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69章 吃喝玩乐
    多明戈听了,也是心中有气,之前可是你们说,这些土著不敢伤害主的仆从,只会匍匐在他脚下,多明戈也是知道这些家伙是自己贪生怕死而已,不过既然万里之外的跑到这里传教,多明戈的胆量可是比普通人要大的多,自然也就去了。

    这些异教徒的武器确实镇住了多明戈,与其他人所想的不同,多明戈在血统上,是西班牙加上荷兰的混血,还跑去罗马进修,之后加入了耶稣会,来到这里,传播他们的上帝的荣光。

    这种血统,其实也就是相当于河北人与湖南人结婚生下的孩子,跑去上海进修而已,但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却也是见多识广的代表,他可以绝对绝对的明白,那样大规模的火炮轰击,绝对不是城里的人可以抗衡的,事实上,虽然揆一尽力做了火炮防护,但是榴弹却是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事实就是这样,恶魔从地狱之门出现,他们使用的武器,我们无法对抗,上帝的子民已经死了太多,我代表你们,投降了。”

    揆一怒吼道:“投降?谁给你的权力投降的,我代表公司枪毙了你!”

    多明戈耸耸肩,说道:“我要去给那些即将回归上帝怀抱的羔羊做下临终祈祷了,你高兴就好。”

    揆一吼道:“你回来!”等到多明戈走回来,他小声问道:“那些野蛮人开出什么条件了没。”

    对于一个官僚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努力工作,你努力了,领导看不见,也是白搭,而是政绩,实实在在大家看得见的政绩,只要弄到足够的利益,没人可以在意,这次虽然死的人不少,但是在这个热带,每个月病死的水手也不在少数,反正现在欧洲的形式,每个月都有渴望冒险,发财的愣头青来这里闯荡,不怕没有人嘛。

    多明戈一愣,说道:“现在我们还要什么条件可讲,连外城都已经打破,他们之所以没有攻城,我想只是因为仁慈吧,这种情况下,为了保存属下的安全,投降是可以接受的,你难道希望那些炮弹再发射一次?”

    揆一咬着牙,一旦投降,士兵还可以去投奔其他的总督,他是全完了。

    他摆摆手,之前在望远镜里,他瞪大眼睛,着实观察了一下,土著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手持可笑的刀剑,他有信心战而胜之,但另一部分,完全可以看到,他们身穿统一军装,那军装的形制甚至于在欧洲所见的军装相差仿佛,而他们手中的武器也是非常可怕,那火枪甚至可以在他们的红衣大炮的射程外开枪,命中他手下的士兵。

    他自然有了一个主意。

    为了显示长老会的力量,这次李向前带来了一些急救包,城中的伤者不少,有些没有抢救价值,但也有不少止住血后,还能救活,多明戈按照约定,将伤者都由士兵们带出来,由李向前的人进行包扎,那些止血膏效果还是很好的。

    虽然很乱,但有李向前看着,他可是早就想立威立威了,倒也没有人趁机敢于哄抢,不过就是让那些荷兰士兵,还有水手都排着队出来,将手中武器交出,之后关押起来。

    这种状态很好,他很满意,可以预见的是,起码十年内,在这些荷兰人心目中,长老会代表的中华军队的实力,将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就足够了。

    “对了,城里的总督呢,我得等着他来跟我交接了吧。”

    多明戈尴尬一笑,看了一眼李向前,不敢和他对视,说道:“在之前的轰炸中,总督被不幸击中,现在已经死了。”

    李向前这么一皱眉,倒也没有多想,揆一也不是什么历史名人,只不过是因缘巧合被郑成功刷了一波经验,才在历史上作为反派留名,真想灭亡他,还是很简单的。

    到底是弄死了个历史名人,想不惋惜那么一小下是不可能的,不过李向前一路走来,早已见过无数杀戮,要想成功,得先失败,要想救人,得先杀人,要想拯救世界,得先屠戮世界。

    他早看透了。

    要想改天换地,最重要的不是手中的武力,而是在心态上要与旧世界的腐朽规则对抗,从这方面来说,长老会都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哪怕再有什么分歧,他们对于新时空的土著的态度也是完全相同。

    再堕落的长老,对于这个新世界的人所崇尚的东西,也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偶尔试试看还好,但无论是谁,赶紧改造社会,使得这个世界快速变得与21世纪一样,才是他们的选择。

    由于人口并不复杂,所以管理起来倒也容易,不过,一个新的情况,在之前兵棋推演之外的情况出现了,之前为了师出有名,在集市上的表演看似脱裤子放屁,却也是非常重要的举动,但是此时,荷兰人投降,完全成为了一条死狗了。

    韦爵爷最喜欢的,可就是打死狗了,那么成百上千的当地游民,开始汇聚起来,逐渐接近,想要来分一杯羹也。

    李向前对此是绝对的警惕,他不在乎城里的这么一点商品,真不在乎,澳大利亚那边随便挖点金子都不止这个价,仅有的问题是,规则,如果放任他们进城抢劫,那么,你知道什么样的野兽最危险吗?是吃过人肉的猛兽,由于肉质鲜美,会更加积极的去追求人肉,变得嗜血起来。

    立规矩是一个政权必须要最先完成的事业,比军事斗争重要,比经济建设,文化教育都重要,立规矩的工作做好了,那么其他的事情也就不是事儿了。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自己治下忽然多出来一批依靠抢劫为生的人,这些人无法改行,吃到了抢劫的甜头,可就会……

    当然,这事儿可以委任给郑采,在近期的策略下,长老会对于台湾没有实际驻军,只需要确立自己名下的,就可以慢慢调教,任何一块土地,只要这块土地是自己打下来的,就必然是硬气至极。

