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2232章 门票一票难求
    苏韬对岛国有着复杂的感情,自己从某种意义上算是岛国女婿,但他对这个国家却是一丁点没有感情,倒不是因为多年前的两国战争,而是这个国家的国民充满了萎靡不振的情绪,虽然从岛国的动漫当中可以看到很多热血沸腾的因素,但国家大部分人都活得很被动和低迷。

    华夏改革开发初期,很多岛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加入到华夏各领域建设当中,即使如今,华夏很多知名企业依然还带有许多岛国的因子。

    尤其是现在华夏领先于全球的互联网产业,主要的功勋便来自岛国。

    但反观岛国的内部情况,因为经济环境,薪酬体系,男女关系的种种原因,造成岛国如今在国际上的越发沉默。尽管岛国依然有全球最好的工业制造企业,最强大的投资财阀,最有前瞻性的投资覆盖面,但岛国境内的国民却在不断丧失自我。

    西方人在判断一个人是岛国人还是华夏人,会根据嗓门的大小很快判断出来,因为华夏人普遍爱大声说话,而岛国人则比较安静内敛。

    表面看,岛国人看上去很有素质,但何尝不证明华夏人逐渐乐观的生活方式,而岛国人却陷入消极的生活态度。

    当一个社会人群都在追求张扬个性,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个性化泛滥,民族的精神也变得多样却不集中。

    岛国原本就是一个没有自有核心民族文化的国度,古代学华夏,近代学欧美,如今只越发低迷下去。

    当然,岛国也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否则苏韬也不会绞尽脑汁将岩田汉药搞到手了。

    取完行李,走出接机口,便看到有人挥舞着华夏的国旗,丁铛一眼便看到对接人,微笑着走了过去。

    接机的女孩是穆景辰安排过来的女留学生,如今在华商会兼职,是一个个子不高,长相很干净的女孩。

    穆景辰安排了四辆丰田保姆车,接待规格相当到位,苏韬给穆景辰赶紧打了个电话,感激道:“穆大哥,我们已经上车,谢谢你的安排了。其实不用你费心,三味堂和岩田汉药那边都有专人。”

    穆景辰笑着说道:“干嘛跟我这么客气?我知道你如今在岛国也是有权有势的人物,难道就不能献点殷情吗?中午在老顾的酒楼吃饭,不见不散。”

    苏韬面对这些老朋友的热情款待,也是无可奈何,盛情难却。其实他不爱打扰别人,不过换位思考,如果穆景辰和顾隐返回国内,他加倍地接待。

    在酒店放下行李,稍作休息,随后便前往顾隐位于唐人街的酒楼。顾隐早在门口等候多时,见苏韬下车,连忙迎上去,跟苏韬热情相拥,“想死我了,老弟。”

    苏韬哭笑不得,“顾大哥,你是不是发力过猛了一点啊。”

    顾隐哈哈大笑,“我都一大把岁数的人了,第一回真心思念一个人,还特么的是一个男人。”

    旁边的人纷纷大笑,觉得顾隐很幽默,没有半点架子。

    相比较国内的餐馆,其实国外唐人街的中餐馆更有民族特色,雕龙刻凤,红砖绿瓦,镂空的门板,高高的门槛,八仙桌长条凳,肖菁菁等人看了觉得很新鲜。

    穆景辰十分钟之后风风火火赶到,比起顾隐更为热情。

    “这次关于你的世界巡医已经在国内传得炙手可热,据说门票一票难求。”穆景辰感叹道,“五年前徐国栋在京都开演唱会,票都没有这么好卖。”

    徐国栋是香都最有名的歌星,在东南亚拥有无数粉丝,尤其是在岛国人气值非常高。

    顾隐瞪了穆景辰一眼,没好气道:“你这家伙是想让苏韬给你几张赠票吧?”

    穆景辰哈哈大笑:“没错,倒不是心疼钱。主要是想找个好位置。”

    苏韬看了一眼丁铛,丁铛连忙端起酒杯,笑道:“穆会长,请您放心,您要几张票,我马上就跟承办方联系,让他们帮我们留着。”

    穆景辰想了想,没好意思多要,“来三张吧,我们一家人都得去。”

    顾隐连忙笑道:“我也要三张。”

    丁铛颔首道:“没问题,明天就会将票送给您。”

    穆景辰暗叹了口气,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苏韬的这个女经纪人,稍微接触,便知道她办事效率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丁铛原本以为来岛国会两眼一抹黑,没想到苏韬在这边熟人很多,许多事情都被安排得很妥帖,再看看姬湘君不时跟穆景辰和顾隐搭讪几句,暗叹了口气,苏韬果然这人还真是神奇,走到哪儿,好像都是朋友。

    桌上陈列着地道中餐名菜,有些在国内也很少会吃过,一行人都有种错觉,似乎又返回祖国了。

    肖菁菁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走出门外,是服部麻衣打来的电话。

    服部麻衣开心地说道:“师父,你们到了吗?”

