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1章 我来了
    作为小冰河期给这个世界的礼物,越北的温度正适合,比起辽东的寒冷,无论是降雨还是气候,都非常适合居住。

    这也导致了过去几十年间,越南人口的极具提升。

    在古典时代,人口太过猛烈的上涨并非是好事,也许士绅老爷还能高兴于佃户多生了几个可以任由自己予取予夺的小姑娘,但是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考虑,古典时代,缺乏现代化的水利设施,现代化的化肥工业,现代化的育种产业,那么农业三大要素就完全不在。

    这种人口压力的反应,自然是过去十几年,在郑氏和阮氏之间的内战了。

    “咦,怪事。”

    一艘外形看似木质的快船正行驶在鸿基港外,走的很满,与那些进进出出的大小海船渔船并无什么不同,但是船身非常稳定,毫不偏颇的不适感觉。

    就是这样,在驾驶室内,男子悠闲的一边把着船舵,一边在光屏上看着许多东西,忽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在他背后,一个女子正给他捏着肩膀,同时还用胸前八两肉不断重磅袭击着他的脑袋,她身穿的一身红衣,大开气长袍,手边还挂着一把纸扇,很是火辣,如果是某个cos play爱好者的话,大概会第一时间嚎叫起来,不知火舞,不知火舞!

    只见她忽然媚笑道:“木哥哥,什么事啊。”

    “没事,没事!”木容山忽然回过头来,正好撞到对方的八两肉,火气立刻被打了下去,稍稍柔声道:“红袖啊,我不是出帝都之前帮你改名叫李红袖了吗吗,那我现在叫什么?”

    红袖,或者说现在的李红袖腼腆一笑,说道:“是的,我就是红袖,而您就是楚留香,楚大爷,是去那越南探访商路的大公子。”

    这一刻,木容山只觉得这么长时间的付出与辛苦都是值得的,不枉自己花费心思,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在市面上仔细寻访,被他找到了这三个绝色。

    大大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拉了拉那束发的白色缎带,一身雪白的袍子,十足十是某个港台男星的扮相,当然了,那气质就猥琐多了。

    “在谈什么啊。”

    外面的声音传来,人没到,先传来甜美的声音,两个女子一前一后,各自持着一个炖汤的小碗,木容山,哦不,现在可以叫他楚留香吗,揉了揉自己的手,说道:“蓉蓉,甜儿,让我看看,你们都给我备下了什么吃食啊。”

    嗯,他心中自然是得意,李红袖,苏蓉蓉,宋甜儿,都是在之前买下的,也就是所谓瘦马的女孩,在这里,木容山还是可以鄙夷一下他的同行人的。

    比起唯唯诺诺的,不敢言语,只会服从吩咐,照顾起居的宫女们来说,帝都的还是有许多正在“养成”之中的乐户女子的,她们的素质都不差,毕竟是为了服务帝都里的大人们而“养成”,因此无论是诗书谈吐,还是唱歌行令,甚至实事政务也可以说上一二。

    木容山在忙碌着本职工作的情况下,居然完成了这样的伟业,他慧眼识人,将还在“养成”之中的三女给买下,那老鸨见了他这位长老,自然不高要高价,以“成本价”就将三位女儿卖掉了。

    当然了,木容山也是真有本事,所谓能应付三个老婆可以做市长,应付五个老婆可以做高官,应付十个老婆,那种人才,可以做……

    他上下其手,让三女维持着竞争讨好于他,但是不能越线的宅斗,其惊心动魄之处实在不足以被外人评论啊。

    一经买下,他就开始玩起了这样的角色扮演,这不,这次难行,他从工程处那得到这艘快艇,就灵机一动,让三女自称起了那位以盗帅知名闻名天下的三位红颜知己,而他,自然就是坐拥游艇,拥美取乐的香帅了。

    那苏蓉蓉却是说道:“这是在福建,郑家的一位管家送来的燕窝,我熬了一锅汤头,楚大哥,你尝尝。”

