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371章 有仇
    王建感觉自己对这姑娘更感兴趣了,说道:“好了,王大,你去忙吧,这事儿交给我了。”

    王大唯唯诺诺的离开,他自然看得出,这位长老似乎是对那姑娘有那意思,不禁叹息,这生逢乱世,自己怎么就是找不到理想的上司呢,王大自然渐渐明白,自己上面服侍的这些长老,只怕与文治没有关系啊。

    王建确实十指大动,想入非非,不得不说,这李永熏彻底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这么说,你家里还有个母亲等你回去呢,不如我送你吧。”

    “多谢长老,这不必了,其实很近,我自己就可以了。”

    这倒是让王建稍微有些意外,这帝都内的建设很超前,基本上越到后面,为未来的汽车,公路留出空间,那么就导致新城区尤其是新建住宅小区稍微远了些,当然,这些问题会在未来被公交系统解决,但现在不是还没有吗。

    “很近?”

    李永熏说道:“我家住在锦衣卫小区,嗯。”

    王建惊奇道:“你家是锦衣卫?”

    这种接近于强力部门,还在后世名声如此之大,长老会第一时间就收编了锦衣卫,一如旧时空历史上,锦衣卫被清廷收编为粘杆处这个很有力量的体制,当然了,许多东西实际上是不如长老们道听途说从后世得到的经验的,但架不住这是手下唯一的成型的特务机关,因此基本上全都留任,当然了,这些人文化素质不错,哪怕有些纨绔无能,清除掉就好。

    王建自己就负责了安全局,手下大把锦衣卫,自信对这些人物质上待遇很好啊。

    “那你怎么就自己出来做事了,家里没有人照顾吗,锦衣卫全都留用了啊。”

    李永熏一低头,说道:“我爹没了,家里就我和娘两个人,自然不得受用,不过也得谢谢长老,我家的房子搬迁,给了两套房子,租给一户外人,剩下的自己住,我再在街面上找些小生意做,足够养活我娘的了,我爹去世一年多,我得为他守孝,正好不必嫁人。”

    王建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原来如此,我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情况,是得关心一下,锦衣卫里面,家里有你这样情况的家庭还多吗,我没别的意思,我就问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王建不断赞美着,一边走路一边观察这个妹子,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腿却够长,胸部大,腰挺细,完全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可怜可恨自己有眼无珠,忘记了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藏着这样的美人儿,而且还是不缠足,出身不坏,受过教育,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李永熏说道:“没有了,锦衣卫里面,过的都很好,像我爹那样的人也实在不多了。”

    王建想着她的年纪,忽然心头一动,说道:“这个,你的意思,你爹的事情,还有什么隐情吗。”

    李永熏摇摇头,说道:“民女不敢说。”

    是不敢说,而不是不想说,王建马上捕捉到了这一丝情绪,看着他们正走在街上,马上就到自己的马车,忽然说道:“来,永熏妹子,上我的车,你仔细跟我说说。”

    他仔细一回忆,当天攻占帝都的行动中,已经尽力减少了伤亡,起码他印象里没有杀死过在职的锦衣卫,倒是有帝都城内的混混趁机劫掠的,被直接弄死的,因此心中无碍,请李永熏自己坐车。

    李永熏似乎非常忐忑,不想上来,喃喃道:“这不太合适呢。”

    王建笑道:“怕什么,我就是问问你案情,莫非你家有冤情吗。”

    李永熏摇摇头,说道:“哪有什么冤呢。”

    “上来吧,你今天耽误了生意,回家晚了再让你娘担心呢,我直接送你回家就是了。”

    李永熏想了想,看着这位长老似乎没有猥琐之意,比起偶尔遇到的无赖要顺眼的多,点点头,登上了马车。

    这是一辆四轮马车,甚至于当年英女王招待庆丰大帝那辆差不多,绝对是装逼利器,两人相对而坐,王建慢慢说道:“现在你说吧,我听下,你爹的死,有什么隐情,莫非……是李自成的手下做的?”

