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54章 谣言的力量
    卞玉京似乎带着几分试探,问道:“香君,你跟我说实话,你最近和李长老走得近,你们不会是已经……”

    李香君一阵脸红,说道:“瞧你说什么呢,我们才是清清白白的呢。”

    卞玉京似乎一副不信的样子,不过没有深究,说道:“今天的日子,已经比我想要的好过太多,香君,如果可以,一定不要轻易把这样的好日子给打断了。”

    卞玉京内心中确实有些惶恐,放弃了南京城众人追捧的日子,到了难测的帝都,本就是赌博,虽然赌对了,妹妹和自己也算是过上了安定的日子,但是,如果告诉她,这种生活很可能被某种力量打断,她就实在是想不开一般。

    到底还是关心则乱,李香君咬咬牙,说道:“我知道了。”

    作为浮萍一般的女子,卞玉京在帝都已经得到了不少好处,几个很有“情怀”的长老似乎对古典情调很感兴趣,经常换上古装,向她“请教”大明的人喜欢的玩意儿,也是日子滋润,这些人手里随便流出来点好处,就足够她吃的了。

    李香君却是心思大一些,尤其是从那纪念品毛巾上的文字,推断出李向前等人的来历,谁让她是可以接触过西洋人的知识的人呢,于是就想的多一些,因此就投入的多一些。

    卞玉京看着她,似乎在帝都住了这么久,就数李香君的改变大,起码头发懂得使用护发素来保养,鞋子也换上了高跟鞋,肤色也更红润,比起原本,那是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了。

    她笑了笑,说道:“香君,跟我说说,李长老到底对你如何呢。”

    李香君说道:“什么?”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想想,你是不是每日都和他见面,日思夜想着他?”

    李香君跺了跺脚,说道:“我现在忙着在妇联,帮助天下女子的事情,当然要每天见面了,你不要乱想。”

    卞玉京看着那红红的脸,说道:“香君,不是我说你,我也打听过了,李长老可是身份很高的人物,虽然我也不明白,但这长老身份可是不简单,就和以前的皇帝差不多,你既然有了几乎,自然要好好把握,不然的话。”

    李香君说道:“他是个好人的。”

    卞玉京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男人嘛,都是以权势为主的,我们这些女人,和他们唱唱歌,说说曲儿,倒也可以维持一个面子上的好看,但是一旦危急他们的权势,那可怎么办才好,他会不会始乱终弃,把你远远赶开,不再见你,以示自己的清白?这是他们做得到的。”

    李香君脸色不佳,似乎也在想着这个可能性,说道:“他是个好人啊。”

    忽然又好像醒悟起来,说道:“他哪有什么始乱终弃,妹妹可没有如此过啊。”

    卞玉京一副哄三岁孩子的样子,说道:“好好,随你怎么说,我看,这几天你就不要出门,我去帮你好好打听打听吧。”

    李香君摇摇头,他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李香君晚间几乎没有吃东西,只是慢慢躺在那新式的软软床垫上,左思右想起来,天人交战,辗转反侧,几乎难以入睡。

    第二天,知道,自己最好的选择是待在家里,但是她忽然非常想知道,李向前会如何对待她,这种情况下,如果为了自清自己的事情,就选择疏远于她,实际上也是好事啊。

    为了拍戏方便,李香君有身份牌,可以从一个皇宫的偏门入宫,打开电子门出入,安全无虞,李香君也是勉强骑着自行车,到了皇宫后,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最近有些不好的倾向,尤其是在工程发包的过程中,许多同志都被那些善于阿谀奉承的平民忽悠包围,许多土方的挖掘都需要返工,在糖衣炮弹面前,我们也许挺得住,但是在拍马屁面前,我们就有些顶不住啦,这怎么行,依我看,还是要挖掘一下思路啊。”

    梁存厚有些挠头,之前以工代赈,变相的用干活来发福利的行动基本上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根据情报,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利益集团,啃食着这些款子,当然,对于长老们来说,各种糖衣炮弹基本上都不起作用,首先在女色方面,基本上都把持得住,这是长久被旧时空的整过容的明星们把口味养刁了的好处,同时手里大把工资的长老也什么贪污的**,财色方面,还算安全。

    但是,这些家伙很快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

    我们之前说过,飞船上的人,工程师为主,都是妥妥的一群丝,既然是丝,自然是有丝的弱点,耳根子的问题实在太突出,旧时空的普通人忽然被当做了人上人,很多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提前感悟出来,你是想喝茶,还是要什么东西,更别说……

    “我必须简单说一下,我们所来的时代,是一个做稳了奴隶,道德不足的时代,在许多无耻儒生们看来,人上人踩着下面的人,还有人下人巴结人上人,都是理所当然的,就说这么一个例子,有位长老,因为给他带路的土著热心做事,甚至路上有泥,那人就脱下衣服,给那长老铺路,就大为感动,直接将十万两银子的大工程交给了他。”

    梁存厚都快哭了,喊道:“同志们,下一刻发生了什么?立刻,我是说立刻,那人就先把三成踹到兜里,同时各村里的人要先朝他交钱,才能领取到工程的机会,这几乎是无师自通啊,原本一个小农民,只要抓住机会,他就要如此的贪污!”

