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续,梦醒千年 > 五二六、朝仓凉子转职福利役了?
    因为sos团的种种‘事迹’,连带着团里其他女孩子也被人看作是另类的奇葩。毕竟正常的女孩子可不会那么顺从的让凉宫春日随意摆弄。不过倒是sos团其他几个女成员也都不是什么一般人,被看做奇葩倒也没冤枉了她们。

    “所以……嘛,其实我倒不觉得会是那月太敏感想太多。”

    莱维走到路中间,前后左右地四处眺望了一番,视线范围内除了白雪就是没了树叶的秃枝和还挂着叶子的针叶植物,一眼望去没什么值得注意的特别的东西。

    “虽然那月给人感觉有点对自己的学生紧张过度,这会让人怀疑她给自己压力太大变得疑神疑鬼。不过我个人感觉她不是那种神经质的人,而且女人一般在‘感觉’这方面都比较准不是么?”

    其实真说起来,那月在二中上任至今也没过太久的时间。说她对这所学校和这所学校的学生有多深厚感情,别人肯定都觉得这不怎么现实。然而若要说那是基于天性的责任感甚至‘母性’什么的,莱维觉得也不尽然如此。如果让莱维分析,尽管他不敢说自己就能多透彻的看懂一个人。但在那月身上,莱维能感觉到一种保护与奉献的精神。或许这种精神什么对大多数人来讲有点难以理解和空泛。然而在莱维过往的经历中,类似这种天生就有献身精神,说难听点让人觉得烂好人无药可救的家伙,他还真遇见过不少。大体上,那就是一群仿佛漫画主角般的人物吧。事实上,莱维所认识的那些人,也的确往往都是一段传奇中的主角。嗯,就是救世主那样的人,一点都不夸张哦。

    “女人的直觉吗?很可惜虽然我也是女人,但好像我并没有过那样的感受。是不是因为我跟有希,只是被以地球人女性为模板制造出来的?不过老师你说的那种直觉,其实以资讯传播的方式来解释也并不完全是有些人认为的‘迷信’。一些游离性的散乱资讯,恰好被某些人的大脑意外捕捉,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罕见。但往往即使捕捉到了那样的资讯,也会因为过于残缺散乱而拼凑不出足以产生‘理解’的讯息。而那些直觉准确的例子,则是资讯足够拼凑出人类能理解的讯息,所以让那些人体验到了一种‘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对’的感觉。”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种感觉想必多数人都曾经有过,只不过因应人的不同,重视不重视的后果也各不相同罢了。虽说那是‘女人的直觉’,但男人同样也肯定偶尔会感觉到。像莱维这种过去总是从事各种危险工作的‘高危从业者’,就有过多次被自己一刹那间的迟疑所救的经历。就像曾经有一次他在任务完成后返程的时候稍稍迟疑了一下,结果就幸运地躲过来当时那座秘密基地的主人设置的同归于尽的自毁机关。要说当时有什么预感,莱维倒也没有印象自己明确‘看到’了什么。可如果告诉他当时那种下意识的迟疑仅仅是偶然,那么类似的偶然未免也太多了些。难道纯粹是因为他活的比一般人长一些,经历的多一些么?现在听起来,朝仓凉子的这种解释就让人容易接受多了。

    也就是认识凉子稍微晚了点,若是莱维能早点认识她,譬如在认识有希的同时,那么当初他就不用为总是听不懂有希那些长篇大论如经文咒语般的发言而头疼了。让凉子来给有希做翻译,想必她能把那些‘明明全都是认识的词,但凑在一起就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的话给翻译成简单又易懂的‘人类的语言’?倒是现在莱维已经练就了一身听懂外星人少女长门有希发言的技能,用不着凉子再帮忙翻译了这点稍稍有些遗憾。

    不过话说回来,凉子刚才的话里貌似还有些很值得在意但又让人不想去在意的东西。果然这种时候、不,不对,应该是永远都不应该去想那些方面才对吧?莱维感受着右边胳膊上持续传来的都让人有些习惯了的柔软的‘压迫感’,把那些煞风景又多余无聊的念头统统抛掉。

    “那么,你现在有‘捕捉’到这附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资讯么?”

    既然是人类都能偶然间做到的事情,像资讯统合思念体这种生命就更应该能随意地读取才对吧?但意外的凉子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给出让人开心的肯定答案,而是犹豫了一阵后想摇头又停了下来,很是迟疑的望着小路另一侧的高高的山崖。

    “是那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这种不确定的神情出现在这些来自资讯统合思念体的外星人少女脸上是相当少见的。但既然莱维会说‘少见’,那么自然也是曾经见过。所以他对凉子的迟疑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地惊讶,反正怎么也不会像听到天空传来神明的声音告诉自己他也有不知道的事那样。

    “大概就像南宫老师说的直觉那样,我也能捕捉到一些离散的资讯碎片。但这些碎片实在太细碎,我刚刚尝试重组不成功,接着试图以现有碎片进行逻辑推演也同样失败……这感觉就像是那些资讯经过了特殊手法处理过。可是现在这个地球上能做到这种事的人……”

    “就只有你跟有希吧?”

    莱维动了动自己的右手,把意外地有些茫然的凉子往自己怀中拉了一点。就算是自称不懂人类情感的外星人少女,其实也只是她们认为自己不懂罢了。会失落会茫然,被安慰之后会情绪变好些。这要是还说没有情感机能,未免也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吧?

    “嗯,不过我又试着读取了一下那些资讯,并不是我们常用的伪装和破坏手法。对方并没有从资讯的层面上去进行操作,好像只是单纯地对某些东西进行了特殊的封锁动作,而过程中有些碎片逃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