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道门生 > 第1579章 坐观好戏
    从通道中走进来的那位,是一个身量极高,身着黑色盔甲的貌美女子。此女正是那夜灵族扶桑长老。

    遥想当年,此人渡劫失败,最后更是遭到了黑魔族中十字军修士的追杀,最终跟东方墨一同逃遁到了大西天。

    没想到如今数百年过去,此女的肉身已然恢复,而且虽然东方墨无法察觉到此女身上的气息波动,但他有种感觉,此女的实力应该也恢复了。

    如今的扶桑长老嘴角含着一抹笑意,不过这一抹笑意却是极为冰冷。

    加上她本就娇媚的容貌,使得此女看起来有一种风姿飒爽之感。

    再看此女前方,也就是最先踏入此地的那位。

    虽然背对着东方墨,可东方墨还是看出了这是一个男子,而且从头顶冒出的那一对耳朵来看,此人也是夜灵族修士。

    只是此人跟寻常夜灵族修士大都身着盔甲不同,他身上是一套黑色的长袍,其上没有任何花纹和点缀。他一头长发披散着,看起来放荡不羁的样子。

    并且此人的身量,比起扶桑长老还要高出半个头来。

    “嗯?”

    此时东方墨眉头紧紧皱起,他不知道为何从扶桑长老那一方洗灵池的通道中,会同时出现两个人来。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反映了过来,当年殇长老可没有说过,空间之门开启之后,只能有一人可以踏入其中。是他自以为空间之门开启,只能手持空间秘钥之人,才有资格踏入通道内。

    现在看到扶桑长老两人一同出现在此地,东方墨便明白,之前是他先入为主了。

    就在他惊疑万分的打量着眼前这一幕时,这时的扶桑长老明显也注意到了他。

    此女美眸从面前那夜灵族男子身上挪开,扫了此人身后的东方墨一眼,而后目光中就露出了一抹奇异之色。

    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东方墨身着法袍,面容还被一张面具给遮掩,而是在他身侧,居然有一只双目燃烧着火焰的骷髅头漂浮。

    并且最让此女惊讶的是,在东方墨面前的洗灵池中,居然有一只白色小猴仰躺,浸泡着洗灵池。

    于是当扶桑长老再次看向东方墨时,美眸中的怪异就更甚了。好不容易等到洗灵池开启,眼前的东方墨却让他的灵宠浸泡在洗灵池中,这种举动绝对是暴殄天物。

    因为此地有那两面无形屏障存在,所以此女神识无法将东方墨扫过,只能通过目光注视到他,也就无法判断出东方墨的虚实了。当她有种感觉,东方墨的身形,隐隐给他一种熟悉之感,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此女可是归一境大修时,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从东方墨身上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了面前的这个夜灵族男子。

    “扶桑,没想到你手中居然有一把通往洗灵池的空间秘钥。”

    就在这时,背对着东方墨的这夜灵族男子终于开口出声,此人的声音颇为年轻,应该是个青年。

    “哼!敢跟我皇族作对,你觉得你会有好果子吃吗。”只听扶桑长老一声冷哼。

    “嘿嘿……”夜灵族青年冷笑,“皇族又如何,而今跟阴罗族的大战已经让你们手忙脚乱,莫非还有多余的精力不成。”

    听到他的话,扶桑长老撇了撇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立刻从此地离开,事后我可以答应你,让你随我一同踏出殿门。”

    闻言只听夜灵族青年道:“不好意思,这洗灵池我要定了,殿门我也同样会踏出。”

    “既如此,那你就去死吧。”话到此处,扶桑长老眼中杀机一闪。

    接着此女身上“嗡”的一声,弥漫出了一股黑色的气息,仿佛夜色,向着前方的夜灵族青年滚滚而去。

    “嗡!”

    夜灵族青年不甘示弱,从此人身上亦是有一股黑色气息弥漫而出,跟前方那股黑色气息,轰在了一起。

    “轰隆!”

