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续,梦醒千年 > 一二六零、小看天降系的下场?
    可是……异界的门有过开到那么‘远’的记录吗?

    不过考虑到那个女孩子貌似也不是个普通人,事情也未必是那么地复杂。毕竟除了学校里那些喜欢去漫展上cosplay的人,没有哪个女孩子会随身带着那么大的一把看上去就像是真正金属制作的标枪……不,那就是真货,好歹也算是个实战经验丰富的执行者的明日香,很肯定那个紫发女孩手边地上的那把长长的标枪,的确是能够伤人的武器,而不是cosplayer自己用其他东西制作的道具!

    “毕竟我也就这点特长了不是么?倒是那个女孩……感觉有点古怪。”

    莱维抱着胳膊看戏似地,那一点都不急着去救人的神态,让一边因为突然出现了无关人员而变得紧张起来的明日香十分不解。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不管别的,先把人救下来再说吗?就算那个女孩子可能有问题……好吧,明日香自己也觉得那女孩不知为什么就是让人有种奇怪的感觉。可是即便如此,也还是该先救人才讲别的吧?那个女孩可是晕过去了,而且就晕倒在这个异界迷宫里最强大的异兽旁边啊!

    “危险!”

    辉夜刚想说说她的看法,明日香就终于忍不住了。尽管这是一个莱维和辉夜都觉得远超年龄沉稳的少女,但当她看到一只凶残的异兽对一名昏迷的女孩子举起了可怕的爪子时,又怎么可能像莱维和蓬莱山辉夜这样沉稳过分的不为所动?

    明日香毕竟是个从小失去了父母,却并非决然复仇而是立志消灭威胁人类的灾害源头的‘正义的朋友’,这种危急关头她还哪里顾得上考虑莱维和辉夜那有些反常的表现是因为什么?明日香握紧手中的剑就向那只异兽冲了过去,被她甩在身后的莱维隐隐看到少女身上露出来的胳膊和后颈,还有大腿的皮肤上都泛起了淡淡的咒文一般的‘印记’。

    那大概是灵魂装置赋予她的特殊能力,又或者是涅梅西斯的执行者不知经过什么样的锻炼获得的特殊力量?莱维好整以暇地还有心思‘偷看’少女衣服外露出来的皮肤,研究明日香终于暴露出来的一直隐藏着的‘真正的力量’。

    先前在谈起那些强大的长老异兽、残暴异兽甚至什么使徒的时候,莱维就一直好奇这名执行者少女究竟还隐藏了些什么。毕竟以她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尽管的确比常人厉害了许多,在异能者当中也算是不错的水准。却也还不够格跟她讲的那些仿佛是那么强大的异兽战斗。

    当时莱维就猜测那所谓的‘执行者’,可能并不光是一个类似职位的称号。而是需要掌握了相对应的力量,才能够资格评得上的一种‘等级’。现在看来解放了先前一直封印着的力量的明日香,确实就比之前的样子够看多了。

    尽管现在的明日香明显也还没有完全释放她的力量。却也光那速度就已经相当的不得了。一对一的擂台上,学园都市里那些擅长战斗的超能力者,也未必有几个能在这名少女的面前稳操胜券吧?

    明日香浑身缠绕着冰冷的寒气,如闪电一般甩开莱维,飞快地又越过了同样在看戏的蓬莱山辉夜。然而即便她的速度已经提到了这一瞬间的最高,却也距离那异兽和女孩有着太远的距离,眼看着就要赶不上异兽的爪子落下的速度。

    要是能更早的解放力量做好准备,应该就可以赶上的……明日香不甘地咬着牙。她这一瞬间甚至想到了莱维方才展现出来的那种瞬间移动般的不科学的速度。

    为什么他们两个不……咦?

    那倒在异兽身旁的紫发女孩,突然缓缓地睁开了她的眼睛。在自己变快的速度下,明日香仿佛看到那个小女孩的动作都慢腾腾地,跟早上从床上刚睡醒还不想爬起来似地,而异兽的爪子,则已经快要踩到了女孩的身上!

    一个睡了很久总算是睡够了醒过来的女孩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看到面前黑乎乎一团不知什么东西糊了过来,这种情况下正常人会有什么反应?

    啊的一声尖叫,接着随手抄起身边的东西乱挥一把。那名倒在地上刚醒来的女孩就来了一套这标准的流程反应。当明日香终于冲到她身边还差着一米不到的时候,忽然一阵风刮过似地,原本填满了大半视野的巨大的异兽眨眼就没了,只听到远处的墙壁轰然巨响。差点没刹住车冲过了头的明日香下意识愣愣地望向紫发女孩抬起的手,那杆看起来还挺沉重,却又颇有‘科技感’的长枪,莫非就是刚才那一阵飓风的元凶?

    那么,问题来了,异兽又跑到哪里去了?难道是被那一阵风给刮走了不成?

    “虽然一直不想说,但这剧情也太王道太套路了。难道这还真是什么vrmmo游戏的世界里?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趁我不注意,把我给弄晕了偷偷给我戴了头盔呀?”

    从后头慢慢走过来的蓬莱山辉夜说着明日香一时搞不懂什么意思的话。莱维却听懂了似地回到:“先不说我又没有那个本事把你打晕,谁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呢?”

    “打不过还可以用药,多少故事里的牛x角色最后都是吃了不起眼的小亏结果完蛋的?不过你也的确应该不会这么无聊。这样看来只能怪不知躲在哪里安排剧情的上帝太老套了么?”

    “异兽……”

    明日香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已经来到她身边的辉夜立刻指向方才她听到了一声巨响的方向。

    “喏,你如果问的是刚才那个异兽,那边墙角底下那一滩就是。”

    墙边地上满是巨响震塌下来的瓦砾。而瓦砾堆底下隐约能看见一堆像是烂泥一样的东西。如果那就是刚才的异兽,辉夜用一滩来形容倒是相当贴切。毕竟即使是实力不俗的异界怪兽,被一辆卡车、火车,不,应该是一艘巨型的轮船碾过去,也只能是剩下那一坨肉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