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54章 鳌拜之死
    他目力所及之下,看着眼前的士兵,几乎人人带伤,尤其是被赵棒槌搀扶的这个,肩膀被弓箭穿透,虽然没死,但是眼瞧着这只手是废了,除非用飞船上的治疗仪,直接为他在制造一条胳膊。

    这是我的错误啊,火器时代,越轻便越好,但是对面现在还是冷兵器呢,所以被袭击后,才是这样的惨剧。

    “对面大概有多少人?”

    赵棒槌有些惭愧道:“这我真不清楚,起码有几百人吧,路过一个山梁底下,我却忘了长老教导的话,走梁不走沟,没有派人去检查一下,总想着快走过去,结果走到一半的时候,被山上的碎石一砸,又冲出来和我们肉搏,弟兄们来不及摆开阵势开枪,结果……”

    李向前点点头,说道:“快带弟兄们下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好了。”

    李向前指了指,将自己的马儿让给了他们,队伍里自然有找来的几位医治外伤的大夫,无论是吴三桂还是李自成,都是很标准的明军体制建设,自然军医这个设置,虽然没有后世“老军医”的威风,却也是有一些经年老练的老头子在帮忙,处理这种箭伤。

    一边走路,他一边说道:“看见了吗,有多少人,确认是八旗兵吗。”

    “等等,应该是,他们之前趴在树林里,所以我没看见,抱歉了头。”

    李向前叹息一声,说道:“没关系,咱们是民用客船,自然没有装备红外线探测是非常正常的,如果装备了才不正常,盯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按照我的记忆,这里应该没有驻守的人马啊,这些人是哪来的。”

    在外面驻留哨所队伍,是需要极其高的成本的,无论是队伍锻炼,素质培养,还有给养的保持,都不是那么轻易的,起码李向前绝对知道,几天前,宁远城就是一座已经被拆掉的空城,没有人烟,以满清的奴隶制制度的生产力,已经将半个辽东杀光到只剩下奴隶的残暴,不可能供应的起太多的驻外部队,那么……

    他们是前几天刚刚从沈阳城里跑出来的?

    当然了,无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既然已经被千年隼锁定了位置,他们的命运就可以预计了,不过,还真是好奇呢,这样都能有人出来袭击他们啊。

    越过人群,前方的山梁上,有些人影,似乎正在检视“战利品”无论如何,任何战士拿到毛瑟枪后,都会被其流线型的外表所吸引,更不用说,在这个时代,还有一些利器呢。

    这山并不高,也不算陡峭,不过树木刚好可以隐蔽身形,还有不少碎石,砸下来后,冲下来和教导营走在最前面的士兵搅和在一起,当时的拼杀是猝不及防的,不过教导营的人的第一反应还是不错的,起码躺在地上的尸体来看,身穿新式迷彩军服的人,和留着大辫子的数量是差不多的,考虑到双方战斗的突发性,一方是养精蓄锐,掌握主动的突然袭击,一方是劳累行军后的被人袭击,这很正常。

    起码这么来看,教导营的平均战斗力,并不辜负辛苦的挑选,亲自的教育养成,巨大的投资,李向前完全知道,他们的这个亏,起码有一小部分要算在自己身上。

    他是21世纪核武小型化,星际殖民时代的步兵军官,主要的训练结构,来自于那个时代可以提供的各种高科技设备枪械,对付的敌人也仅仅是所谓的假想敌,在这种情况下,一座山上可能有敌人?

