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185章 电网
    几乎没惊动任何人,李笑虽然是个彻底的文职,但武器在手,胆气就有,何况就是远远的用电筒一照,发现那个身影体格不大,全身都被包裹在黑色的衣服下,看不太清楚。

    他刚想叫人,却发现这人似乎稍微动了动,发出了一声呻吟。

    这呻吟并不大,只是一闪而逝,跟着就闭上了嘴巴。

    防盗网电压并不大,作为暂时性的配置,电压网并不大,启动大概需要0.5秒钟,铁丝就会在铁网之间制造一个巨大的电压,之前小猫被电死后,为防止被猫奴党追杀,李笑要求路过的长老想办法,将电压调整到很低的程度。

    也许就是这样,地面上的人正在缓缓醒来,作为新时空首次出现的武器,电网表现出的效果不仅仅是其电倒人的快捷,而是新时空土著对这些电能根本没有概念。

    正如太平洋的土著可以将开着军舰的美国人当做神明,古人对于电的概念,就是打雷闪电时候的景象,以及什么雷公电母的传说。

    躺在那的人似乎有起身的迹象,这也很正常,这点电压只怕连猫都电不死。

    不过,对于李笑来说,依然非常值得警惕,立刻就打出了手中的电击枪。

    那人发出了轻柔的闷声,就此打了几个哆嗦,之后继续沉睡。

    李笑安心下来,人类的身体组成意味着他们无法抗拒电的侵袭,也许在某些开放的国家,情侣之间偶尔会用电流很小的电棒互相电击以增加快感,但这不一样。

    进化决定了,人体大部分都是水,脂肪,蛋白质,电流过后,很少有人还能继续活动,李笑也不含糊,赶紧冲过去,用手环将目标捆起来。

    手环是特质的,类似于手铐,不过更精致一些,带有定位仪,是个不二选择。

    但动手的时刻,他的感觉不一样。

    这个人的身体很娇小,很柔软,甚至可以摸到骨头,偏巧却感觉健康有力的很,李笑闻到了一股微微的香气,却不是什么香水的味道,而是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

    对了,第一次闻到,还是在小学吧,那是去坐摩天轮的时候,为了公平,男生女生是混搭在一起登上舱室,他恰巧就和当时的班花坐在了一起。

    想想当时真是害羞,如果有后来李笑的成熟,只怕会玩笑着搭讪,但紧张的李笑却不断指指点点远处的各种建筑物,看似是炫耀自己的渊博知识,却是在掩饰自己的紧张。

    当时,他感觉到的香气,就是这种味道,在日后的岁月里,在初中时候还能经常问道,到了高中后,渐渐也少了,大学后,能在女大学生身上闻到的,就是一股廉价香水味道了。

    之后许多年,那个与李笑交往比较深的女孩,当他们一起沐浴,洗尽铅华的时候,他才能闻到,原来那就是一股只属于女生的体香味道,没有来由,也许传说中的处子幽香不外如是吧。

    当然了,后世的中国,随着少女的平均初吻年龄,平均化妆年龄,平均啪啪年龄的不断跌破下限,也很少能闻到了。

    李笑心头一动,将那人翻过来,由于是将双手反剪在背后,所以此时正面非常清晰的摆在面前。

    他身上的衣服是黑色的,饶是李笑见多识广,也看不出什么材质,却是轻薄而结实的很,贴着全身,显露出全身的身材,虽然脸蛋被头套彻底包住,只露出一双已经闭起的眼睛,但那被用布条裹住,却依然维持着存在感的前胸依然在维持着。

    仿佛有些颤抖的手,微微有些掩饰不住的激动,李笑将她的包住整个头颅的黑色布料解开,似乎是个非常复杂的死扣,但不难。

    这是个女人,或者说,少女吧,身高不高,面容在黑咕隆咚的影子下也看不清,不过却带有一种神秘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李笑却是将女孩抱起,就这么带回了屋里。

