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262章 大明考绩
    在我大明,上司为什么升你的官儿?

    你给钱,人家上司在乎吗,钱都已经入袋为安了,谁还在乎你什么。

    至于什么性贿赂啊,攀亲戚啊,那就司空见惯,没什么作用。

    真正让上司发自肺腑的想让你更进一步的,除了你是他的乡党或者同是东林党,要么就是,你可以帮他解决问题。

    领导放屁,要第一时间冲出来,昂首挺胸,高调得意,抢在其他的马屁精之前将这个屁的放屁权抓在手中。

    领导泡妞,要制造机会,让领导与美女独处,想尽办法灌醉之,还要不着痕迹的吹捧领导有钱有势,老当益壮……

    总之,你有什么成绩,都是大明朝廷和上面的衮衮诸公的,切不可有骄傲之心。

    对于马良儿,他的上司是心思复杂的,但也是无可奈何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么一个“能吏”也是运气啊。

    后续的各种消息也慢慢传来了。

    对于遍布各地的漕帮来说,对于他们几乎没有秘密,毕竟这个时代最经济的运输方式就是水运,而想找出马良儿的活动轨迹,事实上也不难。

    “这个马良儿有个侄子,叫马宁,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学过什么功夫,反正不善,现在表面上是马良儿的管事人,事实上就是他捞钱的白手套。”

    “前年就是这个马宁曾经到过帝都,为其叔父走动,不过对于其家族,我们的评分不高,也就没有太过联络。”

    对长老们来说,旧式官僚的可利用价值太低,按照历史脉络来说,整个南明仅有可圈可点的人物,居然就是张献忠死后留下的干儿子们,无论如何,为大明朝奋斗到最后时刻的,不是大明的传统读书人啊。

    在“到底该不该伸手救援南通城百姓”的问题上,长老们的分歧也很大。

    一部分人建议参与到这种盛宴中,货源渠道都是充足的,再脑洞的人也不会认为,南通城里有敢于对抗手持无数自动武器的长老密探,共和通宝多的是。

    甚至已经有人在yy,在南明“币制改革”活动中,如何利用那些贪婪的士绅,在兑换新式货币的时候捞一把,然后昨晚长老们,再携带着海量的资金过去“买买买”,早有人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贪婪,想去把什么扬州瘦马啊,旧式园林什么的打包买下来了。

    “再然后,我们可以把群众的怒火点燃了,引导他们起义嘛,这生意绝对干的过,我们加大铸币厂产能,在上海也建造新式铸币厂,那流水绝对哗哗的。”

    不得不说,李向前有那么一瞬间,还是非常向往的,通过货币升值贬值,一出一进牟利,几乎是人类世界捞钱的最高境界了,再高一等就只能是灭亡一个小国了。

    打个简单的比方,后世的大日本,当真是疯狂的玩板载自爆天魔解体**,直接爆掉了自己的货币,一次性贬值,而中国大妈见了,直接就冲过去大采购了。

    当然了,比较悲催的是,似乎然并卵。

    这是一个大诱惑,甚至是属于一贯的李向前的腹黑风格,人吃得好喝的好的时候没有任何感恩之心,反倒是都变成穷鬼了,再去稍微接济下,马上就民忠度上升100点!

    不过,李向前始终下不了决心。

    “你知道,信息富集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当一件事的两个选择,同样都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的时候,那时候政策和策略往往就是看运气的事情了。”

    李香君说道:“还是打算看着南通的百姓遭罪吗。”

    “你也不能说遭罪,只是考验罢了,其实这是一个大趋势,代表着大明体制的生产,货币体系的灭亡之前,总会有反复以及改变,我们都知道,崇祯通宝这玩意未来会完蛋,那些懵懵懂懂的官员,只要是派亲信到过帝都的,也都心知肚明,哪怕没有新式武器,现在帝都上学的这几万孩子直接武装起来,人手一把菜刀都足以灭了南明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南明百姓的财产损失是在所难免的,如果这种损失不是由我们带来的,其实相对更好一些。”

    李香君说道:“可是,那些百姓原不该如此,我都可以想到,多少人都要被逼的卖儿卖女了。”

    李向前说道:“还是那个问题,有钱又弱小,在人类世界,就是原罪,我们真心不是贪婪那些钱,而是真正的问题,如果我们救了他们,手中的钱损失巨大,还要得罪那些官绅,当然了,这一点不怕,但是人家打的旗号,可是使用我们的货币纳税,这样的旗号一打出来,这人的儿孙在未来也可以趾高气扬的自称,先祖是江北聚义第一人啊。”

    “所以夫君还是不想亲自去救人。”

    李向前说道:“所以,不能让人太过分了,最起码,有个制衡,就好像李自成一样,李自成在帝都过的不错,似乎已经完全驯服了,而他之前,事实上就是一个被逼到绝路才造反的人,而一旦造反就绝不回头,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就很不好,而我们的官僚也差不多,要么不贪,要么一旦贪污,就朝着把人逼反的地步走,至于真的反了,他们就直接跑路了呗。”

    “所以这是夫君不打算出面的原因。”

    “也差不多,平心而论,人家是地方官,起码五年内我不打算真的打下江南的土地,也就是说,守着你身边,早晚有机会压榨的,我帮了他们一次,未必能帮第二次。”

    “那我能做什么。”

    “你能做的太多了,你的身份就是最犀利的武器了,谁敢惹你,所以,放心大胆地去就是了,当然了,你也知道,咱们内部对于私人基金会这种东西抵触大的很,因此最好挂着我们自己的基金会的名目,当然了,红十字会这个旗帜好像不太受欢迎,我们中国人还是更适合本土化的红十字会,不过名字不太好想,你觉得,用什么名称,可以让大明的老百姓一瞬间就觉得,这是一个人道主义救援团队。”

