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86章 升米恩斗米仇
    这种问题?

    徐浩想了想,他的历史着实差劲,熟悉一些的无非是那种打着卖肉卖腐卖狗血的古装剧,说道:“这还真不知道。”

    李向前冷冷道:“升米恩啊,斗米仇啊,你真给了日本人未来三百年的地震预报,他们还要怨恨你为什么不提早给了,对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来说,讲良心,讲道义这种破思想根本行不通,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才是真谛啊。”

    徐浩想了想,说道:“这就和北朝鲜接收了中国的援助的时候,要把那些粮食袋重新包装,把那些中国字的包装换下来一样?”

    李向前说道:“嗯,想不到你还记得这些,没错,对于普通平民,有粮食,啤酒,追剧,就足够打发他们无聊的人生了,至于什么真相,重要吗。”

    徐浩叹息一声,说道:“我家里有人当年是负责运送粮食去北朝鲜的人,他说起来也是愤愤不平啊,朝鲜的老百姓难道也这么无知吗。”

    李向前似乎目光深远,说道:“人民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失忆症患者,他们巴不得什么都不用去学去记,哪天你就算把最有用的知识主动要教给他们,他们也都嫌麻烦呢,没人关心政治学的要领,甚至是真正的科学原理,那个人,在某个时间段,可是把如何造反的知识,都告诉了平民百姓啊,可是后来呢,哪怕是21世纪,也玩出过物联网数字货币这种可笑的传销诈骗守法,实际上,那些人只要随便百度一下,查阅到物联网和数字货币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玩意儿,也就不会受骗了。”

    (最近物联网数字货币很火,信不得)

    徐浩悲哀道:“看来想要用怀柔的方式,让日本老百姓追随我们,是一件事不可能的事情呢。”

    李向前想了想,说道:“付出不可能让人对有感激,反而是需要,如果他们离开我们就玩不转,就不行,那么这种需要就会自顾自的转化为某种积极的感情,带领他们追随我们。”

    徐浩眼前一亮,说道:“我知道,比如疫苗,比如化肥!”

    李向前点点头,说道:“这实际工作的锻炼是很重要啊,你现在对于这些真理,也算是初步明了了,当然,还需要再细化一些,没必要想的那么阴暗,我们这个世界,愿意把原本可以撸串追剧的时间,拿来追求真理的人,本就少之又少,我们没必要大惊小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徐浩说道:“那晴子怎么办?”

    李向前皱着眉,说道:“那是孙良的又一个日本女人吧,让他管啊。”

    徐浩赶紧说道:“孙良又喝倒了,正在那大睡呢,而且,我也问了晴子了,她可不是孙良的女人,之前都没见过,家里是幕府出身,见过不少孙良那传过来的东西,希望来天朝追求真理,嗯,这个时代的日本,还是有些异类的。”

    李向前撇撇嘴,说道:“日本人对外界知识的吸收能力是无敌的,当然,整合能力就差多了。”

    徐浩说道:“仔细一想,晴子和孙良没什么关系嘛。”

    李向前木着脸,说道:“这让我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里德国与意大利的关系,如果意大利中立,德国只需用五个师提防她,如果意大利与德国为敌,德国要用十个师消灭她,但要是意大利加入轴心国,那德国要用二十五个师保护她,嗯,同样的,要想给这妞解释清楚地震原理什么的,我们需要花费的资源,实在不如一枪崩了她来的方便啊。”

    徐浩一阵担心,说道:“你不会这么做的吧。”

    李向前奇怪的看了看他,说道:“我又不是斯大林,怎么可能没罪就逮捕妹子呢,哦,男人也不会随便抓的,关键在于,我们自己内部,现在认识都不统一,如何去面对外人呢,至于那妹子,喜欢科学技术,也好办,直接带她去往高深了学,反正预测地震,那是21世纪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徐浩点点头,说道:“闹了半天就是糊弄。”