    办公室里人不多,网络会议基本上都是如此,但可以看到其他人鸦雀无声,最近大伙确实有些过火,也是刚刚成为人上人,对于一些掏心窝子的行为实在是无法视若无睹。

    中招是情有可原,正如梁存厚来说,长老们之间的利益争执可能就是庄园别墅选址会不会冲突的问题,都是明白人,起码那些大型国企,什么五百强企业,都是大家的囊中之物,金钱是无法击垮长老的,女色基本上也是无法击垮他们的,但是唯独这人情世故,绝对是难以抵挡,正如用爱发电说得天花乱坠,感人至深啊。

    好在在电子仪器的帮助下,太大的动作几乎无法掩盖。

    这些事情很容易解决,谁也都知道,那些工程是权宜之计,长老们随时可以用机器代替人力去办事,做这些事,就和二战时候罗斯福修筑各种浩大工程,就为了给底层百姓找事儿做而已。

    理论上,修筑好从天津到沈阳的铁路的同时,移民大队就可以开始源源不断的输送,有了铁路后,运输不必再依赖长老的飞船,那就万事大吉了。

    “京津铁路我觉得可以再加几班,现在是十几个班次的人手轮流排班,闲置的人虽多,不过训练的还是很快的。”

    “最难的是开火车啊,服务员什么的,其实不难,就怕有手欠的,随手一模,可能就是一笔钱啊。”

    “是要多训练一些人,今年年底如果赶不及,明年的时候,去沈阳的,去蒙古的,去山西的,还有南下的铁路,都得开始运作,到时候各种问题会比今天复杂一百倍,必须提早做好准备啊。”

    “好了,不说了,铁路自然有你们在做,我们毕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好了,嗯,我今天早上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李长老,需要其他人配合一下吗,对你的名誉的打击,就是在打击我们所有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李向前一直在低头看书,似乎笑逐颜开,听了这话,看了看面前的梁存厚,说道:“报告船长,那都是小事,正在加以引导,至于传谣言的人,也都锁定了,不过我不太建议直接抓捕他们。”

    “不抓?”

    李向前解释道:“其实这件事的本质很简单,不过是儒学一脉传承的污蔑**而已,从污蔑商纣王,到后世中国人吃不起茶叶蛋,哪怕是雍正,因为摊丁入亩,不也是饱受攻击吗,所以我不赞成真去抓人,因为效果不是很好。”

    梁存厚忽然一笑,说道:“你不会真是因为看上了那个妞儿,才这真这么下手的吧,不过没办法,老百姓嘛,你跟他说什么高明一些的东西,他们是不会理财的,唯独这领导人的**,外加上一点女色的事情,传得是最快了,我也在旧时空的帝都坐过出租车啊。”

    李向前点点头,说道:“本质上差不多,不过,这也表明,我们内部已经有被渗透的情况了,不然的话,我和下属的女性接触,基本上也都是公务,但是这些事,是怎么传出去的?”

    梁存厚说道:“你自己保重就好,这事儿对你,没什么影响吧,或者说你直接拿下娶回家里,和自己的女人,那就是正大光明了。”

    李向前尴尬一笑,说道:“这就是另外的话题了。”

    这事儿在内部,受到的影响还是不大的,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现在没人耽搁大家在女色方面的欢快,反而是暗中有所推波助澜,最多是耳提面命做好保障措施而已,大部分长老对于太古典式美人儿还是很难接受的,那样文绉绉的样子,大家爱好广泛,无论是先勉强收用个宫女,等待日后去他们心目中的圣地欧洲迎娶公主,南美洲去开维密天使,还是日本的艾薇女优,都是可以忍耐,毕竟是几十年的审美观,事实上,对于新时空大明的女性,其实很不公平。

    至于敢于玩养成的,嗯,在西山的别墅区盖好之前,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不过,李向前还是被调笑了,而见到那找上门来的李香君,不少人也是吹起口哨,当然,没人在意其中的问题就是。

    “听说了是吧。”

    李香君似乎有些觉悟,说道:“是奴家连累到先生了,如果需要,奴家可以将什么妇联的职司消了,安心自活就好。”

    李向前说道:“为什么说连累,本身就是一些人想污蔑我们,但我们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无懈可击,于是就在这些私德方面编造一些瞎话而已,对此你如果在意,那才是进了人家的全套了,该吃吃,该喝喝,至于咱们,今年要完成的工作太多,还是需要努力啊,必须赶在那些书生真正明白搞清楚我们在做什么之前,把一切都搞定!”

    李香君说道:“可是奴家的出身如此,势必要连累您的,毕竟是从……”

    李向前忽然暗暗一叹,说道:“过来。”

    李香君闻言,似乎有些迟疑,还是走了过去。

    摸了摸这女子的脸,不得不说,在得到了后世的许多营养液后,更滋润,别添妩媚,说道:“即使在我那个时候,你也是顶级美人儿啊,可惜,这个时代的人不懂得欣赏。”

    李香君一叹,“谁知道天下其他的地方,还有多少被埋没的姐妹。”

    “是啊,那么多人,原本只要抓住机会,做作家,画家,或者去搞研究,可能都会有所成就,但一天到晚围着锅台转,实在不是人可以接受的,所以我们要努力啊,至于你,说起来,我和卞玉京有过约定,给她和妹妹换一个无人知晓的身份,这样的条件,你愿意要吗,新的名字,新的来历,连脸部,嗯,你的美貌绝对无可挑剔,我也不知道如何动刀。”

    李香君打了个哆嗦,说道:“我不愿意,我还是想做自己啊。”

    她似乎吓坏了,说道:“不要把我给,像你说的那样改变掉。”

    她似乎很没有安全感,有些不安,惶恐,抓着他的手,当然,长久的教养和磨练,让她没有大声喊叫,已经不错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李向前也自知不希望闹起来,尴尬道:“你似乎误会了,我也不过是质询你的意见而已,与过去切割,从此消失后,做另一个人,是一个选择,不过即使你不选,我也是支持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