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28章 围城
    他倒也知道高杰和邢夫人的过往事情,而正是紧急时刻,用人之际,他也就可以暂时对这种大大的逾越儒教法则的事情睁一眼闭一眼,毕竟高杰和邢夫人夫妇做事地道,算是懂事的。

    但是现在,可以清晰的看到,邢夫人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跑到战场上来,攻打凤阳城。

    马世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奇怪。”

    李向前忽然一指,说道:“不奇怪,你看,城头上捆着一人,是谁啊。”

    马世英看了看,说道:“啊,那就是高杰啊。”

    李向前说道:“我大概是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了,也算是有趣,城里的人抓了高杰,所以那邢夫人就点兵攻城,而其他两支军队,似乎还没有动静,嗯,可以理解,动作太慢了。”

    马世英一阵脸红,他可是费尽心机控制手下的军头了,可还是如此破事儿,想了想,说道:“那就降落去城头,看看如何。”

    李向前说道:“别介,还是先了解一下事件的原委吧,起码先知道,到底是哪头的错误啊。”

    马世英说道:“这个,不如长老随我去城南边的一处军营,那里是我从贵州带来的家人所统御的大兵,虽然不像高杰的部队那样精锐,装备的火器却是最多的,可以去看看。”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自己人啊。”

    他想了想,点头同意。

    不过,为了防备这个老小子有什么不轨之心,李向前还是换上宇航服,这东西的防御能力,在这个时代基本上是最强大的,基本上穿上这宇航服后,冬暖夏凉不说,除非是巨大到无比的巨石砸在身上,或者是被困在什么矿井之类极端的环境,他的生命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降落后,李向前施施然跟着走出,飞船自然去暗中监控凤阳城的动静,中国在很早的时候,就明白,将军营独立起来,封闭管理,是一个保持战斗力的完美做法。

    “来者何人!”

    “速速通报你们将军,就是他家老主子来了。”

    这里依然是人人持刀佩甲,严阵以待,在这个时代,由于信息的非对称,还有难以传递的原因,基本上很难去验证一个远方来的信使说的话是真的假的,这很难。

    因此,遇见事情,怀疑和敌意是必不可少的,今天马世英没有想到,需要面对这么一种情况,他来不及换自己的官服,自己也就被自己的小弟用枪指着了。

    好在李向前这个“贤婿”还是知道点进退,很给面子的站在前面,忽然从他口中呼喊出来,“马千足!出来,你叔父在外面等你吃饭!”

    满营皆惊,过不多一会,跑来一个精瘦汉子,在无数人的簇拥下,慢慢走出,一开始还带着点狐疑,不过看清楚是马世英后,马上大手一挥,吼道:“都是瞎子吗,这可是马总督,你们是父母官,快点开营门,为马总督接风啊。”

    李向前看着这有板有眼的行动,就知道,这马千足这货,肯定是暗地里排练过,如何走军姿,但是问题是,只看其身体素质,还有那惊慌的样子,战斗力不要说与顺军比了,连凤阳城外的高杰军肯定是不如的。

    但忠诚度来说,却也没得比,作为马世英从贵州带来的人,马千足在马世英拿捞足了好处,可以说是好吃好喝供着这些大兵,马世英还是有些手腕,又拉又打,将这些大兵控制的不错。

    几人被迎进军营内,马世英急着问道:“城内究竟有何事,为何如此剑拔弩张,而你为何在此顿足不前?”

    马千足尴尬道:“小人也无法,那高杰的婆娘说,城里有逆贼,蛊惑了城中的大小官员,人人反叛,趁机抓了高杰,而那城中送来的信儿,高杰企图勾结顺贼,献城给反贼,之后就要将全城百姓都掠夺到海外去,世代为奴。”

    他眼力不坏,自然看得出来,这个身穿奇怪盔甲的男子,应该是传说中来自帝都的人物,按理说老爷跑去帝都几个月,应该是拿了点好处才是的啊。

    李向前冷笑一下,说道:“这个编造理由的人真是搞笑,高杰有没有勾结我等,他是怎么知道的?”

    马世英尴尬一笑,说道:“确实如此。”不过心中,也在偷偷计算,这个笑容不断地“贤婿”,究竟会不会直接拉拢他手下的军头,趁机架空了他呢。

    不过,想了想,两边都是他的人,打坏了,最心疼的是他,这凤阳城也是,如果一旦高杰的大军进城,那可就是生灵涂炭,他这个总督当着,还有什么味道。

    “贤婿,这下就要仰仗你呢,城内只怕是有几个宵小蛊惑人心,不过,自然在贤婿的手段之前,谈笑间灰飞烟灭而已。”

    李向前低头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想我不支持我们亲自下场,这件事,最好在体制内解决,嗯,我的意思是,用这里的人。”

    马世英有些奇怪,这些人不就是依仗着那些不可思议的武器横行天下的吗。

    “贤婿,再不想办法,凤阳城可就要玉石俱焚了。”

    李向前解释道:“我记得,荀子他老人家说过,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秦之锐士,不可以当桓、文之节制;桓、文之节制,不可以敌汤、武之仁义,总的来说,仁者无敌啊。”

    马世英有些晕头转向,就在半天前,这个“贤婿”还苦恼着计算无数的财货,如何将天朝的子民忽悠到海外的荒蛮之地,现在从他嘴里吐出的仁义二字真是贻笑大方,不过,面子上还是问道:“你是说。”

    李向前说道:“无所谓什么高杰,我倒是对他的对立面的那位感兴趣,这是何等的作死,又是何等的奇怪,抓住高杰,就觉得可以控制他的军队?”

