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46章 新城区
    新城区当然是没有城门的。

    城墙,城门,这种阻碍经济发展,事实上对社会治安已经没有什么益处的玩意儿,在第一时间就被扫入了历史的垃圾桶,对于长老们来说,也许有过中二时期,被公知们带动一个魔幻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古代的一切都是这么美好,城墙也是如此的不可或缺,一边享受着现代文明的一切,一边诅咒着这个国家。

    原因无他,他们想要的,不过是古典时代,少数掌握文化知识的人,对于下层愚弄,予取予夺的幸福而已,因此,哪怕是根本没有把底层人当人的中华民国,也成了大师辈出,光荣幸福的时代,嗯。

    当人,对于从“三级”控制区来到帝都的男男女女来说,哪怕是新城区外的简单公路,两旁的简单绿化,都足以让人惊叹不已,中国打春秋战国就有国家级公路的设置,不过一般都是石子和夯土路,在技术含量都是问题,而且往往都是国朝初期,皇帝靠谱才能修建,到了王朝末世,基本上都消耗殆尽,县官有良心的,给几斤粮食,让农民去平整一下,就已经是恪尽职守的了。

    作为一级控制区,帝都,尤其是新城区,已经接近于小城市的标准,起码整洁程度犹有过之,高楼不多,但是已经确确实实是一座用水泥和钢筋组成的城市。

    邢夫人看着这画面,有些难以置信,愣了愣,吩咐道:“速速入城,去那个什么接待处吧。”

    由于长老会已然有了点渐渐坐稳了江山的味道,三大政权权力中,暴力是无敌的,经济实力在南非澳洲黄金的加持下是无敌的,虽然文法制度由于差距太远,水平太低,还没有自己的头绪,但大方向早已确认,一点点将“先进”的后世制度照办过来,几乎是没有可能失败的地方。

    所以,进入1645年后,北方许多地方,虽然以后世标准,谈不上丰收,但已经是不错了,中国在1960年代修筑的水利设施,几乎庇护了这个国家一百年,几十年没有兴修过,依然可以使用,而这个时代,暂时还做不到这些大工程,甚至可以说,比起6070年代,在那个人独立运作下,给那些实际上毫无影响力的人修建水库,许多原本可以给虽然对国计民生毫无作用,但是可以歌功颂德的书生们的资源,全都拿去进行长远规划投资。

    当然是要挨骂了。

    但是,北方的粮食生产,确实走入了“正轨”,一方面是小冰河期基本上可以说结束,降水丰富起来,另一方面,屠杀造成了相对的“地多余人”的局面,许多好地甚至抛荒,这也是无数所谓盛世看起来是盛世的原因。

    一时间,这种欣欣向荣导致了帝都越发的稳固,形成的良性循环让原本南方许多人都动了心思,谨慎点的派个心腹去探路,大胆一些的就让子侄过去输诚,当然了,还有一些,本身职衔就毫无吸引力,于是就大着胆子直接到帝都来找机会。

    因此,“招待所”暂时也应运而生,分别在新城区和旧城区各有分布,按照来人的身份需求,进行分配,邢夫人带着孩子,为了让小高将军领略一下新世界新式生活的好处,自然是把他们一家安排在新城区,而好学马世英这样的老官僚,就请其住在旧城区的旧式大宅,表达一下重视之意。

    旧城区的保护工作很麻烦,大家没有什么文物保护经验,只能依葫芦画瓢,进行整理,将帝都那厚达一尺的垃圾脏污的道路清理好,之后慢慢进行现代化改装,好在在长老会的刺刀之下,旧城区的房子,也就是原本一环二环的好房子,都已经拿在手中,可以按照自己所需要的进行修整,其实许多老百姓的土坯房,自然是毫无保护价值,真正需要好好修理的,自然是那些深宅大院,或者重要建筑物。

    新城区却是不同的景象,起码在邢夫人看着就很满意,她随行带了些丫鬟,各种职司分工皆有,生怕自己走了,儿子受委屈,但是只试了试那淋浴和浴缸,就感觉不错,尤其是不必实现吩咐通知,然后下人心急火燎的烧水,只需要扭动那铁环,就可以喷出无数热水。

    古典时代,无论是东西方的贵人的生活,都是拿人堆出来的,而许多工作,在后世,基本上就是机器就可以胜任了。

    这种改变确实很重大,当然了,对此,邢夫人是一无所知的,她只是觉得满意,儿子如果住在帝都,肯定不会受苦了。

    同在招待所住着的人,自然是有不少的“同仁”,许多人都是神神秘秘,故作高深,对于邢夫人这样高调的就这么带着过百亲兵就来到帝都非常好奇,都是跑来打听。

    当然,邢夫人自然也去打听他们,虽然肯说实话,说自己的主子是哪一位的人不多,但是口音这玩意自然是无法掩饰。

    “老奴刚刚在那食堂为夫人和少爷取饭,与我搭讪的几人,虽然不肯言语自己的出身,但他们的口音却是江南各地都有,这是无疑的,扬州盐商,广东的大人,肯定都有。”

    邢夫人感觉欣慰,这次大胆投靠似乎算是成了,就如同当年,邢夫人看中高杰,于是甩了可怜的李自成后,跳槽跟随朝廷,这第二次卖身所得的好处虽然还没有拿到,但是只从这帝都的新气象来说,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事。

    她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吧,叫少爷出来吃饭吧。”

    这招待所的食物,由于安全考虑,与长老们自己的食堂是同样的水平,用的是工业化制造,每一碗分量相差无几,价格相同,倒是与后世的回转寿司差不多,当然,由于占据的领地还太小,所以可选择的菜式还太少,不过几十种,但对于邢夫人母子,已经是非常看中的饮食了。

