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00章 幸福是什么
    “外交?你好像说过,外交就是搅屎棍。”

    李向前说道:“当然,你看看人家大英帝国,离岸平衡政策之下,只要离开一片土地之前,就可以让那片土地四分五裂,内战不休,简直就是神人里的神人,我不敬佩一下怎么得了?”

    赵佳人想了想,说道:“人家欧洲人,再怎么说也是同文同种,不好忽悠的。”

    李向前点点头,说道:“当然,所以我用的,是阳谋啊,其实也没什么,嗯,话说,老婆,你觉得,派一个代表团,去欧洲如何?”

    赵佳人说道:“不会是你想去吧,我印象中,你们这些男人,对欧洲所谓的贵族女人,很感兴趣,哪怕她们因为饮食的问题,狐臭问题很严重,哼哼。”

    李向前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全程我们都不参与,就是这些新时空的古人,各种人才都找一些,各地的精英,旧式贵族,冥顽不灵的笨蛋,当然,人家正是朝气蓬勃,向上的时代,一群丝过去,就好像沈阳在21世纪,用戴着辫子的女真人的破烂,招待默克尔这个超级工业国的元首,人家就一时间懵懂外加翻白眼了,还以为到了什么落后的保留区。”

    赵佳人想了想,说道:“不如把你的小妞派出去吧,如何,肯定可以钓到几个可爱的公主给你泡哦。”

    李向前微微一笑,说道:“这我可没有考虑过,不过,你还记得,南棒国的国家形象塑造工程吗。”

    赵佳人点点头,说道:“你是说?”

    李向前说道:“咱们确实得到不少后世的影像资料,文明成果,你知道的,就好像后世的美帝,使用皿煮和绿教两件大杀器,封锁住后进国家发起追赶的能力一样,虽然隔着千山万水,但是,用一些东西伪装一下,让欧洲人对我们也产生某些错误认知,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哦。”

    赵佳人说道:“就好像看了韩国的偶像剧,就以为南棒国就真的是电视剧里那个德行的了。”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无非是美国的卫星国而已,还是社会发展畸形,虚有其表的卫星国。”

    赵佳人说道:“那你说是你的计划吧。”

    李向前说道:“首先,太丑的不能去,对吧,当然,我对这个时代欧洲人的审美观有所怀疑,也许,我们的帅哥在他们那,就是极品的丑男了,当然,我们的丑男去那边做帅哥也不是没有可能,太迂腐的也不可能,基本上都是混吃等死了,同时,最好本身精通欧洲一门语言的情况下,还会一门拿的出来的艺术,在我看来,无论是绘画还是音乐,我大天朝还是可以和这个时代的欧洲一战的,电影放映机就不要带了,同时,千年隼也不要公开出现,或者在中间加一杠子,所以,这个人选很重要。”

    赵佳人说道:“欧洲现在基本上分裂成为两部分,新教的,天主教的,你选哪一边?”

    李向前看着远处拿着话筒,已经完全适应了那话筒的卞玉京,说道:“当然是两边都选了,当然,操作上要有点技巧,不过,内心中,天主教的做事方法有错误,新教的嘛,还算有趣。”

    赵佳人说道:“够趋炎附势的你。”

    “也不是,但是你得总结一下,新教确实有点先进性,比起天主教,给人带来的解放也多一些,当然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简直就是扛鼎大作,英国,美国,德国,瑞士,北欧,澳大利亚新西兰,你看,新教确实很可怕,不是吗。”

    “但是天主教那边,似乎现在却也是权势滔天呢,不说教廷的强大,南美就是人家的自留地,而且还有那无数的殖民地什么的,虽然天主教在后世衰落了,但是确实的,现在依然是比新教强大,可惜,天主教占据的地盘,没有煤,发展不了工业。”

    李向前摆摆手,说道:“所以我比较苦恼,如果孙承宗还活着,活着他们那帮信教的儒生还在,也就不必烦恼了,当然,真正的问题是,派谁去。”