    这么一抱,却发现了不同,她身上的各种东西真不少,一把短刀,怎么看都危险,还有其他的鸡零狗碎,看到这些,皱着眉,打开大灯,刚想喊门外的卫兵警戒搜索。

    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一件事。

    这是一个忍者。

    与后世传说中在电脑游戏里可以一个打十个的不同,真实世界里的忍者们是一个很憋屈的群体。

    分明就是被神话的穷丝。

    忍者这玩意,正是在之前的最后战国时代开始被发扬光大的。

    在这一时期的忍者,其本质与盛行于西方的雇佣兵没有区别,其主要活动是受雇于各方势力,进行侦查、暗杀、破坏、煽动等活动,进而完成雇主交付的政治、军事任务。

    不如特种兵,充其量和潜伏起来的探子差不多。

    不伤敌亦不伤己而遁乃上乘忍术,也就是谁能开溜谁是大王。

    吃的也很少,毕竟是要负担溜门翻墙,躲在天花板,榻榻米下方等破事儿,提供根本不可能超过一百斤,甚至个子越小越好。

    穿着的衣服也很难受,现在可是夏天啊,可是可以热死人的香港啊,但为了让自己可以保持潜行的机会,这个女忍者将自己裹在这种很特殊的衣料下,似乎不反光,而非常的贴身,好像是紧身衣,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是轻便的潜行装,也是发福利的存在,但是,只需要稍微摸摸,就知道,穿在身上,夏天捂汗,黏糊还吸热,冬天就各种的冷,实在不是好的材料。

    之所以被摸到,当然是李笑开始搜身了。

    他努力告诉自己,他这是为了穿越事业而搜身的,为了不让其他人也受影响,万一其他同伴被偷袭了呢,得提醒他们,不过这个过程中没有证据怎么行。

    传说中无所不能,牙齿里都藏了暗器的忍者啊。

    李笑自然是要仔细搜查的,想不到的是,这个女子身上的衣服居然是真空的!

    真空的事情也很容易理解,这个时代哪有什么塑形内衣,忍者执行任务,自然是要把潜行蔽踪放到第一位,与夜空一夜的衣服,自然是首选,而这个时代,日本女人确实没有内衣这个配置啊。

    虽然是小平胸,但解开她的衣服后,李笑还是不得不为这美好的**赞叹,由于常年的训练,肌肉紧实嫩滑,大腿细长,这样一副完美娇躯,竟然就这么落在了他的手中。

    尤其是那些伤痕,许多道的伤痕,并非的致命伤,更多的是划伤与磨损伤,在她的手心和脚底遍布。

    她身上的武器也太多了。

    不仅仅是武器,还有那些绳索,指虎,看不出作用,但都显露出这个女子不凡的来历。

    李笑不为此激动,他倒是不敢太过猥亵的看着这一身白光光的柔软,脑子早已发昏,心底的火焰却在不断的燃烧,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完美身材的女人,尤其是脚丫子不是裹脚,身体还非常的健硕,似乎……

    李笑阻止了自己的幻想,他印象中上面发过一个什么操作手册,要所有人阅读,时刻准备应付各种情况,开玩笑,他李笑是拿着书虫吗,下面的事情就麻烦了。

    “还是先通知所有人吧,香港进来忍者了……”

    忽然一跳,叫道:“我看,这忍者不就是郑芝龙找来的吧。”

    你还别说,这真像。

    长久以来,虽然有着明确的内保制度,但是军营似乎还没有针对忍者进行的布局。

    你还别说,如果没有电网,这些人只怕是可以随意出入各种地方搞破坏的,看来是要小心的。

    想了好久,李笑才想起来,要赶紧通知所有人,这里有坏人,大家都小心。

    香港本岛的长老也不少,除了长期管理香港维港的李笑,其他人都是军人和工程师,当被吵醒,急匆匆来到李笑的住所,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为了保密工作,长老们几乎没有出面与郑芝龙见面,反而有人趁机暗中观察起郑芝龙手下部队的配置,虽然丫是不敢动手的,但但凡有个万一,也不好说啊。

