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78章 朴德欢见闻录3
    不过,他们的请求,还是得到了很好的处理,于是等了一会后,就得到了许可,走了进去。

    在这个时候,徐浩正在和这些士兵们谈话,当然了,主要是他说,大兵们听,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我说下,为什么要保护这些被判刑劳教的鞑子,还有汉奸,有一句话,叫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意思是什么,另一个意思就是,不能保护坏人的法律,同样也保护不了好人,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这些人,作恶多端或者投靠鞑子,自然是该死,但是,谁能说说,一次几十万人都杀了?”

    众多士兵面面相觑,说道:“可是,将军,看着那些鞑子可以这么活着走人,真是不甘心似的,不说别的,我们从那滦县大营出发的时候,从外地赶来的老百姓,可是磕着头,求着咱们给他们报仇啊,那一篮子鸡蛋,直接送到怀里,不给他们报仇,能行吗。”

    徐浩在内心中叹息一声,他还不习惯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说话,说了这么多,事实上还是后面的人早就帮他做好了话术表,想办法来说服这些士兵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啊,弟兄们,如果说,从今天起,你们觉得,身份高的,就可以欺负身份低的,那么帝都里的大官们,如果出来欺负人了,怎么办呢。”

    不等他们接口,想到什么撕心裂肺的故事,徐浩说道:“有朝廷,有律法在,任由谁,也不能以大欺小,知法犯法,这是我们必然要做的,你们可别把我想象成什么大人,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当兵吃粮的小卒儿,一句话,咱不让人欺负,可是,也不能去欺负人,明白啦?”

    “大人,真有没人欺负人的世道吗,那我保证也不去欺负鞑子了。”

    徐浩在内心中吐槽一下,不欺负人的世界,他可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如何建立,当初要不是那个婊子一样的女人,他也不会被脱了那身警服,跑去无聊的,终日无所事事的飞船上厮混,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就有权利斗争,这怎么可能说几句要和谐,要有爱就可以过去的?

    但是,徐浩练习多日的,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已经进步了许多了,当即正正经经,似乎带有无数正义感的说道:“当然如此,我保证。”

    反正人家老徐是自己信了。

    当然了,总的来说,他们的经营还是不错的,由于没有考虑过需要大规模辛苦作战的需要,这一支由吴三桂的吴军,李自成的闯军精华合并起来的军队,不需要把精神用在作战训练上,本身定位就是武警部队这样的治安战部队,所以,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军纪,军纪。

    所以,朴德欢进入这校场后,并没有看到什么威风赫赫杀气腾腾的操演,精彩绝伦的马术表演,弓箭或者火铳的战斗场面,而是非常标准的,每个高中生和大学生都需要来这么几次的,站军姿。

    总的来说,对于一个朝鲜两班来说,这种军训方式奇怪的很,不过既然这支军队打跑了横行辽东几十载的八旗兵的势力,那么必然是有其神妙之处吧。

    他在一处营帐间站了一会,就听到了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跟着就听到一个声音:“人在哪呢。”

    说完这句话,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已经走了进来,朴德欢和朴德勐都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当时就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异常的年轻,怎么看都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已,不过让他们差异的是,这个年轻人似乎没什么架子,说道:“我就是本市的代理市长,徐浩,有什么事吗。”

    什么?天呐,居然是这样,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劳,本着稳重办事的文化习惯,任何所谓的文明国家,都不可能让二十多的小子掌权,这血气方刚的,可能一言不合就开干了。

    嫉妒,嫉妒,朴德欢兄弟俩本身也是三十来岁的年纪,可是见到这个看起来这么年轻,不知道是保养的好,还是人家就是这么点年岁,就可以执掌这万人大军级别的队伍,这样规模的军队,在朝鲜绝对是战略级别的单位,不是绝对的亲贵大贵族是不可能掌握的,事实上,他们两个连边也摸不到。

    不过,事先就从昭显世子那,知道,此城的城主确实是叫徐浩,世子也没有说清楚,居然是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我等是朝鲜王派来,向将军送来礼物,我等朝鲜士民,苦辽东鞑掳久已,多亏了将军拨乱反正,自然是感激不尽,万分……”

    “行了行了,”徐浩思前想后,还是装一装大老粗的好,“我听不懂你们这么一点事情,你们两个就是来送礼的,都有什么东西啊……”

    他忽然想到,李向前向他提起的,这个时代朝鲜人,特别喜欢用白白嫩嫩的朝鲜美女作为勾搭天朝大员的秘密武器,朱棣也马马虎虎收了几个在房内使用,而袁世凯那个家伙,更是在某个盛产美人儿的好地方海选美女,属国嘛。

    这是要给他性贿赂的架势吗,虽然有李向前打包票一般的说,直接收下,不过别被灌**汤就是了,但是他忽然就不好意思来了,和他偶尔收纳的民女,还可以有个选择权的不同,人家送来的,谁知道这审美观有什么问题,万一这1644年的朝鲜,人家的美女的标准,到来21世纪,就是妥妥的丑女呢?

