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97章 坚壁清野
    虽然是乌合之众,也是尝到了血腥味的乌合之众,如何是平时,他们的行为必将遭到官方以及底层地主的攻击打压,但此时,合法的劫匪横行之下,少不得有不少平时就好勇斗狠的无赖汉也加入其中,黎仲迅的队伍逐渐庞大起来,虽然很多都是听调不听宣,但表面上,黎仲迅也是将兵达两万之巨的贤才名将了。

    这也导致了一个奇景,在检验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后,劣币驱逐良币,居然创造了大量跑得快的难民开始朝着鸿基方向的“叛军”控制区逃跑的现象。

    在世界史上,只怕也少见这种难民不去投奔政府军,而是朝着有外国背景支持的叛军投奔的吧。

    其实那些老百姓懂个屁的政治博弈,谁是大王,只不过是发现了,朝西朝北往往都会遇见穷凶极恶恶狠狠的盗贼,而朝着东方逃难的人却几乎可以保住性命。

    本身不过是一个省级的地方,自然地方不大,许多百姓之间互相的消息也方便,木容山接到的消息后,虽然也惊叹这些越南人还是有些执行力,起码自己等人送过去的兵法书籍,却也是大大的刺激了他们。

    没错,包括之前送平板给越南权贵,导致他们提前发现的郑准的野心,还有这次,因为已经有过成功经验,因此葵花宝典一下子就被重视起来。

    当然了,这不足以解释,为什么在执行葵花宝典里的坚壁清野的计划……也就是图画里那些迁移百姓,焚烧房屋和粮食,破坏水源等策略,认真来说,如果真这样实行,必然给长老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起码让郑准快速突袭的计划无法实施。

    但这就是目的啊。

    “但他们做的也太彻底了。”

    比起那些絮絮叨叨说不清楚情况的难民,木容山所了解的情况要更详实一些,从鸿基到河内的道路上,已经在不断的被清洗,一开始,单纯的抢劫一番后,逼着人开始朝西走,后来开始变本加厉,而后,黎仲迅手下的人食髓知味,开始一点点的一边洗劫,一边朝东部移动。

    这种滚雪球的效率是非常可怕的,甚至传递这些策略的木容山和包公公都惊讶万分,本来黎仲迅手下也就是几百人可以真正称作带来麻烦的汉子,其他的老弱病残甚至不会被无人机认为是目标,但是在不断的拆迁搬运下,一切都变了。

    越南历史上的政区划分纷乱不已,但大体还是不变,其广宁省,海阳省,北江省等省,虽然也就是天朝一个县大,自称为省,当然了,随他高兴就是,但这工作的范围逐渐脱离了葵花宝典上的抗汉良策里,坚壁清野的范围了。

    包公公说道:“其实就是一个刺激问题,马戏团训狗的师傅总是做的对就马上给一口肉吃,才训练出听话的狗啊,正如这个人,他就是这样的吧,他们坚壁清野,得到的好处全都是正正的。”

    木容山叹息一声,说道:“反正我觉得不靠谱,这是把大杀器送给敌人啊。”

    两人对视一眼,对于帝都的乱命有些不可思议,论持久战,游击战的精华,不但写成文字,送给敌人,还专门画了许多图画,说明如何袭扰,骚扰,疲惫敌人的战术,甚至如何布置陷阱,如何通过观察计算敌人到底有多少,如何偷袭,都写的详细认真。

    都是受过最正统抗日神剧教育的一代人,他们当然知道游击战到底有多厉害,不说八路军的快速发展,阿富汗人可是活生生用这一套拖死了强大的美国爸爸,帝国坟场之说被验证了无数次。

    游击战真正的问题就是用人命对抗强大的体系,到处活动,让你疲于奔命,正好对应长老们这种兵力不足,只能依靠武器先进弥补的外来势力。

    当然了,帝都的借口也很简单,不给点好处,怎么让越南人自己动手见血?

    但是这两个人,自从不得不将那些东西通过潜伏在河内的暗线将东西送给郑万福后,就开始不安起来。

    “算啦,我是临时来出差的,其实干到一半我就该走了,你就在这里继续努力吧,至于我,我要回家了,祝你平安啊。”

    木容山却是一叹,说道:“没什么,我就尽量待在港口就是,至于人手,按照他们所说,不可能一次性直接到鸿基,而是要在香港等地做中转,同时台湾、广东的粮食和物资也会支援这里的,应该,没事吧。”

    按照抗日神剧的逻辑,任何部门基本上都会有三个游击队一方的探子,一个是主角,一个动摇一些但很快幡然悔悟的叛徒,一个是严肃方正的铁杆汉奸,但突然在猪脚几乎要被打死的时候突然调转枪口,说,我是卧底。

    原本唯唯诺诺的越南人,都非常听话的听从金钱的命令,帮助万恶的侵略者中国人建设港口,为了来日来自远方的大规模登陆做准备。

    但是如何他们真的培养了一个强大的敌人给自己享用的话,那可就是万死莫辞了,对于木容山来说,这样的日子可别提多刺激了。

    当然了,这些情况,自然不可能告诉木容山的好岳父。

    事实上,当今天,木容山跑过来,告知来自天朝的又一批援助物资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首先是门禁问题,自己再也无法直接闯入郑准的书房,同时,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自称郑准的书记官的,却是拦住了他。

    “将军有要事与诸位乡绅谈话,还不能被打搅。”

    “废话,我的事难道就不重要,你当你是谁,听不懂中国话啊。”

    那人却是说道:“学生张洪涛,乃是襄樊人士,远游越南十年有余,见到大战一起,生灵涂炭,实在难以视而不见,因此毛遂自荐,被将军用为书办,也算是有缘啊。”

