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燃钢之魂 > 第四十四章 对着死亡高歌
    四位神明,已经分别镇守了四环封印法阵,能够清楚的感知到,随着神明入驻核心封印锚点,原本浩浩荡荡的冥河就如同被截留了一般,开始变得平缓起来。

    四环封印,等于四道大坝,将来自星河每一处的混沌力量和世界残骸都过滤一遍当七神完全控制住外围的封印锚点时,失去外来力量的灌输和刺激,恐怕就算是未知名邪神没有被解决,它想要觉醒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毕竟,对于体量如此之大的邪神而言,一千年和一百年的差别恐怕不会太大,就如同星海世界的钢之蟒那样,仅仅是‘集中注意力’这个动作,就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但是七神能不能坚持那么长时间?这的确是一个未知数。

    越过悦哀镇压的第四环封印,第五个离开的是生命之神。

    这位神秘的,将一切隐藏在面纱之下,不知是性别美丑的神是如此的神秘,面对冥河另一头的核心封印节点,微微摇头,有些遗憾的自语:“集群意识想要发展出文明,是很艰难的事情,因为生命的本质只是为了生存,而集群意志的生存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它们根本没有动力和好奇心去让自己活得更好,去见识更辽阔的世界。”

    “但有些时候,龟缩在一个星球上,当快乐的野兽,或许比睁开眼睛,成为文明,然后直视无尽的虚空与宇宙,要来的更加轻松,也更加安全吧。”

    冥河支流的尽头处,是一个奇异的星球,这个星球和之前所见过的星球都不相同,因为它本质上,是一个‘生物’的尸骸。

    这个庞大到堪比星体的生物,有着类似星球的形状,它的表层有大片大片的厚重冰层凝固,约有数千米之厚,这是星体生命体内的水分冷却排出后所形成的,能够看见,冰川之下,那如同山脉一般隆起的疤痕和器官豁口,无数奇妙的生体器官极有规律的排列在‘星球’的甲壳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文法阵。

    难以想象,倘若这个星体生命并非是天生这么大,而是从一个星球上弱小的,类似蚂蚁那样的集群生命进化而来的话,那么它要经历多么漫长的时间,多么艰辛的发展,要培养,消化多少个星球,进行过多少次冒险,才能成为现在这般奇迹一般的形态?它的体型,每一个生体器官,还有体表排列的符文顺序,都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段又一段活着的史诗。

    但是现在,一切都毫无意义。它已经死了,这个或许曾经叱咤星海,游荡在虚空中的集群生命文明连带它们的身体和巢穴都化作了这个尸体一般的星球,倘若这个世界还有太阳,或许千万年后,会有全新的生物在它的尸骸上孕育而出。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太阳,它早就熄灭秩序与混沌的战斗,早就灭却了一切未来与希望,令其化作了绝望的深渊。

    生命之神没有说更多的话,就这样离开,来到了星体生命的尸骸之上,伴随着纯白色的光芒闪耀,一个又一个如同齿轮一般的核心封印法阵被启动,锚点被确定,位于世界中央的黑洞开始‘发光’,大量淤积在这个世界的混沌被作为填充的燃料,扔进了对方的吸积盘中,一点一点的化作辐射流。

    没有变形成圣徽,没有念出圣言,生命之神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动作,任何言语,仅仅是存在,神力就能达成其他神明全力以赴才能达成的目的,呼吸之间,第五环封印被白光点亮,璀璨的生命之辉耀眼夺目,令乔修亚都微微吃惊。

    “居然如此强大……不,七神中唯一的单神职神明,如此特殊,我早就应该想到。”

    只有强大者才能特立独行,不然的话,就不是令人赞叹的特殊,而是令人疑惑的异类。

    生命之神也留下了赠与乔修亚的神力光点,这是危机之时,用来爆发神力的事物,战士虽然背负了七神算上五色龙神,就是八位神明的祝福但是他并不是神,也无法发挥出神力的奇效,只能将其作为被动抵抗的抗性,而这些神力实体就能让乔修亚在危急关头,使用出部分神力的事物。

