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300章 帝都这锅汤
    钱小豪小时候,本对所谓的和尚庙非常敬畏。

    有一次他跟着老娘去庙里,不小心打翻了一个什么香炉,结果一个和尚跑出来,说什么会有果报,下什么什么地狱的说法,吓得钱母掏出钱来安抚,还要求钱小豪不断磕头,嗑得头晕脑胀,一直到晚上才算是放回,而到了家中以后,就大病三天,差一点活不过去。

    就是这样,自然有什么什么婆听说后,非说这得病是因为冲撞了神灵,必须由她来静默念经才能保全,钱家又是一阵破财。

    自从长老会决定对秃驴们动手以后,对于各大寺庙进行监控的行动也开始渐渐频繁起来,这个时代的所谓和尚庙还真的不太干净,当然了,从古至今也很少有干净的时刻。

    当然了,这也是基层治理失序的象征,象征着僧人身份的度牒被滥发滥用以后,各种心怀叵测的人士混杂其中,乃至于出现了以尼姑庵为名目进行“有偿陪侍”活动的非法场所,好吧,这种行为主要是骄奢淫逸的南方人喜欢的,尤其是江南以及广东人士,爱死这些调调了。

    但是,哪怕是在北方,这种情况也是混乱的很,劣币驱逐良币在任何时代都是很正常的。

    基本上五毒俱全的少林寺,可以混进“正邪”为官,清苦遵守戒律的大悲寺,基本上无人可知,你就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道理的。

    因此,自从去年大跃进时代,为了团结大多数可以团结的人,对于帝都大小寺庙进行了整合收编,自然是鱼龙混杂,混进来一批不好的人。

    这些不分派系的秃驴混在一起,却也没有太过内讧,而是慢慢交流了一下诈骗手法后,就开始了朝外抢生意,毕竟最近帝都油水丰厚,自然是大捞特捞。

    不过,任何宗教都有一个很难避免的甩锅方式,也就是你倒霉,是因为你不肯信仰,不肯捐钱给僧侣,你发财是我佛慈悲,你给了钱,可是没有发财,是你不诚心。

    发财是我佛显灵,赔本是朝廷**无能,这一点哪怕到了21世纪也是惯用伎俩,更有那些电影导演们也活学活用,电影大卖是我个人本事,电影扑街是因为老百姓都是死老百姓,不懂得欣赏,你看,都是这个意思,人家跟你玩两头堵的说辞。

    在体制上来说,一个粗放式经营的政权,对下层难以进行有效管理的情况下,让渡一部分权力,交给士绅进行管理,这也是后世的北大叫兽们疯狂叫嚣的乡贤治理的意思,其实就是进一步把中国变成大清国的玩意儿。

    于是,统治者忽然看到了另一个东西,宗教,于是,他们将一部分底层权力,又分给了各种迷信,来制衡无法无天,杀人无数的宗族士绅,当然了,这些宗教的“向善”性,引导人变成服从的奴仆,都是极好的,这一点,可以去观察印度这个极品的社会,就可以知道,没有**的位面,中国会变成什么德行。

    但是,对于渴望将一个国家整合成为一间大型的集团殖民公司,对外星球进行扩张的长老会来说,任何与他们争夺权力的集团都可恶到了极点!

    很简单,对儒家来说,一个死了父母的人,在家守孝三年,倒霉的人,连续守孝六年,当然是一个把人变成废人,无法造反的好处,但是对于一个国家可是一点好处也无。

    在现代化社会,每个学生的培养成本,国家都要投入巨大的资金,平均每个学生要花数万元去维护一套教育体系进行教育,但是教育出来了,正当盛年的时候,你说你要回家守孝,或者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谁当教育部部长谁不恼火?