    宋甜儿却说道:“楚大哥,这是前面船上的老把式送来的海参,他说了,这样熬成一锅汤,冬令进补,最是滋补男人了。”一说起这个,还很是魅惑的低了下头。

    好演技,好演技啊。

    木容山却是还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慢慢说道:“都好,都好,快放下,别洒出来。”

    李红袖却是一直没有离开他身边,不动声色的将东西接下,却是故意将自己的胸前八两在木容山眼前晃悠,说道:“楚大哥,快到地方了吗,我可是等不及想洗个澡了呢。”

    这是赤果果的挑战了,木容山一笑,说道:“放心,在越南待不久,办完了这次的事情,我就在南方多转悠转悠过冬,羊城,还有香港,都去看看,啊,我去,现在的香港没有人啊。”

    岔开香港的话题,他忽然一笑,将苏蓉蓉和宋甜儿拉入怀中,说道:“怎么也不能冻着你们啊。”

    话是那么说,他也是心疼娇娃,知道虽然这船虽然已经是精心设计,最大限度的不会感觉颠簸,甚至设计之初就是作为“民用”游艇的存在,打着的主意就是每名长老人手一艘的主意,但到底不是陆地,三女都是经不起颠簸,自然愿意快些下船去休息啊。

    想到这里,他倒也觉得不虚此行啊,想到后世的时候,在防城港见到的越南混血妹子,无论是质量之高,花销之少,都着实让其难忘。

    当然了,此时此刻帮助越南有那么大堆混血美女的法国人美国人还在土堆里打滚呢,不过木容山的雄心壮志自然不会限于此,他可是去过东南亚好好的旅行过的。

    总的来说,东南亚国家虽然有许多中国影响,但也走出了其他的道路,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也许就是对男女关系的看法,木容山在某国芭提雅唯一一次被辱骂攻击,经历就不可思议,那是一个年岁不小的女人,要给他介绍小姑娘“伴游”,他当时还是个纯情少年,自然是被吓得脸红脖子粗,扭头不敢对答拒绝,却是被耽误了生意的女人连声质问:“你们中国人到芭提雅来不玩姑娘想干什么啊!”

    在日后,成长为一名文青老司机以后,木容山逐渐发觉,东南亚的人民似乎对于外国人泡本国女子并无反感,甚至连是谁统治他们都不太在意,这也是为什么,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自告奋勇的报名的缘故了。

    那天,李向前结束了一次晚宴,万恶的长老统治阶级又一次开始了勾结起来企图奴役世界人民,偶尔聊天的时候,李向前嘟囔了一句,“打越南师出无名啊。”

    作为一名古装文青,当时木容山已经非常的大明化了,一身古装不说了,连语言习惯都和文人开始接近,当时回了句:“李兄何故如此叹息。”

    李向前愣了一下,不过马上笑容如同春天,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为难,下面最符合咱们利益的战略方向,是打下越南了,获得一块飞地后,依托海运,以北方的天津,长江口的上海,东南方向的台湾,还有越南作为支撑点,可以说海运的海权中国就已经到手了啊。”

    这是非常难以捉摸的大战略问题,起码李向前也只是懵懵懂懂的理解,越南很重要的缘故,起码伟大领袖在1951年就说,打完朝战,美国人是要在越南挑衅的。

    木容山说道:“那就打呗。”

    李向前一摆手,说道:“没理由啊,很难找理由。”

    木容山说道:“咱们是宗主国啊,就是狼吃小羊一样,理由还不是现成的?”

    狼吃小样的故事自然人人皆知,但李向前却是不那么乐观,说道:“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我们中国人做事还是要点脸的,不像是美国人,直接拿着洗衣粉就冒充大杀器了,你也知道,刚刚吞掉朝鲜,许多朝鲜人实际上还在活动着想复国呢,也就是咱们的软肋啊,你看,如果现在,没有正当理由就拿下越南,是很为难的,鸡怎么看,鸭怎么看,其他大大小小的小国怎么看?”

