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83章 三顺王
    且不说李向前的谈话,以及将人送去帝都是如何交接的了。

    正如梁存厚曾经说过的话:“我们的实力太强,所以没人关心战略问题了,这种情况下,随便在21世纪找个小学毕业生,只要打过即时战略游戏,都可以平推了全世界,这种情况下,需要什么战略呢,你就放心大胆的自己玩吧。”

    所以,基本上没人关心一个看起来很小,实际上不简单的凤阳总督的女儿被当做人质抓来帝都的事情,正如,已经没人在意原本一出兵可以让整个华北大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一个势力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以十万之众,靠着东林党嘴炮,抗税士绅,天灾**,书生卖国的帮助下,从辽东一直打下旧大陆东部最庞大的一块领土,可以说是让后人都无法相信的一件事。

    但是,与原本的历史上,不断的趁着大明朝军事体制出现问题,需要时间改进的空窗期,在这个空窗期内,对整个华北地区进行抢劫,从而可以夺取大量贵金属,奴隶,延缓不事生产的抢劫集团的生命不同,这次,原本驻扎于盛京的八旗军,现在可谓是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了。

    八旗,顾名思义,自然是有八个旗主的劫匪集团的存在,哪怕是后来参加的蒙古八旗,汉八旗,也是依附于这个集团之中的存在。

    平心而论,如果大明朝的内部不出问题,八旗兵的实力底蕴是无法与一个大国相抗衡的,但是每次的豪赌,居然都是他们赢了,于是在某种习惯性的带动下,在听到崇祯驾崩,李自成打到了山海关的时刻,多尔衮力排众议,率领主力入侵,加入到这场争夺天下大权的“盛宴”当中,留下的兵力,是济尔哈朗手下暂时握着的正红旗镶黄旗的一部分,此时代善等一批老人已经垂垂老矣,也就任由多尔衮去豪赌,当然了,之前十几年次次赌中的过去经验,以及打不过可以跑的想法,也促成了这个行动。

    随行的军队,自然是三顺王那样的原明军出身的大明军队,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人,带着万把人,大多数都是步兵,跟在后面,还有一些大炮,几个洋人雇佣军军官,还有一些互不统属的朝鲜炮灰兵,权且跟着,此时第一个投靠八旗的李永芳为代表的大明降将已经在历次战斗中死伤得差不多了,当然是该新人上了。

    原本多尔衮的如意算盘还是很好的,利用骑兵的快速机动战斗,扫清侧面,拉长战线,占据主动权,捕捉战斗机会,可是这个想法是很好的,一旦遇到坚固城池,就暂时停下来,自然有后面的三顺王,要么赶上来开炮,要么驱赶老百姓攻城,反正死的不会是他们。

    但是,“盛京”,或者说很快就要改换回来原本的名字沈阳,这里的头头们逐渐听到的,都是很坏的消息。

    一片石之战,由于打的是堵口战,所以三顺王和一些包衣家仆组成的辎重部队都发现情况不妙之后,就撒腿开溜,当然,对于这种汉奸们来说,自然是不敢跑出太远的地方,在几十里地之外停下歇脚之后,孔有德派出不少斥候,前去探查,带回的消息自然是,在欢喜岭的“老营”(相当于司令部)已经被人给端了,一路上只接应到了十几个人因为运气好跑路回来,而且誓死都不肯回去,他们也就只能回来问孔有德怎么办了。

    孔有德当然要审问一下,可是这能跑回来的,肯定是有马可以骑,而且还敢于逃跑的人,都是旗里的大爷,孔有德一个降将,还真不敢来硬的,打着“我弄清楚情况好去支援摄政王”的旗号,还是断断续续问出来一些东西的,虽然他听得很奇怪。

    一会是天将白甲客,一会是天外飞仙,一下子人仰马翻,这些说法,你直接说朝廷派来百万大军打过来了我更相信一些,不过看着从自己手下多年的老兵油子,再到这些在旗的大爷都异口同声,他也是犯嘀咕了,人可以为打工的公司努力工作,但是没人为了拯救即将倒闭的打工场所卖房子去救吧,任谁都想要先保住自己的位置。

    救援不利,自己要在摄政王面前吃瘪,冲的太猛,被那李自成或者什么人的大军给揍了,导致挂掉,更是不愿意,这种两难的选择快把孔有德难死了。

    不过,转头看见旁边的沈志祥,这人和孔有德都算皮岛出身,也算是铁杆汉奸,不过却是个很面的家伙,他当即吓唬道:“老沈啊,我们还是要回去看看的,摄政王要是战事顺利,也是需要咱们打扫战场啊,不如你走在前面吧。”

    沈志祥人怂,不过不是笨蛋,他能依靠将女儿送给毛文龙做妾,然后在此后十几年青云直上,可不是笨蛋,马上说道:“我的兵都是弱兵,分战利品也没份儿,这可是你说的,怎么现在倒是让我走先了?别介,别介,您走先,您走先,我给你压住阵脚,清理战场。”

    孔有德指了指自己身边,说道:“我要在中军指挥炮兵,徐徐而进啊。”

    跟着耿仲明说道:“我要在大军的左翼护住大阵。”

    尚可喜马上说道:“我要在大军的右翼护住大阵。”

    孔有德指了指沈志祥,说道:“把抬枪和火铳打开可是很麻烦的,当然要徐徐而进了。”

    沈志祥说道:“反正我没那本事走先,到时候反而耽误事。”

    孔有德等的就是这句话,马上说道:“好,这样的话,摄政王如果有什么不悦,可就交给你承担了。”

    沈志祥急了,说道:“孔有德,这里你的兵力最多,你不出力,却把责任怪罪在我身上。”

    孔有德说道:“这是你昨天说的,你我本无统属关系,你只听命于摄政王啊,现在,摄政王有难,你却不肯死命去报答,却来说我吗。”

    大家都是汉奸,不过沈志祥这个汉奸投靠的可是早多了,自然也以此来神气活现一下,而沈志祥只是封了一个区区的公爵,而给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人三个王位,自然也是不满,话里话外的排挤,而孔有德可是屠杀光了三分之一个山东的人,自然是凶残的很,看不上沈志祥这个软蛋,两人自然就不睦,之前为了行军路线,还有对水源的控制权,两边打了个官司,自然就是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