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大道 > 第148章 佛门之难
    清幽漫步的嵩山古道之上,恒鲁和尚一人拾阶而上,漫漫前行,遥望这与现实之中似是而非的嵩山故地,他简直就有一种在历史中穿越前行的错乱感。

    嵩山虽高,可是以恒鲁接近三阶巅峰,只待勾连天地,混元精气神,就能一跃而上成就四阶的修为而言,这一点的行程连让他喘气的能力都没有。

    再与路远姬诚他们一行告别之后,他是一路不停脚步,水陆齐用,才在最短的时间里来到了这里,毕竟他得到了小道消息,那四位圣僧最近几日皆在这少林下榻。时间不等人,他紧赶慢赶,当真是不容易的紧啊。

    虽说**上是受累了一点,但是比起这点的事情,恒鲁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才是真的重要!重要到他们少林寺早就在九州世界做好准备,只要恒鲁有所动静,那就是少林直接花上大代价,直接大队传送下场!

    之所以要这样,却是因为他们现实里的释方丈在知道的这个世界的后,直接兴奋对他下达了任务,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那四位圣僧绑在他们少林的战车之上,再不济也要把是那位禅宗四祖道信绑住!

    就算是任务失败,就是那一件五阶的奇物我们不要了,也要让那位四祖入驻少林!

    这才是恒鲁的最高任务,就是那路远将军也完全不知道,在恒鲁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打算将那四大圣僧拉下这场大劫的想法!

    现实的少林寺看似威风八面,上有他们那位释方丈长袖善舞,结交权贵,下有他们这些超凡武僧,支持武力。甚至于还有九州世界那位真正神佛级高手白云禅师的隐约支持,简直大有一统现实佛门的趋势。

    只是可惜,就算是少林寺在怎么的努力,都是无法改变一点,那就是少林寺经过几毁几建,早已威严丧尽,不复正统,在其他的佛门宗派的眼里估计早就在暗暗嘲笑,暗叹妄为禅宗祖庭的名号了。

    所以在那位释方丈看来,大唐之中,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功法,奇物,这些都不重要!毕竟他们背靠九州大世界,世界中真神无数,十阶以上功法,奇物数不甚数,就是现在的佛门圣地白云寺,那也拥有着十阶以上的佛门传承的,又怎么可能对这上限只有七阶的世界,抱有什么想法?

    大唐里人!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那位禅宗四祖能入驻少林,那么在世人的眼里,他们就是正统!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了在释和尚的脑海里,无限世界世界无数,如果只有四祖入驻的话,在无限世界里底蕴还是单薄,要是能够有办法将禅宗六祖都聚合在少林寺的话,那他们少林寺才真的稳如泰山!

    甚至如果可以的话,集一世之力,窥一窥那大雷音的境界也可以是一个梦想啊!

    恒鲁的脚步似慢却快,不过一会儿,那红砖青墙,晨钟阵阵,佛音漫天,隐隐间还有那武僧整齐的练武之声都在一齐传来。

    恒鲁站在寺门口,静静的聆听了片刻,待到那练武之声逐渐平息之后,他手中运最是纯净不过的佛门真气,轻轻一拍那寺门,只听见寺门嗡响,声音低沉慢缓,整齐而规律,惹人倾听。

    不多时,只听见“吱”的一声,却是看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和尚,从门内探出身来。

    那小和尚眼看恒鲁身穿锦衣袈裟,孔武威猛,一身气息流转,不似常人,不由的轻呼一声,急忙跑出,低吟了一声佛号,“敢问大师,你来我寺,有何要事?”

    “阿弥陀佛,这位小师傅,我与别处听闻,那天下四位圣僧今日皆在贵寺下榻,赶紧过来拜会,还请小师傅麻烦通报!”恒鲁亦是还了佛礼,直接说明了来意。

    “额。。。”那小和尚面带难色,显然这不是一件怎么好办的事。但是他还是点点头,言道“那这位大师,还请慢些等候,我这就会通报一下,但能否得到拜见,我却是不知了。”

    “那麻烦小师傅了。”双手合十,恒鲁拜谢一声。“不必客气。”一声说完,那小和尚又是走入了寺门,轻轻将门虚掩上,便去通报了。

    。。。。。

    一处明亮几净的禅房之中,四位形态各异,却都满是佛晕的老僧,都在闭目咏经,经声清扬舒缓,好比清流绕石,禅意隐生,万事万物都无法遗留在心。

    这时一身轻哼,直接就把这意境打破。却是一位灰袍,大耳,满脸福相的道信老和尚苦着脸言道,“我们现在在这里念经是解决不了任何事的,那了空的事究竟该怎么解决?我等佛门倾门灭宗之祸就在眼前,这又怎么解决?”

    老和尚一声询问,接着就把另外三人的念经声打断。他们沉默了许久,一位气质儒雅,身材魁梧威猛,须眉俱白的老僧,直接咬牙言道“那杨广,佛敌也!我等必须行金刚手段,将他剿灭!!”

    此事勿怪,这位老僧如此动怒,实在是那隋帝的所做所为,直接将佛门逼上了绝路!

    那位在剿灭的静念禅院之后,配合这静念禅院这些年所获得的诸多钱粮珠宝,房产地契,直接发布了天下文书,怒告佛门的不义,不仁,不忠,不敬之举!那文章写的那叫一个花团锦簇,叫人心折。

    可是这也直接将佛门的黑历史给扒在了世人的面前!这已经不是在挖佛门的墙角的,这直接就是在摧毁佛门的根基!佛敌之语,名副其实!

    现在这佛门的名声可是不好听,也就只比那烂了大街的魔门好上一点,再这样下去话,他们弄不好就真的要和魔门为伴了!

    如此也是勿怪,这些佛门高僧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直欲与他拼命了!

    “哎,,了空这一次真的失算了,他就是直接在静念禅院之前圆寂堵人,那也比现在被杨广钉在耻辱柱上变成佛门的败类罪人要强的多啊。”一位枯瘦黜黑,身披单薄的灰色僧袍的老僧这时手握粗念珠,轻轻旋开,也是哀叹一声。

    静念禅院算是完了,那了空也是完了,他就是不死,佛门也要让他给世人一个交代!

    “只是我们现在依旧是对那些天外来客,云深雾里,无法知道他们的真实来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被动了。”道信摸了摸手中念珠,也无不感慨道。

    正说着话,忽然的他们都安静下来,又重新念起经文来。不久只听见禅房之外传来一道细密的脚步声,接着门外一声细声传来,“诸位圣僧,吾等寺外,有一位自称是慕名而来的和尚,欲来拜见诸位。诸位见他吗?”

    刹那之间,他们四位修行里数十年的禅心默动,他们都是不由的惊咦一声,相互对视了一眼,那道信摸摸念珠,开口道,“那你就去把他请来吧。”

    “是。”说话间,声音渐远,已是慢慢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