    什么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

    不是核武,那东西只弄死过一群日本人,如果日本人是人的话,真正可怕的存在,是失去监管的权力。

    正如李向前等人挠头过的那样,在中古时代,缺乏富余资源的情况下,无论是东西方,玩的都是据点政治,所不同的是,西方人是骑士老爷的城堡统治,而中国玩的是郡县制制度下的县城治理,至于乡下,请原谅手底下只有几十个衙役的老爷无能为力了。

    而作为补充权力,在这个中间路线下,各种宗教僧侣,尤其是以宣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同时是修来世,今生忍耐,下辈子投好胎这种意识的秃驴们,自然是受到了追捧和欢迎。

    所以,在过去几十年间,由于大明朝廷的内部始终难以安定下来,导致做事的人越来越少,对于违法乱纪的和尚的压制也越来越难以应付,这一点,在明代许多本小说之中,都有复述,基本上里面的和尚们的形象都是差劲至极,什么在寺庙里养女人都是小事,各种为非作歹的事情不在少数,不说别的,作为河南省数得着的大地主,少林寺可是坏事做尽,到了21世纪居然可以洗白,还真是……

    因此,钱小豪当真是收集了为数不少的黑资料,尤其是复制了一份闻香教收集的东西后,当真是对这些和尚毫不留情了。

    “长老,动手吧,这些秃驴,都杀了,兴许也就个把冤枉的。”

    王建看了看,说道:“忍不住了?我也知道,如果看透了这些秃驴的真相,不过是一群只会骂人,不给他钱就要下地狱的猪而已,但是斗争是要讲究策略的,所以,你有什么策略吗。”

    钱小豪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那个周大虎去印刷传单了,但是这样单纯的言语攻击,哪里有什么用处呢。”

    在他看来,对付这些秃驴最有效的手段,永远是刀剑,说话是无用的,这些最善于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无耻当高明的秃驴,即使面对什么指控,一句,xxx是要下拔舌地狱的,就可以轻松将指控化解。

    看着这个已经接受了长老们的影响,起码对于所谓的秃驴毫无尊敬的大明锦衣卫,王建还是很欣慰的,就是嘛,长老的飞船才是实打实的,而这些和尚,无非就是利用人假装神迹而已。

    王建说道:“暂时还是不许可,现在江南还没有正式到我们手里,还需要忍耐,即使到了,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摧毁他们,只能进行打压,嗯,说起来,你有办法,让那些传单被发觉,是闻香教私下传播的吗。”

    钱小豪闻言,想了想,说道:“这个并不难,那个周大虎已然是服从了,我们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好!”王建想了想,说道:“就这样,让那些秃驴知道,是闻香教对他们下手,揭露他们的黑底,我们呢,置身事外,最好两边看戏,等到法庭对质的时候,就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钱小豪想了想,说道:“找个舌头来办事就好,那么,得加快了,至于那闻香教的人,听消息,其教主等人,一直躲在山东某地,似乎行踪不定,难以抓捕啊。”

    “没事,先把帝都这锅汤烧开了就好,不急,闻香教在山东,无非是恶心恶心人而已,慢慢监控,不是有一些新人派到你那去吗,慢慢用。”

    原李自成军队里,有许多童子军,很多时候,这种老弱之军,只能做辅助性的活动,但里面也着实出了不少干才,这些李军里面的孩子,也被长老会接收过来,留在帝都,进行了基本的教育后,可信度起码比一般人强一些,因此不少强力部门,都派驻实习,也算是控制一切的手段。

    周大虎的效率很快,当然,更不如说是官府的印刷局揽私活的手脚更快,比起为朝廷做事拿的钱,给私人印制东西,成本用的纸张油墨可以由皇上出钱,但是得来的银子可是实实在在的,到了第二天傍晚,帝都城内各处,就塞满了各种帝都秃驴们的黑材料,其中各种精彩的黄段子更是此起彼伏,引起的帝都民众的传看,一时间,你那还有吗,成了老司机们心照不宣的口头禅。