    怎么一想,只看这女孩的年岁,他爹去世的时间,怎么看作案人都是李自成的手下啊。

    李永熏摇摇头,说道:“李军进城,哪怕有所骚扰,也是冲着那些富户去的,我爹一向憨厚,家里也没多少钱,自然并无骚扰,那是……”

    李永熏似乎很是痛苦,王建也多了点怜惜,趁机将手摸过去,说道:“你有什么就说吧。”

    李永熏说道:“我爹当日是跟着先帝……哦,是大明皇上一起出紫禁城的人。”

    王建一愣,慢慢回想,好像有听说,甲申之变的时候,崇祯确实是出了紫禁城去了。

    李永熏继续说道:“帝都当时人心惶惶,还有不少百户总旗之家根本不敢出门,也只有我爹等几个人,说世代受皇恩,这个危机关头,自然得把这份儿恩义承担起来,事后想想,真是可笑,那么多朝廷大员,比起我们得的不是多过百倍,他们可是一个个都……”

    这一点王建是知道的,也是李向前讲过无数次,为什么要对于明末缙绅士人要提起一百万分的警惕,简直就是要严防死守当贼防备。

    这也是过去无数年,逆向淘汰的缘故,其真实原因,几乎是所有人一起推动,怪不得谁了,但是明末士人阶级的短视,贪婪,成不了大事的习性是变不了的。

    “既然跟在皇帝身边,应该没事吧。”

    李永熏说道:“当时的情况,文武百官已经躲在家中,只等着……那李军进城,而先帝却是无计可施,敲响景阳钟也是无人回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甚至去找那臣子出来。”

    王建听着李永熏的描述,她的声音带着凄凉,也让他触景伤情一般。

    作为一位皇帝,最最悲哀的可能就是被自己发工资给他们的臣下给抛弃了,更别提,在过去无数年间,这些臣子几乎是什么正确的事情都做不到,只会一味的给东林党的主子们免税,导致国家财政崩溃,甚至是大老板去祈求着敲门。

    “他去了好几家敲门,都是当朝大臣,都是朝廷大员,但是都死死关住门,不肯见皇上一面。”

    王建心中暗道:“我们不要这些士人,大大的有理!”不过也是问题所在,人啊,就是贱骨头。

    在崇祯手下,只会攻击皇帝,推诿责任的臣子,到了那多尔衮手下的时候,却变成了冲锋在前,阴谋诡计的高手,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但是王建却是理解的。

    在崇祯手下工作,最大的利益并非皇帝的赏识,而是只要保住他们的财源,不必被国家征税,那可就是比起发多少工资都是更好,因此崇祯敢收商税,一个与民争利,苦不堪言的话语就来了,你问他如何赚钱,他是完全不会的,只能在那哼哼哈哈了。

    李永熏继续说道:“皇上最后是真的悲愤了,这些都是平日里对他阿谀奉承,但阳奉阴违,一点事情都不做,却是吃他的高官俸禄的人,于是就下令,让身边的人直接攻打,要把那些人抓出来,看看他们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王建仔细回想一下,却是毫不惊讶,任何人只要起了血性,到底是敌人可恨还是叛徒可恨,几乎不必太过思索啊。

    如果是自己,只怕是愤怒的直接一发入魂,送这一家人都归西了吧。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道:“没打进去?”