    “长老们真的不参加吗。”

    李向前摇摇头,说道:“我打算让弟兄们建造一艘大船,如果加班加点建造的话,现在开始立项研究,一两个月内开始建造,两三个月搞定主体工程,磨合好后,明年新年后,就启航去欧洲,有这么一艘船,既可以携带足够多的东西,又可以保证安全,让这些书生见识见识,欧洲人的文明,我不指望他们可以注意到,欧洲人已经是一个难以压制的集团了,起码保有警惕心吧。”

    “造船?”

    “是啊,虽然在我们那个时代,航运业基本上被空运和星际航运打垮,但是各种特殊用途什么的,海船还是有非常合适的用途的,起码,对大家来说,建造一艘海船并不难。”

    “可是,我们教得会他们,使用涡轮机吗,哦不对,即使那样,欧洲也没有石油可以使用啊。”

    赵佳人思索一下,说道:“我明白了,你说的船,是木船!”

    李向前得意的点点头,说道:“没错,木船也有先进性啊,海上君王号区区那么点大小,就敢说自己是最大的,嘿嘿,我可是从头到尾问过了,徐浩早就在收集木料,再加上烘干机,还有各种涂料,建造这么一艘船的原材料基本上都齐全了。”

    赵佳人说道:“那人呢,人不齐可不行,一艘船,哪怕是旧式的海船,估计想要磨合他们的时间,可能更加长久,多的,比如航母,一年两年无法形成战斗力的都做不到,这,很难吧。”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你到现在都不肯说吗,你不是早就知道,福建郑家来人了,他们就是刚好的,送上门的劳动力啊。”

    赵佳人脸色一变,说道:“看来你是真见过那小妞了,而且还是勾搭起来了。”

    李向前耸耸肩,说道:“好吧,我只是听说,你询问郑家的情报,自然就想到了,郑家只要不是脑残,也该派人进京的事情啊。”

    “你打算怎么做,直接把船给郑家,不怕他们直接杀光了那些书生,然后说是遇见海盗,把那船据为己有,大海这么大,我看你去哪哭,别说他们做不到,郑家,起码在现在,还没有完成从海盗向体制内转变的过程,还是一个彻底的海盗。”

    “没什么,无非是钱和命的关系而已,郑芝龙虽然狗肉上不得席面,却也是个商人,能被女真人最后诱捕,杀头,说明此人不是那么愿意直接离开天朝的,而只要他待在天朝,我想把他找出来,然后再好像对付范永斗那样对付他,不是也很简单嘛,当然了,这种事不能经常做,做的多了,民间对我们的疑虑多了,产生对抗情绪就不好了。”

    “慢慢商议吧,咱们的层级高他们太多,找人吓唬吓唬,看看他们的底线在哪。”

    李向前慢慢的走在路边,从太和殿出来,大家吃的很开怀,也有几个眉目含春的宫女,似乎是看着别人修成正果,自己也心痒痒了,不过,他本就是自制力非常完美的人,自然是慢慢避过。

    远远的看到两人,正在御花园的水池边坐着,倒也没人能够打扰,李向前慢慢走过去,说道:“在这里思考什么人生道理呢,还是想家了?”

    李香君董小宛连忙说道:“见过长老。”

    李香君有些意外的情绪,对她来说,这些未来人带给她的信息太多,甚至比她本人会早夭而死的信息还要震撼,虽然早已平复心情,但见到李向前这个知道她已经看透真相的未来人,还是会有不安。

    董小宛却丝毫不知道这些情况啊,于是只是说道:“想家的事情不敢,但是,看着这么多姐妹成了正果,难免不会想到自身。”

    李向前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过,这里的弟兄们,个个都是未来大权在握的人物,什么殖民地总督,大部部长,都有的做,你尽管可以去追求啊。”

