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87章 五年计划
    范永斗正激动的计算呢,只听在高处原来了一阵咳嗽声音,周围的商人全都立刻停止了谈话,只听那声音喊道:“好了,各位现在开始开会,下面请长老会常委梁存厚同志,长老会财政部部长钱进,长老会军事委员会委员李向前同志……”

    许许多多的名字,范永斗也都认不全,他本就心中有鬼,也就不敢于高调,随着大流,坐在了比较靠后的位置。

    由于情况特殊,也是打着怀柔的意味,所以所谓会场的摆设并非是并排式的会场打扮,而是一个个方桌排列,四处也放满了从市场上买来的干果茶水,周围的布置也是光线充足,力争这里更像是一个茶话会,而不是一个纠结于利益与凶残的政策吹风会。

    还是那句话,长老会的到来,将撕碎一切旧体制,原本依附于这个旧体制之上的水蛭,虫豸,要么去死,要么赶紧改换门庭,老老实实地去跟随新体制干活,再想依靠信息不对称来赚钱巨额差价,那是越来越难的了。

    “各位朋友,中午好,欢迎各位的光临。”

    梁存厚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周围,眼前这些商家,有不少都是提前从各地请来的。

    河北,山西,还有山东,这些地方,虽然听起来不如江南的鱼米之乡富裕,那也只是听起来,皮都,药都什么的,可都在河北待着呢,真正阻拦河北乃至于北方富裕起来的原因,还是在于,交通。

    在大航海时代,海运是最最廉价而高效的运输方式,虽然也有海清问题,船只保养成本等问题,需要注意,但是,确实是便宜的很。

    一个普通老百姓,推着车,或者赶着马车,能运多少公斤的货物,已经顶天了,而在水上,哪怕是蒸汽机时代尚未到来,水运的便利,西方,是使用船只,可以创造一个罗马的地中海帝国,而在中国,几大水系滋养出来的经济带以极低的成本,互相往来,交换着对方手中的产品,可惜的是,终古代史结束,近代史开始的1840年,多少年来,都没有想到,必须把这个经济的内循环搞好,而是一直修修补补的过日子。

    结果,英国人打进来后,新式轮船公司霸占了物流业命脉,进而将盐帮漕帮打死,大批失业漕帮人员,最后走投无路,化身青帮,或者浙江光复会这样的民间党社,可以说,随着这个体系的灭亡,运河这条原本日进斗金的运输水道,也被海运,以及铁路而取代。

    不过,改变想法后,水运和陆运,可以说各有所长,几乎无法取代,当然了,对于几人来说,老把自己困在天朝本土怎么行,如果真把天朝弄得太过于幸福了,也不好把人往白手起家的,美洲驱赶啊。

    “哗啦哗啦……”

    鼓掌这个老礼,是自古就有,不过他们很快发现了,这些长老们,可是非常喜欢鼓掌,也喜欢他们为这些长老们鼓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自然也是开始稀里哗啦的鼓掌了。

    “过去的几十年,天朝的一些动乱,从现在起,渐渐算是落下了帷幕,而现在开始,我们也要开始进行恢复生产,同时改革工业化,同时进行三大改造,拓展生存空间,用中华的剑,为中华民族的犁取得土地……下面,我们请军委委员李向前,来说明一下,近期军事行动取得的成绩。”

    李向前皱了皱眉,他本不想在这个明显是经济会议的场合出现,好不容易搞定了东北,周围的势力基本上无法对他们的经济建设造成任何为难,剩下的事情,自然不是自己人的内斗,而是要速速去想办法占领那些要点,李向前在南京的时候,也注意到,事实上,此时中国已经有一些洋人活动的痕迹了,不说别的,这个时候,也有一些传教士啊。

    说起来,欧洲之所以可以崛起,与其内部孕育出来的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后,相当于一个破落户得到了一个土豪的遗产一般的幸运,整个西欧,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人口也就几千万,忽然得到了一块总面积42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面还是一群没有战马,缺乏铁器,基本上没有科学,还处于一个很原始的时代。

    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发财了?

    所以,归根到底,不在于什么整治内政,所谓内政,不过就是生产与分配而已机制而已,现在来说,未来100年,都不流行什么主抓生产,而是分配,意思就是把你那边的东西,分配到我的人手里,自然就完成了最后的大和谐,真正的工业革命,在西方,还要等一百年的时间呢,这一百年,正是西方用全世界的大把资源,孕育起来内部的丰富营养,最终,赡养出来的这部分,就在欧洲积淀起研究科学的火苗,最终达成了一个叫做工业革命的玩意儿。

    工业革命他们有,科学技术他们有,但是,想要把思想意识,还有精神冲击带给这个世界的人们,最好的办法,不是关门,不是闭门“种田”,而是,走出去。

    李向前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首先,显示一下力量,让某些可能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能做什么的人,知道知道,让某些野心家老实起来,其次,还是显示一下力量,不过,是给某些人,增强一下信心。

    “各位,自从崇祯皇帝……驾崩以来,我等降临帝都,从此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嗯,共计俘虏,击伤,击毙各路敌酋,从属,超过五十万,从今日而起,能够威胁到中原大地百姓生产生活的势力,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李向前暗叹一声,如果是在21世纪,下面的提词器里,会给出提示,此处应有掌声,而自小经过无数文山会海的孩子们,自然知道,这里经过了一个节点,说完了一个话题的重点啦,你们,该鼓掌啦。

