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53章 遭遇袭击
    “报告,沈阳这里安静无事,有几拨想往外跑的,都被我给怼回去了。”

    “干得好,继续保持观察,今晚就让他们在进退失据当中度过,尽量不要太刺激他们,如果可以的话,给他们点甜头,让他们觉得,你飞船的忙不开,需要调转很大的圈子,才能直接去抓他们,让他们跑远一些就是了。”

    “这样不会造成他们大晚上的四散逃跑吗,这样我也抓不住啊。”

    “不会,”李向前非常肯定的说道:“对方是智商正常的人,又不是笨蛋,真是打定主意逃跑了,西边来正好被咱们一勺烩,南边是大海,他们又不会游泳,无非是去东边或者北边了,基本上,要么朝外兴安岭那边走,要么去投奔他们的蒙古亲戚,但只要不把他们逼迫到一定程度,绝对是很难下这么一个决心的,嗯,如果他们确实想跑,直接告诉我,到时候无非就是擒贼先擒王了。”

    间隔百里之间,李向前关闭通讯器,内心确实激情澎湃起来,现在,他身后,是一万五千精锐汉子,随时可以去锤死任何他看不顺眼的敌人,而面前的敌人,却是首脑死的死,被俘的被俘,剩下的都可以归结为失败者的存在,主力部队更是十不存一,还有一半是心思难定的汉人。

    如果孝庄,(受各种影视剧洗脑,长老们当然很看重这个女人)选择的是带领小股精锐开始跑路,那么千年隼会教给她什么叫绝望的逃亡,而如果她想一次性带太多人走,那么,要知道,行军,可是一门学问啊。

    清末的时候,曾国藩的湘军,被无数军事小白吐槽为,结硬寨,打呆仗,其每日行军最多三十里地,而后就要花两个小时去修筑营垒,没错,是两个小时啊,其营垒堪称深沟高垒,耗费巨大,但是管用啊。

    为什么这么来?首先第一条,就是,对于一个将领们来说,指挥的人越多,那么考验其指挥能力的难度就越高,指挥一千人走一百里,和指挥三千人走一百里,其难度不是差了三倍,几乎有十倍。

    对于军事门外汉来说,痛快的冲锋陷阵固然是爽,但是一个真正的领军者,其工作核心必然也必须是最基本的,建团队,带队伍,做决策,掌握住部队才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代代那些游牧民族,总是会成为中原之害?

    因为马匹吗,因为体格吗,因为人种吗。

    答案都是否定的,真正的原因在于,在长久的围猎作战中,他们学习了彼此简单沟通,去围捕猎物的技能点,进而将这个,用在了对付中原农耕民族。

    组织化,才是最难对付的。

    而对面的中原民族,所谓的耕战民族,其实也很有讲究,耕战耕战,在不断的去村子外耕田,去开垦荒地的时刻,农夫要时刻准备着防备各种野兽的袭击,因此哪怕再穷,弄一个木杆,削尖了防身总会吧。

    可以说,这是汉军,为什么千年以来,哪怕到了1949年的时候,都是自耕农的战斗力最强大了,一方面是保护财产的精神动力,另一方面,耕作就意味着自己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开垦荒地,遇见老虎的几率可是远大于遇见女侠的几率啊。

    还是那句话,光想让他们分清楚左右,就得多消耗几天了,就这条件,还想训练什么向左刺,向右刺,简直开玩笑。

    没办法,李向前的时代,新兵大部分都是在校大学生,二十岁以上的年纪,也就意味着,接受各种基础训练的时间,起码是从小学一年级,六岁开始,十四年的训练时间,生活的点滴,已经足以让他们在部队里混得风生水起了。

    李向前也在学习,在21世纪的时候,科技的发达程度,早就可以上九天揽月,相对的,那些“古旧”一些的交通方式,却会成为非常稀罕的活动,比如,21世纪中期,非常流行的,年轻男女结婚的时候,使用八抬大轿来做婚礼,而另一个古代“奢侈品”,马,几乎也是价比黄金,事实上,整个飞船上,在旧时空的时候,也只有赵佳人一个人骑过马。