    但是,当乔修亚接过生命之神留下的光点后,他却轻咦一声:因为对方留下的,并非是死物,而是白白胖胖,被丝线缠绕,一个活着的‘虫茧’。

    虽然奇怪,但也的确是‘生命之神’会有的手段,乔修亚收下虫茧,然后继续前进。

    此时,已经是深渊最下层了深渊九百层之后,已经完全看不见光,也无法数清楚世界残骸的数量,毕竟,有层数的深渊都是完整的,不完整的世界之时残骸,就像是之前七神所前去的核心封印锚点,绝大部分都是在世界残骸中,而不是在深渊世界内。

    深渊的层数越来越少,但是世界的残骸越来越多,很有可能,最后这一百层深渊需要跨越的距离,比起六百层到九百层还要遥远。

    而从头到尾,一直都非常沉默,不怎么说话,也不露出表情的守护与进步之神,也到了离开的时候。

    “喂,那边的年轻人。”

    以矮人形态展现世间的守护与进步之神‘易辙’ezerg开口,就是一口带着方言味道的通用语,和其他几位神明有着明显的不同,人性化的程度远远大于其他人,而乔修亚听见对方的话语后,便转过头,听一听对方究竟想说什么。

    然而对方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这么一路走过来,说实话,记忆恢复了不少。”

    粗壮的矮人神明并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了当的说道:“大概圣贤那个臭小子是怕我们被污染吧毕竟时间是最能改变一切的东西,哪怕是真神也不例外,所以才给我们加上这么多规矩,约束,还将我们的记忆设定成不靠近某些东西,对某些东西的记忆就会持续封存的形态。”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所透露出的信息就庞大到惊人,易辙没有在意一旁微微睁大眼睛的乔修亚的表情,只是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烟斗,叼在嘴中,然后双手背在身后,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从他x的五六千年前就开始了,他有什么计划从来都不和我们说清楚,包括他那群傻瓜徒弟,死了还要被他拉起来继续用,真的是不得安生。”

    话毕,矮人神明转过头,看向一旁沉默着的强权之神,然后又看向乔修亚,铁灰色的双眸中并不像是言语那么激动,反而平静的难以置信,嗤笑着说道:“看样子,你似乎有点被吓到了?倒也没啥,作为他的传承者,你应该是知道圣贤有着十几个最初的追随者的,对吧?”

    “圣徒。”乔修亚言简意赅的回答道,他的确知道这件事,战士对易辙的态度感到惊讶,但对于透露出的那些信息,却并非真的那么意外。

    说句实话,他真的早就猜过这种可能,现在不过是可能化作现实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的,圣徒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这么称呼我们。但实际上,那家伙的徒弟也就六个,剩下来的分别是他的几个技术官,副手,保镖,还有单吃干饭,成天除了跟在我们写传记外什么也不干的马屁精。”

    易辙这位矮人神明摇摇头,随后继续对乔修亚道:“我取回了我的大部分记忆在成为神明之前,我是第二圣徒伊泽格,不灭之圣裁,也是圣贤最初那么几十年的长辈,护道者和保镖。当然,后续就没啥用了,不过这不怪我,毕竟没有傻子敢于对我们动手。”

    说到这里,矮人神明笑了一声,随后凝视着冥河彼端。

    那是一个被暴乱的六大元素充斥,应当是大型元素生命聚集地的死寂世界,混杂着混沌力量的魔力元素互相排斥,冲突,湮灭,进行着持续不断的毁灭循环,任何物质进入其中,都会被彻底的同化成暴乱的元素。

    看着这个世界,有些怀念的说道:“我和邪神战斗,死了,然后被他天生的能力复活,成为了神明。倘若要详细讲讲的话,可是一个很漫长,很跌宕起伏的史诗故事,但是现在没时间,真是可惜……不过,我也不仅仅是我,邪神湮灭了我大半的灵魂,即便是他也没办法凭空复活,这家伙应该是用什么东西为我补上了那残缺的一块,想来除我之外的其他六个孩子都是如此。”

    “你是说,七神都是昔日与邪神战斗时,死去的圣徒吗。”

    乔修亚沉默的聆听对方的话语,他微微点头,眯起眼睛,轻声道:“死而复生……的确是圣贤最初掌握的‘权能’。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连传奇强者都能复活,甚至升华为真神。”

    如今的乔修亚,的确也能复活其他人,但是条件限定很多,其中之一,便是灵魂要完整。而且,复活之后,除非被复活者的实力低于乔修亚,不然的话实力肯定要下降许多,毕竟**是重新制造的,最高也只能是黄金巅峰。