    董小宛腼腆的一低头,说道:“平时长老们都如此忙碌,却也是没有时间呢。”

    李向前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自己的同伴都是不解风情的混蛋,最喜欢的是其实是直接蛮不讲理的直接推倒的把戏,从不讲究任何情调,与董小宛想要的精神世界追求,基本上不可能相同。

    “那就凉拌吧,鬼知道命运的齿轮会带你去什么地方享福的,或许哪一天,更好的命运也给你了吗,不说别的,你的房子去看了吗。”

    董小宛点点头,她也想不到,会有那么漂亮的一栋二层小楼,虽然不是别致清雅的江南别墅,但却也是非常好的住宅,没想到,为了安抚或者说留住这个顶级歌女,长老会可是真下血本,西山别墅区的二层小楼,虽然与长老们梦想着的,带着小院的小楼比起来,是一栋挨着一栋的,但绝对是富商和高官们的最佳选择。

    现在来说,住房思路,不必学后世那么挤了,直接将人弄去殖民地,未来一家人耕种几百亩土地也是非常常见的,因此,楼房管保障,公寓楼管中层,别墅赚资金的模式就建立起来,毕竟对长老会来说,房子是拴住人心的大杀器啊,你在西山给你套二层小楼别墅,你还舍得背叛长老会吗。

    董小宛说道:“可就是家具现在配置不齐,似乎……长老们用的家具款式,也和我们不同呢。”

    李向前和李向前对视一眼,知道这也是他们的破绽之一,不过,似乎不碍事,于是说道:“慢慢来吧,我们也不可能直接下场去,连家具也包圆了制造,好在北地工匠不少,木匠活自然也是不错,最近半年,或者说一年,因为搬家的多,连带着结婚的多,打家具的也就多了,所以好木匠难找,再等等就是了。”

    “好的……”董小宛看了看这男子,忽然问道:“长老,那房子确实很好,但日后就那样住在那里,终此一生,难道就是幸福一生吗。”

    李向前听了,答道:“幸福,幸福,这说法真是够鸡汤文的,好吧,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的一生,几乎也不幸福啊。”

    董小宛忽然捂住嘴,说道:“您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仙,您还会有什么做不到的吗。”

    李向前忽然想到一个典故,说道:“比如我就做不到,找到一块,我举不动的石头。”

    这话有点绕弯,董小宛想了一会,才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继续听他说话:“幸福,我真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没试过那种日子,但是,我知道什么是不幸福,进而推导出,任何一种生活下的人,都有比他幸福的,都有比他不幸福的。”

    董小宛说道:“长老您信佛吗。”

    “当然不信,”李向前摇摇头,说道:“所谓宗教,不过是骗子们与统治者搞的把戏,骗子用宗教忽悠底层百姓,不要相信陈胜吴广,要尊重那些前世积德行善的大善人,那些昏庸的统治者们,获得了稳定的地位后,也投桃报李,让这些宗教可以更好的生存,分一些底层社会的管理权和金钱给宗教骗子,也就稳当了。”

    董小宛一阵惶恐,说道:“您在说什么啊。”

    “比如说吧,大明是一个很坏的政权,具体坏在哪?从前有个很温柔可人的姑娘叫董小宛的,家里有一间很好的铺子,本来可以过着很富足的白富美生活,读藤校开宝马……好吧,当我没说,可是,在大明朝,她却直接破产了?为什么?大明的基层治理基本上成了空谈,当然也就成全了底层的流氓无产者,所以,如果小宛问我,我会回答,会给你一个比在大明朝幸福的世界。”

    李向前在心中暗道:当然,不可能比21世纪幸福啊。

    任何世界其实都是这样,一点点的进步,哪怕在21世纪中叶再不顺,也不会有人真的想回到古代去,更别说回到21世纪初期去玩了。

    当然,幸福本就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有的人有情饮水饱,跟着爱人过着普通生活也觉得幸福,有的人却永远不会满足,永远不会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