    可以理解,马这个玩意儿,体型比人类大得多,而且吃草是不可能长力气的,要从育种,生育,喂养,训练,保养,无论是吃的东西,打的针,住的马房,那水准可是比李向前的小房间可是强多了。

    这也就导致了,在那个时代骑一匹马出去转悠,成为了一件后世平民百姓绝对消费不起的昂贵事务。

    这也是李向前如此兴奋又好奇的原因,选一匹好马,骑行起来的乐趣,是非常的让人沉浸其间的,这相当于御使一头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动物,这本就是人类远古的本能啊。

    不过,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之前将八旗主力骑兵全都包饺子的好处之一,就是白得了超过十万匹战马,加上同时消灭李自成后,获得了过万匹马,虽然其中有不少,因为战斗而受伤,残废,最终都弃用,或者直接用作拉车的马儿,但合用的也不少。

    “你这是何必呢,为什么不坐着千年隼在天上飞行,非要一边摆谱,一边还得让我指挥你要领,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李向前拉了拉胯下白马的缰绳,收声说道:“你以为你老爸,每年都要穿着那身中山装,下部队,吃那些大锅饭,只是为了作秀吗,说明你一辈子都无法理解当兵的,也就不可能真的继承你爹的事业,虽然你自己也不想。”

    “切,我爱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别以为依靠机缘巧合,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又这么倒霉,和你混在一条船上,就可以对我指指点点的,我随时可以逮捕了你。”

    “是啊,你看,就是这样,你啊,还是把当兵的人,当做一份工作看待,你不明白,就那么几毛钱的工资,我一年的津贴不如你一顿饭的,你觉得,是为了钱工作的吗。”

    “你个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的,我哪有那么能吃,一顿饭吃一个苹果一个是极限了,哼。”

    “大姐,来自地球的青岛苹果,大红袍名茶,你知道这些东西运到那边,是怎么样的天价吗,你的茶杯都是景德镇的手工货,你看,你不可能理解,一群随时宣誓,用命去保护别人的人的思维的。”

    “好吧,我会对这些新时空士兵好一些的,话说,已经对他们不错了,起码你看我定下的每月工资,已经可以在这个世界活的很滋润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想的都是养老婆的日子。”

    李向前叹息一声,说道:“不在这个啊,如果真是为了混个工作,拿点工资,怎么会给你们老赵家扛活的,大家还是有些理想的,起码在荣誉和伤残抚恤上面,你们用点心。”

    “迄今为止,有伤残的吗。”

    “有两个笨蛋,被毛瑟枪打到,你知道咱们船上的情况,钟佳佳就是个摆设啊,好在孙哥在,他跟着你爸出生入死的,帮你爸屠杀政敌,治伤还是很容易的,这也是咱们的问题所在了,没有军医系统。”

    “慢慢来,好在以这个时代的死亡率,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毕竟你自己也说了,没人会愿意把治疗仪分享给其他人用,这么说,我去问问那些人,毕竟以后意外死亡是少不了的,那么,八宝山这个,是不是修一个。”

    “咳咳咳,八宝山还是留着给高官们用吧,不过咱们有那些基因药物,应该还能活,就是这样,不过你的提醒也很对,我刚刚就是在想,给活人如何了,想不到的是,死人也很重要,想不到,果然是久经宦海的赵家小姐。”

    “去你的,嗯,你觉得这些兵如何,可以独当一面了吗?”

