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续,梦醒千年 > **七、心里只有工作
    “我想应该没几个人会喜欢长时间的呆在这种狭窄的又不方便活动的地方。虽说现在智能手机的确很方便,就连飞机上都能开机上网或者看视频、玩游戏之类的。但就算是能一天坐着躺着不动的御宅族,应该也只喜欢宅在自己家里而不是这些交通工具里吧?”

    结标淡希不禁跟着点头。虽然她以往一直都只在学园都市里活动。以学园都市的面积,加上那座城市的高度发达的科技,在学园都市里即使连跨几个学区的长距离移动,也用不上太长的时间。可是结标也不至于就这辈子都没坐过个长途的飞机汽车火车什么的。至少刚放假时的那一趟学校组织的旅行,当时大家不就是一起坐着长途大巴到山里的温泉旅馆去的么。

    虽然结标没觉得那种感觉有莱维说的那么难受。但也的确肯定不让人觉得舒服就是了。尤其考虑到莱维是长期进行那样的‘旅行’,次数多了肯定厌恶感会加重。而他又不像结标这样是跟自己多少关系还可以的同学一同出游。

    “每到这种时候,我就特别羡慕那些一上来就能立刻睡着,甚至中间醒都不醒一次,一路睡到目的地的人。对这样的人来说,肯定不会有半点什么路途太远的困扰吧。”

    结标淡希看得出来,莱维那表情是真的羡慕,而不是随口说着玩的。那个样子估计就像结标她自己,现在平时每天在中央区,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学生们时偶尔会出现的一样。

    其实要让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了异能力这绝不可能,结标也不过是做梦幻想的时候会那么想象一下罢了。可是虽说不可能改变整个世界,但是像中央区、以及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绝大多数的人所生活的‘世界’,也的确理论上可以算是她结标淡希所追求的世界。

    不知道既不存在,这种肯定会被斥责为过分唯心主义的话,对于个人来说却难说它完全没有道理。这就如同在过去那些人类尚未发现癌症存在的年代里,没有人会因为患上癌症而恐惧,更不会有人明明身体健康却每天焦虑的恐惧着那不知到底会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体上的疾病。

    虽说过去没有发现并不代表就没有人因为癌症失去生命。可是结标淡希觉得,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如果现在告诉一个以往一直普通平凡的生活着的人,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存在着魔法、超能力等等等等,而那些原本只能在电视和小说里才能看到的吸血鬼、恶魔也是真实存在。那么这样一个人将来即使仍然剩下的人生很幸运的永远没有遇上过因为那些超自然存在引发的事故,可是他的心境却一定永远不能再如当初什么都不知道时那般的幸福快乐了。

    不知道不代表不幸福,井底之蛙也未必就如故事中所说的那么的可悲。如果没有人把世界的真相告诉那只青蛙,即使它一直都以为天空就像井口那么大,又能对它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有时候结标淡希甚至会想,如果自己能够像那些狗血偶像剧里的女主角一样,下楼梯不小心摔一跤就失个忆什么的,没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结标她也很清楚,自己要真因为什么意外失忆了,很可能最开心最能得到好处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反而是她自己极力想要摆脱的学园都市的那些暗中的黑手。

    结标最清楚这世界上说不定没人比学园都市那些真面目不为常人所知的专家,究竟都掌握着哪些外界根本想象不出来的技术。如果哪天某个能力泛用性高又强度也很高的能力者落到那些人手上让他们随意摆布,什么洗脑之类都是轻巧的,把那个人变成一个能够随意让他们驱使的好用的道具,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失去了记忆又不代表能力也会跟着丧失。如果结标淡希哪天没了记忆,也因此没了对学园都市某些人的防范和警惕。那些人恐怕随时就能拿出好几个轻松针对她这样一个天真女高中生的方便的手段。到时候别说什么都不知道的幸福的普通的生活,结标也大略知道一些暗部其他组织当中的成员的情况。那些‘忠心耿耿’的猎犬之中,就未必没有类似这样的人。尽管在某种意义上,那样的人生貌似也可以算是‘不知道真相的简单的普通生活’?

    “你这烦恼还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吐槽才好。太低级了?太简单了?好像这么说都不太对。”

    “应该是太幸福了才对。”

    座位跟结标淡希中间隔着莱维和长门有希两个人的超铃音突然插嘴冒出这么一句。

    凉宫春日昨晚都激动的跟个小学生似地一整晚几乎没睡着。今天登机之后她会挑什么位置也是可以想象出来的,肯定是靠窗户的那一个。

    凉宫坐在最右边靠窗的位置,她的左边是‘抽签’抽到的阿虚,之后是一条过道,再然后的顺序就是结标淡希、莱维、长门有希最后再到超铃音。等于说超铃音跟凉宫春日中间算上过道,整整隔着五个人的位置。

    从过程上讲除了凉宫自己主动‘征用’了靠窗的那个座位外,其他人的位置都是上飞机之前,在外头坐着等着的时候抽签定下来的。然而要是有人想要抽签作弊,而其他人又都默契的没去阻止。对于sos团这些人来讲,除了阿虚和凉宫春日之外,其他人想动点手脚都不要太容易了。

    今天这抽签就是超铃音事先跟莱维和结标淡希通过气的‘计划’。超铃音提前就让莱维别吭声,后由她安排的座位顺序。超铃音这么做的目的倒是没什么太特别的心思。她只是想利用飞机上飞行的漫长时间,正好做一下她在麻帆良工科大学的研究所里带出来的一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