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国霸主 > 974最远的推进距离
    出了事谁来负责还不知道,可兵不血刃的夺下了弗拉基米尔,当然不可能再还给苏联。

    德军高层开始调配更多的卡车,向g集群突击运输足够的补给物资,好让他们可以在弗拉基米尔站稳自己的脚跟。

    整个计划的代号叫做“九月”,取要让g集群可以在弗拉基米尔坚持到九月的意思。

    本来就已经严重恶化的中央还有北方两个集团军群的补给为了这一次的行动,变得更加雪上加霜。

    曼斯泰因都不得不取消了攻击基辅火车站的计划,取而代之的是稳固现有防线,防止苏军反击。

    所以,放下了与勃劳希契元帅的电话之后,伦德施泰特元帅立即接通了到前线g集群指挥部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古德里安,这让伦德施泰特的脸色多少好看了一些,因为这证明古德里安确实在指挥部内,而不是跟着所谓的“侦察部队”去“侦查”了……

    “我们的补给线太长了……这一次是真的不允许继续进攻了!古德里安!”抓着电话,伦德施泰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被勃劳希契元帅警告,并且听说还让元首知道了此事,他的脸色能好看就见鬼了。

    “我明白了!贸然向弗拉基米尔地区派遣侦查部队,是我的责任……非常抱歉。”古德里安虽然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可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到的。

    他必须要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对集团军群对他集群的帮助表示感谢。这是一个下属应有的态度,毕竟他是归伦德施泰特元帅节制的。

    虽然拿下了弗拉基米尔是一件功劳,可古德里安自己也知道,想要运输一吨燃油到他所在的位置,需要多么巨大的消耗。

    这个时候他的部队差不多已经是在德国运输部队能够抵达的最边缘的地区了。

    再贸然前进,他的装甲部队可能会因为失去燃油还有弹药的原因,被苏军的残兵败将击溃。

    和德国那发达的交通线不同,苏联的铁路和公路交通,结构是一个散射状的原始结构。

    在莫斯科周围,或者说在苏联最精华的地区,交通线路基本上都是从莫斯科出发,辐射到周围所有地方的。

    如此原始的结构,导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如果德军不占领莫斯科,想要染指莫斯科以东地区的城市,就都只能面对没有公路支撑的可怕问题。

    古德里安的g集群,因为包围的任务,已经移动到了莫斯科以东,所以也就只能完全依靠野战部队运输卡车来完成补给了。

    前文已经交代过了,德军虽然重点培养了汽车补给部队,可规模依旧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的战争需求。

    汽车部队无法满足需求,也就导致了补给的短缺和不及时。短时间内德军可以自己想想办法,时间长了就没有太好的解决之道了。

    还有一个问题,也同样让德国高层忌惮,那就是战场制空权的问题。

    想要掌控战场制空权,就要依靠战斗机驱逐对方的飞机。没有战斗机,一切都无从谈起。

    众所周知,德国空军装备了大量的me-109战斗机,这些战斗机的性能虽然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其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me-109战斗机,甚至包括fw-190战斗机,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短腿”毛病,航程不足使得这些战斗机需要为数众多的前线野战机场支持。

    所以,根据前线战斗机的作战半径判断,德军实际上能快速推进的作战极限,大概也就200多公里而已。

    毕竟,要考虑战斗机的滞空时间,盘旋巡逻也要浪费不少航程。再计算上前线野战机场距离最前沿阵地之间的距离,200公里已经算是很乐观的估计了。

    而且,越是距离机场遥远,得到及时的空中支援的概率也就越小。时间延迟会越来越大,空中打击的及时性和有效性也就大大降低。

    这些问题反过来又要依靠增加飞机数量,消耗更多的油料来弥补,会进一步增加空军的故障率,同时也容易造成飞行员疲劳。

    古德里安集群所处的位置,就已经处在空中支援的极限范围边缘了德军最近的野战机场大概在莫斯科以西。

    德军虽然已经正在莫斯科以南地区修建野战机场,可这需要时间,也需要物资投入。

    显然古德里安集群的推进速度,要比野战机场的修建速度快多了。因此他只能停留在原地,等待后续德军的支援赶上他推进的速度。

    弗拉基米尔附近其实也是有苏军的野战机场的,可惜的是德军要想利用这些野战机场,就必须要让供给飞机的燃油还有弹药绕过大半个莫斯科,抵达这些机场。

    此时此刻供给古德里安的g集群的运输能力已经不足了,就更别说再额外供给一支消耗庞大的航空部队的消耗了。

    虽然德国后勤运输部队一直在试图改善波兰到斯摩棱斯克,还有基尔港到圣彼得堡之间的运输条件,可古德里安的推进,让他们的这些努力,统统都“白费”了。

    在波兰到斯摩棱斯克段,还有基尔港到圣彼得堡段,德军的运输条件确实是得到了改善的。

    可在莫斯科到弗拉基米尔之间的运输,把德军节省下来的那点儿可怜的运力,统统都消耗干净了。

    古德里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一次推进实在是太勉强了,勉强到让整个战略都受到影响的地步。

    这也是一个教训,并不是某一次攻击向前推进的越远越成功,它还要配合上大战略,符合己方部队的实际要求。

    “约束你的部队,在梁赞还有弗拉基米尔之间建立起有效的防御,阻止苏军的反扑……”伦德施泰特也不愿意苛责古德里安,于是开口说道。

    因为换成是他在那个位置上,也会选择同样的做法向弗拉基米尔派遣部队,因为这是德军从法国战场上学到的最精华的战术了。

    毕竟,谁都知道,广泛的“战术侦查”,才能捡到这样的便宜,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