    后世的时候,由于话语权在彼,哪怕美国人疯狂轰炸红十字会的医院,最后也可以洗白成误炸,而红十字会由于在多次一边倒的帝国主义战争前根本进退失据,毕竟是欧洲爸爸养活出来的舆论工具,面对这种情况,几乎是声望大跌,不过,依然可以以不知所谓的傲气之心对着中国。

    还是那个问题,阿富汗平均每月被人搞自杀式袭击3.8次,死亡人数成百上千当地老百姓早已麻痹连愤怒都没有多少了,死了以后,电视台没有什么反应,而美帝马拉松比赛被人弄死了几个人,马上让无数圣母哭天抹泪摆着一堆蜡烛祈福……

    思想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武器啊。

    对于李向前来说,使用类似于红会这样高大上的口号为自己增加话语权,简直就是最最美滋滋的选择啊。

    李香君想了想,说道:“慈航普度……”

    李向前说道:“啊,太宗教的总是不好的,毕竟这个世上也有道教,你也得考虑下,我们大家绝大多数都是无神论者。”

    李香君在苏州,自然被无数人讨好,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各种的算命先生和秃驴牛鼻子,不过李向前几句话就可以拆穿他们的把戏。

    当然了,李香君的个人倾向里,还是向着佛教多一些了。

    “好吧,我们新的慈善机构,需要的是普适性,简单方便,还得四海皆准,不能搞小众化,嗯,就叫她仁人会吧,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仁者无敌的意思。”

    “那我该去干什么呢。”

    “应该说的是,你希望在人民群众之间,树立什么样的人设形象,卖人设啊。”

    “人设?”

    李向前笑道:“其实就是一个术语,本人未必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为了卖电影票,于是就强硬的把自己往上靠,各种水军也洗地,你知道宋江吧。”

    “水浒传里的及时雨,当然得知道,我还唱过呢。”

    “及时雨就是一个卖人设的行家,公明哥哥,义薄云天,出手大方,其实真正受过他好处的能有多少,一个县里的小押司,本身能去那县里的人能有多少,所以,还是在于有人传言他的各种话,所以,要的不是做好事,而是形成一个喜欢做好事的人设啊。”

    后世这种人不在少数,大半日子在欧美自家的地方吹空调,到了需要的时候,就在联合国或者其他组织安排的地方刷个脸熟,混个热爱慈善的名声。

    其实这些货少买一件奢侈品,就足够当地的穷孩子吃十年了。

    中国这里面做的最好的,自然是白莲教。

    每次有灾荒,我大清的官员不是准备赈灾救济百姓,而是调集最凶狠的杀手,去搜捕可能的白莲教的人,防止他们在灾民之间发展教众,挑选童子童女养大了作为爪牙。

    当然了,白莲教的失败也在于此,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到处流动作战,不迎战,不走平原,唯数百为群,忽分忽合,忽南忽北,这种战术确实让他们的队伍迅速壮大,他们走过的地方,社会秩序崩溃,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是要吃饭的,地主们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罢,都会被席卷一空,不但地主们没吃的了,贫民更没吃的了,就只能跟随他们。赞同白莲教的说他们是吸纳群众,不赞同他们的说他们是裹挟。

    当然了,本质上,还是在于,我大清的德政满满,好事做尽的关系。

    但是不得不说,白莲教之所以无法建立稳固的基地,也是与这个时代背景有关,哪怕王聪儿再睿智,也很难组织起真正的正规军协同作战,注定了只能是裹挟一堆乌合之众的战争。

    原因很简单,我大清要搜捕白莲教了,那些官吏可个个都是福尔摩斯级别的高手,善于从各种蛛丝马迹发现线索,穿白衣服是白莲教,吃个莲藕是白莲教,没有疑点就是最大的疑点!

    挨家挨户地查问,不管你是不是教徒,都得拿出一笔钱来“孝敬”他们。有钱的出钱买命,没钱的穷人就被抓到监狱里拷打,甚至送了命。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对兵源素质完全没有了奢望,只能是堆起性命,把人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精锐才能真正和八旗兵抗衡,但那个时候,朝廷早就反应过来了。

    按照原本的历史,和中国一贯的习惯,本该是:农民起义,八旗抵抗,八旗没了,军阀崛起,大清亡了,这才是应有的剧本,但突然出现了抢戏的人。

    外国入侵,八旗抵抗,八旗没了,农民军抵抗,农民军抵抗,军阀崛起,大清续了一秒,大清完蛋。

    当然了,外国的商品倾销使得受损地主不得不团结在了满门贵族身边,直到最后全都寒了心,才开始另起炉灶了。

    对于李向前来说,希望在南明老百姓心目中塑造的形象是,中国的文化当然是好的,但是现在这届人民,哦不,是这届儒生不行,他们把老祖宗的经念歪了,所以老百姓才这么痛苦。

    还好的是,对于无官不贪这个思维,对于大明百姓来说早已司空见惯,只不过,读书人成功的用各种言辞转移目标,变成了贪污是本分。

    于是对于这些家伙的行为,老百姓也只能接受了。

    塑造一个来自北方,救苦救难的形象也不错,不过,如何操作也很难。

    南通这样的大城,收税自然是不会少,一次几万两都不在话下。

    原本大明收税,也是用的白银。

    老百姓使用崇祯通宝,官府收税却是收白银,老百姓在交税的时候,需要将铜钱换成白银,这就造成了一个普遍的市场,支撑起了数量庞大的钱庄产业。

    当然了,由于这种东西不具备垄断性,价值也算公道,所以对大明的老百姓来说,被赚走的这点钱还可以容忍。

    但一旦宣布使用共和通宝作为一般纳税收取的金钱,那么提前得到消息手机银元的人,就可以谋取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