    “大概是如此吧,其实我觉得觉得不一定,指不定我是钢之蟒呢?毕竟这个世界看起来有点怪熟悉的,而且,那些小家伙中有几个不太像是他徒弟,们自己对此闭口不言,或许是因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谁。说不定,其中还有什么更深的秘密。”

    “我可以继续思考,但现在。我不想继续想下去了。我的任务不比那些孩子,很困难。”

    易辙是最为人性化的神,他耸耸肩,然后拍了拍乔修亚的胸部装甲上的一块鳞片因为的矮人形态相比起钢铁巨神实在是太小,只能拍到这里随后,矮人神明转身,朝着那个被毁灭的元素世界飞去。

    “加油吧,年轻人,如果有一天,你能代替我们这些被抛下的老家伙追上圣贤,请一定要狠狠踹他的屁股。”

    铁灰色的神力光辉,在转瞬之间就压过了五彩缤纷的元素世界,能够看见,那个不知名的元素世界中并没有什么核心封印锚点,但是随着庞大的质量牵引,暴乱的六大元素开始汇聚易辙动用自身的神力,硬生生的在这一片虚无的元素世界中,重新锻造出了一个‘元素黑洞’!能够看见,混杂着混沌力量的魔力元素世界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漩涡,这庞大的漩涡最初始是被‘改变之神力’引导,然后因为自身的质量,开始自发的汇聚,凝结!

    “天之庇护,即为进步!”

    圣言道出,很快,易辙便从无到有,铸造出了一个全新的核心封印锚点,联通上周围的其他封印锚点铁灰色的光芒以思维一般的速度在虚空闪过,构筑起了第六环封印!

    而乔修亚的手中,正拿着之前矮人神明手中带着铁链的铁壳圣典,他随手打开,却发现这神圣的书籍之中除却扉页之外,全都是一片空白。

    【过度的溺爱是毒药,但没有力量的保护,再怎么伟大的革命与进步都会被扼杀不过,吾等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进步的可能性’。

    握有‘力量’之人啊,请守望万物众生,因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时代。

    书写故事吧。】

    “古怪的老家伙。”

    乔修亚将书收下。他转过头,看向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强权与正义之神。

    “走吧。”

    灰发的骑士低声道,而战士也微微点头,一人一神朝着最后的深渊部分下降。

    “‘生命’的天赋,是我们中当之无愧最强的那一个。数百年前,在我们还在思考自身神力的用法之时,就已经开始进步,朝着更进一步的领域前进。”

    强权与正义之神在下降的途中,语气淡薄的说道:“当然,我也不知道易辙居然也这么强恢复记忆之后,对力量的掌控翻了好几倍,而且神力之深厚,恐怕七神之中,最强的就是平日丝毫不起眼的了。”

    “那么你呢。”

    下降的途中,乔修亚转过头,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沉声询问身侧的神明:“我看得出来,七神的神力都差不多,最外围需要控制的核心锚点最多,但是越往内侧,混沌的浓度就越大第六层封印环的混沌浓度,是最外层的几十倍,所以实力最强的生命之神和守护与进步之神才作为压阵的神。啊,第六层封印的核心封印锚点甚至都被侵蚀,或者说被破坏掉,想要修复的难度之大,恐怕匪夷所思。”

    “强权之神,作为第七层封印的镇压者,你难道是七神中的最强者?”

    “不。”

    强权与正义之神,‘刑正’zinsen摇头,这位看上去颇为古板严肃的灰发骑士居然洒脱的笑了笑:“我的实力或许可以说是最弱因为我的生前的灵魂缺损之严重,令老师也没办法把我的灵魂修补完毕。说来也真是倒霉,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光耀的名字,只记得我是圣贤的弟子之一……不过这也说不上坏事,因为这样一来,我就是属于星坠纪元,一心一意的强权与正义之神。”

    “至于为什么我会负责驻守第七层,拉德克里夫,你不是很明白吗。”

    说到这里,灰发的神明微微抬起眉头:“因为我快死了啊。”

    闻言,乔修亚默然。

    昔日,为了镇压迈克罗夫世界的钢之蟒,孕育了数十位神,历代数百位传奇的世界之化身,为了将这差点被混沌侵蚀,化作邪神的万物之母封印,诸神倾尽全力,以无疆天界为锤,将其镇压在世界的内核之中。

