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失控
    这卷资料记载的是希尔维亚巨壁里的荒神,巨壁是荒神墓地,希尔维亚里埋葬的那位荒神,名叫希尔维亚,巨壁因此而得名。然而,这里记载的却是这位荒神的所有详细身份资料,包括她生前的身份……人类!

    “姐,姐……”

    杜迪安呆呆地看着手里这份希尔维亚的身份资料,上面张贴的照片,描述的身份,竟是他相隔三百年的姐姐!!

    那位曾经在冷冻仓关闭前最后看过一眼的姐姐……

    那位从小照顾自己,事事为自己出头的姐姐……

    她……竟然就是希尔维亚!

    在征服帝国后,杜迪安从帝都各处搜集的资料中知晓了荒神的一些事情,虽然最核心的秘密被魔帝连同皇城一起炸毁,但帝都里的古老世家极多,盘根错节,一些古老的秘史并没有被抹去,而是被偷偷记录了下来,也都落入他的眼中。

    早在三百年前,荒神和魔虫一同入侵地球时,魔虫采取的是正面侵入,与地球各国硬刚,而荒神却奸狡得多,它们从另一面侵入地球,像寄生虫一样潜入到人类社会,寄生在人类体内,其中的佼佼者,混入到了人类的上流社会,催动人类与魔虫作战。

    而这只名叫希尔维亚的荒神,所侵占的人类**,便是自己的姐姐,杜安妮!

    荒神一旦寄居到别的生物体内,要么吞噬该生物原由的意识,鸠占鹊巢,要么被原生物意识吞噬,身体沦为养分,成为原生物进化的力量。不过,也有第三种意外情况发生,那就是原生物和荒神的意识相互干扰,相互混合,分不清谁是谁,最终既不是荒神,也不是人类。

    而这样的意外情况,也导致荒神的阴谋破产,暴露了不少荒神,将它们从幕后推到幕前,参与交战,这才有了大量战死的荒神!

    “难怪……难怪我的冷冻仓,会出现在希尔维亚巨壁,会出现在巨壁之中,而不是流落壁外的荒野……”杜迪安怔怔地发呆,当初他还以为这只是侥幸,现在看来,分明是被荒神寄居的姐姐将自己的冷冻仓庇护了起来!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才导致自己的冷冻仓流落出来,堆积到了垃圾堆中。

    如此说来,巨壁建成时,姐姐还未死!

    同时也说明,姐姐虽然被荒神寄居,却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而是有可能成为了第二类或第三类的存在!

    “姐姐她……又帮了我……”杜迪安浑身忍不住抽搐,猛地一拳砸在桌上,整个桌子化作尘埃,他痛苦地闭上双眼,姐姐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没有提前发现,甚至毫无察觉,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他在成为壁主时得到了希尔维亚的遗体,却将其,解剖了。

    至亲之人,自己非但没报答,反而连同她的遗体都一并糟蹋!

    畜生!

    他手里的资料被握碎,一拳砸在自己胸膛上,将胸膛的肋骨砸断,身体又自动愈合,但他愤怒地挥舞出利刃,将胸膛的伤痕撕裂得更大,疼痛的刺激,牵动他每一根神经,剧痛难忍。

    在剧痛难忍时,他的思绪反而没那么清晰了,心底的懊恼、痛苦,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的疼痛,果然能取代心灵上的疼痛!

    “该死该死该死……”一拳拳砸在自己身上,连自己的手臂,都被肩膀上魔化出的利刃斩断,他憎恨自己的双臂,懊恼自己当初的举动,如今对他而言,荒神遗体要多少有多少,可是都无法弥补当初做下的事。

    力量再强,终究是不可……逆转时光!

    这一个夜晚,帝都神宫内外侍奉的侍女和守卫们都听到来自里面墙壁的剧烈震动,以及一声声愤怒的吼叫,让人心惊胆战。

    居住在神宫里的诺伊斯和欧若拉被惊动,刚要去察看询问,就被杜迪安暴怒吼了出来,只能悻悻站在外面等候,脸上却是担忧不已。

    “老师究竟怎么了?”欧若拉小声地问。

    诺伊斯望着那散发着金色灯光的房间,叹了口气,摇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什么了……”

    欧若拉看了他一眼,道:“老师最近似乎经常发脾气。”

    “他比以前更容易失控了。”诺伊斯低声道,声音中带着难以言说的苦涩,失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再约束自己,任由自己的性子来。

    而之所以不会再约束自己,他知道,如今天下都已是杜迪安的,不必再忌惮任何人、任何事,又何必再约束自己的行为?

    只是,一个人若不自己约束自己,究竟会变成怎样?

    欧若拉也不是曾经单纯为姐姐复仇的小女生,在希尔维亚巨壁锻炼,在泊尔嘉巨壁历入世历练,又见证过帝都的起起落落,无数世家在新王交替时的沉浮,心中早已有所城府,听到诺伊斯的话,她看了一眼这个老师最亲信熟悉的人,心中忽然有一团忧虑不安。

    “或许是一直没找到海利莎小姐吧……”欧若拉低声道。

    诺伊斯默默点头,心中暗道,希望快快找到吧,大概也只有她,能够让他平静下来,恢复从前睿智冷静的模样。

    一夜过去。

    帝都上空的阴霾似乎也被晨光驱散了不少,书房里,杜迪安颓废地坐在地上,双眼黯然无神,又十分茫然地看着空气一处,经过一夜的发泄,他的思绪也清醒了一些,只是那份懊悔和痛苦,依然在心中残留不去。

    许久,许久。

    他麻木的思维慢慢转动起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姐姐被荒神侵占,那么父亲和母亲呢?

    想到此处,他猛地清醒过来,从地上站起,快速找到诺伊斯,让他将所有巨壁的荒神资料送上来。很快,这些资料厚厚一叠,堆在了他另一间书房里。

    他快速翻阅,短短十几分钟就看了五遍,并没有看到父母的踪迹,心头不知为何,既松了口气,又有几分失落。

    “神无所不能,若是能将他们凭空复活过来就好了……”杜迪安心中暗想,但理智却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哪怕自己能造出父母和姐姐,也只是根据自己记忆中关于他们的记忆所创造出来的人,包括他们行动时的一切想法,也都是自己灌输在他们脑海的记忆。

    这就相当于他创造出的父母,只是三百年前的父母,而非经历过三百年世事变迁的真正父母。

    或许,这样也算是真实的?

    毕竟三百年前的父母,也是他的父母,后续谈吐的话,情绪的转变,也都是基于他父母的性格所产生的反应。

    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忽然滚热起来,立刻便开始尝试。

    “父亲,母亲,姐姐,我要让你们全都活过来!”杜迪安眼眸放光,全身细胞涌动,从手臂处魔化出一坨肉瘤,逐渐魔化出筋骨,变化成人形。

    第一个魔化出的形象,便是那位创造自己的母亲,一位聪明的女博士。

    很快,母亲出现在自己面前,身上还构造出棉质衣物,是用转化法制造的。

    第二位就是父亲,一位脸颊削瘦,表情略显严肃的中年人站在了面前。

    然后第三位便是记忆中的姐姐,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唇红齿白,从小就能看出是美人胚子。

    三个人像三尊肉雕,站着一动不动。

    杜迪安上前,给他们逐个灌输记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