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134章 两难境地
    李向前连续指了无数方向,说的全都是某个国家,正在进行的屠杀,最后,他指向了南方,说道:“红溪事件,死了十一万华裔,当然了,你可能不在乎。”

    周围的人原本鼓噪的声音也开始停止,只看着汪阳阳,她满脸涨红,说道:“但我们是文明人,我们是强者,为什么不能就此接纳他们,传播文明,告诉他们现代科技的可贵,我们可以……”

    李向前看了看,说道:“在我出生的时候,还是21世纪初叶,那个时候,德国,法国,还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核武器,有先进技术,而到我长大了,变成了德意志斯坦共和国,法兰西斯坦共和国的时候,他们连一根铁定都生产不了了,由此可见,不是你有什么现代科技,人家就会跟从你,一个事实是,哪怕是21世纪,学习了西方所谓科学制度的地球,最后把自己变得和西方一样的国家数量是0。”

    李向前忽然出手,一把将汪阳阳手里的手机终端拿到手,说道:“没有人会觉得,我们手里的高科技有什么了不起,他们只会学习,然后觊觎窥视,最后打败我们。”

    汪阳阳一身的本事都在计算机里遨游,哪里是这男子的对手,看到如此后,先是后退一步,然后大喊道:“大伙拦住他们,他们一出手,那些可怜的人不知道要死多少了,你们看看,他们都是要干什么,他们要去欧洲,提前杀死可能会妨碍他们的,有才华的大科学家,甚至计划用生化武器对付中亚西亚的蛮族,就是他们。”

    李向前的脸色开始不好起来,说道:“这位大小姐,你有完没完。”

    汪阳阳站直了,说道:“我在此投票表决,要求终止李向前还要其他所谓军事委员会成员的一切权利,不能再让他们肆无忌惮的毁灭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她不是没有头脑,因此居然就这么开始“拜票”起来,在场的人,也有不少人,虽然看不明白,却也举起了手,甚至几个被长老看中临幸的小宫女,也被这位女长老半强迫着举手,一时间,倒也是气势汹汹,手臂如林。

    李向前有些气恼,说道:“你不懂组织程序,想要投票罢免是吧,找到十五个人一起提名,然后三分之二的人同意,现在,走开。”

    他没空搭理,一挥手,说道:“把这小妞带回房去,等我们走了再放出来。”

    无论如何,他才是这艘船上,最有武力的人,手持电击枪,在平民之间,就是最强大的存在,这种时刻,才是最重要的力量,至于皿煮,呵呵,遮羞布谁在乎。

    皿煮就是背锅,从一开始,李向前就是打算,权力在手,而各种背黑锅,大家都不承担责任的事情,就投票去做,最后,说一句,这是皿煮的制度。

    汪阳阳似乎浑身是劲,跑开几名船员的围堵,喊道:“大伙保护我啊,这些人是最坏最坏的独裁者,想把我拉去洗脑清除记忆,大家别信他。”

    李向前低头看了一眼,汪阳阳手里的终端,似乎真是存了不少自己的黑历史,以至于对自己真是这么敌意。

    久历人间,他很快就猜测出来,汪阳阳的大概经历,人很年轻,估计才出学校没多久,标准的无知做派,被爸妈保护到如同温室里的花朵,不知道世间丑恶,以及为了生存,自己其实也不干净的事实,喜欢做黑客,以至于把技能点都点在了电子技术上面,忽略了世界啊。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她不懂程序,我懂,李向前,这个质询会确实有开启的必要,毕竟,那么多武器,一直控制在你个人手里,大家都没有安全感,你暗地里做的事情,大家也不知道,是时候,说说清楚了,还有那清洗欧洲科学家的事情,我一直也不支持,也该说说了。”

    李向前一扭头,这个声音太过熟悉,赵佳人手里看着一些东西,似乎正在忙碌,他似乎有些疑惑,有些带着气儿,说道:“好啊,等我从辽东回来,咱们好好谈谈,我保证,谈谈。”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字正腔圆,确实有点动怒了,徐浩有危险,你们却在争权夺利。

    赵佳人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终端,说道:“真是优秀的小妹妹,给我们所有人,都打开了管理员权限,这样就可以看到,原本只有你可以看见的东西了,喏,徐浩还算安全,他又不傻,随时自己杀出来就是,至于援军,派一艘千年隼过去,用声波将人击倒,控制下局面就是,不过是女真人们不满而已,他们又没有后勤,无本之木,一次攻势失败,就只有向我们投降。”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赵佳人忽然拿起终端,说道:“我凑齐了二十七票,质询将在六个小时候开始,所有人都可以出席,当然,你也可以拿着手里的武器,对抗大家的意志,甚至直接去玩你的军人独裁军政府,你说说看。”

    “是啊。”李向前忽然感慨了一下,喃喃自语,从一开始,他就发现,飞船的秩序是失衡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完全可以踢开其他人,团结曾经当过兵的这些战友,开始统治一切,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无非是,他是个有节操的人。

    不是利益问题,而是意识形态问题,军人们,更喜欢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不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白左们,喜欢用爱发电,迟早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整个宇宙的财富,可以满足任何人的任何野心与**,不过,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却会打架的啊。

    李向前看了看,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麻烦,你知道这个小姑娘的指责是无稽之谈,没人懒得去搞什么,她就是吃多了闲的。”

    赵佳人想了想,说道:“德不配位,必致祸而,如果大家对你有疑虑,你觉得自己可以做的长久吗,如果讲清楚一切,不是更好。”

    “你是为我好?”