    木容山说道:“贡事不勤,就是他们不肯进贡,还有,袭扰骚扰边境。”

    李向前笑道:“看来你对西南那边的情况不了解啊,人家已经打了多少年的仗了,越南北边的郑家,和南边的阮家,都快把肠子打出来了,况且,你觉得可信吗,奢安之乱才过去二十年吧,都在记忆中,借给越南人胆子,他们也不敢在闹起来!”

    木容山见了,也是没什么办法,说道:“那就难了。”

    “是啊,找不到宣战理由的话,就不太好打。”

    木容山说道:“给宅男们放xx的视频,马上看完了,就浑身充满力量,嚎叫着宁可越南不长草,也要拿下越南了,那边的妹子……”

    李向前一笑,说道:“妹子是吧,没问题,等到打下来,我专门组建个办公室,为大家选秀美女,每个人十个,咱们挑剩下的还可以发售给老百姓,与民同乐也好。”

    木容山也是看着心痒痒,忽然自告奋勇的说道:“要不我去想想办法?”

    这,就是木容山为什么来越南的缘故了。

    当然了,他对身边三个白皙美人儿的理由是,在帝都太冷,因此到暖和的南方越冬,三女自然没得辩驳,跟随而来。

    不过,作为半路出家的一位权力玩家,木容山的脑洞还是有意思的。

    “老李,我的船已经大概到越南了。”

    “哦,一切顺利,郑家会好像供活祖宗一样的供着你的,好好享受吧,至于正事儿,你在那边随便搞出点花样就是,实在不行就霸王硬上弓。”

    “啊,多谢,我会完成任务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啊。”

    “奇怪?”

    “你看,我们所来的这个时间,可以说全世界都在进行战争啊,好像是某个人在发动世界清洗一样,你看,欧洲在打仗,无论是三十年战争,还是英国内战,还有美洲,中国这边也是,国内的仗就不说了,这越南的郑家和阮家,足足从1627年搞到1673年,五十年了没有消停,简直了。”

    “是啊,你自己小心点,这两家打了二十年了,几乎已经杀红了眼睛,不要离开身边警卫员的保护,都是经过训练的,有事就呼叫援助啊。”

    木容山关掉电话,看着四周,心情此起彼伏,越南,就在眼前了。

    他想起离开帝都前,李向前的谈话:“中国人之所以失去越南,原因就在于,在古代,想要翻越广西的重重山脉,输送大量资源去到海峡的另一边,从陆路走,几乎是巨大至极的成本,非得用海运不可,但出身陆权民族的中国人,很难有依赖海运的心思,广西的十万大山啊,可是连日本鬼子都难以征服的地方,何况我们?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深刻学习英国人,把他们的精神实质学到手,当然了,他们占住地方以后,因为人口稀少,时辰到了就要开溜可就不行了,理论上,我们还是要推进人口策略的嘛。”

    木容山却是非常中二的想到:“本君仗剑行走之处,即是中华的领土!我来,我见,我征服!”

    楚留香号游艇缓缓驶入鸿基港,前面引路的是一艘郑芝龙派来的海船,眼前的中南半岛,代表着2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价值巨万的珍贵木材,矿产,宝石,代表着无限的产出与财富。

    后世的时候,这块土地几乎被洋人所代表的力量征服,哪怕是曾经狠狠给美帝带来切肤之痛的越南,实际上也是产生了大量的西方思想文化,混血儿的留存,这一点,在满大街的伴游女郎那边,简直清晰可见。

    事实上,此时此刻,欧洲人的触角早已开始将咸猪手伸到这片领土之上,此时的郑阮纷争,就有大量的洋商在做起了军火生意。

    不过此时的鸿基还算安靖,毕竟一个对外输入输出的港口,郑芝龙虽然老巢在福建,但也在这里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