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171章 对外舆情小组
    李向前慢慢说道:“在日本,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岛民的思维,加上内外的封锁,你知道二元制治理吧。”

    老苟点点头,说道:“城乡?”

    李向前想了想,说道:“消灭贫富差距,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发展生产力,进而搞好分配,这是正道,做到这一点的,在人类史上,基本上都是大帝,伟人的待遇,怎么样也跑不了一个民族英雄的,但很难,需要那个人拥有可怕的权势,优秀的才华,不屈的意志,最关键的是,他要和自己的人性相对抗,忍住某些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自己的子孙的**,你觉得,难吧。”

    老苟的眼神中散发着点点星火,都是老江湖,老苟在那个学院里,得到了地球上最后的布尔什维克教士的真传,成为了那最后的钢铁传人,但在一个全民全心全意去太空发展探险的时刻,关于正义与和谐的话题,几乎无人搭理,他的心中始终都隐藏着一座火山,此时想起了那人的遭遇,不禁悲从心来,慢慢说道:“还得有防备自己同志的觉悟。”

    李向前一直等着他说出这句话,实际上,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直盯着老苟的眼睛,他想了想,说道:“咱们内部,应该没有这种问题,实际上,我也是看见他的遭遇,才明白,好像1949年那种太快速的推进方式,反而是对一个国家最大的危害,大家族看明白了胜负,纷纷混入新政府,伪装潜伏起来,最后造成的破坏,这样一点也不好,慢慢推进,慢慢来。”

    老苟品味着这句似有深意的话,慢慢点点头,说道:“好吧,要我做什么?”

    李向前神秘一笑,说道:“暂时什么也不做,读书。”

    老苟奇怪的说道:“什么啊,那些专着,我都看过了,妥妥的熟记。”

    李向前摇摇头,说道:“你说,在这个古代,绝大多数老百姓,也没有读书的机会,如何去建立自己潜移默化的文化内核呢。”

    老苟嘟囔一声,说道:“不就是故事,传说,评书这些,大多数……”他忽然一愣神,似乎说着,原来如此。

    李向前说道:“对,这些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塑造一个群体的东西,故事,故事的本质,其实就反应了一个民族的内核。”

    李向前似乎翻看起来,慢慢说道:“比如说印度吧,印度的故事,来来回回的,都是血统高贵的神明,各种法力无边,婆罗门永世享福,低种姓贱民听话才有活路,各种潜移默化的故事,你觉得有趣吧。”

    老苟慢慢说道:“所谓民间故事,其实来源于生活本身,反应的却是民间老百姓自身**的具象化,不过,却也会受制于统治阶级的利益,有些过火的故事,就会被打击,我知道,西游记就因为那一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遭遇过打击。”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这就有点可笑了,大明皇帝的私家印刷厂,都给谋反的邪教印制谋反的纸张,可见这有多可笑,大明皇帝对舆论的控制力,还没有他控制小姑娘的本事强,不过,这一点,也正是中国人,与其他民族的不同。”

    他掰着手指,说道:“我们的故事内核里面,反抗,逆袭,屠神,这些元素始终是不断的。”

    老苟说道:“我记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李向前一笑,说道:“确实如此,你看,七仙女的故事,牛郎织女的故事,中国人,本质上就知道,所谓的神话传说里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不会对他们太过于盲从。”

    老苟说道:“明白了,是让我研究,日本的民间故事去吗。”

    李向前说道:“不,是让你研究,如何做文胆。”

    老苟奇怪道:“写文章,我不行的吧。”

    李向前叹息一声,说道:“老苟,你是一个真正的,也许是最后的布尔什维克,这一点,我支持你,虽然我是现实主义者,但是还是很佩服你的,但是,你千万别忘记,真正的伟人,并非是要求人民服从自己,而是顺应人民需求而生的,现在,没有资本主义的黑暗工厂,没有工厂主把工厂里的女工当做自己的后宫一样玩弄的混蛋,没有十五岁之前就会铁定累死一半童工的童工工厂,你怎么宣传?**那套,比起拥有七十二个处女的天堂还不靠谱,难,难。”

    老苟皱着眉,说道:“但是这是未来。”

    李向前说道:“所以,为了这个未来,你必须开始想着,如何着手你的革命伟人道路了,知道水军吗。”

    老苟说道:“那群人,为了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就卖祖宗的人?”

    “也没有几千块那么少,那是底层,高层一些,好像李关复,作业书那样的,都是年薪了,而他们做的,也相当完美,几篇软文,几个假新闻,就可以弄到一群脑残粉帮他们卖命,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我们之中,基本上没有这种蛊惑人心,可以针对那些国家,进行文化侵略,或者说,鼓舞起那些国家的人,进行革命的意识,这两点,在我看来是一样的。”

    老苟疑惑道:“可我还是想做些具体的工作,比如,我去日本,搞个秋收起义,建立根据地什么的,有飞船在,肯定很容易吧。”

    李向前带着点善意的笑了起来,说道:“那么,老苟,你说,论杀人放火的技术,是你专业,还是我专业。”

    老苟好似非常奇怪,看了看他,说道:“好吧,还是你专业。”

    李向前说道:“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虽然很无奈,但是不得不承认,笔的力量,虽然很多时候,比不上剑的力量,但是,一旦笔的力量和剑的力量结合起来,那这笔的力量可以发挥出的效力,却远胜于剑的力量了,不说别的,英国人催动印度人去送死,花的也是印度军费,不流尽最后一滴印度血,我大英绝不投降,这就是笔的力量啊。”

    老苟说道:“听起来你好像是让我去忽悠人,而不是搞革命。”

    李向前说道:“本质上,如何在跨越文化障碍,也就是说给中国人听的话,肯定和说给外国人听的话是不同的,你可以忽悠他们为我们送死,肯定也可以忽悠他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奋起和奴隶主作战,所以,并无什么不同,就看你的本心,哪怕现在,你支持你的主义,但是十年后,你生下十几个孩子,难道就不想,运作他们去执掌某个边疆州的大局吗。”

    老苟一副你居然这样怀疑我,我不活了的样子,也不再计较什么,说道:“好了,理解你的思路了。”

    李向前说道:“让我想想,如何提案,估计可以找几个人一起,中央对外舆情影响领导小组组长,你说如何?”