    但听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在扶桑长老跟夜灵族青年所在的洗灵池空间,一道道黑色法则细丝,四处抨射,遍布恐怖的撕扯力。若是被二人斗法的余波所波及,恐怕就算是破道境修士,都会瞬间被那股法则之力给绞杀。

    不过身在另一方洗灵池空间的东方墨,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因为那两堵无形的屏障,将二人斗法产生的法则之力波动,给轻易地抵挡在外。

    此时的他不禁大大松了口气,之前他猜测的不错,这两堵无形的屏障,就是为了将踏入四方洗灵池的四人给分开。

    并且这时他忽然就想到了什么,喃喃道:“殿门……”

    东方墨暗道,扶桑长老二人口中的“殿门”,莫非是之前他在所在大殿中,那扇他强力推动却无法开启的大门。

    越想他越发觉得他所料应该不错,而从之前扶桑长老的语气来看,那殿门之外,似乎还另有乾坤。

    一念及此,他再次想到了当初他得到空间秘钥之际,还有一张兽皮地图。此物就连骨牙都看不出来历,东方墨不禁猜测,那张兽皮地图,莫非跟大殿之外有关,说不定就是大殿之外的地形图。

    于是他心思再次活络了起来,这一次他踏足此地,说不定对他来说是一场机缘。

    就在他这般想到之际,在扶桑长老跟那夜灵族青年所在的洗灵池空间内,已经爆发出了隆隆巨响,身处两团黑色气息中的二人,此时正激烈地交锋着。

    东方墨连忙运转了石眼术,向着前方两团黑色气息中看去。

    随即他就看到了两团黑色气息中的二人,身形化作了两道模糊的残影,不时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就算是以东方墨的眼力,也无法将两人的动作给完全看清。

    虽然察觉不到二人斗法产生余波的强烈,可是仅仅是从威势上,他也能看出,若是将其中一人换成是他,恐怕不出三招,他就会被挫败。

    这两人的斗法,足足持续了小半刻钟之久,一时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扶桑,依我看这一方洗灵池不如就你我二人一同享用好了。”

    就在这时,那夜灵族青年忽然开口道。

    “呔!”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从扶桑张口口中传来一字低沉的咒语。

    这一字咒语仿佛具有某种莫名的力量,仅此一瞬,这夜灵族男子就觉得身躯一紧。

    见状扶桑长老双手向前一挥,此女周身大片黑色气息向前涌来,将前方的夜灵族青年给淹没。

    而后这些黑色气息,就开始凝固,仿佛要变成了一块黑色的坚冰,将那夜灵族青年给封印在其中。

    关键时刻,从夜灵族青年口中一颗颗细小的黄色光点激射而出,而后在半空凝聚成一个巴掌大小的黄色光圈。

    而后这个光圈便瞬间消失,当再度出现时,已经凭空出现在扶桑长老身上,将她的胸膛给死死禁锢,这时扶桑长老双臂紧紧贴在了身躯两侧,动作也为之一顿。

    但此女狠辣无比,只见她眼中凶光浮现,口中一声低喝:“爆!”

    “轰隆!”

    此女话音刚落,封印夜灵族青年的黑色气息轰然爆开,一股毁灭性的力量瞬间席卷开来,将二人所在的整个空间给填满。

    而就在此女有所动作之际,将她胸口套住的黄色光圈,也猛然一个收缩,只见此物宛如虚幻之体一般,勒入了扶桑长老皮肤,直接出现在了她的娇躯内。

    仅此一瞬,扶桑长老就一个踉跄,体内法力也骤然一僵。

    “咕噜!”

    东方墨咽了口唾沫,这两人的斗法招招致命,每一步都是生死相逼,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余地。

    待得二人所在空间的毁灭性力量逐渐消散之后,东方墨就看到一个佝偻的人影,此时颤巍巍地矗立在原地,正是那身着黑色长袍的夜灵族青年。

    只是而今的此人脸色煞白,身上尽是崩裂的伤口,血液咕咕流淌,将黑色长袍都给浸透了,其气息异常虚弱,一头长发披散开来,看起来凄惨无比。

    不过这时的此人,看着扶桑长老却是一声狞笑。

    因为尽管扶桑长老看起来比他好不少,但实则此女短时间是无法调动体内法力的,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哈哈哈哈……”

    夜灵族青年一阵大笑,接着此人就艰难迈动脚步,缓缓向着扶桑长老走去。

    “这方洗灵池不但归我了,连你现在也归我了,待会儿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只见此人邪笑道。

    看着他的举动,扶桑长老神色沉着,但此女眼神当中并没有丝毫的惧意。

    东方墨没想到这二人之间的斗法这么快就结束了,而且最后饮恨收场的,看样子是扶桑长老,这倒是让他颇为意外。

    可就在夜灵族青年距离此女还有丈许不到自己,扶桑长老忽然露齿一笑。

    “嗡!”

    在夜灵族青年惊疑的注视之下,一股无形的气势从此女身上轰然荡开,形成了一股狂风吹拂在此人身上。

    接着此女檀口一张,一颗指头大小的黑色珠子,从她口中缓缓飘了出来。

    在看到扶桑长老祭出的这颗黑色珠子的刹那,夜灵族青年一声惊呼:“夜灵珠,你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