    肖菁菁对这个女弟子还是挺有好感,虽然国籍不同,但她肯学上进,而肖菁菁在她身上的确投入精力,“没错,刚到。正在吃饭呢。”

    “是吗?”服部麻衣有些遗憾,“我原本打算做东,请你与师公品尝一下地道的料理呢。要不这样吧,等你们吃完饭之后,咱们再家一餐。”

    肖菁菁摇头道:“还是不用了。”

    服部麻衣笑着央求道:“在华夏待了那么长时间,一直受到您的照顾。现在回到我的主场,当然要好好款待你。请你不要拒绝。”

    肖菁菁原本就不太会拒绝别人,“我问问你师公吧。”

    服部麻衣开心地说道:“师公肯定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肖菁菁发现服部麻衣回国之后判若两人,心中暗叹了口气,难怪篮球比赛或者足球比赛有主客场之分的,主场果然比客场要放松许多。

    返回餐馆,肖菁菁凑到苏韬耳边,将服部麻衣的请求告诉他。

    原本以为苏韬会不同意,没想到苏韬淡淡笑道,“你转告她,晚点我也会过去别人的好意,能不辜负就不要辜负。”

    肖菁菁笑着说道:“我现在就给她发信息。”

    服部麻衣原本以为只会肖菁菁同意过来,没想到苏韬也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兴奋地在房间里又喊又叫。

    冷静下来之后,服部麻衣开始更换衣服,穿上一套时尚靓丽的黄色连衣裙,在配上粉色的包包,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魅力,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她走过去,看了一眼监控视频,惊愕地发现,竟然是吉冈优树站在门口。

    服部麻衣赶紧将家里客厅杂物收拾了一下,才缓缓打开门,“学长,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吉冈优树此前将服部麻衣送到公寓楼下,虽然没有跟着上楼,但是记住了房间号,他如同变魔术般从背后取出一束鲜花,递给了服部麻衣,温柔地说道:“送给你的。”

    服部麻衣脸上露出惊讶的笑容,看上去有点浮夸,“谢谢你,这朵花实在太漂亮了。”

    “能请我喝上次没来得及喝的咖啡吗?”吉冈优树笑着说道。

    “当然。”服部麻衣给吉冈优树取了拖鞋,“请进!”

    吉冈优树走入房间,虽然空间不是特别大,但里面整理得很干净卫生,与大部分医生一样,吉冈优树也有轻微的洁癖,而服部麻衣对卫生的苛刻,让他觉得很舒服。

    服部麻衣先将花插入空置的花瓶,然后快步走到吧台,开始调制咖啡,心中却是计算着时间,自己得早点去餐馆定位置,否则会很失礼。

    吉冈优树观察着房间的环境,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很舒服。

    “咖啡,汤包。”服部麻衣很快将咖啡煮好,还准备了两块饼干。

    “味道很不错。”吉冈优树赞叹道,“如果每天都能喝到这么美味的咖啡,我想工作效率会至少提升三倍。”

    “您过奖了。”服部麻衣谦虚地笑了笑。

    “麻衣!”吉冈优树突然伸出手,握住服部麻衣,“我今天是过来想跟你……”

    正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服部麻衣尴尬地朝吉冈优树笑笑,抽出手,接通电话,“哦,师父吗?你们那边已经结束了?对不起,我还没有到居酒屋,请您等待片刻,我到了那边会您发送定位。”

    挂断电话,服部麻衣愧疚地说道:“学长,实在对不起,我今天不能招待你了。我的师父和师公从国外刚到京都,我得去跟他们见面。”

    吉冈优树内心骂了几十个吗买屁,脸上却是不显山露水,“是吗?那我来得还真不是时候,我原本还打算请你出去吃饭呢,实在太可惜了。”

    服部麻衣笑着说道:“要不,您跟我一起去吃饭吧。”

    “那不大好吧?我又不会汉语,岂不是没法进行沟通?”吉冈优树苦笑道。

    “没关系,我会充当翻译。他们对人都特别友善。”服部麻衣微笑着说道。

    吉冈优树好不容请假,原本打算今天与服部麻衣确定关系,现在如果离开岂不是太亏了。

    “行吧,那我就去见见华夏最优秀的年轻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