    老苟吐槽道:“小组长,听起来也太普通了,我不是嫌弃官儿小,而是太小了,吸引的到长老里面的英才吗。”

    李向前气馁道:“好吧,你说的很对,实际上,这句话,已经有一点舆情控制的本质了,中国国家皿煮基金会?”

    “得了吧,就咱们的体制,输出皿煮,不是打脸吗,换一个吧。”

    李向前忽然一笑,说道:“这个你肯定喜欢,世界人权理事会,高大上吧。”

    老苟想了想,说道:“这还真的差不多了,我们在这个时代,把人权的理念建立起来,对欧洲输出一下,也让他们少贩卖一些黑奴,当然,输出一些适当的革命火种,这一点我是肯定会做的哦。”

    李向前说道:“南北美洲还没开始大开发,哪里需要三角贸易去搞种植园,掠夺黑奴呢,对了,这么做,这个理事会的目的,可是完全的要用来搞掉欧洲亚洲等国家的统治阶级,你不反感吗。”

    老苟说道:“正如你刚刚说的,布尔什维克也需要变通,如果我们高举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到处去对外干涉吞并,那么,最起码的,面子上就必须对治下的平民,无论是汉人还是异族,起码要好一点,青霉素要给一些,各种疫苗要给,种子化肥要发,所以,并不吃亏。”

    李向前有些好笑不认识他一般,之前,老苟的形象,一直是一个有些愤慨,看不上他人的人,不过现在,确实,每个人都不简单,只不过在旧时空那个时代,大家无法发挥而已。

    老苟说道:“我信仰我的主义,坚信它必然是遍及寰宇的真理,那么,我就不着急,你们发展到最后,就会发现,还是得用我的法子救世,我不急。”

    李向前感慨道:“强大的布尔什维克兄弟,世界人权理事会是你的了,不过,还是要招一些人帮你的,现在就是找志愿者的时间,当然了,中央对外舆情领导小组的差使,你也兼着,这才是真萝卜啊。”

    完成着这些细节,李向前最后说道:“为了帮助提升人权理事会的声望,我暂时对朝鲜这边的奴隶,进行无限期的惩罚式劳作,等到局势稳定,三五年后,就由你的理事会提议,群众复议,解放这些奴隶。”

    老苟笑着说道:“五年后,人也就榨干了,那时候,再捞名誉?”

    李向前说道:“也没什么,这就和美国人一样,左边是反战的游行队伍,右边是支持战争的红脖子,结果,开战的实惠,反战的美誉,全都被他们占全了,我向你要的,就是这种玩意儿了。”

    老苟说道:“难。”

    “我会帮忙的。”

    “成交。”

    史的车轮,必将滚滚而来,对于姜大哲来说,他思考的一件事是,到底要不要表明自己的身份?

    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帝都的中原王朝发怒的结果,就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朝鲜没有丝毫的反抗力量,就已经跪倒在地,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往日的贵族倒在地上,匍匐不起,由于被编入了劳动队,不堪劳作,他几次三番都想直接说,他是大王李的妻舅,是留守后方的大臣,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

    他的工作,是焚书。

    是的,焚书,李向前想不到的是,几位文化工作者,提出的朝鲜社会改造工作,居然不约而同的把焚书作为第一项必须要做的事情,甚至比起清剿各地的豪强以及土匪都重要。

    他这才注意到,原来,这朝鲜文字设立的初衷,本就是为了隔离防备天朝的侵蚀,当时有亲中派大臣就说,这是舍中华而就蛮夷的选择,那世宗大王的心思很明确,如果朝鲜人人人说汉话,写汉字,那么有一天,汉王朝看着朝鲜富裕流口水了,直接下手怎么办?

    那几乎就是无缝连接了。

    所以,无论是吴名这个唯一的汉语言相关专业的人才,还是赵佳人这样明了政斗的人,都点明了,对统治朝鲜来说,财富人口,土地资源,都是边边角角的玩意儿而已,这些俗物,对于拥有整个地球,去过无数外星的长老们来说,都是可笑到爆炸的东西,真正对他们的统治有威胁的,就是文化。

    文化的核心就是这些,语言,习惯。

    书,要一本一本的烧,反正在搜捡之后,朝鲜本国没什么重要的原创学识,朝鲜文字基本上就是一个翻译作用,因此,除了王宫内的政务档案,被保护性的储存下来以外,其他的学堂的图书,无论是四书五经还是史记,无论是万年还是医书,都是一个烧字。

    而且,也都是朝鲜人自己动手来做,甚至就是阴差阳错,由姜大哲那颤抖着的双手来烧着,这,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就是进步。

    很多人觉得,进步是一件好事,但是永远不明白的是,进步,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压制,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进步是带血的,是一个利益集团推翻另一个利益集团的行动,每个陨落的利益集团,都是血一样的现实。

    海运取代丝绸之路,是带血的,火车取代马车,是带血的,甚至互联网取代原有的出版业,电视业,也是带着无数鲜血的,这些代价,很多时候,都不为大中所知,潜移默化的发生,甚至身在其中的人,没多少人知道,这种改变,事实上到底意味着什么。

    也许,唯有姜大哲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没烧一本书,就是在烧毁未来。

    朝鲜,亡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