    马世英说道:“既然如此,不如把邢夫人招来,我们问问就好。”

    李向前说道:“之前没几天人家丈夫被进城后,直接抓了,可以说,这个时候对体制内的人的信任降低到最低了,还要求她过来,她肯定是要怀疑的,嗯,这一点几乎不用怀疑。”

    马世英点点头,说道:“邢夫人却也是个女中豪杰。”

    李向前说道:“战争应该让女人走开,嗯,这样,马老,您能不能屈尊前去慰问一下,照今天看,高杰应该也算是为您尽忠,才被敌酋擒住的吧。”

    马世英沉吟一下,却听着李向前说道:“想来如果您可以去安慰一下邢夫人,对他手下的军队的安抚肯定是有好处的,这个时候是雪中送炭一般,有一分力气,好过平时的十分啊。”

    “好说好说。”

    “我也换套衣服,跟您去看看吧。”

    马世英对马千足训了几句话,将一切交代好,也算是将军心稳住了,李向前不愿意暴露自己,于是就换上便装,装作马世英的随从,自然也混过去了。

    当他们骑着马,晃晃悠悠的跑过去的时刻,早已是下午,邢夫人指挥部队的手法不错,这支大军本就是当初,她和高杰两人一起从李自成手底下带出来的,根底里的老队伍还是原本那支,她几乎就是另一个指挥官。

    这是一支原本义军,叛逃了大明后,以这支队伍为骨干,招收流民而成的一支队伍,可以说在战斗力和韧性方便都不错。

    他们一路将马世英等人带去营中,马千足为他们派了一小队人马带路护持。

    邢夫人站在一个凉棚之下,似乎焦虑异常,也没有安营立寨,就在这距离城池几里地之外站着,看着远处的情景。

    马世英出现后,邢夫人当时就跪倒在地,说道:“求老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

    马世英尴尬道:“老朽刚刚回来,就出现了这种事,也是我办事不利,你放心,一定尽力救援高将军。”

    他看了看,说道:“贤婿,如何了?”

    李向前放下望远镜,有些遗憾道:“太近了。”

    他将望远镜递给高军的一个很有兴趣的小将,此时这个时代,多的是外国人卖过来的低倍数的望远镜,只不过也是知道这东西的。

    但他拿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就似乎吓了一跳,差一点将望远镜丢掉。

    这种从孙哥那弄来的制式化装备,无论是夜视功能还是清晰度都不是这个时代手工打磨望远镜可以比较的,他只看了一眼,就看着远处城头的人清清楚楚,就好像人在眼前一样,当然吓得把东西掉在地上了。

    李向前接住望远镜,说道:“那把刀子距离高杰将军的脖子太近了,只怕用突袭的方式,他们会伤到高将军的,嗯,我建议,晚上的时候,我去想办法混进去,偷袭。”

    “那麻烦贤婿了。”

    邢夫人听了,说道:“马总督,这是您的女婿。”

    “啊,是啊,小女刚刚与这位……定亲。”

    至于期间种种掉节操的事情,以及连个正妻都不是的待遇,他也就捏住鼻子认了。

    邢夫人过来,行礼道:“请问这位大人,我夫君究竟是在哪?”

    李向前叹息一声,看着这邢夫人的眉目,果然不愧是历史上有记载的美人,就好像矮一些的俞飞鸿,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这也与其不高的出身有关,但绝对也是一代绝色。

    他笑了笑,说道:“这个,你从我这望远镜里看看吧,视线有些飘,拿稳了。”

    邢夫人拿起后,慢慢看着,这望远镜与其他的不同,通体黑色,摸不出是金银,将东西放在眼前后,王剑帮着指引着看向了高杰的位置,慢慢挪动后,果然找到了正主儿。

    邢夫人看着高杰,说道:“这位大人,敢问如何可以救我夫君?”

    李向前想了想,飞船直接开过去,跳下飞船直接开片儿,绝对是最佳的选择,但一个后果可能就是,高杰也许就要被撕票啊,毕竟他们的飞船不可能隐形,之前千年隼一直都是在云层中躲藏,一旦现身,对方害死高杰的话……

    “晚上,我派人摸进去救人,这几乎是唯一的机会,大白天,太难,对了,你和我说说,城里的情况到底如何。”

    邢夫人知道十万火急,也丝毫不敢隐瞒,将高杰如何去城里,看那粮商,之后回来的人却说有什么帝都里的大人物前来,想把高杰军中的带兵的人也叫进城,她却是目光如炬,那不是高杰的习惯,最起码每次有什么天使前来,都会通知她预备礼物。

    这一下暴露后,一审问,自然就水落石出,她就马上点兵进来救人了。

    李向前叹息一声,说道:“夫人不该如此,最好当时引而不发,派一小队人伪装成被骗,要入城,趁机夺城,那现在场面就好看的多了。”

    邢夫人也是一愣,悲从心来,说道:“是我害了老爷。”

    李向前说道:“你们既然跟了我这岳父,也算是我的人,我自然帮你们到底,让我想想,确实难办,我想,城里的人,如果没有挟持高将军,想必一个回合都不是你们的对手吧,就会直接被你们打开城门了。”

    邢夫人说道:“是了,大人,这些老兄弟都是从陕西河南出来的老兵,打这小城并不是……哦,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等自然效忠几位大人。”

    李向前叹息一声,说道:“先给城内的人施加点压力,逼迫他们弃城吧,对了,你刚刚说,抓住了一个人,主使者是什么人?看好人,选好到底给那道门放空了,让他们逃跑。”

    邢夫人一挥手,自然有人拉过来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小兵,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说道:“这个狗贼,自称是那左良玉的人,还是跟着一个叫侯方域的小白脸,来凤阳城搅和起来。”

    李向前眉头有点不对劲,自言自语道:“侯方域,这可是有点。”

    之前当做枪使唤的安在旭可是传话回来,结识了江南才子不少,其中这侯方域就榜上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