    直接无人机轰炸就是了,都21世纪了,除非是偶尔的训练,否则没人会练习这种工作,哪怕是美国对付阿富汗深山里的某些极端分子,也是直接这么干的。

    如果教导营手中有后世步兵部队人手一支的手枪,估计情况就好多了,哪怕这些鞑子突击到近处,直接掏枪就杀就是了。

    慢慢走到山下,他果然发现了不对,这里应该就是吴三桂所说过的必经之路,地面上有尸体,可以想见刚刚战斗的激烈,他低头看了看,发现地上有一些坑,刚好可以站人,从很多痕迹来看,这些满人设计的埋伏圈,就是先高处落石,打乱大家的布置,然后是一波箭雨,将队形打乱。

    最后才是冲上来肉搏,不过,接下来,正面的**对抗,教导营却是没有输,手里都有毛瑟枪,李向前起码可以看到,小一半半裸上身,出来拼命的满人都是中弹而死。

    当然了,地上是没有毛瑟枪的,很容易想象的是,毛瑟枪现在已经被拿走了,自然是在,山上……

    “嘿,山上的是辽东哪位好汉啊,这眼看着大金就没有几天蹦头了,何必这么玩命,我们有几万人,还有飞船,你们打不过,跑不了,何况主子都要跑路了,何必在这儿拼命呢,下来商量商量投降的事情吧。”

    李向前气定神闲的走开两步,他虽然已经看了无数尸体,但还没有适应和尸体站在一起的可怖,于是很自然的朝这座看起来十来米高,陡坡也不是很陡峭的山边走去。

    他的喊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语言的差异,还是声音不足,并没有得到回应,反而是传来了一阵弓弦拉起的声音,还有快速的破风之声,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起码二三十支箭,就已经从山上飞了下来。

    李向前做过避弹训练,不过那是躲避子弹用的,面对扑面而来的这些箭,竟然似乎颤栗在那,不动的看着,眼看着,他就要被那些箭瞬间射死的时刻,那些箭,忽然就好像冬天操场上的苍蝇一样,纷纷自己落地了。

    他轻轻得意一笑,左手抬起,正手持着一样东西,喊道:“你们奈何不了我。”

    这也是自然的,这个时代的步兵远程武器,大不了就是弓箭或者前装火枪,其箭或者子弹的飞行初速,都不太大,很容易,就可以被干扰。

    说实话,这东西制作的时候,打的想法还是,“防备”可能的黑枪和刺杀,毕竟他们的工作,是要面对整个大明士绅集团的疯狂反扑,鬼知道他们手底下有什么人可能做什么事,不过,此时,落在地上的箭全都分布于李向前身边三米之外,就好像有一个结界一般,将其隔开,这可一下惊呆了山上的八旗兵。

    同一时间千年隼终于找到俯冲的角度,从千米高空之下,大大咧咧的飞到这里的上空,将一切的情报,一览无余的拍摄下来。

    李向前手中手持着自己的终端,它的功能确实足够全面,一台就足够抵得上电话,电脑,电视机,而此时,实时信息将山上的一切都一览无遗,从地形情况,到对方的人数,在干什么,都毫无保密的可能。

    才不过几百人啊。

    “既然敬酒不吃,那我就给你们吃点罚酒吧。”

    他快步走上山去,似乎无惧于射出的弓箭,但每一箭似乎都好像畏惧一般,躲开他所在的位置,就这么登上了山头。

    李向前曾经看过一部剧情脑残很差的电影,《英雄》,乃是在世纪初的时候,由某个人称“老谋子”所拍的,剧情虽然脑残,但是画面却很漂亮,当然了,李向前觉得唯一可以看看的,还是那个男主角站在千人包围圈中,被所有人的武器指着,而面不改色气不长出的气势,一直就让人觉得很帅。

    现在,也是这样的情况,山上大概有几百人的样子,也许不到三百,都是身穿黑色或者青色的短打扮,倒是与后世那种斗笠一样的衣服不同,此时,他们要么是手握弓箭,瞄准李向前,要么是拿着手中的刀或者长枪,这远远围着他,但都似乎不敢动手。

    打头的大汉,似乎很是激动,正在颤抖,但却并不气馁,正举着手中那大刀,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拼命。

    李向前看了看他,内心一阵叹息,说道:“报个名字吧,老兄,不要打了半天,都不知道你是谁。”

    “鳌拜。”

    李向前似乎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久仰久仰。”

    鳌拜不明白李向前所指的意味,这久仰久仰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但这样的感觉还是非常怪异的,正想问什么,比如,你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妖术,要什么才可以放过……

    李向前只是看了看鳌拜的身上,他只穿了一条裤子,光着上身,上身都是鲜血,当然,鳌拜本人应该没事,这些血都是教导营牺牲者的血了。

    他忽然问道:“鳌拜,一条道跟着干到底了?死也不肯回头了?”

