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悲剧发生前[快穿] > 1149、第 1149 章
    奥斯特少爷身边儿少了一个叫做维尔斯的男仆。

    “知道了, 知道了, 你安排就是了。”

    对这件事, 奥斯特少爷完全不上心, 他的心中别有烦忧, 摆了摆手就把来报告事情的管家打发了。

    管家憋了一肚子话没说,见到朗勃,没好气地骂他:“你看看你找来的都是什么人,就这样跑了, 没有一点儿责任感。”

    朗勃还满腹牢骚,维尔斯明明是跟着安妮小姐走的, 为什么要怪自己, 背着人嘀咕:“那小子, 到底做了什么了?”

    他的脑海之中不免有些浪漫的想象, 说不定是安妮小姐看重他的好相貌, 直接把人藏在了家中呢?

    也许他还在某个地方等着被营救, 不过,这种艳福,他还是独享吧。

    很快抛下那点儿浅薄的友情, 朗勃再想起威尔斯的时候还要感慨没有对方的好运气, 没有被安妮小姐看上之类的。

    这件事情并不隐秘, 很快就传出去了, 对著名的交际花安妮小姐来说,这不过是她花名之上毫不显眼的点缀,议论起来的时候, 大家称赞的都是她的魅力,而她,对那位维尔斯,似乎也回味悠长,会淡笑着说:“啊,那可真是令人想念的一张脸。”

    夜色之中,带着些诧异的眸光可真是好看极了。

    红唇被香舌舔过,似乎能够回味到那种刺激而过瘾的滋味儿,如果可以,还是很想再来一次。

    可惜,下一次,他肯定不会跟自己“合作”了。

    对魔鬼来说,被摆了一道其实算不得什么要紧事,大不了找个地方窝几年,日子照样过,唯一的损失就是现在的身份用不成了而已。

    维尔斯也没多心疼,正常来说,当一个男仆,也不是什么令人恋恋不舍的工作,他刚好可以借此隐去身份,试着找一找其他的魔鬼,看看能不能在这次阵营之战上得到一些利益。

    一般来说,开战的时候,损失是一定的,重赏也是一定的。

    让安妮小姐担心的唐尼主教在第二天依旧好端端出现在众人面前,在没有亲手杀死对方一次的情况下,很难判断那是不是又是一个替身。

    “这种替身多的家伙也是挺麻烦的。”

    维尔斯的亲身体验很不好,却也不太担心这个家伙找他的麻烦,信仰的外皮是伪装,也是桎梏,在不想要崩塌人设的情况下,对方也不会太过分。

    祈福日,圣院门口,唐尼主教穿着那标志性的金领白衣站在台阶之上,面带微笑祝福每一个信徒。

    “希望我也能得到你的祝福。”

    维尔斯换了一张脸,对魔鬼来说,脸从来不是相识的标志,他这会儿的脸普通多了,鼻翼两侧还有着活泼的小雀斑,在一众信徒之中,平凡至极。

    “当然,神佑世人。”

    唐尼主教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从盘子中拿了一块儿松软的白面包递到了维尔斯的手上,眼神之中的波澜最后都归于平静。

    “真的有神吗?”维尔斯突兀发问,在周围诧异的目光之中道,“我从没见过神迹,却希望它的出现,能够让我们摆脱现在的困苦。”

    “如果你真的希望,那它就一定会出现。”

    唐尼主教认真地说,像是面对每一个迷途的孩子,但他的眼神之中分明有着威胁,似乎在表示“别找事儿”。

    维尔斯为自己的脑补笑了,点点头,把手上的帽子扣在头上,用一种不太真诚的语气说:“希望如此。”

    彼此最后交换了一个眼神儿,算是某种妥协,唐尼主教大概也不想当众撕破脸,最后看着他离开。

    在杀死的人面前晃了一圈儿,维尔斯秉持着不要放过安妮小姐的恶意,又去她面前晃了一圈儿,这位著名的交际花,实在是很好探知行踪,等候在歌剧院门口,在对方与一位男士相携出来的时候高兴得上前招呼,“深夜不告而别,是你吸引我的小伎俩吗?如果是,那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霸总的台词对有过演戏经验的维尔斯来说简直是信手拈来,而这句台词的效果还真的挺不错,惊讶之余,安妮小姐脸上的表情实在是精彩,似乎品尝到了那句台词之中的恶意,三声,恶心的恶。

    欲吐不能地看着风尘仆仆如同流浪诗人一样的维尔斯,安妮小姐很想说出不认识之类的话,但对上那威胁的眼神儿,立马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容,“啊,这… …”