    如果真有这种事,那不大大的杀人是不可能的,顺势的,肯定是要留下记录,这可是一个皇帝愤怒下杀臣子的大事儿啊,无论是李自成还是谁,都没有必要为其隐瞒的。

    李永熏摇摇头,说道:“我爹只有一把绣春刀,怎么去攻打那些贼人的家呢,他们可都是加固的院墙,家里的家丁无数,还有准备好的滚水。”

    仔细一想,冷兵器时代攻打院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起码要比围墙里的人多,战斗力强,还要准备一些撞门的巨木,或者翻墙用的梯子。

    似乎没有记载崇祯最后时刻带了多少人出发离开紫禁城的人数,但是思考一下当时的情况,这位被抛弃的皇帝身边只怕是没有多少人的了,而且考虑到,人生中最后在身边陪着去死的,还是一个太监,想必这些人中还是有些太监的。

    “那不是要坏了。”

    李永熏说道:“我爹皇命在身,却是冲在了前面,让一个同伴扶着,就准备越过墙去,想办法开门了。”

    王建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永熏在说话。

    “没成想,他刚刚爬到墙上,里面的人却是将滚水泼了出来,正好洒在他身上,直接从墙上掉了下来。”

    王建冷冷道:“里面的人早有准备啊。”

    不过马上想到了什么,这种官僚往往富豪的很,也有许多从家乡找来的同乡家丁作为护院,但也不可能预料到皇帝亲自来叫门,叫门不成还命人攻打,却是可以拿出滚水。

    对了,当时正是李自成要进城的时刻,风声鹤唳,这些大官只怕不是防备皇帝,也不敢对抗李自成,这是害怕乱子一起,有混混趁乱打劫呢。

    不过混混没来,锦衣卫却来了,正好撞上。

    “我爹被烫的摔在地上,当时就只在地上叫疼,其他人也是全都散了,先帝见了,也是大哭了几声,就让身边的人想走的可以自己走了。”

    李永熏说道:“人都走,皇帝也带着几个太监走了,除了一个锦衣卫的叔叔看着我爹,他一个人带不动,只能把我爹带到一处破庙里,然后找了大夫诊治,还找人通知我前去,可等我到了那儿,我爹已经没气儿了。”

    王建默然听着,世间凄惨至极的,可能就是这种王朝灭亡时刻的悲欢离合了吧,那种时刻,连皇帝也不在意了。

    甚至到了最后,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崇祯愤怒攻打臣子之家,而臣子反抗的情况。

    王建默默道:“那是哪一家,没听说过这件事呢。”

    李永熏说道:“无论是谁,只怕也是没脸到处宣扬此时的了。”

    王建点头称是,这可不是小事,按照古典主义封建宗法,敢于对皇帝,哪怕是皇帝直接命令的手下破热水,已经是极其大逆不道的了,只要是当官的,对这种事肯定是不敢谈到的了。

    这不是钱或者权可以解决的事情,而是彻底的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大家都投降了,那么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也就没什么可在意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比自己还要更加的突破底线,那就可以群起围攻,以标榜,自己虽然投降了,但那是为了保护皇子啊,我可不像是某某人一样,居然敢于袭击皇上,皇上来了不但不开门迎接,反而反抗!

    王建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你知道是哪一家的公卿吗,还在帝都城吗。”

    自己是谁啊,是现在安全部门的头头,如果永熏妹子知道目标,而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自己如果仗义出手,嘿嘿……

    李永熏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那人现在到底如何,永熏也不知晓,我只想侍奉母亲,好好的把日子过了。”

    王建说道:“嗯,永熏啊,你这样的思想是错误的,是不对的,那个大官既然没有开门,而且还背叛了大明皇帝,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万一他混进我们政府,当上大官,这种人一般都是卖国成性的,嗯,这些读书人都这个德行,对本国人好没用,对洋大人好才能上新闻,嗯,那个时候我就有疑问,为什么自己人有灾了那帮孙子没人帮忙,反而是外国难民到了中国,就是各种补贴,跟踪报道,稍微有点不如意,就各种痛骂,最可笑的是,那些难民得了好处,没有一句话是感谢可笑的中国人的,反而是感激他们的神,意思就是,无论是对他们怎么好,他都认为,这是他们伟大的神安排低贱的中国人给他们带来的,不必感激他们,反而应该仇恨中国人嘛。”

    “所以,你该帮我把那个家伙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