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 第五百三十章 进阶者
    “噢,赛薇亚拉,你也来了。”

    罗夏的招呼平静而自然,就像是和一个每天都见面的同学打个招呼。

    是没时间和她计较了,还是知道怎么计较也没有意义,罗夏也不得而知,他知道当前最重要的,还是稳定这摇摇欲坠的人心。

    人,是一种有趣的动物。

    智慧和长期集群化的生活,让它是社会动物,一个单独的个体看起来很正常,但随着数量的增加,他们会变得睿智或愚蠢,那集中了大部分人智慧的选择,却经常性的在事后看起来愚蠢无比。

    而他们的胆量、勇气之类的东西,也是跟着别人来了,有人带头的话,那莽起来神明都干,有人带头逃兵的话,溃逃者会以几何数增多,最后最有勇气也会跟着人潮退去。

    数量的增多,会让胆怯者变得勇敢甚至傲慢,而数量的减少,却会让不安迅速扩散,让人们心底怀疑自己的选择。

    “啪啪啪。”

    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罗夏轻拍双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欢迎来到安索雷恩,看来,他已经给你们上了一课。嗯,现在知道我之前在碰头会上说的意思了,之前讲什么注意事项都没用的,来这边混一段时间就都懂了......不死的话。”

    罗夏的话语,带着嘲讽的笑意,显然不是用来安慰的。

    他知道,安慰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而且一旦开口安慰“你很安全”、“你们接下来会很顺利的获得进步”而再度迅速死人受挫,而连带受损的还有自己言语的可信度和学徒们的安全感。

    “别哭丧着脸了,你们都签了生死状,都知道来这里会遇到什么。不过,菜鸟们,我还是要恭喜你们,第一次上战场的战损率是79%,是最危险而致命的,而度过了之后的第二次,战死率只有10%,至少,接下来你们的生存率是有保障的。”

    数据这玩意,其实挺有用的,尤其是对很多不动脑筋的人来,一些倾向性的数据列举,就给了他们很奇怪的自信,只要50%以上的生存率就觉得自己不会死,从不想想真正活下来的是强者而不是数据统计的幸运儿,就是1%最强者也是活下来的那个,就是99%的生存率,该死的还是会死。

    “狡猾的家伙。诚实的罗夏?骗子。”

    只是背后赛薇亚拉的嘀咕,被罗夏听到了,也顺便瞪了她一眼。

    是的,罗夏说的全部是实话,不断列举的也是真实的数据,只不过,他“一不小心”混淆了一些概念,也“一不小心”忘记说了些东西。

    比如说,他说的第一次的高死亡率是战场死亡率,新兵们的确各种暴毙,听起来学徒们的表现算是不错了。

    但事实上学徒们上的根本不是战场,他们只是蠢到在野外野炊,还没有派人值守,被一群最低危险度野兽袭击就造成了减员,这表现别说合格了,简直蠢到笑,蠢到会被其他教会当典型。

    “......还是交代一下,别说出去吧,免得真的成了别人教会的笑柄,这些孩子就真的一辈子洗刷不掉了。”

    罗夏也顺便“忘记”了交代,第一次说的是战损率,受伤的也算,第二次战场的10%是战死率,实际上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真要说战损率相差真的不大。

    第二次上战场和第一次战场有区别吗?有的,但对菜鸟来说,也没多大,该死的还是会死,大概能够从不知道怎么死的,到知道自己被袭击还是死了的方向进化。

    这里都是法师学徒,是最理性的,也是最相信数字的,用“数据干货”稳定了一下人心,也没指望起到多大的效果,毕竟聪明人肯定不少,罗夏就直接的布置接下来的任务了。

    “.......我们去角城,哪里是西摩人的本部,西摩人你们应该知道吧,就是你们口中的雷角族......”

    换个角度来看,坏事也是可以成为好事的

    至少,减少的人数,让罗夏的接待压力大幅减少了。

    而看着不断窃窃私语的人群,罗夏也知道不能太过放任,人数再减少的话,自己的任务恐怕真要泡汤了。

    “咳,从现在开始......不,从你们离开法师之国那一刻起,我就是你们的导师和负责人了,我说的话就是法师之国的意志,违抗者直接视作叛国。嗯,你们知道叛国代表着什么吗?呵,你们很快就知道了,毕竟已经有了这么多‘叛国者’。”

    罗夏倒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恐吓学徒,他这次说的都是大实话。

    法师之国也不是善堂,每个送过来的学徒都要消耗海量的资源,整个计划是消耗了国力的大战略。

    学徒如果修行失败或中途挂点,可以被视作一种试验中的正常损耗,是会被成本计算接受的合理消耗,是得到最后结果的“成本”。

    而如果学徒自己浪费了这次的机会,选择了逃避或退缩,那他们就会被视作一种无意义的消耗,送他们来的真理议会又怎么会接受。

    煽动者就不用说了,一个叛国是跑不了的,幕后的组织者是肯定要被大杀特杀的,罗夏都不用打报告,不,他打报告也没用,真当法师之国的**师们是傻子啊,他们说不定知道这里的情况比罗夏还早,说不定魔女战团之类的雇佣兵团已经在路上了.......事后,事实的发展,也证明了罗夏的猜测。

    主犯和策划者是肯定要被追究责任的,而自己反而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嗯,只要自己如期拿出成果就行了,拿不出来一样无法交代。

    真理议会这点耐心还是有的,或者说,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罗夏有点希望幕后的组织者是精灵了,那会省下自己很多事情,但想到那些老奸巨猾的长耳朵,罗夏也觉得抓住他们尾巴的可能性不大。

    而那些就这么跟着别人走的学徒们,一个通缉是最基本的,恐怕就算活过位面战场,能够成功回归故国,档案中的背叛者、叛国者的痕迹,也是永远无法删去的。

    罗夏有些同情那些意志不坚的倒霉蛋了,恐怕过不久自己还会和他们见面的,他们中大部分人大概都没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法师学徒应该没有这么蠢吧,是不是什么大型幻术、催眠魔法之类的。”

    罗夏嘀咕者,而与之同时,天空上下降的大型母舰,也让学徒们欢呼起来了。

    “啧,这就开心了吗?以为安全了吗.......算了,让他们开心一下吧,我也不要太关注,注定没多少人能够活下来,太关心了以后会伤心的,就像是养了一只注定死的快的小动物。嗯,我还是太好心了,我应该只关心他们中有多少人进阶就行了。”

    罗夏还没有注意到,随着他一不小心越来越大声的“嘀咕”,旁边的人也越来越离得远了。

    只不过有人,却主动凑过来了。

    “罗夏,我知道有人已经成功进阶了,应该还是一个稀有特殊进阶。”

    在这里,会直呼其名的,自然只有罗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赛薇亚拉了。

    但这个时候,罗夏也睁大了眼,居然这么快吗?难道生命危险这么有用?要不我干脆安排一次邪神狂潮?

    罗夏连忙追问,而赛薇亚拉接下来的回答,就让罗夏表情变得很微妙了。

    “谁进阶了?!四阶的稀有职业吗?”

    “我........”

    “哦?我知道你的功劳,会记下的,说吧,这个时候别卖关子了。”

    “我!我是说我进阶了。”

    罗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你进阶了?噢,恭喜,一阶进到二阶了?还是特殊进阶?二阶有用吗?你真的进阶特殊职业了?会不会是因为太菜搞错了?

    罗夏都不知道这报告该不该写,怎么写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