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狐仙 > 181章 交易
    这糟老头听到招呼,转身将人瞟了一眼:“拿药?”

    莫宁生心道:“你倒是比我还直接,我还没说目的呢,你先给道出来了。”点头道:“是的,李神医,我想……”

    老头掐断了他说话,往药柜上的一个孤零零的白瓷瓶一指:“那里。”

    莫宁生狐疑地望过去一眼,心道:“你不单是神医,你还是神算啊,我还没说出来我想要什么药呢。”

    但他既然指引出来了,不妨拿来一观。跨步过去,抓起那白瓷瓶,放手心掂了下份量,还真不少!拔了木塞,倒出一粒在手心,一看,脸色顿时就变得精彩起来了。

    “这不是定心丸吗!”他跟白千裳朝夕相处,白千裳拿这种药丸服用时,他又不是没见过,这简直就一模一样嘛。

    老头轩直两条颓眉道:“你不拿定心丸你来我这干什么。咦,平时都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过来,怎么今天派你这个大小伙?”

    平时都来你这拿定心丸?

    可这定心丸是白千裳服用的呀。难道白千裳手上的药,都是从你这老头手里拿的?那应该是没错了!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不就是白千裳身边的侍女小容吗。

    一想到是这糟老头在‘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给白千裳提供药丸,让自己对她束手无策,不能如意控制狐离儿的觉醒,心里便有了火气。

    拿眼瞪着对方道:“原来是你这老头儿在给我下绊子呀,我正愁找不到人撒气呢。”给他扬了扬拳头:“砂锅一样大的拳头,你见过没有?”

    老头吓得缩了一缩身子:“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你们宗主请来的客人,你可不能对我乱来!”

    莫宁生笑道:“请来?别说得那么好听,我看是被抓来的吧!”

    老头板脸道:“就算是被抓来,那也是有求于我。谁又敢拿我怎么样!”

    莫宁生道:“我也不拿你怎样。只是让你务必帮个忙。”

    老头一见是来求事儿的,立即换了一副得意的面孔:“说!”

    莫宁生拎着手上的一瓶定心丸,道:“这药!”

    老头道:“你既然不是来拿药的,就给我放回去!”

    莫宁生却没听从,道:“这药我就拿走了。还有,你还得给我再炼一种药。”

    老头道:“不行,你把药拿去,到时那女娃再来问,我拿什么给人家。”

    莫宁生倒出一粒在手心,将瓷瓶放了回药柜,道:“那好我只拿一粒。另外,我需要你帮忙炼一种与这定心丸药性相反的药物,相信你李神医一定办得到的。”

    老头道:“药性相反?”

    莫宁生道:“这定心丸的作用不是护心定神吗,我需要一种能化解这定心丸,最好是能瓦解人心志的药。”

    老头沉吟道:“怎么你们白家的人这么多怪要求,把我抓来,首先就要我炼******,然后又要我大量炼定心丸,现在又让我炼解定心丸的药。我看你们就是闲得慌。”

    莫宁生眼神古怪起来:原来白千裳逼我吃的那粒******也是出自你这老头的手笔呀,那我可真一点没有冤枉你!我要不是事先得狐离儿狐丹护持,现在已经投第二世去了!

    道:“怎么样,没问题?”

    老头道:“我当然是没问题。问题是我凭什么帮你?”

    莫宁生瞪眼道:“嘿!你这老头,还跟我讨价还价了。你是不是要我跟你算一算账啊。”

    老头也是倔强,挑眉道:“你这小子倒也新奇,一副我欠你账的样子,你倒是说说,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

    “我……”

    莫宁生适时住了口,总不能把自己吃了他炼的******的事给他说出来吧,这样岂不是自取其辱。至于他给白千裳炼定心丸,那也是他与白千裳之间的事,自己好像也问不到他的罪。

    他想了想,计上心来,笑道:“李神医,你是想一辈子被关在白府呢,还是想回你们云天山去呢?”

    老头道:“当然是想回云天山了。给关了几个月,也不知道我山里的药草怎么样了。怎么,你还能放我回去?”

    莫宁生道:“我可以想办法送你回去。”

    老头觑了他一眼,道:“就你?可不要大言不惭!你们那宗主是什么品性,我也算是见识过了,完全就是一没道理可讲的泼妇。”

    莫宁生见他把白寒水骂成泼妇,倒也蛮合自己的胃口。恐怕这老头,是尝到了白寒水的苦头,心里对她也没什么好话,忍着笑道:“我说你还别不信我!”

    老头阴阳怪气地道:“那你在你们白家任什么高职呢,敢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莫宁生怔了一下:“高职?我倒是什么也没任。”给他竖起个大拇指,神秘地道:“不过我跟白家的这位,可是相好。我只要一句话,你说她会不放你?”

    老头看着他的大拇指,心里猛地一惊,随即换上一副笑脸道:“原来足下是白宗主的小相好呀,失敬!失敬!”

    莫宁生一脸幽怨:“我呸!我说你这老头想哪儿去了,我这么少年多姿,怎么会跟那糟老婆子是那个关系!我看你这糟老头才跟她配!”

    老头道:“可别,这泼妇别跟我扯上关系。这不是刚才你竖大拇指告诉我说你跟白家第一人是相好的么?”

    莫宁生道:“白家第一人是她么?好吧,你一外人,你也不懂行情。反正我告诉你,我有办法让你离开白家就是了,你肯不肯信我,这总之是个机会哦?”莫宁生在结尾又添了一句诱惑。

    老头先不答,将莫宁生打量了一阵,才点头道:“我可以替你炼这个药。”

    莫宁生道:“那么事成之后,我就尽全力周旋你的事。”

    老头道:“应虽应你,但你得等。毕竟是新药,我配药材,需要花些时间,炼药也要工夫。”沉吟了一下,道:“五天,五天后你再来取药。”

    莫宁生在心底算了一下:“五天,正是七月十五与狐离儿约定的前夕,这时间点倒是掐得准。要是再晚一天,那就用不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