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我为何要惧你们?
    “殿主!”

    瞧见神天殿主直接应下,张神武等人急的是团团转。

    然而木已成舟,再者,他们也无能为力。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大长老,上去吧!”

    离破昆嘴角含笑,眼中尽是得意的说道。

    “是,宗主!”

    那叫伍子河的人走出席位,直接朝擂台行去。

    四周无数双眼睛朝之望去。

    那是一个穿着黑袍留着长发的老人。

    老人头发一边黑一边白,皮肤如同枯树,眼神凹陷,却闪烁着一股异芒。

    他径直登台,立在了擂台边缘,却是目不斜视的说道:“匀长老,你该下去了!”

    匀青叶闻声,脸色顿变。

    他朝那伍子河望了一眼,冷哼一声,转身朝擂台下行去。

    在经过白夜身边时,匀青叶压低了嗓音道:“小子,接下来...你自己要好自为之!”

    “嗯。”

    白夜轻轻颔首。

    匀青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大概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曾让整个神天殿长老们厌恶无比的魂武堂废物,居然会成为神天殿的救世主...

    世事难料啊。

    匀青叶长叹一声,转身跳下了擂台。

    那伍子河径直走上前,沉声道:“该封印你的天魂了。”

    白夜点头,将天魂全部发动。

    伍子河扫了眼白夜的胸前,旋而大声喊道:“弟子白夜,拥有天魂数量十个!”

    四面八方无数双眼睛立刻朝白夜的胸口望去。

    伍子河盯着白夜,冷冷道:“那么,你要留下哪一个天魂!”

    “这个。”

    白夜指着最边上那个光芒最为黯淡的天魂道。

    “嗯?”

    伍子河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白夜会留下最中心那图案好似饕餮般天魂,毕竟那个天魂光芒最为拙劣,且气息也最为浓厚,倒不曾想白夜居然会选择留下气息如此黯淡的天魂。

    这是什么天魂?

    伍子河仔细的凝视着那图案。

    那是一个好似苍龙般的图案,龙类型的天魂在九重天内并不是唯一,且有一定的数量,尽管每一个龙类型的天魂威能都极为不俗,但大部分伍子河都见过。

    唯独这个...他闻所未闻...

    罢了,不去想了,区区一个天魂,就算这天魂再是厉害又能如何?

    伍子河暗暗摇头,旋而抬起手来,闭目念起了口诀。

    随着伍子河口诀的生出,便看他的手心释放出一圈圈奇异的能量。

    这股能量如同波纹如同涟漪,直接将白夜的身躯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便看他胸前亮腾的那些光芒一个个都黯淡了下去,直至消失不见,唯独留下了那最边上的一尊天魂。

    “封印完毕!”

    伍子河睁开双眼,沉声说道:“弟子白夜,你要谨记,如果你在比赛中强行冲击这些封印,或者使用了第二尊天魂,那么,你将会在第一时间内取消比赛资格!望你好自为之!”

    “我知道。”白夜点头。

    “好!”

    伍子河转过身来,冲着离破昆等人抱了抱拳,旋而开口道:“诸位宗主,可以继续群宗之战了,请你们派遣弟子登台,与白夜一战!”

    “呵呵呵,好!”

    离破昆、灵犀剑者皆大笑了起来。

    只听离破昆大喝道:“现在,你们有谁想与白夜一战?”

    这话一落,现场瞬间沸腾一片。

    “宗主,我愿意出战!”

    “宗主,请给我一个为师兄师姐们报仇的机会!”

    “宗主,弟子可战!”

    “宗主...”

    人们争先恐后的跳了出来,纷纷请命出战。

    虽然说白夜当下实力被限制了大半,与之交手胜之不武,但只要能斩杀白夜,拿下这群宗之战的胜利,那就是荣誉,就足以得到无限的好处。

    白夜只能用一尊天魂,且裁判还是自己人,这个时候不上去扬名立万谋取好处,更待何时?

    请命出战的人太多,直看的离破昆等人开怀大笑。

    “好!好!好!哈哈哈哈...你们都想战,那本宗主就随便叫一人上去好了!”

    离破昆笑道,旋而喝开:“章去来!”

    “弟子在!”

    人群中那叫章去来的弟子尤为激动,立刻冲出人群,抱拳而拜。

    “给我摘下此子的头颅!”离破昆眯着眼狞道。

    “弟子必然不辱使命!”

    那叫章去来的弟子欣喜呼喊,旋而大喝一声,直接跳上了擂台,拔剑而立。

    神天殿人呼吸顿时一紧。

    而那些宗外弟子则个个大失所望,暗叫这章去来真是幸运。

    “二位请做好准备!”伍子河冷冷说道。

    “白夜,你若斗不过,一定要投降!”

    神天殿这边,冰云烟大声呼道。

    “白师兄,加油啊!”

    “如果不敌,请务必退离!”

    其余弟子们也纷纷加油打气,或是劝说叮嘱。

    白夜没有吭声,一手扶着离煌剑柄,就这么默默的站着。

    “白夜,对不住了,你的人头我收下了!虽然胜之不武,不过这种情况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叫章去来的弟子笑眯眯的说道。

    “嗯。”白夜轻应了一声,也不多说话。

    瞧见对方这种爱答不理的姿态,章去来眉头一皱,旋而哼道:“死到临头还摆谱?待会儿看你怎么求饶!”

    白夜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二位已经准备好,现在我宣布,比赛开始!”这时,伍子河大喝了一声。

    声音一出,章去来瞬间提剑杀来。

    他将所有的魂气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长剑上,人如战神,爆冲而来。

    虚空颤抖。

    擂台结界轻颤。

    恐怖的气势不可阻挡!

    世人为之色变。

    章去来这赫然是要用魂气来压迫白夜啊!

    在这样暴戾的魂气下,只能使用一尊天魂的白夜拿什么去抗衡?

    大势?

    不行!大势也是来自于魂势啊!

    无数人心惊肉跳,暗叫不妙。

    “去死吧!”章去来大笑一声,提剑而落。

    但...

    那边立着的白夜却没有催动天魂。

    他甚至没有躲闪,就这么安静的望着那袭来的剑。

    “他要干什么?”

    有人失声呼出。

    没人能回答他。

    直到那章去来的剑重重的刺在了白夜的胸口,人们才明白了白夜为何不动。

    因为...

    铛!

    一记清脆的响声冒出,震动了所有人的心房。

    只看章去来那暴戾非凡的剑...此刻正抵在白夜的胸口,剑尖赫然是进不去白夜的皮肉半分。

    “什么?”

    章去来傻眼了。

    “我就算不用天魂,你们也破不开我的肉身,我,为何要惧你们?”

    白夜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双眼里,充斥着狰狞。

    章去来大惊失色,人急忙抽剑后退。

    但下一秒,离煌剑已经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