    鳌拜一开始还有些懵懂,但很快思量之后,点头,半带着自豪,傲然道:“本将誓死效忠……”

    “啪……”李向前忽然一抬手,扣动扳机,鳌拜应声而倒,全身麻痹,他不明白为什么,敌人就这么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这么出手,也不理解,为什么一向体壮如牛的他,只是挨了一下,就这么倒下了。

    在李向前动手的同时,千年隼也飞临小山的上空,不必招唿,从上面跳出几个汉子,就开始用电磁枪扫射山上的所有敌军士兵。

    不一会,他们全都倒在原地,如同死去,李向前走到鳌拜身前,思索一下,说道:“可惜了。”

    鳌拜此时还处在被电击麻痹的状态,自然无法与李向前争辩,事实上,哪怕他争辩,似乎也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

    李向前很快就回到后面的队伍里,此时赵棒槌已经整理好队伍,按照半包围队伍,接近了这座小山,李向前满意的点点头。

    好兵,强军,都是打出来的,只有鲜血的教训,才能让他们不断的前进进步,其他的,都是假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军十年就要对外侵略一次的原因了。

    “都杀了,一个不留,嗯,最好让每一个兄弟都见见血,还有,找人挖坑,埋了,现在天气也很热,万一闹起瘟疫就坏了。”

    他吩咐完,自去附近,寻找合适的坟场。

    “何必这么下手狠,你不是一向主张,收纳一些新时空的土着精英,以为己用吗,现在连话都不说,就此杀掉了?”

    李向前叹息一声,对远在帝都的赵佳人说道:“因为例子不同。”

    赵佳人之前通过关联网络,看到了前线被袭击的通报,这些信息,对内不会太过隐瞒,于是就问了起来,“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主公号令松绑,解衣推食,小弟纳头便拜,从此忠诚度锁定100,战斗力爆表,这是小说情节,真实的情况,这个鳌拜,就是属于那种真正的死党,你看,他在满清的权力架构之中,其实一直属于打手的定位,起码现在来说,还是一个不受重视的打手,未来很牛那是因为其他的都死了,所以,我不认为可以得到这样的人的忠诚,即使能得到,那花费的精力还不如去训练自己人呢。”

    赵佳人悠然道:“我觉得你是越来越狠了,这是枪杀俘虏,别指望回去后,我会帮你遮掩,这是要送国际军事法庭的架势啊。”

    “我这是直接行刑而已,这些人一看就是鳌拜或者满清在沈阳城内最后的精锐了,300人啊,忽然就敢挡在咱们起码几万人,而且还是有着神仙护卫的大军面前,说明了什么?这些人都是八旗兵里的铁杆,这些潜在危险者,肯定是双手沾满血腥,都是有血债的,杀了也好。”

    赵佳人说道:“总之,自己小心点吧,看起来,人家很不好对付。”

    “哪呢,这鳌拜也是无脑,如果是我的话,起码会利用熟悉地理的优势,藏身在某地,晚上的时候,混入营地,搞破坏,散谣言,我们的军服还没有换装,鳌拜手里那么多大明降兵,肯定可以搞到的,实在不行,放把火,可能引起的烧死和踩踏致死,都比他这样送死强啊。”

    李向前又是用专业的分析了一通,忽然心头一动,想起了某些典故,想起了来传说中,满人凭借自己会看三国演义而打下这如画江山。

    有点意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