    可惜,这些人,实在是不懂行市,俗话说的,抛媚眼给瞎子看,也就是如此了,当然了,这文稿大纲是赵佳人直接划定出来,他只需要根据自己的记忆,去填入各种干货数据就是。

    往小处说,这真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当然,他也是知道,让这些商人听话非常重要,但是,从一个阶层来考虑,这个时代基本上没有生产型商人,各种利用信息不对称原理,去收购贩卖的家伙,在李向前本人看来,就是一群反动透顶的家伙啊。

    所谓信息不对称,从词意就可以明白大概,说的明白点,就是一个地方的老百姓,不知道自己的产品,可以在终端销售地卖多少钱,于是就在临时性的采购时间,利用他们急于出手套现的心理,狠狠的压价,最终赚取十倍百倍暴利。

    而在真正信息交流顺畅的时代,基本上不可能出现这种事,事实上,在他的计划中,这种所谓的商人,还不如直接去家产充公后,送去荒地里开荒呢。

    当然了,这年头,士农工商的表面社会地位,你既然要吸引人家去做商人,不给点高利润,也说不过去,不过,李向前一直非常歧视或者说敌视这种所谓的中间商,这种人,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比敌人还可怕的,随时都可能暗地里咬你一口的蛆虫,听起来是什么好人,实际上就是一群阶级敌人。

    当然了,吃相,重点是吃相,李向前撇了一眼,那个满脸表现得似乎激动不已的范永斗,此时就在他目力所及之下,而对他全家上上下下的抓捕,事实上早已提前了许多小时就已经开始了。

    剩下的事情也算简单,不过就是坐着而已。

    李向前很快将一堆真真假假的,过去半年的战斗成果,对这些人讲了一遍,之后,就是钱进发布的,关于未来经济方面的工作。

    “大家看,这就是我们发行的共和通宝,他制作还是用了心的,一枚银币的价值是一钱白银,之前只是在小规模的进行测试,从眼前来看,效果还是很好的,对了。”

    钱进慢慢说道:“这大明的时候,商户们最喜欢的,就是雇几个铁匠,然后私铸铜钱,把朝廷按照规程,制造的好铜,好铜钱,掺入不值钱的铁啊,铅啊什么的,呵呵,好了,我相信,你们有人已经见过那共和通宝了,老实说,那是我研究的成果,可以很有信心的说,你们仿造不出来,这一点,必须说一下,当然了,许多无法分辨的老百姓,你们真仿造了,他们也可能会认,对于这一点来说,你们可是要帮我们帮这个事情宣传好……”

    钱进的表情,似乎也带着几分玩味,说道:“我们对于私铸钱者,绝对是杀无赦,嗯,我是本国的财政部长,按照你们的理解,就是户部分拆后,管钱的人,是我,短期内,一个行之有效的税警团,会被组建,啊,更确切点来说,由于暂时性的不太方便,所以更正确的称唿,经济犯罪调查总局要恰当一些,那么,各位,记住了,谁敢私铸银元,杀无赦,全家流放台湾……”

    “不敢,不敢。”

    这不是正式的会场,因此,虽然没有人好像新闻发布会那样抢答,不敢全都叽叽喳喳小声说着话。

    钱进此时已经对于这个时代的商人的道德水平丝毫没有信心了,因此,反而比旁边的李向前,还要更加的杀气腾腾,早已把财政部或者央妈看成了自留地的他,对于任何损害其权威的存在都警惕的很,无他,现在还不是发行纸币的时刻,所以,对于使用银元这种在史上效果非常好的货币,还是很热心的,这个时候,山西票号还没有如同后世那样兴隆,正好插手进去。

    “好了,各位的运气还是非常好的,我们这里,有一些简单的招商项目,不必太多资金,出售的是一年的使用权,等下你们自己看这些表格,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都有具体的例子。”

    他们毕竟不可能自己把工业化搞起来,所有的工厂和产品都自己生产,3d打印只能用于应急,一旦要应付几亿人对于工业化生活的需求,那可就杯水车薪了,而且随机性极大的市场,也不是他们区区几百人可以掌控的。

    最好的选择,还是搞所谓“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说,长老会们控制着“国企”,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那些大型企业,关乎国计民生的煤水粮铁,许多人都吐槽国企如何如何,要知道,中国21世纪初也在广东搞过所谓的私有化改革,改革改到最后,那些动车的车费往往是其他线路的两倍以上,而且时速差劲到头。

    国企的问题是因为大而臃肿低效,但赚钱方面,最多就是赚个辛苦钱,加码定价的时候,还不至于把利润算的太高,甚至堪称价廉物美,等到走资派上台了,就等着吃天价盐,清真水去吧。

    这才是最完美的打开方式,当然了,最重要的一些节点,钱进也只能慢慢解释,正如他一直和人在争执的地方,每个人都知道,工业化是好的,但分歧在于,什么样的工业化,有人希望这样,有人认为那样好,至于提供给这些商人的机器,也是慎重选择,毕竟有些东西,如果在行家手里,真的转军工化生产,几乎是不花时间的。

    还有成本问题,因此,这些机器是只租不卖,一方面是花销低廉到头了,一台使用然后燃料就可以驱动的制砖机,一年的使用费才是10两银子,按照钱进的计算,哪怕是使用效率极佳的煤作为燃料,这10两几乎可以在一个月以内就赚回来,剩下的都是盈利了。

    当然了,这并不亏,这正如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美帝微软大老板将自己最大的产品,在市场尚且不通畅的时候,自己任由,甚至推波助澜抄袭者盗版操作系统,不然的话,那个时候,谁有那个技术去破解啊。

    等到十年后,这个市场已经无法撼动,完全被占据的时刻,再悍然出手,于是,一切标准都在人间手里了,中国本土的人再想制作属于自己的软件,也就完全完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