    李向前想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要知道,作为被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击败的海上马车夫,荷兰人在对外扩张的事业上从来都做得非常完美,战争的失败是综合性的,但是荷兰人的家底丰厚,后世的纽约市,现在可就是荷兰人的地盘,你说牛不。

    这样的庞大帝国,比如是要使用庞大帝国的管理方式,对于原本的底层军官来说,这些是书本上看不到的知识,起码这座三层城墙的城市就足够研究,历史上,可是顶住了郑森那厮一年的围攻啊。

    征服世界用刀剑,管理世界用规则,李向前还差远了呢,但起码他自己有这个自知之明,也好。

    虽然都是比较陈旧的管理,实际上不太适合拥有广播电台,拥有新式武器的长老会,不过许多理念,可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现在慢慢延展开来,李向前仔细询问,也就来到了城内最核心的地方,也就是揆一的办公室,住所,以及那小仓库。

    他一直戴着墨镜防晒,此时摸了摸墨镜,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多明戈带着点畏惧,低头小声说道:“这里是,金库……总督大人将所得等待起运的黄金,存放在这里。”说着话,他还划了个十字,身上开始冒汗一般。

    李向前看了一眼,似乎身边的人都在眼中冒光,此前,李向前规定了一个很“合理”的分赃规则,征战所得是金钱,全都不许私藏,私藏者死,而四成归朝廷,两成归军官,四成归士兵,当然了,其中分配规则倒也合理,也与这个时代的分赃手段在本质上没什么差别。

    这样的“大”缴获,怎么能不让人动心,之前由于是无奈投降,所以城内的人也没有打开金库强抢,毕竟私自把钱分了,然后落入这些凶残的“土著”手里,还是会便宜了土著,还不如光棍一些。

    似乎没人说,但是似乎就有人想着,赶紧撬开那栅栏门,开始清点黄金了。

    李向前却神秘一笑,站在那想了想,说道:“来人,帮我取个椅子来,这里不错,有荫凉,对了,我刚刚在厨房看到了一些水果,切几个西瓜来吃吃,忙了一天了,大伙休息下。”

    人多力量大,虽然众人感觉怪异,但是上司有命令,还不是让他们去玩命,而是坐下来享受,自然有人搬来桌椅,供几位有点身份的人就坐,很快水果就摆满了那桌子,李向前看着人切瓜,说道:“都吃啊,还愣着干什么,不过不能白吃,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总结一下今天的经验教训。”

    郑采见了,却是不知道这位大人是什么意思,疑问道:“大人,今天不是打赢了吗。”

    李向前说道:“赢了,所以要更加注意啊,所谓用错误的方法打了一场胜利的战争,那简直比失败更可怕,因为这样,你会把错误的方法当成宝,装进记忆里啊。”

    郑采想了想,说道:“这一仗打的好,自然还是在长老带来的小队伍,那神兵利器,可是比这些洋鬼子的东西强太多了。”

    郑采更是热切,李向前前几天就对他说,打完仗他们是要暂时撤退的,不过撤退后,为了防备荷兰人杀个回马枪,是要对他们进行一下武器输入,那些快抢,还有小炮,可以酌情给予一些的。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李向前摇摇头,说道:“不行,打的并不好,实际上,也就是占了一个,洋鬼子没有防备的甜头,当时如果提前有准备,我们的炮打的并不准,实际上很难这么快突破防御的,还有,进城后,哄抢人家仓库的,这种行为,活着的直接遣散滚蛋,死了的给点抚恤,但也不要给他们好脸色,这种行为,可耻……”

    李向前从头到尾都细致观察,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一次战斗,说不定会奠定日后长老会出征欧洲的演习,自然是很重要,他们可是有代差的。

    李向前说的切中实际,不过却是对事不对人,哪怕有所失误,也是先肯定这些人对新式战争的理解,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实在是快意,渐渐的,他们也开始回应起来,一份战后总结,基本上就可以出炉了。

    这种类似的战后总结会,可以说是任何有点长进的部队都要有的。

    不过,李向前这里聊的越发开心,那个带路党多明戈却是越来越坐不住,他倒是开了眼界,这些野蛮人明明胜利了,却还是在寻找着自己的不足,但是他可是有苦衷的,坐立不安之下,又不能说话,因此更是不安起来。

    李向前看见他的窘态,却说道:“多明戈啊,你怎么了,有事你就说话。”

    多明戈听了,惶恐说道:“没有,先生,我没有事,嗯,我在担心那些受伤的同仁。”

    李向前挥挥手,说道:“都安置好了,我们没有使用破片炸弹,伤亡还是不大的,嗯,对了,聊聊你自己的事情,你之前说,你是在罗马住过,那地方如何?”

    多明戈想要夸耀一下欧罗巴文明之光的伟大,但是现在越来越着急,却也是无法解释一般。

    李向前似乎早有预计,又吃了口西瓜,说道:“别着急嘛,外面都打扫得差不多,所幸就在这里吃完饭,刚才我吩咐他们去抓几头鹿来,你知道,岛上的鹿肉倒也新鲜,咱们直接在这里烤鹿肉吃就好,嗯,可惜岛上没有煤矿,也就无法烧炭,否则碳烤鹿排可是太棒了。”

    来自欧洲的老多是个吃牛肉的,不过此时哪怕给他什么牛肉也无法淡定,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位大人,我觉得您应该多关注您的事业,这种生活上的享受,容易让人堕落,实在是……”

    李向前摆摆手,说道:“不瞒你说,我还就是对这吃感兴趣,对于什么黄金白银的,却是看不上的,至于想借着由头搞东搞西的,实在是想错啦,哈哈,嗯,对了,我印象中你们这儿是有来自你们家乡的乐器,让人拿来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