    李向前说道:“怎么可能是糊弄啊,要对老百姓说实话啊,虽然老百姓不可能理解你的实话,你就大大方方告诉她,即使在我们内部,地震研究也是最难的课题,把她往里面引导,如果真的能干的话,给她个研究员的职位也没问题,中科院的体制我还是很喜欢的。”

    徐浩疑惑说道:“我以为你不太喜欢让外国人掌握我们的核心科技。”

    李向前说道:“错,我反对的是他们另起炉灶,自己搞科研体系,那意味着强大的反叛势力,不过,纳入我们本身的研究体系,还是可以的,这个时代的欧洲能人辈出,不让人家读书,研究科学,本身也是不合理,会招人恨的,我的意见很简单,用经济的方式,就足够统治他们了。”

    徐浩说道:“所以关键还是在政权?”

    李向前说道:“不必太担心日本人,控制了台湾海峡的我们,等于握住了日本对外交通的大门,毫无希望可言,嗯,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对手,那些白人。”

    徐浩皱眉道:“他们不是在打仗吗,整个欧洲还要再打多少年啊。”

    李向前摇摇头,说道:“那是统治阶级内部矛盾而已,基本上不会伤害其内在实力,甚至打烂了重新建设后,还会更加强大,克伦威尔事实上是英国霸权的建设者,拿破仑也几乎奠定了法国的根基,欲大治,必先大乱,这都不是事儿。”

    徐浩说道:“听起来够玄乎的。”

    “就好像一个食堂里,白人们是第一个发现,把炒菜搁在米饭上做成盖饭,是非常美味的选择,馅饼如果把馅放在皮上,就会变得高大上,嗯,就是这么个比喻,他们已经认识到,科学主义的威力,一旦我们的情况暴露在他们面前,嗯,这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暗中团结起来,对抗我们,甚至玩欧洲共和国的把戏,那也不是做不到的,所以,我比较关心那边的事情。”

    徐浩说道:“我记得,千年隼执行过几次去欧洲的任务。”

    “效果差劲的一逼!别忘记,此时的欧洲颠沛流离,死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事儿!最关键的是,现在,巴达维亚只怕也开始对我们感兴趣了,开始收集我们的信息,比如对汤若望的监控,这小子现在已经不再传教,而是每天将新城区的各种新奇事务全都记录下来,送回澳门,我们面对的,是欧洲几百年大厮杀活下来的幸运儿,其能力值是无敌的存在!”

    徐浩似乎一怒,说道:“我们给那老头子提供住所,教堂,老家伙背地里居然这么干!你放心,明天我动手,直接送他回归上帝的怀抱!”

    李向前笑了笑,说道:“适当的传播我们的伟光正的力量,还是有好处的,没必要大惊小怪啊,未来说不定牛顿啊,居里夫人啊,就会被那些小册子吸引到中国来的,嗯,你不知道吧,在天津那边,新的旗舰算是差不多定型完毕了,如果一切顺利,明年过完年,就可以启航前去欧洲,完成我们的使命,联络一下欧洲人了。”

    “不用千年隼吗。”

    “不必,新式的,有蒸汽轮机辅助的海船,虽然这时代还没有苏伊士运河,他们得绕道好望角,才能抵达非洲,但也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说起来,还得找个长老带队呢,真有些麻烦。”

    徐浩想了想,说道:“按照你的说法,有孙良的珠玉在前,似乎不愁没有好人选啊。”

    李向前挥挥手,说道:“那群精虫上脑的家伙啊,就别提了,起码也该有点本事的人啊,不然的话,怎么虎得住那些欧洲的人精?我是打算在欧洲扎扎实实签署几个协议,嗯,最好进行一下搅和的工作,虽然我们可以在万里之外指挥,但是这趟海路是必须走的,所以吧,人真心不好找呢。”

    徐浩无心说道:“那不如我去!”

