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364章 齐三多
    今天是齐三多新兵连生活的第一天。

    之前当兵的兴奋已经渐渐消散,这两天,先是披红挂彩,热烈欢迎,搞动员会,今天穿上那一身花花绿绿的新衣裳,长官说成是迷彩的衣服,挨个坐在那小凳子上,听长老训话。

    晚上,齐三多果然吃上了传说中的大席面,由于是新兵连第一天,自然要留个好印象,不过对于这些很大程度上营养不良的年轻后生们来说,第一餐吃的太好也不太好,因此已经是收着了,当然,都是按照良家子,十八岁到二十岁,上下浮动的年岁征兵,个顶个都是很能吃。

    新兵连必须保持每日3000到3500卡能量的摄入,以往老百姓缺乏副食,有个咸菜嘎达已经是盛世时代了,因此大量的吃主食也成了必然,不过如果可以保持有鱼有肉的日子,想来对大米和面粉的消耗量可以降低,这里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南棒国,面粉是很珍贵的食材绝对不会在中国出现,实际上,1646年开始,长老们就有信心让北方初步实现粮食自给,当然了,依然要从南方进口大米,补充蒙古的贸易损耗,还要进行储备,同时一部分产量县还要开始转产养殖业和经济作物,因此也复杂的很。

    齐三多想想自家,比起身边一群农户出身的“同袍”,他的身份要高一些,起码自认为高一些,他家是一个小吏出身。

    其实就是清河县一户小税吏,连个正式编制也无,不过地方太穷了,连八旗兵都对他们毫无兴趣,齐百顺虽然没有正式编制,人却是很会办事儿。

    虽然一毛钱工资都没有从大明官府取得,但是这种临时工做起事情来颇有后世城管大队的雄风,基本上是可以将能见到的东西都打包回家的节奏啊。

    大明朝虽然对于各种税收都有明文规定,但是执行起来也是根本完蛋,对于那些士人,无论是秀才还是举人,免税的土地面积都是有一定计算的,但是在这个还没有财产统计能力的时代,基本上就意味着他们完全不纳税,完全不承担任何的义务,甚至一个举人出现,意味着起码十几户人家不必负担税负,可以投献给这举人为生。

    可怜见的是,损害国家根基养活出来的士人,却从来都是祸国殃民的急先锋,对他们来说,帝国毁灭了,也许就更有好机会捞取个人利益,这种事情,甚至是很容易想象的。

    当然了,齐百顺免费为国家打工,依然可以养活全家,甚至一连生了三个大胖小子,他生了第一个儿子以后,就取名叫齐一喜,二儿子取名叫二和,靠着收纳多余的租子,还算滋润,可等到齐三多出世后,齐百顺就越来越苦逼,生活水平也在直线下降。

    尤其是挺过历次内乱,简直就是挣扎下来的,好不容易李自成进京,长老降世,天下太平,齐百顺原本打算将三个儿子都武装起来,再多召集一些流民,狠狠的替县衙门收收税,如果可以的话,杀几个**让他们知道皇家威严也好!

    但是,就怕但是,先是李自成宣传三年免征,不收农税,人心大安,但是对这些税吏来说,不收税他们喝西北风去啊,县令命令他稍安勿躁,在家中待了些日子后,李自成似乎是与吴三桂开片后,被长老趁机打下来,正当他想着,为庆祝我国初立,顺顺当当收一笔税,这次只截留一半上缴就好,到时候,就可以给三多也说一门亲事了。

    但是,天可怜见的是,长老们居然顺着李自成的说法,依然免除了农业税!

    如果仅仅是如此还好,所谓天高皇帝远,只要不传到上面的高官耳朵里面,自然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只要那个村子没有个举人秀才的对抗,那自然是可以直接收税,免除农业税意味着收上来的东西只需要交给上面的县令和其他缙绅,还有“有关部门”的人一部分,剩下的就都是自己的,反正**嘛,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

    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地方政府最喜欢玩的就是这种信息不对称下搜刮**的招数,比如召开公务员考试了,但是不对外宣扬,就在一个不起眼的楼里开了个办公室,接受报名,但是一般人哪里进的去办公大楼,连借个厕所都会被驱逐,最后只有与某些强力人物有关的人才能知道如何去报名,最后结果你是知道的。

    当然了,也有的是公开招收考试,但是招收的条件非常苛刻,所谓的萝卜招聘,你想举报,直接送你进监狱!

    这种信息不对称原理,其实早已被发扬光大,如果长老会敢于宣布免税后,政权依然不下乡后,那么得到的结果,必然是疯狂的基层税吏铆足了劲去疯狂收税,因为收到的钱就不必上缴国家,自然是积极性更高了。

    但是,这个时候,长老会突然横插一杆子,他们利用练兵的同时,经常下乡下到村镇,喊着新朝初立,不收农税的话语,一下子就让齐百顺没法继续收税了。

    以往可以用朝廷吓唬**的手段,直接抢劫,但是现在,朝廷高大威猛的士兵是来了,但是却是宣扬不收税的政策!