    那一战虽然寂静无声,远不如发生在外界诸多传奇和外敌的大战来的精彩,但是险恶程度却远远凌驾于其之上七神之一,强权与正义之神,刑正,便在镇压钢之蟒迈克罗夫的终突不得已展现了自身极限之上的力量,被多元宇宙大源侵蚀,逐渐步入神灭之途。

    弱吗?当然不,七神中没有弱者,只是或许,当时为了确保封印的完成,所以稍微用力了那么一点。而那一点,就决定了的未来。

    刑正说的没错,快死了。

    即便是现在,乔修亚也能感应到,灰发神明身上的神力正在不断地上涨,膨胀,变得愈来愈强,与此同时,他的自我意识也正在被多元宇宙大源同化这或许来自与初始之火的火之力量,近乎无限之力的存在,正在逐渐的取代神明自身。

    即将归去,与大源同化,这就是理论上永生不灭,不老不朽的神明之死。

    此时,守护与进步之神覆盖的光环领域已经退去了,如今,已经到了最接近深渊涅之第的深渊最深处。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深渊世界的痕迹,一切都是混混沌沌的黑暗,即便是冥河,也彻底被无穷无尽的污浊颗粒,世界残骸,还有混沌力量所填满,原本感知上近似大海的负能量流体,也在这等污浊的环境中变成了近乎凝胶固体的粘稠形态。

    能够看见,钢铁巨神的周身浮现出八道神力光辉,将周围的高浓度混沌力量净化,而强权与正义之神的周身,黑色的神力光辉显得比黑暗更深邃,所有靠近的混沌力量,甚至反过来被所支配,与其他混沌力量对冲抵消。

    “如你所见,外围的核心封印锚点还存在,但是越内侧,破坏的就越严重,到了最接近深渊涅之地的此处,甚至连一点世界的结构都不存在了,我甚至没办法借用世界的质量去塑造锚点,令其成型。”

    是道别的时候。刑正慢步朝着黑暗的深处走去,这位灰发,以骑士形态离开的神明缓缓从腰中抽出一把神力长刀,长刀如水,才刚刚出鞘,奔流不息的黑色神力就汹涌的朝着前方涌动,在冥河中制造出了一条长长的真空。

    在这瞬间,乔修亚忽然想起了许久之前,自己还是极意之时,在摩尔多瓦领与布兰登共击大气邪神残骸的时候

    他曾经在那封印邪神残躯的古代实验室中,看见了一位骑士留下的最后刀光,听见了他疲惫的话语。

    那跨越千年也依旧锐利闪耀,足以将世界斩裂,劈开时空的锋芒,与此时正义与强权之神手中紧握的神力长刀几乎一模一样!

    不仅仅如此,还有更多有关于他的记忆……在圣贤面前,直言自己想要依靠万界祭祀场征服其他世界的男人……一切印象都开始重合。

    “曾经击退大气邪神,斩下其触须你是圣贤座下,第三圣……”

    明悟这一点后,乔修亚面容微动,他眉头紧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灰发的骑士背对着战士摇了摇头,示意乔修亚无需再说。

    “我不是光耀纪元的第三圣徒忘记你曾经看见过的一切吧我是星坠纪元的正义与强权之神。”

    如此说道,刑正的人形,开始变得虚幻,而在的身后,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焕发出无穷光明。

    无尽的黑色神力光辉,当场就在的身后化作一轮比星辰还要庞大的黑色圆环,冥河中无尽的负能量和世界残骸反过来居然被这秩序的神力支配,化作了它的原材料,能够看见,如同星环一般的光晕在圆环的周围产生,大量负能量当场就被净化转换,那是溢散的神力自发星辰的‘神力侵染现象’。

    而就在黑色圆环圣徽成型的那一瞬间,乔修亚仿佛能听见,整个冥河主脉,都发出了不支的呻吟。

    “嘎吱!!!”

    黑色的神力火焰燃烧,所有游荡在冥河深处,靠近深渊涅之地的世界残骸还有混沌力量,就如同被巨大质量星辰吸引的星云那般,开始疯狂的朝着那在黑色圆环中燃烧的火焰投去,这情景就像是飞蛾扑火,又像是万河奔涌,齐汇入海。

    即便是乔修亚,此时也感应到了,一股完全不同于引力的庞然大力,正在强行支配冥河中的一切世界残骸和混沌力量,朝着刑正所化的圣徽处涌去,能够看见,一块块黑色的大陆残骸,星辰碎片,恒星熄灭之后的星云余烬,都在冥河中逆流而上,飞驰而来,能够看见,一个又一个由黑色神力凝聚而成,如同齿轮一般的神力法阵在其周边凝聚,那是核心封印锚点周边才会有的封印符文!

