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续,梦醒千年 > 一一四二、好的老师大多相似?
    那么纵使他们没有因为过激的行为而走上最终那条路,勉强这么痛苦的生活下去又对他们自己有什么意义?

    “的确学校里很多人都挺怕远坂学姐的呢。虽然大家同时也很崇拜远坂学姐,尤其很多一年级的女生都憧憬着她,希望自己能成为像她那样的人。但是如果要让她们跟远坂学姐面对面的说点什么,可能很多人都会紧张的说不好话吧。”

    自从也到学校里就读当了个学生之后,梦梦就改变了对远坂凛的称呼,开始管她叫学姐,就算在家里也是这样。莱维一开始还觉得她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注重礼仪,后来发现也许未必是单纯礼仪的原因。像梦梦这种以前虽然一直有接受最好的教育,但却从来没有机会像普通人那样上普通的学校。现在这样跟那么多同学一块坐在教室里的经历,对她而言貌似是非常新奇有趣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梦梦对学校的生活很有兴趣,也十分满意。不像伊芙总跟被迫无奈,梦梦每天到学校去还都挺开心,看起来是比以前每天只能呆在家里的时候更活泼些了。

    恐怕梦梦坚持叫远坂凛学姐,也是觉得这样比较好玩,显得比较有趣?反正远坂凛也没有意见,这种小事情莱维也自然不会像那些龟毛的同事那样去管。许多老师为什么总是会被学生们讨厌,除了方法不妥当之外啊,本质上是他们管得的确太宽了。

    尽管不说什么学生、孩子,人不喜欢被人管着这是天性。事实上不光是有了高等智能的人类,就连一些智力相当低下甚至可以说没有的动物,也是更倾向于遵循自己的意愿行动,没有哪个是愿意按照别人的规定,无论做什么都是由别人决定。

    然而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当中的人类,作为一个有着高度智能的生物,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凡事随心。除了极少数自我中心的中二少年,大家都明白这个社会想要正常地运转下去,的确是少不了各种必须的规章制度,也就是作为个人必须生活在别人的管理之下,除非不打算继续留在这个社会当中。

    可是即便从小就习惯了接受一定程度的‘管理’,但无论任何人,对于旁人干涉自己过多仍然肯定是不可能有多少正面情绪的。

    一些本来就自控自制能力比较强的优等生,也就是第二中学高中部比较常见的那些学生们。他们已经习惯了严格按照学校的规定和老师、家长的要求学习与生活,自然是不会像那些不讲究成绩好坏的非升学学校里的学生那样,一味的追求所谓的自由自主,有些甚至就连老师让他们把正常布置的作业完成了都觉得是受到了侵犯。

    可是二中的那些优等生就算再怎么遵守学校的规定,再怎么严格自律。这也是有一个基础的标准,超过了每个人的标准,自然也就没有谁还能心安理得地坦然接受。

    事实上就算是学生们每天都貌似毫无怨言地重复着的生活,也未必就是他们内心真的完全接受了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对于很多其实只是习惯成自然,甚至还是一直在强迫自己忍受的学生,他们只是没有其他更好的路子和方法来帮助他们从这种生活中‘逃离’。若是能有其他更好的更舒适的成长道路可选,就说像阿虚那种其实一点都不比普通学校的差生能偷懒的人,哪来的可能还好好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讲?

    即使是能够无需任何督促就主动严格要求自己的学生,也不会喜欢在正常学习的基础上老师再多管更多其他的无关的事情。譬如自己的兴趣爱好,自己的生活习惯,还有自己平时的人际交往这些在一些注重个人**的国家已经是属于干涉个人自由的事情。那些爱在这些事情上多管闲事的老师,注定了不可能得到学生们的喜爱。甭管他们内心是多么地坚定地认定自己就是在为了学生们的将来着想实际上就连莱维这个同行,都不觉得那些喜欢管孩子们的日常生活琐事的老师,能有几个是一心为了孩子。大家都是老师谁还不清楚谁的想法?就像大公司的管理层、官员乃至于政治家,手中的权力的确是很容易影响一个人。当老师的看似只是个普通的工作,他们却对那些天生就畏惧他们的学生有着甚至可能比一些官员对下属还更权威的权力。

    手握着权力而追求更多满足自己的控制欲,莱维敢说绝大多数让学生们厌恶的总是标榜‘为了你们好’的老师,都是在享受他们能控制学生、改变学生甚至强迫学生的权力罢了!

    莱维凭什么在学校里那么受学生欢迎?不光是自己班上的学生,就连高三其他班级、其他年级,甚至初中部也有不少学生是相当喜欢这位麦道威尔老师。这绝非一些嫉妒心强的同性同事腹诽的‘他不过长得帅了点’那么简单。若只是因为外貌的原因,那些也相当欢迎莱维成为自己班主任的男生,难道都是性取向有偏差的人,第二中学的同性恋男学生占比就那么的高?

    一个老师之所以受学生欢迎的理由,其实在哪里基本都是差不多的。无非比如就是管的不多、不让学生感到厌烦。能够融入学生当中、能够尊重他们、平等地对待他们。而没有做到这些的人,即便长得再漂亮、再帅气,也得不到学生们的喜爱,甚至还会被一些内心阴暗的学生当做各种不太好的幻想的对象。

    这点只要看看第二中学受欢迎的另外一个例子鬼冢英吉,就能知道只要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可和认同,纵使是个同事们眼中的猥琐无赖,也照样会有那么多学生根本不介意他的一些的确是有点过分的言行,就连本应该最讨厌这种人的女生也有不少愿意亲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