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1章 父女谈话
    其实,安在旭有点杞人忧天了,长老们才不在乎这些普通人胡乱说嘴,他们都是一副,我就是喜欢,你这么一副,不喜欢我,却又不得不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嘴脸,

    之所以,钟佳佳能看到电影院的情况,也是他们考虑,为了防备着这些土着,好奇心之下,胡乱摆弄这些机器。

    最后导致这些机器损坏,那就得不偿失了,许多元件,需要好久才能具备自产能力,因此,只是看看他们不要乱动而已,具体的操作,完全由自动系统控制。

    张燕燕也是稍有惶恐,她能知道的是,这些神人确实很是奇异,不过他们连这种千里眼,顺风耳的本事也有,那还如何能和人家对抗呢?

    安在旭完全被吓唬到了,也不敢再骚扰什么美人,万一被人抓到了,这就是万死莫辞的大罪啊。

    他捂住脸,和同样很是感慨的于成龙一同离开,说实话,于成龙也是暗暗后悔,为什么不早点远离这位“朋友”,不过,现在,似乎也是不能走了,谁知道呢,本就是为了考试而来的,对于于成龙来说,还是去找找山西老乡靠谱一些啊。

    这件事,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起码钱家兄弟回家的时刻,钱嘉乐就战战兢兢地说道:“哥,你说,那长老们,真的是什么都看得到吗,明明人不在这里,他们怎么就看得见呢。”

    钱小豪的脸色也有些不好,要是你每天十二个时辰所说的话,都被听到,做什么事情,都被看到,无论是谁,都会产生某种挫败感吧,当然了,对于他来说,首先要做的,还是安抚一下弟弟了。

    “我想问题不大,你看,说话的,是一位女子长老,而且,刚开始的时候,说的还是行医之事,我记得,大意就是,吃饭之前,大便之后,要用净水洗手,之后发现,那位公子没有听她所说的话,才生气了,还记得她是如何所说的,辛苦备课,既然如此说,那位女长老,好像是一位大夫吧。”

    两人都点点头,无论如何,他们属于旁观者,对这件事也明白的很,虽然人不在这,也可以看到东西,实在是惊悚的很,但他们可以看到的是,那些异界来客还真是挺友好的,出力帮众人讲解卫生问题呢,他们可是知道了,这些长老们,到底有多么无所不能了,连上天入地都可以做到,那么,距离这么远的地方,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钱家兄弟商量着,就在这大栅栏的附近,买了点猪头肉,回家去了。

    张燕燕觉得自己很可能惹祸了,在安在旭痒痒然跑路后,也匆忙离开,英国公府,坐落于永定河边,与故宫不远,来是最是富贵之地。

    可谓是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明堂、水流曲折,哪怕到了21世纪,那里也是帝都最最富贵人的居所,也就是……家。

    可以说是世代都是天朝贵族血统的象征之地,至于皇宫,那里是博物馆啊。

    坐在一顶轿子里,张燕燕匆匆回到家中,遇到意外情况的事情,不需要她来动嘴,自然有人前去禀告其父,张世泽了。

    张燕燕低着头,看着那本红楼梦,小口抿着茉莉花茶的时候,其父张世泽的脚步声已经慢慢来了,他年纪不到四十,身子还算硬朗,不过看步伐,很显然,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是李闯进京,崇祯宾天,大明灭亡,“长老会”突然杀出来,都是对这么一个人的突然打击。

    相比其前代祖先,张世泽这一代已经耗尽了祖先张玉的英勇胆略与统帅能力,只剩下缝缝补补的管事儿而已。

    李自成进发包围帝都之后,张世泽就发现,自己手下的京营,基本上就完全哗变,也不能说是哗变,基本上就是脱下衣服,或者干脆穿着号服,直接干起了他们本来的行当去了。

    本来嘛,所谓京营士兵,不就是你们这些权贵手下,干各种苦力活的吗,还不给钱。

    现在,俺们自己赚钱去啦。

    他进得屋里来,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叹息一声,今天的事情,怎么能怪女儿呢,已经担惊受怕了这么多日,自己思虑再三,确认那些来神秘,拥有各种无穷法宝的人,对于欺男霸女毫无兴趣,甚至对那些宫女们,也是很有礼貌,所以才放了女儿出门。

    想不到,居然没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到底是帝都的地头蛇,各个地面的人都对他很有关系,很快就询问出了缘由,事情很小,但史上,那些政争大事,哪个不是从一件小事起步?

    “燕儿,回来啦。”虽然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世泽的华语还是相当的和善的,自己的女儿啊。

    张燕燕早已看到父亲进门,早已站起身,鞠身行礼,说道:“父亲大人。”

    张世泽没有多说什么,直截了当说起今天午间的事情:“燕儿,今日的事,你是如何看的?”

    张燕燕低着头,思索一会,说道:“这些人,说他们不文,狄夷入华夏吧,他们的这些文字,书籍,这……影戏,确实都是华夏文字没错,但说他们是华夏之人吧,他们剃短发,驾着巨大的可飞之物,诸多行事,甚至逾越礼法,做的都是蛮夷之事。”

    “嗯嗯,”张世泽知道这个女儿,虽然对政务并没有太多了解,他也不可能教一个未曾出阁的女儿这些,也就是老婆教导一些宫斗技巧而已,说道:“燕儿,你该嫁人了。”

    张燕燕似乎很是惊讶,也有些腼腆,说道:“父亲,女儿不愿嫁人,愿终身在家,服侍爹娘是好。”

    她这话却也不是假的,她自幼多有才学,于文字之道颇有建树,当然,也就只有其父兄了解,而张父虽然不能向人宣扬于此,这个时代的女子,讲究的,就是越没用名声,越是好女子。

    但是,他还是很知道女儿的长处的,也会将一些诗文动物,交给女儿来评判。

    虽然作为英国公,有一定的兵权,不能太过结交大臣,以免被人怀疑文武勾结,不过还是免不了,有些书生,到府上来打秋风,求包养什么的,同时,自然是递上了一些“作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