    和调动一个元素世界的能量和物质,重新塑造核心封印锚点的守护与改变之神不同,刑正这是要在冥河之中,凭借自身神力,直接虚空造物出一个核心锚点!

    “和说再见的们不一样,我这次要说的,是永别。”

    黑色圆环的正中央,熊熊燃烧的神力之火中,一个虚幻的人形露出了‘笑容’,在的额头处,神性的圆环符文开始扩散,崩裂,能够看见,更加汹涌澎湃的神力,从没有止境的‘另一端’,从多元宇宙大源的彼方澎湃涌出!

    “传奇战士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见证一下吧,即将面临终焉的神,究竟能发挥出怎样的力量!”

    刑正的虚影站立在冥河的中央,他手中的神力长刀高高举起,然后对准冥河,一斩而下刹那间,耀眼的刀光破开世界,神力雷霆在世界的残骸中暴起,无情的轰鸣扭曲时空结构,仅仅是这么一刀,之前被六环封印的冥河,就与刑正所在的冥河分割开来!

    斩裂了冥河,暂时断绝了世界星河的生死循环脉络从现在开始,直到冥河恢复原状之前,未知名邪神就再也不可能通过冥河获得任何力量补充!

    而斩出这一刀后,强权与正义之神的人形当场崩散,化作虚无,只剩下黑色的圆环圣徽在冥河中闪耀。

    隐约能听见,一个仿佛只是回音,但无比肃穆威严的声音,在冥河深处回荡。

    “无光的正义,需强权去宣扬。”

    【文明需要一个裁决者,需要一个法官,需要一个审判者,需要一个恶人。文明需要公道,需要善良,需要有人去判断是好是坏,是对是错。

    文明需要正义。但正义不会声张自己,每个人的正义也都各不相同。正义并非是秩序,而是千人各有千种不同的混沌。

    只有力量才能维护秩序,只有力量才能令混沌的正义,变成秩序的法则。

    所以。

    秩序就是力量,力量就是正义。】

    悬挂于冥河的深处,黑色的圆环吸纳着无穷无尽的世界残骸与混沌力量,它的体积不断地膨胀,但却又不断地缩小,很快,时空的扭曲开始在黑色圆环的周边成型加深,而圆环中燃烧的黑色火焰就像是一只眼睛的瞳孔,凝视着深渊的最深处,昔日创世大漩涡所在之地,目光没有丝毫后悔,只有一片决意。

    “我呼唤正义”

    绝对,以及最后的的圣言,道出。

    “以绝对的强权与平等之名!”

    神光,扩散。

    黑色的神光,开始蔓延,最靠近深渊涅之地的深渊世界残骸,顷刻间就被第七环黑色的神力光辉覆盖。

    然后,熄灭。

    原本黑暗而浑浊的冥河,突然变得清澈。

    因为所有的黑暗与混沌,以及世界毁灭之后的余烬,都被彻底的并入那悬挂在冥河中央,那扭曲时空,完全无法用肉眼观测的星体只位于这巨大封印环最中央的,是一颗永恒沉沦于事件视界中的黑暗星辰,能够看见,混沌吸积盘汹涌的奔流着,一如那斩断冥河的,耀眼刀光。

    终焉星体黑洞第七环核心封印锚点。

    那就是星坠纪元的正义与强权之神,在燃烧至极限后,最后迎来的结局。

    钢铁巨神仰视着这第七环的核心封印锚点,他闭上眼睛,微微弯腰致敬。

    朝着终焉迈步,对着死亡高歌。

    作为战士,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需祭奠,因为践行的理念就是最好的祭品,不需怀念,因为的使命与自己同在。

    乔修亚睁开眼,转头离开,他继续朝着深渊的最底层前进。

    被暂时斩断的冥河不在汹涌,如同平静的海水,能够看见,前方仍是没有止境的黑暗,身后七色的神光只能为他照耀极短的一点距离,而剩下来的无穷阴影,仍需要他去亲自开。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惧怕的。

    现在,乔修亚已是独自一人,他的面前,就是世界星河所有混沌汇聚而成的黑暗。

    那里。

    就是‘极黯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