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狐仙 > 182章 心术不正
    莫宁生与老头详细约定好,想了想,又郑重交待道:“记住啦,你配这种药,一颗药的药效一定得压制住一颗定心丸的药效,还要让人心神暂时失守。这两种药可都是你配的,相信你能拿捏好其中份量。还有,你这药不能有副作用,要是让我朋友吃坏了身子,我先给你下个批言,你这辈子就呆白家吧。那老泼妇想放你我都不许!”

    老头一吹胡子:“那你不是没事找事吗?你琢磨什么呢,让你朋友吃定心丸,又要喂这种新药?”

    莫宁生道:“你管得着!”

    老头道:“我猜你八成是心怀不轨!我看你是对你这位朋友动歪心思了吧。人家抗拒你,就服用我这定心丸,不给你有可乘之机。你倒好,又偷偷来找我问解药。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强扭的瓜不甜,你想要人家的身子,你就用真意打动人家的心,别想这些旁门左道!”

    莫宁生哭笑不得:“我看是你这老头心术不正,才会往这方面想!你放心吧,我要这药,绝对是用于正途。我想要人家身子,还用得着药来迷?人家巴不得我来要呢。”

    老头好心教育人,反被他倒打一耙,脸上老大不快活,就要驱人:“你走吧,我要开始配药材了,不到时间别再来烦我。”

    结果他转了一下视线向身后的药炉,再回头时,莫宁生便没了踪影。

    “咦!这么大个一大小伙,怎么说出现就出现,说没了就没了。这大白天的还撞鬼?”

    莫宁生自然是贴了隐身符,又悄然潜去了。

    到个无人注意的角落,才又重新显了形。

    莫宁生回到东宅,继续锻炼经脉与丹田。

    又一天后,感觉已经能适应得下更多真元的容量。

    于是又继续炼化腹中的地火之精。

    虽然给他的时间不多。

    就算是临时抱佛脚吧,他也希望能在七月十五之前,将自己的境界再提升一个层次。不然白家有那么两位自己无法对付的存在,做点什么事,都束手束脚,不能从心所欲。

    至于这枚地火之精,所蕴含的丰沛的天然精元,完全转化过来后,足够他突破进入融合期了。当然了,这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成的。就算他能在短时间内将地火之精完全转化,他的身体也消受不下。

    此外,对于‘融合’之境,他现在也还一点准备都没有,也不敢冒然去尝试。

    盖因这道大门槛非同小可,不是轻易能跨。

    它代表的意义,不仅是从聚元期突破到融合期那么简单。它同时也是修真四大阶段中,从第一阶段炼精化气到第二阶段炼气化神的大突破。

    这是一种脱胎换骨的转化。

    进入炼气化神,体内丹田就开始结莲子。

    莲子开花,这才算真正意义上的跨入修真之门。前面这个炼精化气的阶段,顶多只算武修,而不被承认为道修。

    很多修真之人,都被拦在第二阶段之外,而老死于第一阶段,这其中原因有诸般之多。或是资质不行,或是根骨不佳,或是悟性不到,但最普遍的一个因素,却是资源不足!

    没有足够的资源供应,想突破到第二阶段,那是做梦。

    看来修真,也是有钱人的专属。

    若是没钱也想修炼呢?

    那只有去抢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顺便提一句,白千裳是因为其特殊体质的原因,只能止步于第一阶段,不能再往更高层次进步。所以修为一直卡着不敢动。

    ……

    莫宁生继续炼化腹中的地火之精,这一炼又是几天的工夫。

    不提。

    ……

    宗主府。

    一间幽房中。

    床上,缠绵着一对男女。

    女的,自然是这宗主府的主人,白家宗主白寒水。

    而男的,一张赤脸,一身红袍,竟是那红线使葛宏!

    这一对……

    没想到这位红线使,身兼媒人的要职,果然不是虚的,竟把自己都推销出去了。

    两人年纪相差应有四五十来岁,那白寒水,已近百岁高龄(修真之人,百岁也就相当于常人的五六十岁吧,随着境界越高,年龄比会变得更大,这就是修真的一大好处,要不为什么人人争着修真呢,除了追求力量,更是想追求长生嘛。)

    而红线使,却只有五六十岁。两人如此大的年龄差,居然玩在一起。那这位红线使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自然是白寒水圈养的面首了。

    在外人眼里,这红线使也是白家宗主身边的大红人,地位并不比那八大长老要低。

    两人都已一把年纪了,尤其是白寒水!所以此时两人并没有真刀真枪地玩,只是依偎在一起,做些虚凰假凤的游戏。同时也聊着事。

    白寒水叹了口气,道:“过两天,又是一年鬼祭之节,那位阴使可又要来了。不知道这回他会不会把她带走。”

    红线使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少主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白寒水一声冷笑:“什么身份,我们又有什么资格知道!我只看到一个事实,即便强大如那位阴使,都要对她卑躬俯首,你可以想象一下,她的真正来头,到底有多大!”

    红线使摇头叹道:“这倒是教人实在无法想像的。”

    白寒水道:“为了剿灭王家,我与那阴使签了二十年的契约,让我白家做她二十年的奴仆,只为了向那位阴使大人求得一份冥修秘法。我固然是因此修为大进,借此血洗了王家。同时却也背负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只希望这次阴使大人前来,就把她接走了吧。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极阳体,我们也为她找到了一具。”

    “只是不知她为何迟迟不肯动手,难道是真拿那少年没有办法?如果是这样的话,等阴使到来,以他神通广大的手段,应该能促成此事。只要她冥体一成,咱们的任务,也就提前完成了。”

    白寒水一顿感叹,突然转脸看了红线使一眼:“听说,你前些天带回来两个人?”

    红线使点头道:“是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