    展风道:“不过不好见!此人姓李,是一名有名的神医,归隐在云天山,号称终身不离云天山。”

    莫宁生道:“那要去云天山去请这李神医喽?”

    展风道:“这倒不用,因为他人现在就在白府。”

    莫宁生笑道:“那还号称终身不离,这不就食言了吗。”

    展风脸色有点难看:“这个……听说是被宗主老太上请回来的,现在被关在白府。”

    莫宁生恍悟:“原来是被逼的。你们的老太上哪里是请人,根本就是抢人嘛。”

    又道:“那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一见他?”

    展风为难道:“这个可比较难办。听人讨论说,他是被单独关在一个炼药房,药房外面,有人把守着院门,像我这样的下等弟子,是绝不允许进去的。不过姑爷您肯定允许进去。”

    就算允许进,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进!

    莫宁生转身回了一下宅子,很快又返了回来,道:“那展风哥给我指一下路吧。”

    展风自然遵从。领着莫宁生,往白府深处行去。

    远远站住,展风伸手向前方一指,道:“那座青瓦白墙的院子,便是炼药房了。”

    莫宁生认了一下,点点头,道:“那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

    展风点头,转身而去。

    莫宁生等展风走远。来到一无人之处,贴上隐身符,悄悄隐了身,然后便大摇大摆在向那座院子走去。

    到了院门,两个直如标杆的劲装弟子守在左右门边。

    莫宁生有隐身符藏形,自然也不需经他们同意,只是小心地不弄出动静,从两人之间悄悄地穿了进去。

    进了院子,一股浓烈的药气,扑进鼻来,直接将莫宁生吸引到其中的一个房子里去。

    房子内,一个药炉正在冒着蒸蒸白气,正是将莫宁生吸引过来的那股浓烈的药臭味。

    白气之中,一个佝偻矮小的背影,正在推着炉火,也许是习惯了,对这股药臭丝毫不以为然,悠哉悠哉地干着自己的份内之活。

    莫宁生忍着不适,走到侧边,去观察起这个人的相貌来。

    是一个糟老头。一身仪表,糟到不能再糟。

    蓬头垢面,颓眉焦须,一身粗布脏衣,还到处都是火星烫出来的洞,整个人就像是刚从火灾现场爬出来似的。

    难道这位就是那李神医?

    这位神医,也太不修边幅了吧!

    莫宁生退到这人身后,撤掉隐身符,试探地叫了一句:“李神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