    李向前冷笑一下,正想发作。

    赵佳人点点头,说道:“没错,如果你想大家一条心做事,总要高姿态做事。”

    李向前说道:“你还对我真好。”

    “好了,算我求你,行了吧。”

    看着眼前的女人,李向前还能说什么,说到底,正如她所说,德不配位,他的合法性问题啊。

    他慢慢的,苦笑着拿起通话器,说道:“老徐,坚持,一艘千年隼,一分钟后会出发去救你,你那,尽量维持战线就是,必要时候,开闸放狗,嗯,开闸把女真人的妇孺还给他们,我不信他们不乱,你带着自己人坚守就好,四个小时内人就到了。”

    “你满意啦。”

    “哼哼,你会明白我的好意的。”

    “明白,全明白。”李向前看了看,身边都是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的同伴,电击枪也都携带着,原本是打算去沈阳参战,现在,闹不好,是要使用一下了。

    “原本打算,是等新城区的大会堂建好后,在那开一个大会的,不过现在,就在飞船里开会也好,好了。”

    徐浩自然不知道,后方的,某个女黑客,突然跳出来搅和,不过,他自己确实也有失策的地方。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21世纪的现代人,对于古代城市如何运作,毫无概念,当然了,这种概念也不是必须的,反正他们本来也没打算按照原有的体系去管理,但到了这里,就容易出问题了。

    当女真人终于浩浩荡荡的,逐渐会和后,还与朝鲜人的先头部队接头,得到了少部分的武器补给和粮食补给后,鼓舞起精气神,杀到沈阳的时候,这几乎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无他,城主还在思考着,如何规划管理经济呢,甚至城门之所以是关闭的,也不是因为害怕敌人,而是防范在东北多的很的东北虎呢。

    因此,这给了这些熟悉地形,原本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的女真人很大的机会,他们有着无数人力,而徐浩取消了城墙的巡逻,只是在城门处派遣了士兵,维持着合理的出入。

    当几万人同时分进合击的朝城墙扑过去,在麻袋里装满了原本硬硬的土,石块,在城东部的城墙处堆出来一个斜坡的时刻,第一时间,徐浩却把这个动静,当成了城内汉军士兵酗酒后的情绪发泄,正想着的,是在训练计划里,给他们加码加码,将多余的精力消耗掉最好。

    但其他人总有明白人,一个人喊叫,女真人杀回来啦,还可以当做是醉汉说胡话,两个人说,可能就是捣乱的,但第三个人这么说的时候,就不对劲了。

    当他骑着马,前去探望的时刻,土坡已经形成了道路,开始不断有女真士兵冲进来,与城内自发战斗的部队进行战斗。

    他虽然没有安排守城部队,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城内也几乎没有空手的平民,哪怕是原有的奴隶,也在强民的政策下,人人手持刀剑利刃,立刻就开始干了起来,一边是被关了半年要拼命的女真人,可另一边,是刚刚过了一个年,正要追求美满生活的汉人,诚然有人懦弱或者吃的太饱而无力,但是为了幸福生活,以及这些人在此掌握沈阳城的可怕后果,还是有人在和这些人进行战斗的。

    更别说徐浩亲自出手后,虽然他年纪轻轻,做不到杀人如蒿,但宇航服的防护力在这个时代是无敌的,更别说在武器的帮助下,将登上城头的土坡堵住后,城内的女真人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被一点点清剿掉,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他当然判断出发生了什么,这些原本搬走到那几个等待开发的农场去干活的,大多数被判定进行劳改的人们,居然就这么造反了,之前不是对他们说过,谁造反,就杀谁的家人吗。

    这种威胁确实很管用,但当徐浩这么喊叫的时刻,却明白了后果何在了。

    在这些女真人看来,既然你们这么威胁了,而由于其他人已经动手了,那么自然就会履行诺言,真的屠杀他们的女眷,那么这个时候,原本不想造反的,也会造反了。

    天可怜见。

    我们之前说过,随着人类越来越进入所谓的现代化,某些东西逐渐退化了,必然是节操,比如说兽性。

    所谓的威胁,连坐制,杀人,在政策上,更像是一种制衡手段,最起码,在内心中,都是将这些女真人当做了劳动力,而不是罪犯。

    后世有一位大哲人说过,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21世纪的孩子们,都是一群离开这个体系,就无法生存的可怜虫,他们不要说独自在这个世界生存,哪怕是在先进的21世纪,被一些脑残水文洗脑后,去当驴友后,也经常迷失在距离城市百里之内的山间,还打肿脸充胖子的说什么,回归大自然。

    就好像一部脍炙人口的电视剧,士兵突击里说的,一个特种兵抓捕一个罪犯,却无法使用武力杀死他,甚至被罪犯用改锥捅了,因为,“当时我面对敌人,我十分紧张忘记了一切训练的技能,忘记了我手里还拿着枪,可是匪徒却没忘他手里拿着一把改锥,他只想着杀死我,而我一片空白。”

    这才是长老们最需要第一时间改变的思想,但他们没有,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是朝不保夕的时代,是在日本,老人开始掉牙后,就要被送入山间自己求生的时代,是传染病突发后,死几千上万人都是简简单单的小事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任何一点资源和利益,都是生存的依赖,与21世纪,资源过剩后,愿意随意分享,一件东西放在办公桌上,一个月也没人拿的时代,形成鲜明对比。

    徐浩做不到,真正下令开始杀人,事实上,整个长老会都没人做得到,一个键盘侠,可以在干净整洁,温暖的办公室里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打字,叫嚣着灭日屠倭,嗯,这很好,不过,你妈喊你帮她杀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