    木容山刚藏不住话,差一点脱口而出你也是中国人啊,但多亏也算是厮混多日,忍住了这话,而是说道:“先生倒是有闲情逸致。”

    张洪涛也是得意起来,说道:“晚辈最是仰慕徐霞客先生,最是……”

    木容山说道:“好了,我是将军的女婿,你挡着我,当心我杀了你,你觉得将军会为你掉眼泪吗,大不了我赔给他一条狗,嗯,爱斯基摩犬可是很贵的哦。”

    张洪涛却是一下子脸红了,羞怒道:“你怎么凭空污蔑人是……”

    木容山淡淡的说道:“你自己觉得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

    他朝前走了一步,身后的胡铁花也跟紧一步,张洪涛却是颤抖起来,说道:“你等有辱斯文,如此的……”

    木容山懒得搭理此人,直接就走了过来。

    胡铁花跟紧一些,听他招呼道:“去盘盘这家伙的道,我感觉他很不对劲。”

    木容山在后世也是留学过的人,深知这为了融入外国,而想要向外国人证明自己多么清白的“同胞”是多么的恶毒,不说恶毒,这种诡异者狂热带来的伤害可以说让被中国社会养育的好像白莲花一样无知的孩子们吃亏无数,后世的时候,也就是2018年的情人节,正好是中国人的新年,当天美国人民还制造了一起又一次“最严重”的枪击案为中国人民进行庆祝,而与此同时,一群无知的中国在法留学生聚餐,却愚蠢的邀请了一个台湾人去吃饭,这台湾人一边是蹭吃蹭喝,一边却在背后的辱骂,形成了一场骂战,最后,以台湾人叫法国警察,声称让你们这些支那人闭嘴为事件的一个段落。

    木容山之所以记得这就是,自然是他的导师后来回国教化学,才将这回事告诉了他。

    当时导师咬牙切齿的说着:“有些人,你对他越好,你过的越开心幸福,他对你越是憎恨,这不是你对其友善就可以改变的,当心诡异者狂热啊。”

    所以,木容山对于跑到国外的人,往往是以警惕心为上,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命的问题。

    虽然不懂得背后的心理学知识,但是木容山知道一件事就是,遇见这种人,先小心是第一。

    不过,真的难办的是郑准。

    看见木容山入门,郑准起码花费了一秒钟调整脸色,似乎思索了一会,才露出了一副政客般的笑容,快步走过来,拉着木容山的手,口称不必行礼了,好像他本来就是准备磕头一样。

    郑准用特别快速的越南话对几个与会的人物说着,似乎是在介绍这个背景深厚的“女婿”,但是距离感还是油然而生,他不信这些人没有一个懂中国话的。

    在旁边的桌上,一些质量不错的纸张就摆在那,木容山在越南日久,知道这是一种来自广东的岷江白纸,说法很高级,经常被用作书写重要信件文件作为礼貌郑重所用,通常人们都是用作礼单之用。

    木容山之所以清楚,自然是那些汉商送来的礼物了。

    看来,自己的这位岳父趁着战事顺利的东风,大大的发了一笔财,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可以有多少油水?

    不过,察言观色,这些人对于郑准也就是交浅言深的关系,基本上距离鸿基越近,讨好的心思更浓一些,而一出五十里,就开始只是两面下注的游戏了,而自从多日以来越南人的坚壁清野行动开始后,造成的恐慌,也使得周围的人无论是哪一方都开始了疯狂的活动。

    这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一方是朝廷,根深蒂固,积累的财富与实力都是不俗,起码在这个时代的越南,已经是巨富。

    越南历史上,一直有传说中的藏金藏银传说,无论是顺化黄金,凉山黄金,都是可以牵动人眼球的大事情,造成这样的问题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无论是哪一朝的越南朝廷,都完美验证了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府库的道理,当然了,越南是妥妥的富府库的国家啊。

    其实很简单,从中国传入的先进农业知识使得这个国家被拔苗助长,出现的各种底层官僚却因为识字率低,开始变得贪婪起来,任何企图振作的行动,体制差劲,哪怕是准备发钱给老百姓,他们也会让老百姓见识见识什么叫开着宝马车住廉租房,戴着浪琴表领低保。

    上层难道不知道底层贫民的哀嚎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吗,无他,没有一个官僚机构,你难道自己跑腿一家一户的去发钱扶贫?

    精准扶贫之所以悲剧,原因就在于科技的进步无法遮掩人心的糜烂。

    但是,河内朝廷很有钱,这绝对是越南军民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同。

    同样的,另一边的郑准,不过有几百个家丁,也没有和他呼应的军头帮忙,如果是按照常理来说,这种乱子,通常在很多的时间内就会被平定,但是,人家抱紧帝都的大腿,传说中的汉人的支持,这一下,可是让他们大惊。

    到底该如何选择,没人知道啊。

    木容山却是看着这些人,他们不断对着郑准讨好的说着什么,却是不想做傻子,忽然眼珠一转,说道:“岳父,有紧急军情,咱们是不是……”

    郑准是有些不满的,他好不容易又接纳了一批非常可靠的越南人物,愿意支持自己粮饷和壮丁,哪怕不多,也是勉强够用,最近郑准也发现,之前自己单纯的领兵,忽视了后勤工作的重要性,现在,鸿基的政权,还有后勤权力都被那些汉商抓在手里,他多少不舒服的很,现在,有了自己的基本盘后,开始抓牢权力也就显得非常合理了。

    他轻声对那些越南人说了些什么,他们看着,自然四散而去,木容山笑容可掬的目送他们离开,跟着关好门后,却是说道:“岳父大人,不好了,根据我派出去的斥候回报,从我们这里一路向西,百里之内的村庄几乎都已经被扫清了,坚壁清野,污染水源,反正就是不给咱们留下半点可以吃用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