    满桌子的证据被亮给所有人看,而一身忍者装扮的女人也绝对是证据。

    孙思科一拍桌子,怒道:“这个郑芝龙,我还以为他是人民英雄的爹,怎么说也是值得挽救的对象,但是这几姓家奴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大伙,我准备立刻发动部队,灭了姓郑的。”

    “根据昨晚记录,那小子回去船上睡了,你动手,说不定就跑了。”

    “直接用无人机……”

    “那越南还打吗,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啊,越南就好像一个脱光了个姑娘,被捆在被窝里,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只要忍耐郑芝龙几天。”

    孙思科说道:“这就不是忍耐一时的意思,我可是看了南明史,这郑芝龙本身就是观望投机的军阀,我还怕他在背后捅刀呢,现在前线形势一片大好,这小子却开始暗中窥视我等,实在是……”

    任由谁,都不会为此满意的。

    李笑却一直时不时的拿眼睛瞄一眼捆着a躺在座椅上的忍者少女,跟其他人比起来,他近距离欣赏过美景,心中忽然差一点脱口而出:“最可恨的是有如此美女不献上来。”

    晚宴时候那几个日本女人可都不如她正点哦。

    这倒是冤枉了人家。

    按照这个时代的日本审美,美女一般是圆脸,方脸,与后世的立体感的高鼻梁为美不同,这年头讲究的是微笑不见鼻孔,你所见的大多数美女,很可能在古代就是丑女化身。

    那几个日本女人还真不错,正如后世的人不懂的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艺伎全都是男人,男人哦,无论是搞音乐还是跳舞可都是体力活,女人做不了是很正常的。

    论相貌,未必多么优秀,就6分都勉强,但是李笑也是见过的主儿,对忍者女的身材评分起码有八分到九分,确实不简单。

    正如一个原明军的汉子说过的,这个时代的练兵,起码他们那些保证军饷,按人头拿钱的人,没有不玩命的。

    是人都知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同样的,比起后世女模特纯粹依靠各种手术药物,还有适当的健身节食维持身材,这个时代的忍者们,可都是一个个辛苦的玩命锻炼,追求自己的极限,其实就是在战国的“村长战争”中因为几百人的械斗实在是太难,于是就把这种械斗玩出花来。

    作为辅助兵种,忍者其实并不强大,在忍者的训练中,很少有正面肛的技能点,但背后偷袭何尝不是战斗力?

    这也是忍者真正的来源,过分压榨了个人劳动力的缘故啊。

    李笑忽然说道:“我感觉没什么不乐观的,郑芝龙也是常人,水至清则无鱼,不如这样,吓唬吓唬他,至于未来嘛,他的家族只要还待在地球上,难道逃脱的了我们的手掌心吗,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越南,我们需要郑芝龙帮忙号召福建人去越南开发。”

    “我们做不到吗。”

    “争取民心要花钱啊,要花时间啊,这些封建地主,海主什么的,都不是好东西,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李笑赶紧解释道:“但是,我还是不太赞同在这里就把他们给专政了,给他们点机会……至于这女子嘛,我倒觉得,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我们不是对于日本的真实实力很感兴趣吗,他们的实力一直飘忽不定,有些人轻蔑的认为日本太弱,不然也不至于待在一个很快就要塌了的小岛上,另一边的人认为这些家伙都是狼子野心的,留不得,反正这样两极分化的评价,也就是描述给日本人了。”

    孙思科感觉有些憧憬,他想的不多,就是要率领新打造出来的部队,作为百年来第一批开疆扩土的土地,郑芝龙那个坏蛋虽然暗中捣乱,绝对可恶,但确实有轻重缓急。

    “那么,下面,我们就闹起来吧。”

    如果说郑芝龙派出忍者惠小姐,是他的本意,那就大大的嘲笑一下他的智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