    这是很正常的,21世纪的时候,讲究的丰乳肥臀,长腿身条,宽鼻梁,大眼睛,而这个时代,鬼知道都是什么审美,居然会有喜欢裹脚的女人,几乎所有的长老,第一时间就让他们选中的宫女把脚给放开了。

    徐浩也不知道的是,自己问这个话,实在是掉价至极,作为东北最大的行政主管,他几乎就代表了天朝在辽东的颜面,收礼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但绝对不该他亲口来问,而是由专门的礼单,按照这个,单子,自然一目了然,但是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有将军亲随或者师爷代劳,无论如何,亲自下场太难看,吃相太难看了。

    送礼是一门学问,大学问,关乎生死的大学问,不说别的,每个大国的领导人身边,总有那么一个办公室,来研究来访问的国家元首的性格喜好,等来访者到了,自然要选出有面子,还不能被看做行贿,合适的礼物,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收礼也是一门大学问,你总要装作一番高风亮节,刚正不阿,两袖清风,拒贪腐,永不沾的架势,然后说你送礼来是瞧不起我啊,是逼我犯错误啊,是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就这么一下子,朴德欢在心底就觉得,他将徐浩看透了,这分明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年轻嘛,幸进,幸进,这必然是随着明末大乱战之中,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一个,妥妥的武夫嘛,毫无读书人的气质,倒像是传说中的白面小人物。

    “哦,礼单在此处,请将军验看。”

    “也好。”

    徐浩又是违反了规矩规则,这个时代,哪有长官亲手去接外人手里的东西的,少不得被朴德欢和朴德勐两兄弟暗地里鄙夷一下,他拿过礼单,早在帝都的时候,就专门学习过,这个时代的繁体字实际上和后世的简体字几乎就是一个妈生的,从草书和行书之中提炼精华,21世纪的人,也许写不出来那样行云流水的毛笔字,但是你让他简单的阅读以下,问题却是不大的。

    “嗯,人参,海味,东西还是不少的呢。”

    之前说过,朝鲜是一个很悲哀的地方,不适合耕种,无法大规模爆人口,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些山区的宝石,还有人参了,当然了,作为着名的新鲜经济作物,烟草还是有的,只不过是没有熏烤过的。

    “还不错,辛苦你们了,嗯,快到饭点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稍稍有些挠头,百废待兴的长老会还没有来得及制定客人的接待标准,他一个殴打富二代,然后跑到飞船上混日子的家伙,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善于迎来送往,于是,好好的外事活动,被他当做了招待远方战友的宴席,这画面太美……

    必须好好说一下的是,21世纪的政府,对于退伍兵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无论是平时的伙食,津贴,还是退伍时候的那一笔巨额工资,都很是滋润,徐浩年轻,又被刚刚安排当警察的时候,狠狠的和老战友,老同学什么的,好好喝了几十顿的酒肉,但之后,醉酒后去走着回家,遇到调戏小姑娘的那个二代,仗义出手,结果二代进了医院,那小姑娘被大把的毛爷爷收买,声称二代是她男朋友,于是……

    都是命啊。

    “来,朴老哥,你们这一趟辛苦了,满上,满上。”

    徐浩意气风发的将大把的酒,看着朴家兄弟一杯杯喝酒,他很是痛快,看着两人喝的很是开怀,他也很满意,不过这酒也就这样,很难喝醉啊。

    “这是当年野猪皮时候就酿下的烧酒了,这么一股杂味儿,别提了,到了帝都,你们报我的名字,他们手里的好酒可是……不少的,嗯,我要执勤,就到这儿了,不能喝了。”

    徐浩到底知道点好歹,作为唯一的军事长官,如果真出了鸡毛鸭血的事情,千年隼是得花几个钟头才能到沈阳,更别提出动也需要时间准备,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乃至于必须随时醒来。

    好在当年演习的时候,终日值班的日子,毕竟是个锻炼,徐浩还保持着清醒呢。

    “哎呀,哎呀,将军,真是感激您的招待,多谢,多谢。”

    朴德勐看着一桌子的好酒好肉,心中感慨万千,以前作为朝鲜使者的跟班,前来沈阳贺岁的时候,来接待他的,是宁完我,范文程这样的铁杆汉奸,各种接待流程符合他们传统的文人,虽然身处于腥膻之国,但感觉是好的。

    现在,面前的这位将军,虽然自称是来自天朝礼仪之邦,但出口绝对不成章,而且举止粗鲁,吃东西动静大,把堂堂正正的外事活动,弄成了粗俗不堪的举动。

    虽然传说中,攻打沈阳城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什么强大的仙人出手,但是这种说法,朴德欢是不相信的,任何正常人听到后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否定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真得到了肯定,对一个人的价值观是巨大的冲击,三人成虎,换句话说,人在很多时候,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

    朴德欢看见的,只是一个似乎什么都不懂,虽然不敢唐突询问,但他猜测,徐浩就是多少年来,中原内战之后,趁机厮杀起来,成为上等人的一个%……

    一个泥腿子。

    不敢,哪怕是泥腿子,也是掌权的泥腿子,朴德欢不得不对其好言抚慰,直肠子徐浩自然也就掏心掏肺的帮他们说话了,当然了,他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准主意,因此,很多时候,说的是在朴德欢耳中听起来非常玄幻的事情。

    “铁路就要开始修了,你们可得积极一点,抓紧时间,我们是要不惜血本的修铁路的,京沪线,京广线,嗯,东北也不会放下的,到了帝都,你们可是得好好的跑部钱进一下啊,抓紧机遇,韩……朝鲜的经济建设可能就可以上一个大台阶了。”

    这是人还没有醉,但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说什么了。

    “什么是铁路啊,铁路就是,那种在地上铺好铁轨,嗯,然后上面就可以跑火车了,速度可是很快很快的,而且一次可以拉好几百人,嗯,还能拉几百吨的货,我跟你说,朝鲜抓不住这次机会,赶不上第一拨计划,那以后可就要步步落后了……”

    朴德欢只觉得这是在乱讲,上面在地上铺上铁条,还能跑车,还不是牛马的车,一次性拉几百上千人,还有多少的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