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五代梦 > 第七百零一章 大明宫对
    而在广场右手边的位置,有一座圆月门,即使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如果站对了位置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人正孤傲的站在某处,和那茂密的松柏融在了一起。

    因为大明宫四周站满了宫廷侍卫,圆月门边也站着内侍,所以有人如果在这宫里的话,想必应该是无所遁形。可是此时松柏树上所站着的人,也有着枝叶的遮挡,却好像没有人发现。

    整个人就好像天生就是这树,而这株巨大的松柏,也好像就是它,两者完全没有区别。远远的似乎看到了大殿里的一切,不过却没有发出丝毫的波动。

    “思士,你不去看看讲道?”李忽然又说了一句,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老奴残缺之人,这辈子能够侍奉国主,已经是最大的机缘了!至于访仙寻道,老奴可是从不敢奢求!”虽然知道李话里有话,不过高思士心里还是好奇,因为弘翼毕竟已经是废太子,不知道这逍遥宫和别的有何不同?

    思虑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即使高思士想过去看看,但是心中颇有顾忌。人是一个好奇的动物,虽然明明知道不可为,但是高思士心里,还是慢慢的考虑过来,李对李弘翼和彭师去逍遥宫,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不说弘翼如今已经是被废的太子,就是民间据说他当天,毒杀了自己亲皇叔这件事情,一般人也不敢去沾惹他。逍遥宫里都不是普通老百姓,李能够接受的事物看法,显然和一般人不同。

    正常人认为唐国有皇帝李在位,弘翼当初作为太子,如果要毒杀皇叔只有两种可能。一则便是弘翼羽翼已成,可以无视皇帝李的存在;二来便是弘翼成了别人的杀手,别人借弘翼的手除去了皇太弟。

    但是作为几十年的老奴,从李弘翼的爷爷李开始,高思士就见识过开拓一方基业的枭雄人物。能够大胆的打杀自己亲叔叔,当天的皇储皇太弟,李弘翼即使再有能力,在李看来还没有达到这个环境!

    想到这里的时候,高思士浑身不由微微一颤,如今看来事实证明,不管李弘翼是不是真的出手了,只要是聪明的人,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皇太弟是真的死了,那么在唐国朝廷里,谁会想杀当初的皇太弟呢?

    高思士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些震撼,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弘翼几个兄弟是他自己最大,平时有能力也极为强势,但是显然余子都是诺诺无为之辈,哪里敢和弘翼争位,所以说李弘翼的地位固若金汤。

    如今的安定郡公就是最好例子,为了怕弘翼针对自己,居然天天和一些和尚、道士混在一起。在外人看来他的最大爱好,便是每日吟诗作乐,和自己的妃子爱宠,以及身边的文人墨客时时即兴。

    “逍遥宫乃是耿先生当初修道栖身之所,思士有些多虑了!”李的语气似乎很平静,甚至带着几分责备:“如是耿先生相约,就是孤家也是要前去听的!”

    “听国主这么一说,老奴还真的是羡慕!虽然不懂长生,但是如若能够追随国主左右,何日但得添寿,那也是国主保佑,祖宗积福!”高思士自然知道,要说能够和弘翼争位的,倒是皇帝李的几个兄弟,听到李的话,似乎更加清晰。

    尤其是李唐兄终弟及家训下,已经被指定为皇太弟的李景遂,自然在唐国乃是最注目的人物。想到这里高思士的心里,忽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大胆的假设在心里形成。

    因为从保大五年(947)开始,李才三十来岁年纪,正是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的年龄。却意外的把弟弟李景遂立为皇太弟,另外一个弟弟封为兵马大元帅。如果站在集权的角度来说,这无疑是给自己的身边,安插了一个最大的威胁。

    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兄弟友善,可是对于对权利疯狂追求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大的担忧。做了几十年的奴才,高思士自然相信喜欢诗词歌赋的李,可能最初没有什么忌惮。可是到了保大末年间,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因为从征伐闽地,和派人出征楚国的成功,让李心里的**和虚荣,瞬间便膨胀了起来。在高思士看来,他不但想长久的坐拥如今的地位,还想就此征服整个天下。跟随李身边,这点高思士心里一直都明白。

    可是显然后来事情的发展,逐渐的有些事与愿违。因为中原换马灯一样更换国号,随着吴越国的不断骚扰,到中原政权更替之后,周国大胆的几次入侵,天性懦弱的李,其实已经看到了自己希望的逐渐破灭。

    “还是你嘴巴会说话,其实孤家也明白,人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看来此生你要跟随孤家得道,只怕是有些难了!”感觉到自己如今的地位都不保,朝中虽然还没有人,敢公开反对自己,但是出现异常的声音自然难免。

    看到高思士的样子,李心里稍微有些安慰。知道如果自己一直在位的话,可能还是件好事,周国的攻击导致自己地位的危险。自己要想巩固自己的地位,怕只有从内部加强了。想到了李弘翼,也想到了李景遂,李眼神犀利了起来。

    “国主但请安心!如今朝廷依旧在这南方一家独大!外有诸路刺史节度镇边,朝中有中原有名的各地大臣用心,只要国主理清思绪,这天下依旧是国主之鼎!”皇太弟李景遂成了牺牲品,不管是什么原因死的,高思士揣测离不开皇家的内争。当然高思士也不敢多想,作为奴才要有奴才的意识,有些东西心里明白,但是决定不能有半分的表示!

    李弘翼被废,皇太弟李景遂的突然死亡,明显是个诱因,这点高思士早就看出来。因为李自己,耻于向周国投降,又想继续保留自己的地位,这肯定是另一个诱因。感受到李互相平静,高思士心里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