    邢夫人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挑着那鱼香肉丝猛吃,作为西北人,对于辣椒这个好东西接触还真的少,(鱼香肉丝诞生于醉生梦死的民国)邢夫人一边拍打着儿子,一边想着自己,现在算是彻底将命运的未来,放在那个男人的手下了。

    想到这里,她稍稍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娘,你在想什么呢,快吃啊,吃完饭,咱们去看那电影吧。”

    由于在凤阳的时候,李向前随口说过几句,因此电影这个“正确”的名称,邢夫人是知道的,她却训斥道:“傻孩子,刚到帝都,就不知道收敛,这里可是天下能人聚集之地,随便扔块石头都可以砸死几个大官儿,少出去惹事,等到娘与那些大员见面,定了官职,才好出门。”

    邢夫人倒也是谨小慎微,不过,几岁的儿子却是眼珠子乱转,暗想:“要是娘也可以留在帝都陪我就好了,最好永远不离开这个安乐窝,嗯,爹好像说过,他如果死了,娘就改嫁他人就是了,嫁给谁好呢。”

    他想起李向前的音容身高,浑然不懂事的把老爹的玩笑之语,放在心上。

    邢夫人到底没有多等待。

    毕竟是原本独立性很高的南方军头,忽然自己带着儿子过来输诚,本来也是很有标杆性质的妇女,对于继承了21世纪体制的长老会来说,不再一个地方树立起先进妇女的形象,似乎还是有些奇怪。

    因此邢夫人正式得了个总兵官的职衔,当然,从教导营派去干员,协同训练,这种很有必要的掺沙子的行动,双方都是心照不宣。

    用女人做官,还是武官,自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大明朝已经有过前例,前明的遗老遗少如果开喷就是在喷自己,因此这活动还算顺利,邢夫人居然是第一波穿上了元年氏军服的人,身姿挺拔,倒也让她没什么不习惯,居然就这么成为了长老国的第一个女性上校,至于日后她还会有什么成长,日后再说,日后再说。

    当然了,交付给情报局的侯方域自然也是一块烫手山芋,对于长老会来说,派出去江南搅和风雨的安在旭居然真的办出好大的事情,自然是惊喜连连,但是如何处置这货就费心思了,长老会发现,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有人好造反,侯方域“伪造圣旨”,煽动暴乱,杀死高级军官,居然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弹,许多侯恂的门生,或者干脆就是儒生的同情人士认为,为了高杰这么一个“降将”,就诛杀世代书香门第的高官之子显然不好。

    还有人在说是杀得好,而且杀的也不是追随帝都的大人啊。

    当然了,这些风言风语还没有产生作用,现在舆论渐渐被长老会掌握住,群众们显然与民国时期差不多的凄惨,无论是白毛女,还是长老微服私访记,都狠狠的戳中了他们的心窝子,另一方面也是这些地主太丧心病狂,以北方而论,公路越来越多,铁路正在修建,许多肯劳动的个体逐渐摆脱了宗族的控制和欺压,要求缴纳自己收入的一半作为“公中”的花销的行为自然是受到了抵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于大明朝的逆向淘汰制度,忠心的死光了,有才能的被害死,剩下的庸碌之辈暂时还无法理解,逐渐失去舆论控制力的后果。

    打个比方,书生们可以发布假书籍,伪造雍正继位不正,原因很简单,雍正去除了书生们的经济特权,却也无法拿走他们的政治特权,于是被黑,也是非常正常,而长老会万事不求人,哪怕是进行公务员考试,也是安抚的意味多多,他们的到来,就是来摧毁那些秀才和举人的一切特权的,政治特权,经济特权,都要完全完蛋。

    邢夫人好像做梦一般,哪怕天气已经很热,也是一套一套将那军礼服试穿一遍,她是真想不到,李向前是如此的言而有信,她想要好好请教一番,却询问不到李向前身在何处,只是听从安排,她既然肯来帝都,当然也是肯接受改编,掺沙子是免不了的。

    当然了,作为需要大大褒扬的典型,邢夫人得到的好处还是不少的,也是给马世英手下的其他人一个榜样,因此邢夫人手下的部队虽然会缩编成一个团,刚好置于邢夫人这个上校团长的手下。

    但是,这个团可是了不得啊。

    毛瑟枪是标配,子弹也是管够,虽然因为地理的原因,没有配备重炮,不然在江南这个多雨而水网稠密的地区绝对是施展不看的,但是,炮击炮却是一口气画下去九门,开花弹和圆头弹各一半。

    当然,这些炮击炮也都是加了料的好东西,内部加上的小机关,可以随时扫描报告位置,一旦被人拿去做一些居心叵测的事情,那么暴力机关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专政铁拳。

    邢夫人每日就将时间花在了这上面,她不可能作为一个现代化的部队长官出现,也就是一个完美的花瓶而已,但为了让她明白现代化改革的意义,长老们也是煞费苦心,起码邢夫人明白了一件事,绝对是超越我大清时代的无数人,那就是武器不等于军队,没有相应的制度,相应的训练,根本就形成战斗力。

    这也给未来的整编工作起了个好头,当然了,有鉴于新时空的这个基础,基本上老百姓对于现代化军备建设毫无印象,事实上,对普通长老们记忆中的军训,立正,走正步,实际上已经是军事训练中最重要的第一课了,完成了这一刻,就是完成了最基本的令行禁止的任务,剩下的新兵课程,诸如体能、救护、射击、投弹和战术训练,就已经只剩下一半任务了。

    当然了,那仅仅是一个开始,合格士官再到合格军官,几乎需要一整套的知识储备,老实说,现在长老会还不具备这样的能耐。

    当然了,有鉴于他们的敌人也不是什么高手,所以可以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