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巫师的超凡之旅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鲜血荒地
    规则级的巫师,放在神灵体系的世界中至少也是强大神力一级的存在,已经能够完全掌控一条规则。一些中小规模的神系主神,甚至可能都还没有这种程度的实力。

    而这种层次的强者,意志已与规则相合,哪怕还够不到“规则不灭,我即不灭”的程度,却也不会相差的太远。保命的后手,更是多的简直吓人。

    想要真正令其陨落,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杰弗里菲尔德的记忆中,巫师大世界有着明确历史记载已经陨落的巫师强者,最高也只有曦日级别而已。再往上,就只有模糊不清的传说了。

    目前的巫师大世界,恐怕除了最巅峰的那几位曦日王座外,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了解规则级巫师的信息了。

    方言不确定,这种层次的强者是否会因为时空之门而出手,也不清楚这种强者会有什么样的手段。他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并尽可能在危险来临之前快速的成长起来。

    ……

    尽管没有刻意宣传,但褚平获得了一件“法器”的消息,还是在朱雀山上很快便传开了。一众弟子在羡慕不已的同时,修行的动力也是更加的充足。

    因为方言又通过道童再次传出了消息,继褚平之后,第二、第三个完成小周天循环的弟子,虽然不能再得到一件法器作为奖赏,却也可以各得一件与修行有关的物品作为勉励。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点燃了弟子们的激情。不用方言再刻意督促,每人便都自觉的增加了每天的功课时间。

    甚至如果不是方言有过严令要求,不准弟子们每天的修行时间超过十六个小时的话,可能他们都会将睡觉的时间,都用打坐冥想来替代了。

    而就当朱雀山上一片祥和的竞争氛围时候,方言却是突然有些静极思动起来。

    大宋世界如今已经上了正轨,借助皇室与世家权贵们的力量,信仰的传播已经是颇有成效。而能够代替森罗分身暂时承载信仰之力的神像雕像也早已完成,可以说方言如今即便是离开大宋世界,在短时间内也是不会影响到他的信仰之力收集计划的。

    而信仰之力的收集注定是个长久的过程,方言不可能一直将自己的脚步停留在大宋世界。

    这段时间里,方言积攒下的能量虽然大都用在了修复时空之门的损伤上面,但剩下的那些再开启两三次时空穿梭还是足够的。

    两三次的机会,只要不是像上次那样运气差到家,怎么也会碰上一个对自己有些用处的世界的。

    朱雀殿深处的冥想室内,方言封闭门窗,召唤出了时空之门的本体。

    经过多年温养与修复后,时空之门早已不再是当初的模样,虽然还未完全恢复原状,却也比起当初不知多了几分神异。

    方言的意念,在青铜色的门扉上扫视着。此时在时空之门的门扉上已经被点亮的“星星”,已经有了十数颗之多。不过其中除了地球主世界、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生化地狱世界、阿凡达宇宙世界、黑夜传说世界与大宋世界等几个世界外,其他的世界几乎都没有什么价值可言,因此也就未得到有效开发。

    而在这些被点亮的世界坐标外,时空之门的门扉上,还有着数量多到几乎无法计数的世界坐标存在。

    这些世界坐标,都是方言以地球主世界为中心,扫描到的周边一定虚空范围内所存在的世界。

    有了这些世界坐标,方言只需要支付一定能量,就能够利用时空之门打开通往那些世界的通道。不过因为这些世界坐标,都是方言在地球主世界的时候扫描出来的,所以要打开时空通道,方言还需要先返回一次地球主世界才行。

    或者方言也可以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利用时空之门那已经结束冷却时间的时空扫描能力,以当前他所在的大宋世界为中心再进行一次时空扫描。

    想了想,方言还是没忍心用掉这次的时空扫描使用机会,毕竟大宋世界只是个历史片段世界,神秘成分并不高甚至几乎没有,保不准它周围很多世界都同样是这种类型,出现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机会已经会比较小。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方言还是选择了打开时空之门返回地球主世界。

    第一次构建时空通道所消耗的能量是最多的,以后再重复打开通道往返,消耗却是就省了许多。

    没有急着刚回到地球就离开,方言先是招来此刻正留在地球、负责地球一切事物的火焰女皇,了解了一番他在地球上的各项产业的情况后,才开始准备新的穿越。

    ……

    灰蒙蒙的阴霾天空,散布着一股十分压抑的气息,让刚从时空之门中走出来的方言不禁眉头轻轻皱起。

    如果说只是天色不太好倒还没什么,只是

    视线在四周环绕一圈后,方言突然轻轻弯腰蹲下身子,伸手从脚边的土地上抓了把土。

    一把黑红交杂的土。

    “好浓郁的血腥味!”

    探首靠近手中的土壤轻轻嗅了嗅后,方言已经不止是眉头皱起了,而是连眉毛都快拧成了结。

    比起常人要敏锐多的嗅觉,使得方言在瞬间就分辨出了手中这把土中的红色部分物质的成分是什么。

    虽然这些血液已经完全干涸,甚至有一部分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呈现出来的颜色也是由红转黑,但其本质还是掩盖不下去的。

    “这么浓郁的血腥味,究竟得多少生灵的血液才能形成这样的效果!”

    随手丢掉那把土,方言擦了擦手站起身来,神色间多了一丝格外的慎重。

    含有血液成分的土壤并不罕见,不说在古代世界的战场上那是常见的事,就是在现代,一些屠宰场周围的土地也有类似的情况。

    让方言感到心里不安的则是,这片被血液浇灌过的土地面积实在太大了,而且土壤中的血液成分也太高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世界?”

    方言凝神扫视着周围,试图发现点什么东西,但却是一无所获。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仿若是一片广袤的平原。但与正常的平原或荒原不同的是,这片土地上的土壤都是那种黑红交杂的色泽。而这片土地的面积,却是一眼望去都望不到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