    自从帝都新城区实行了严厉的文化广场制度后,所有的和尚庙都集中在了一处,各种僧众虽然不满,但是当时帝都正是经济最最进步的时刻,不少还愿烧香的愚民不少,大家忙着捞钱,自然也懒得搭理什么,今年以来,帝都的基础设施建设基本上告一段落,那么经济进步开始放缓,各大宗教之间的龌龊也多了起来。

    基本上,耶稣会的汤若望人家有来自南方的资金支持,过去几十年在中国的传教经历也是以上层传教为主,起码颇有几个长老愿意带着新纳的女人跑去教堂玩西式婚礼的调调,受宠若惊的汤若望自然也是卖力气的帮助进行盛大的意识,汤若望在过去的日子里,发展的教徒虽然不多,但是质量却高的很。

    在早期,如同汤若望这样的传教士,还真的不像是后世那些在本地待不下去的白垃圾一样,跑来中国为非作歹,当真是在为了信仰,远离故土,基本上如此遥远之下,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家了,因此,他们要钱有什么用?

    但是,以佛道两家,就有些问题了,基本上,这些人各种喝酒吃肉养女人的行为,起码各处市民阶层是了解的很,而经济发展之后,对于物质需求要求更高的他们,自然是有了更高的诈骗动力。

    如果你知道祥林嫂的悲剧,祥林嫂在死亡之前,就被恐吓欺骗,说她死后会被阎王分尸,因此被吓得捐了一年的积蓄给寺庙,这就是和尚。

    特别去年以来,许多新式工厂建设出来,什么自行车,什么玻璃瓶,还有那电影放映,都是好东西,自然是花费更大,因此,龌龊也就更多。

    归根到底,其实和尚们的招数就两样,对于任何对他们的指控,就是你说我坏话,会下十八层地狱,你家里的问题,肯定是冲撞了什么神明,捐点钱吧,捐钱筑金身佛像,可以保全家宅哦。

    但是其中的各种脏事儿,一旦被公布,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原本在朝廷里的关系,已经用不到了,最起码他们用俊俏的小和尚,有偿陪侍那些高官家里的夫人的事情曝光后,无数儒者之家哭哭闹闹,自身难保。(史实)

    钱小豪被请进了寺中,那肥头大耳的和尚此时丝毫不敢嚣张,点头哈腰道:“这位大人,贫僧有礼了,不知那些诽谤我等的歹人,你们抓住了吗。”

    钱小豪得意的翘着腿,看着一众光头,说道:“着急什么,那文书里的东西,还没有验证真伪,是不是诽谤,还要另说呢。”

    那和尚法号静念,此时却是静不下来,说道:“这是怎么说的,他们如此凌辱我等佛子,官府如果不管,自然是有人做主,我等可以……”他忽然想到,原本官府会给高级僧侣的所谓官职,现在是完全没有了。

    钱小豪说道:“你别急嘛,人呢,倒是抓到一个,可是事后发现,人家说的也不是假话啊,不过,看蛛丝马迹,应该是闻香教的人,话说,你们和闻香教倒也是有点勾连呢。”

    这还真是不错,这些宗教之所以可以盘踞下层社会,其利用百姓对于各种简单的物理化学现象一无所知不同,进行各种恐吓的欺骗,迷惑。

    比如再嫁的寡妇,就欺骗她,死后会被阎王爷分尸,分给两个老公,于是就欺骗那寡妇捐钱。

    比如什么豆芽拱其佛像,比如各种的戏法,都是大家百玩不腻的东西。

    一般老百姓哪里懂得这些?

    但是这些常年玩宗教的怎么会不懂?私底下,大家都对对方的底子心知肚明,因此也不会刻意拆穿对方,当然了,私下接触“合作”也不是没有。

    “岂敢,那些妄人,我等哪敢联络,都是他们污蔑而来的。”

    钱小豪大乐,有你们好看的,于是说道:“对了,这一点,我是得去问问,不知道那些夫人和你们庙里的小和尚的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月月烧香,烧的到底是什么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