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炮灰虐渣旅 > 1253 女尊腹黑男
    凤璃梦一个现代都市白领,穿越去了女尊国,爱上了一个皇甫清玄的男子,那男子白衣飘飘俊朗若仙,凤璃梦从来就没办法看清楚那男人的心。

    她在穿越到女尊的时候,有一个夫君是白奕飞,二人从一开始的冷漠到最后,有着一种心有灵犀的感情,白奕飞爱她,她懂可因为放不下皇甫清玄,一直都是冷漠拒绝。

    可皇甫清玄最后却做了一件事情,彻彻底底伤了凤璃梦的心,让凤璃梦打算丢了那一段感情,可皇甫清玄偏偏不放过她,处处纠缠。

    白奕飞自然是看出那凤璃梦要收心爱自己了,眼下自然不会让皇甫清玄拦着,可没想到……最后白奕飞却被,那皇甫清玄给害死了,设计到一个刀山下。

    为了保护凤璃梦他用身子,做了凤璃梦的盾牌,凤璃梦也在那一刻,彻彻底底醒了过来,“我算是看清楚了,你根本不是爱我,你只爱你自己,我后悔一开始去跟你有纠葛,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跟爱过你,如果来生我会跟你一刀两断,生生世世都不想见,”

    古零睁开眼睛,就看了看周围,这是凤璃梦第一次穿越过来的时候,古零起身后,按照凤璃梦的性格去做事情。

    “三皇女……女皇让你过去,”听到这话古零知道,这女皇大概是来告诉她,别太过了,凤璃梦是三皇女,也是这凤国内定的下一任女皇,只可惜性格顽劣,于是这女孩让凤璃梦娶了,当今太傅的儿子白奕飞,也是凤国第一才子。

    对于这婚事,凤璃梦可是很反对,处处羞辱那白奕飞,还在大婚哪一天,动手将白奕飞打的浑身上下都是伤。

    可最后现代来的凤璃梦来了后,二人的关系就发生了改变,聪明沉稳的凤璃梦,时而活泼的凤璃梦,都是让白奕飞很喜欢,可最后凤璃梦打算放下皇甫清玄的时候,却想不到那皇甫清玄反而上来。

    让这白奕飞不得不反击守护自己的爱情,只可惜白奕飞有一点不如皇甫清玄,那就是不够皇甫清玄狠,最少皇甫清玄算计白奕飞的时候,不会顾及那凤璃梦。

    而白奕飞却怕伤了凤璃梦,才会被算计掉下那刀口,用自己的身子死死的护着那凤璃梦,死都没有放下凤璃梦,让凤璃梦仅仅是受了一点轻伤。

    感情的事情从来都是爱了就输了,古零去见了女皇,女皇看着那古零,“白奕飞是太傅嫡子,无论是出生还是容貌才学都是无可挑剔,你……你这逆女你敢……”

    “母皇孩儿知错了,孩儿这是脑子充血了,才会做出这事情,日后孩儿一定会好好待白奕飞的,”好吧,虽然这没有太多可信度,可这女皇见古零低头了,虽然怀疑却也没有抓住不放。

    “你啊……回去好好跟白奕飞道歉,否则禁足……”凤璃梦是这女皇跟最爱的皇夫所生的孩子,眼下女皇虽然失望,却还是不一样放弃。

    古零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回到这府中就去看着白奕飞,白奕飞眼下身子虚弱,住在一间破破烂烂的房间,看到这后古零摇了摇头,这三皇女对这白奕飞可真排斥。

    前世的凤璃梦是在半个月后才发现白奕飞的,那时候去找白奕飞,白奕飞就剩下一口气了,那腿被三皇女打断了,因为救治太晚,等凤璃梦来找人的时候,早已经是残了。

    凤璃梦为此很内疚,眼下古零来人,自然要改变这些,“咳咳……”房间里头的咳嗽,有人扶着那桌子,在到处身上的衣服有点破旧,那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你没事吧,”古零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让凤璃梦彻彻底底摆脱了那皇甫清玄,只可惜凤璃梦斗不过皇甫清玄,因为就算凤璃梦不去靠近皇甫清玄,皇甫清玄也会来靠近自己。

    因为皇甫清玄是凤璃梦大皇姐的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毁了这凤璃梦,只可惜皇甫清玄爱上了那凤璃梦,当然就算爱上了,那皇甫清玄却还是太过自我中心,压根就没有觉得自己错。

    反而觉得凤璃梦背叛自己,于是对那白奕飞下手,目的就算让那凤璃梦对自己回心转意,因为他知道白奕飞活着,凤璃梦就不可能放弃白奕飞。

    “三皇女……你怎么来了?”白奕飞对这三皇女眼下没有多大情绪,因为这年代,教男人从来都是要顺从女人,就算心里头在多的怨恨,也不可能有表露,因为他已经嫁给她了。

    眼下只能够从不能够怨,听到这话,古零坐在一旁,喝了一口茶,“在这可习惯?知道哪里错了?”

    古零的话让那白奕飞咬了咬牙,“奴侍知道错了,”虽然他什么错都没有,可她说错就错,古零看了看白奕飞摇了摇头。

    “那就跟我回去,”古零直接起身,白奕飞微微一愣,下一秒就被古零走过去,将人直接公主抱了起来,这年代男子娇小,女子反而是强壮,虽然这凤璃梦还是跟现代女子一样,可在这年代却是跟男子一般高。

    “三皇女……”看到这古零抱着自己的时候白奕飞顿时吓一跳,那脸上有着惊慌,古零看到后忍不住笑了笑,那笑容让白奕飞微微一愣,传言狠辣凶残的三皇女,居然会有这般的笑容,让人忍不住心动。

    白奕飞跟那清冷若仙的皇甫清玄不一样,他是哪一种温文儒雅的类型,古零将人抱回去后,就直接去找御医来,坐在不远处。

    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那古零,忍不住有些害怕,这三皇女什么时候,有这等的气势,瞧瞧眼前这人,往哪里一坐气定神闲,不怒而威的气势是,甚比女皇还要威严三分。

    “说,腿治得好不?”轻轻的敲着那桌面,神色淡淡却给人那骨子里头的威严,让那太医咽了咽口水。

    “三皇夫的腿虽然伤的重,不过好在发现的早,还是可以医治的,”说着擦了擦虚汗,果然不愧是那最残暴的皇女。