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回家
    “扛着这玩意肩有点沉。”伦和平耸了耸肩,胸口前的两块硅胶也随之抖了抖。

    为了彻底地改变形象,他不仅被迫穿上了女装,还要装上一套假胸,最后头上套进一个,同样由医用硅胶制成的美女仿人皮面具。

    全套装备都配置好以后,伦和平看着镜子,顿时觉得哪怕是养父母复生,都没办法认出自己的这个儿子来了。

    “好像,也挺好看的?就是有一点点闷。”少年(女)打量着镜中的脸,想法逐渐迈向深渊。

    这张由琴在网上买来的仿人皮面具,完全是按照标准网红脸打造,专门迎合主流男性审美,伦和平会喜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

    “车来了。”

    远处一台电召过来的计程车缓缓驶来。

    “上车。”

    “嗯,好!”

    准备上车的时候,伦和平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那种萦绕在病院里所有人身上,阴魂不散的霉运,居然罕见地没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也许女装本身就是霉运的体现……”他一边整理头上的假发跟硅胶面具,一边自我安慰着上了车。

    ……

    “总算活着回到城市了。”

    下车的时候,伦和平差点就哭了出来。

    同时想哭的,还有坐在驾驶位上怀疑人生的司机。

    从紫罗兰回来的路上,车爆了两次胎,换胎的时候来了四坨特难洗的鸟屎,三坨砸在车前挡风玻璃上,还有一坨要不是躲得快,直接砸到司机头上。

    而且一路差点压到三条野狗,两次离被追尾只差三厘米。

    司机差点就崩溃了。

    一年都不一定能集齐的倒霉事,在这短短的一趟车中全遇上。

    所以哪怕是车后座载着两个漂亮女孩子,也没让他高兴起来多少。

    ……

    “姐,楼上是你的房子?”

    “不然呢?”

    伦琴在电梯里按了个“8”字。

    “小心点,电梯可能会出问题。”她笑着提前警告道。

    对于自己的恐怖杀伤,伦琴心里很有数,厄运光环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无差别的伤害,但她本人却似乎对此免疫。

    凶杀案发生后,原来跟养父母住在一起的伦和平有家归不得,只能先跟着这个便宜姐姐混。

    但至今他都还没想通,自己怎么就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在精神病院里住了十多年的人身上……

    ……

    “总算能摘下头套了。”

    刚进门,伦和平就迫不及待地将美女头套摘了下来。

    虽然这网红脸看着挺美,但硅胶接触皮肤的感觉始终是有点奇怪,而且他对装女人始终是有些抗拒。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伦琴靠在沙发上,随手拧开瓶矿泉水,右脚轻轻地搭在左脚上,姿势显得颇为惬意。

    “我想要找出真相,他们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然后呢?怎么找?”

    她猛地灌了一大口水,丝毫没有什么淑女形象。

    “……”

    “……”

    气氛突然尴尬,天就这样被聊死了。

    “我……我穿这套玩意去打探!”沉默了几秒钟后,伦和平指着被随手扔在桌上的头套说道。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作为一个被帝国通缉的杀人疑犯,自己现在连出门都有麻烦,更别说什么调查了。

    “随便你。”伦琴放下手上的矿泉水,一个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的房间在隔壁。”一阵的换衣声后,她的房间里传出话来。

    ……

    “这身体的养父母,算是仁至义尽了,就连送进精神病院的养女,也给留了一套房子养老。”

    换上一身休闲装的伦琴,一边梳头一边自言自语道。

    这套房子是养父母留给伦琴的东西,两老担心自己百年归老以后,精神间歇性失常的养女要流落街头,所以给她准备了一套房子。

    只可惜所谓的间歇性精神病,实际上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穿越者洛小羽,对原来伦琴身体的侵占过程。

    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几年,伦琴一直表现得时而正常,时而失常,最终无奈的养父母,才将她送进了紫罗兰医院静养。

    也是到准备将她送进精神病院前,伦琴的养父母才动了再收养一个孩子的心思,而这个幸运的孩子,就是伦和平。

    “可以的话,我会替你们报仇的。”

    少女轻握拳头。

    养父母的恩情,那是对这个身体原主人的,她说到底只是个鸠占鹊巢的外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报答一下就算了。

    ……

    “姐!快来看!”

    砰的一声,伦琴的房间门被粗暴地打开了。

    “我的弟弟,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对姐姐动手了?”少女轻捂着嘴娇笑道。

    “源石居然在冒泡!”

    伦和平无视了调戏,用布包着的手,拿起一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晶体。

    “他们给你的?”

    望着眼前正在冒气泡的源石,少女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很多年前她就知道,自己的噩运光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的,只要身上放着一块源石,源石便会不断以消耗自己为代价,中和光环的力量。

    她的养父母,也正是因为都佩戴着镶嵌有源石的首饰,才得以在这种恐怖的光环力量中幸免。

    “不是他们给的,这是我从她父母手上拿到的东西,还差点就没命了。

    有一个带着猫面具的人想杀我,抢走这块源石,但最后关头却被她救了。”

    “说那么多,所以‘她’是谁?”

    “她叫惠……”伦和平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的小情人?”

    “姐你……”

    “看来是还没成,顶多算备胎。”不等伦和平继续说下去,伦琴就呛住了弟弟的嘴。

    “姐你太过分了!”

    “但是你没否认。”

    “……”

    “我愚蠢的弟弟喔,根据我的测算,你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可以靠近我了。”伦琴一手拿着源石,一手搓着伦和平的头。

    “这块破石头顶多保你两个月的平安。”

    “啊?!”

    伦和平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就剩这点时间了。

    自己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养父母的财产因为弑亲罪名的缘故又一分都不能碰,要是还不能抱这个便宜老姐的大腿,那还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