    李向前说道:“快回辽东看守你的一亩三分地吧你,你去……”

    这是一柄双刃剑,外派人员可以捞油水既是顺手的事儿,也是给人激励办事的手段,连人类灯塔美利坚的外派大使都是明码标价的货色,这又是怎么算的。

    这是任何的统治者都头疼万分的事情,想让人办事儿,总要给点好处吧,而这好处,如果从你自己的子民,国内捞取,就是暴君下场,如果不给好处,那就是……谁给你打工啊。

    历史上的任何有为君王,实际上都是可以找到外在的利益输送网络,才能施施然成为所谓大帝的,凯撒大帝其实在罗马执政官里的实力并非强大,但在征服高卢的作战中,养肥了一大票手下,抢夺起高卢人的财富,自然是实力大增,而倒行逆施的大英帝国,其本土的土地,完全控制在5000个家庭之手,这种压力之下,如果没有殖民地进行掠夺,将本土的丝们分配到殖民地的高上岗位上,那这个国家也几乎要完蛋,优雅的法兰西,如果没有驻扎在非洲的那些外籍军团帮助看守住法国在非洲的独特利益,也早就不堪重负。

    任何一个先进伟大的帝国,好像玩的都是这一套,人类的毛病都是改不了的,从凯撒到拿破仑,再到希特勒,都是大抢特抢的先锋。

    这确实很无趣,摊开所谓大帝们的鬼画符,他们的真本事向来是使得人存疑的,不过李向前自己也挠头的很,军事征服欧洲固然简单,但是那可不是什么文化上的征服啊。

    这是他做不到的事情,也就是对外进行文化洗脑的文化战!

    历史上,文化洗脑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瑞士人生产的手表,事实上外包的把戏着实不少,但都被打上了高质量的标签,日本的产品也是类似,明明各种事故就从未断绝过,但在洗脑能力强大的时代,就成了高贵的代名词,不说别的,网络大v们对于mol fort沉船事件的遮掩,几乎就意味着日本人基本上控制了中国人的舆论。

    一个西方大国,哪怕内部矛盾激烈到任何程度,他内部的失败者,白垃圾也可以在那些后发国家,哪怕英语水平差劲,也可以去当个所谓的外教,还成为了学校宣传的热点,嗯,正如你是中国人,也不可能随便一个中国人去教中文吧。

    最底层的丝,居然都可以在其他国家获得高人一等的待遇,甚至有无数女人倒贴的福利,这对内部的和谐,简直是太完美了。

    李向前知道,在21世纪的中国,就活跃着一支专门扬外灭中的宣传队伍,这是早就可以证实的,哪怕日本人无数次灰头土脸,无数次出洋相,但还是被人认为是现今到无法追赶的地步。

    这是李向前曾经蔑视,但现在特别垂涎的技能点,这意味着如果学会了,他就可以依葫芦画瓢,在国外也可以这么搞起来!

    试想一下,你小时候学业不成,任何事情都不行的老同学,忽然可以跑去欧罗巴大陆做中文教师,受人尊敬,还有金发大波妹每天投怀送抱,时不时的,伦敦电视台还邀请你做个节目,你说个英语,人们就把这件事当做多么新奇的事情。

    这样的话,在你所在的地方,就少了一个丝,少了一个潜在的犯罪者,潜在的暴乱因子!

    反正在欧洲,哪怕是强奸女童,也会有人帮你兜着,丢了自行车,可以让全市的警察好像疯狗一样帮你找回来,有任何纠纷,都可以在和谐,团结,不能丢了,我们英国人的脸的招呼下,得到优惠,甚至免费的优待,哪怕你是故意找事儿,警察们也会黑着脸,要求店老板赔钱给你,不然的话,就要享受黑牢狱的灾祸!

    这样的文化宣传战,成功不?

    李向前最痛苦的地方也就在于此了,一个大头兵出身的人,哪里懂这么恶毒而无耻的技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