    李向前闭上眼睛,拉了拉缰绳,说道:“安啦,我会抓紧练兵,明年端午雨季之下,突破长江,把胜利的消息带给你的。”

    他刚想调笑两句,忽然从前方,传来了一阵唿喊声,“杀啊,”“快跑啊。”

    李向前眉头一皱,说道:“好像有什么情况,我去看看。”

    他为了显示“与士兵同甘共苦”的革命精神,顺便练练骑马,所以跑前跑后的,偶尔鼓舞一下士气,或者指挥千年隼的巡逻,不过大部分时间还算维持着行军队伍的严整,毕竟是一个两万人的行军队伍,包括了筛选出来预备掌控辽东乃至于东北的一万五千人,还有用钱征发的一些民间的辎重大车。

    当然了,他们未必是真心想为了这么点钱就出来搏命,毕竟怕死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的,但是公审大会刚刚结束后,有些劣绅豪强忽然发现,被“公审”然后直接练习“打靶子”的那些倒霉蛋,有很多其行为与自己根本相同,也就是说,一旦惹火了那些“大人”,人家一个“公审”,自己就要倒霉了,对于这些人,以前走的县官,乃至于知府府衙大小官员都没什么用,人家是新朝的人……听说,还是天上的神仙。

    这也是浩浩荡荡的运输物资,可以朝沈阳前进的原因,当然了,从山海关到沈阳,也就是400公里的距离,用不了多少天就可以往返,所以,李向前有些懈怠了。

    之前说过,为什么行军是一个大难题,甚至是到了工业化社会,摩托化部队后才算是解决一些?

    因为行军是为了打仗,那么就要随时准备战斗,散开一个可以随机应变的战斗队形,而行军却又受限制于道路,因此是很麻烦,而且还要兼顾半路上的休整,休息,还要控制前方道路的水源,前后方用水不能争抢,必须有序……

    但他就是忘记了,很可能有其他的突发情况发生。

    此时的赶路已经是第四天了,从山海关诸关穿越而出,前唿后应,连绵不绝,他们来到了的,是后世被叫做葫芦岛的地区,但是在这个时代,葫芦岛还有一个名称……宁远城,也就是传说中袁崇焕开炮打死老奴的地方了。

    宁远城的城池已然被拆除,不过位置依然是进出辽东的必经之路,这里紧邻大海,而西边就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大规模军队是无法翻越的,所以,在前期,宁远城就可以成为抵挡侵略的不败之城。

    只有过了这条通道,才能直达锦州,进而到达沈阳,不过,李向前想不到的是,在路过宁远的时刻,居然他们这些原主人,会遭到埋伏。

    他骑着马,勉强让有些受惊的这匹只有四岁的河曲白马振作一下,朝着出现情况的位置冲去,路上还遇到了小妮子露云所坐着的马车,由于只以为这是一次治安警察一样的行动,他才不情不愿的带着这个小萝莉活动的,毕竟想要在军队里混,想学韦爵爷带丫鬟,是别想了,那是伤士气啊。

    似乎远远的在找自己说着什么,李向前摆摆手,示意她好好待在原地,继续快马迎着人流冲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还喊道,“不必惊慌,不必惊慌,发生了何事。”

    前方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有少许的枪声,还有喊叫声,但更多的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奔跑,推搡,要不是因为队伍行进拉开了一些空档,踩踏事件如果发生,肯定就是要损失惨重了。

    好在,天空上的千年隼还是很是及时的,朝事发位置快速飞行,很快就让几乎所有人看到,看到了千年隼,所有人也安心了,或者说老实了,他们还不想被那东西盯上呢。

    看见这位长老,小兵们纷纷让开道路,他接近队伍的最前方,此时场面很乱,李向前从马上的背囊里取出一些东西,拿在手中,然后跳下马来,走到一个搀扶着伤兵的教导营士兵面前,看了看他,说道:“怎么回事?”

    赵棒槌有些气急一般,似乎又有几分羞愤,说道:“长老,都是小的无能,路过前方一处山岗的时候,被鞑子打了个措手不及,折了几十个弟兄,还丢了一些枪,标下这就带人回去,将那些鞑子全都杀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