    两年来,基本上齐百顺算是彻底断了炊,他三个儿子,前面只有老大家解决了婚姻问题,二儿子年岁不小了,还是无法,而三儿子齐三多,却也是个老大难。

    到了今年入冬,齐百顺实在受不了了,他别无所长,每日除了饮酒坐吃山空就不会其他,由于三个儿子的花销,也没有攒下多少家底,眼看着连年都过不下去了,原本跟着他去收税过日子的无赖汉们也都纷纷跑路,谁肯跟你白干啊。

    任何时候,倒霉的都是临时工,古今如一。

    听人说起长老的兵丁吃的好,不算那些家丁,就连普通小兵都有肉吃,咬咬牙,把三个儿子都送去当兵。

    当时还闹了个笑话,长老的兵吃的好,那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想送儿子当兵的人很多,明明三十了硬说二十的也不少,好在长老们也有对策,玩起了身体素质考试,不达标者不得入选,最后也只有三多一人入选,气得齐百顺又当场用棍子打了两个没本事的儿子。

    三多这是一生中第一次痛痛快快洗了个澡,甚至用上了肥皂,睡上了干净的床铺,作为一个家庭里的老三,他自然而然的从小穿戴用的都是哥哥们剩下的东西,自然是激动的睡不着觉。

    事实上,他所在的房间里的几十个人,都是如此,都睡不着,能被送来当兵的,基本上都是苦出身,让他们去干活,没问题,但是让他们去探索未知的未来,那就千难万难了,大明朝的军户制度当真是臭名昭著,谁都知道小兵到底有多么凄惨,平时就是军官的农奴,可以肆意玩弄其妻子,甚至还要让军户的妻女卖肉来维持生活,战事一起,却还要人家拼命。

    都是实诚人,既然吃了长老的饭,再跑路不给办事始终做不到,他也怕连累家里人,他又不是台湾人,可以泯灭良心一边叫着中国同胞一边给你**液,骗取你手里的钱,北方人在实诚方面还算不错的。

    但是,一想到可能在军营里面对死亡的情况,或者传说中长官欺凌的可怕情景,齐三多就睡不着觉。

    迷迷糊糊的到了临近黎明,才勉强迷糊着了,但很快被叫醒,那老班长姓李,却是个山东人,年岁不大,却是满脸络腮胡子,他入伙太晚,达不到具有一定贡献的标准,只能继续待着了,不过到底人还是很聪明,已经是二级士官,收入不坏,他满心欢喜的等着继续升迁,去过上传说中的好日子,倒也是浑身充满干劲。

    只要完成这次新兵训练任务,他就可以当然了,这并不容易。

    “快,快,全都快!”

    军队必须提升起卫生意识,六点钟起床后,在李班头的指挥,每个人开始学期如何洗漱,新兵连只有一面小镜子可以供人使用,无论是洗脸还是刷牙,这些慌慌张张的新兵都惊讶的很,好在有样学样,这都学不会就别当兵了嘛。

    这个时代牙粉什么的早就有,不过也仅限于城市居民或者地主老财使用,普通老百姓听都没听说过。

    因此每个人每月可以领到一个小木管的牙粉,至于牙刷倒是每季度就发一个。

    齐三多慌慌张张的洗完脸,穿着作训服,看着自己在那面镜子里的样子,他的头发早就被剪短了,与历史上剃发令的不同,长老们毫无兴趣在人们的发型上做文章,而士人们来说,只要不侵害到他们自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是不会在意的,他们还会非常高兴**们非常遭难,这样他可以趁机以低价买进**的闺女玩弄,历次下岗潮,都是他们可以进某些场所玩弄**女儿的好机会了。

    这个样子有些怪异,他以前就着河水,也见到自己的样貌,不过那怎么如镜子那样看的清晰,不过剪了短发人看着也精神,因为营养不良枯槁的头发,现在因为只有挨着皮肤的那一点,显得熏黑而油量。

    洗漱完毕,事情还没完,他自己分到的有一个铁盘子,一个铁碗,实际上不锈钢的,还有一副铁筷子,拿出来后,排着队走路,到了一个食堂,这里作为一处集训地,早已安排了大量伙夫,虽然做出来的东西一般,但胜在量大干净。

    一人一大碗小米粥,一个煮鸡蛋,一碗小咸菜,一个小油饼,就已经构成了足够的营养,光是那个鸡蛋就让齐三多很是激动了,从小到大,鸡子可都是要集中起来换钱的,轻易不许自己吃,只有老爹去收税(抢劫)成功回来,偶尔可以打牙祭吃,那都是得先给老爷们分走大半才行啊。

    不过,虽然已经和同班的人一起坐在了那巨大的食堂里,齐三多还是不敢吃饭,需要等到每个人都坐定后,才能慢慢开动,这需要很久。

    “这老爷们的规矩可真大啊。”

    按照老规矩的各种唱歌的活动自然是取消了,虽然许多军歌都是连歌词都不必修改就直接唱的,但教导一群文盲唱歌比教他们开枪难多了,所以每次吃饭都最好让他们保持纪律,也是个好开始。

    然后,就是站军姿了。

    齐三多被推搡了多次,他个头不高,自然变成了排头,而这里自然也是教官重点照顾的地方,无论是立正,稍息,还是左右,都让他迷迷糊糊,好在这个时间还不会打骂,自然是会好好对付。

    此时已经是冬日,老是站在那可不好积存体力,训练计划是按照小时来划分的,半小时队列,二十分钟跑步,休息十分钟,其实就是小学生们的训练计划,当然了,一个上午也不过三个小时就已经可以收着了。

    齐三多个子不高的劣势逐渐出现,他是排头,自然是跑在最前面,那教官是长老会训练出来的,为人死板,简单粗暴,但是很有力气,跑前跑后的要求他们整顿队形,宁可跑慢一些也必须保持队列,是长老们用力追求的。

    一个士兵的兵员是很重要的,通常一个懂得合作,有基本现代化观念的新兵,比一个旧时代老兵要重要的多,在中国,纪律性是通过小学初中,无数次的春游,看电影集体活动,每周一次的升国旗仪式锻炼的,而且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的体育课,本质上也是进行过简单,标准不高,但已经很有含金量的队列训练的。

    齐三多速度越来越慢,但是他身后跟着无数的人,只能勉强跑着,他本身个子不高,这也难为了他,等到跑步结束,宣布休息的时候,人已经摇摇欲坠,忽然就这么晕倒在了原地。

    “又倒了一个,快点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