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探视
    “嗒……嗒……”

    脚步声回荡在这原本安静的漆黑管道墙壁组成的廊道之中,千叶慢慢的往前走着,没有伤门模式的夜视能力,在这黑夜之中几乎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廊道中,千叶走的很慢,不时的还扶一下管道墙壁。

    而他的脸上,却是皱着眉头,脸上微微有苦色。

    这禁闭室的廊道,实在是太黑了,而且,虽然时不时的会摸到管道墙壁上属于禁闭室的门,但是,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下,他压根就不知道他摸到的禁闭室的大门是不是他要找的大门。

    而且,关于守卫特地指出的弘彦的位置的参考物,他之前被管过的禁闭室,这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当时他一门心思的钻研修炼,压根没把禁闭反省当回事儿,哪里还记得什么自己的禁闭室在哪里这种事情。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只是现在还没有出现岔路,只能这样往前走罢了。

    至于刚才因守卫对自己“别惹麻烦,被关禁闭”的警示而掀起的对守卫身份的震惊,此时已经完全的被不知道往哪走的略略的焦虑所代替。

    现在千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个守卫是谁的问题上了。

    还没有到吗?

    这都走了十分钟了吧,当初我在走出这个禁闭间的时候,有怎么久吗?

    雪奈的影子也没有看到,还有一定的路程吗?

    真的有这么远吗?

    而随着一步一步的走出,千叶的心头也慢慢的浮起了这样略有些急切的念头。

    虽然不认识路,但是千叶并不着急方向上的问题,一来是反正只有直走,二来雪奈刚刚是陷阱去的,如果他走到差不多的位置,雪奈肯定出声打招呼,到时候循着雪奈的声音往那里走就是了。

    现在,雪奈没有出声,那就代表着他离的还远。

    不过,急切归急切,他的脚步并没有加快,仍旧是保持着一种即使撞到也不会太疼的安全速度。

    “千叶,往这边走。”

    而又走了一阵,就在千叶手上抹空,碰到一个拐口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雪奈的声音。

    “来了。”

    对此,千叶应了一声,随后向着雪奈声音传来处拐去。

    那么,接下来,再想一下,待会儿该用的措辞,首先是……

    而循着雪奈的声音,千叶急切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得到正确的方向而有任何的改变,甚至,因为这临近弘彦的情况,他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

    打开突破口的方向,是眼睛。

    如果怎么跟弘彦说话,他都拒绝交谈,就从他的眼睛的问题开始,用一句很随意的“你的眼睛适应的怎么样?”开始,他发狂的时候,因为那份失去奈绪和亲手杀死奈绪的几乎是天翻地覆的情感冲击,他应该已经能够使用奈绪的万花筒写轮眼。

    提到眼睛,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而且,他还不知道他的眼睛是奈绪的,这里,如果提到眼睛还不回话,那么,就可以以“你的眼睛是奈绪的,是奈绪临死叫我移植给你”的来进一步刺激他的情感,迫使他说话。

    再之后,他多少应该会因为奈绪的眼睛而有交谈的倾向。

    不过,如果他还是拒绝交谈的话,进行自闭行为的话,那么,可以用“你知道为什么奈绪要将这双眼睛交给你吗?”这样为开头,编个“奈绪要他为自己报仇”的谎言,让他在奈绪的“遗愿”中找到接下来生存下去的目标。

    而他应该知道他的哥哥,杀死奈绪的真正的凶手的实力,有了这个目标之后,仇恨就会驱动他好好的活下去,并且为了这个目标不断的变强。

    这里,还要巧妙的将自己也加进去,避免弘彦产生一个人对付他哥哥的思维中,不过,这里我只需要从旁协助的角色就行了,这样,有我在侧,加以适当的引导,防止他走偏。

    而他哥哥毕竟是木叶的叛徒,且是个能够做出让自己亲弟弟杀死其最爱的人,并且挖眼的人,这个叛徒,绝对是木叶的敌人,这里,只要稍加引导,不难让弘彦的行为符合木叶的利益。

    这样子,就可以一举两得。

    随着脚步和心情的沉重,千叶的脑中又过了一遍最坏的情况下的应对方法。

    至于这应对的方法,千叶自然不会像鸣人“就算折断他的手脚,也要将他带回来”那样的听上去很帅气,但其实很天真的想法,同时,也没有天真的认为,只要像鸣人那样纠缠不休,靠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一拳打懵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相反,千叶不但不天真,而且还相当的不择手段。

    很明显,他的做法是要给弘彦树立一个仇恨和悲痛、内疚、自责等等等等情绪的宣泄口,从而让弘彦自己走出来。

    而这个宣泄口,就是罪魁祸首的弘彦的哥哥。

    可以说,千叶压根就不相信使用什么“爱”就能融化“仇恨”,相反,他是利用“恨”,来达到消除“仇恨”的目的。利用黑暗,来消除黑暗,而不是用光明去溶解黑暗。

    而相比光明溶解黑暗,据现在的情况,用黑暗消除黑暗更现实一点,也要更效率一点。

    弘彦心中的那份最大的“爱”,最大的那份“光明”,此刻已经在奈绪的死亡之下,转化成了最大的“恨”,也就是那份最大的“光明”,已经转化了足以扭曲弘彦的“黑暗”,而千叶现在,就要利用这份足以扭曲弘彦的“黑暗”,让弘彦走出这份足以扭曲他的“黑暗”。

    至于罪魁祸首的弘彦的哥哥,千叶也十分有信心,能够吸引住这份“恨”,这份“黑暗”,也有那份实力,在需要的时间内,支撑起这份恨和黑暗,从而最大限度的避免弘彦的这份黑暗会因为无法宣泄而像带土的黑暗一样,将他黑化。

    一定能行!

    这样,一定能行的!

    而随着心中一系列的念头转过,千叶心头也是慢慢的坚定了起来。

    “雪奈,能让我和弘彦,单独谈谈吗?”

    与此同时,他也顿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了那黑暗中的一抹白影,蹲坐在禁闭室门口,靠着禁闭室门的雪奈身上。

    然后,他微微沉着声,带着些许的请求,对雪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