    不用她再多说什么,旁边儿那位很有地位的男士自以为绅士地主动告辞推避,免得戳破安妮小姐的私隐,但他最后看过来的眼神儿,起码已经对这位美丽而充满魅力的安妮小姐失了一半的兴趣。

    很多时候都是如此,成功男士身边儿的美人自然会让人兴趣倍增,如果这位男士的成功值得仰望,那么想要成为这位美人的裙下之臣也必然不在少数,相对的,如果美人跟一个流浪汉,那无论美人多美,大家都要思考一下自己是否等同于流浪汉这样的等式了。

    “维尔斯,你来不是故意破坏我的生意的吧。”

    安妮小姐在满足食欲的情况下,从来不介意当一个交际花,对某些优秀的食物还是很看重的,刚才那个就是,年轻,长得帅,又有身份,怎么看都像是名贵的珠宝,值得爱护。

    压低了声音的安妮小姐没有拒绝维尔斯自觉上车的行为,两个在车上说话,紧闭的车门能够阻隔一定的声音。

    “不,我就是看看你过得怎么样,只要你不好,我就安心了。”

    维尔斯从来不知道自己在恶心人上面还有这样的天赋,更像是处于魔鬼本能的恶作剧,他就喜欢看别人那种复杂而又不舒服的表情。

    若是让人愉快幸福了,那才是魔鬼的失责。

    “你可真无聊。”安妮小姐这样说着,但她心中的恶意明显又增多了,让维尔斯品味到那种辣味儿,这可是够狠的了。

    普通的恶意,希望看着对方倒霉什么的,是有些甜蜜的,涉及感情方面的,尤其是爱情,可能会是酸甜味道的,而那种狠到想要让人死掉,还是非常痛苦的死亡之类的,就会是辣的了。

    味道里面,辣味儿本身就是带着痛感的复合。

    “想要戏耍魔鬼的你才是无聊吧。”维尔斯没了笑容的时候,便有一种让人不敢冒犯的威严。

    安妮小姐心中的恶意都因此收敛了,为此还解释了一下:“我是真心想要除掉那个主教的,只能说中间出了点儿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小问题,但这并不是我故意戏耍你。”

    “嗯。”维尔斯点头,“我相信你不是故意,但事实让我感觉不太舒服,所以,你需要做点儿什么,让我心情变好。”

    “做点儿什么?”安妮小姐的眼珠一转,表情上就带了两分媚色,在她要主动贴上来的时候又被维尔斯的手阻了,从兜里掏出来的白面包塞在那开启的红唇中,毫不留情的塞让白面包都开裂了,面包渣掉落下来,很不雅。

    更不雅的还有被面包袭击之后安妮小姐的表情,错愕之后都有些狰狞了,天知道对吸血鬼来说,人类的食物是怎样的味如嚼蜡,更不要说这白面包中可能还混着圣水。

    可恶啊,难道圣院的圣水都不要钱了吗?那个可恶的主教,果然还是很想弄死他。

    并不是针对自己的恶意依旧是辣的,却加了一些其他的感觉,比如说甜辣?

    维尔斯笑了笑:“我现在就想跟你谈谈阵营之战的事情,如果你不介意把你知道的说一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说。”

    一块儿明显来自圣院的白面包代表什么,那个可能是人类阵营的主教代表什么?安妮小姐已经有了最不好的预测:“你竟然敢跟人类合作!”故作的惊讶在对上维尔斯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之后很快平复,没有了笑容之后,安妮小姐也可以冷艳高贵。

    “好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呢?你想知道什么,历史?如果是,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阵营之内的秘密当然不能说,但阵营之外,或者是那些过去的已经发生的事情,也就没什么不能说了。

    为了聊一聊这个很长的话题,维尔斯再次跟着安妮小姐来到了她的公寓之中,两个对睡觉都没什么依赖的长寿种度过了“美好的一夜”。

    “见鬼,我到底是发了什么疯,竟然会主动招惹你!”

    安妮小姐只觉得自己度过的这一夜格外漫长,在天明的时候,眼睛都熬成了红色的,想要瞪人都没什么力气,看着那个比吸血鬼还要显得优雅的维尔斯衣着光鲜地离开。

    她的感觉没有错,这一夜的确是漫长了点儿,局部范围之内的时间延长,维尔斯发现魔鬼的身体还真是不错,终于让他开发了一些时间之力的实际应用。

    “真是讨人喜欢的安妮小姐。”

    维尔斯在门口回眸,笑容之中多了些神采,重新恢复的俊脸有着无与伦比的光华,让安妮小姐都为之失神一瞬,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一个枕头重重地打在迅速关闭的门上,“你这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